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十七章:身后有东西

第十七章:身后有东西

在我震惊得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我爸又继续道:“你要去追,往三星岩那边追,野鬼是从那片地方请来的,会回去那片地方。”

  我转身就走,但走了几步想想又不对,回头道:“这里这么乱,我如果走了会露出破绽,而且我从哪儿弄来桃木箭?没桃木箭我找到野鬼又能如何?”

  “找到鬼魂不要让他变成厉鬼害人才最重要,这里会不会露破绽只能听天由命。”我爸叹了一口气道,“没办法,我们种下的苦果要自己吃,你赶紧去,你妈在小路那边等你,她已经回家拿了桃木箭。”

  我从正门走出去,找到金族长道:“禹叔,你安抚好大家,我去找点东西,很快回来。”

  金族长道:“你是不是去找十八?千万别,事情已经很明显,就是鬼在闹事,这不在你的能力范围以内。”

  “我总不能不管十八吧?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族堂里面的事情你管管,你和几个族老进去,把警察弄醒。”说完,我转身往后面跑,转进走往三星岩的小路,汇合了我妈以后,从我妈手里接过一把弓箭,快步往三星岩走。

  路上,我妈道:“看见以后不要犹豫,直接射,只要射中就会魂飞魄散。”

  我道:“鬼魂飞魄散,我爸会如何?”

  我妈停住,脸色阴沉了下来道:“这是毁了鬼约,通常这样做都活不过七七四十九天。”

  我整个人瞬间冰冷了下来,过了足足四五秒才反应过来道:“怎么这样?有没有办法解救?”

  “有一个,是血亲代死,如果是你则能用,你爸能代你死,但你不能代你爸死,不划算。走吧,先搞定眼下的事情,如果不射杀这个野鬼,我们一切的努力都将会白费功夫,那么时间再多都没有意义。”

  想到七七四十九天以后我爸就要死,我就特别恨金福,但好像金福并没有什么错,反而错的是我父母,大概这亦是命吧!

  没多久,我和我妈来到和大山一河之隔的三星岩,这是一个靠近大山的小山堆,不算大亦不算小,之所以叫三星岩传闻是因为三颗星星掉下来所形成,这一听就不靠谱,星星掉下来那是陨石,而这个山堆都是典型的花岗岩。我和我妈商量过一阵,决定分头找,我沿着小河从右边绕过去,我妈则从左边绕过去,无论谁看见野鬼都要立刻射杀,因为再跑就不知道到哪里找。

  小河边是一条泥泞不堪的土路,走起来很困难,还不能开手电筒,只能借助星月暗淡的光芒做光线,所以太远了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隐约看清楚近处的东西,我心里那个担忧啊,这样能找到野鬼吗?他随便找个石洞钻进去我们就不可能找到。

  果然,整个山堆转了一圈,和我妈汇合了,彼此都一无所获。

  我问我妈:“能不能有其它辅助办法?比如做法指引吸引之类?”

  我妈道:“你爸会做法才能办到,我不能。我们上山找吧,找坟堆和石洞,这野鬼应该在坟堆边上和石洞里,看这山体应该不会很多坟堆和石洞,就怕我们没有走近就惊动到了他。”

  “他会不会攻击我们?”

  “不会,我们有桃木箭,他碰见我们的第一时间会逃走,分开找吧,我走右边,切记,不要犹豫。”

  我嗯了一声,取小路上山,走着走着我发现天空不停有闪电划过,还有轰轰轰的雷声,天色一暗一亮异常诡异。而且风逐渐大起来,越往山上走就越大,吹在身上一阵阵的冰冷,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娘的,我只是一名刑警,不是抓鬼大师,被迫去做这种事,我都不知道这件事过去以后我会不会每天晚上都做噩梦!

  走到半山,忽然一个响雷炸了开来,吓的我脚下一滑摔在地上,我摸索弓箭捡起来的时候,感觉手很湿,而且有血腥味。借助闪电的光芒看清楚,果然是血迹,黑狗血,很明显野鬼在这里走过,甚至停留过,这条线索让我既惊喜又害怕,惊喜的当然是有迹可寻,而害怕的自然是对前路的未知。

  我根据血迹一路找到一个山洞外,能确定野鬼进了山洞里面,但里面漆黑一片,又不能看手电筒,坦白说我真不敢进去,因为就算进去了我都看不见,别说射拉弓射箭。

  怎么办?我纠结了起来,就这时候我听见十多米开外的另一条小路传来沙沙沙的响声,我异常紧张,拉开弓箭对准来路等待着。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所以豆大的冷汗流了下来,心扑通扑通乱跳。他娘的,一个野鬼已经够难收拾,再来一个,我绝对应付不过来,所以我只能祈祷这不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突然,沙沙沙的声音停止了下来,四周又只有噼里啪啦的闪电声,轰轰轰的雷声,以及呼呼呼的冷风声。我不敢放松戒备,在军队的经历告诉我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往往这种时刻是敌人在暗处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准备找机会下手的时刻,要是这时候放松戒备,等到攻击到来时只会手忙脚乱来不及应对。

  时间一秒秒过去,猛地,我看见一支箭从满满的从草丛深处探出来,这是我妈。

  不过不对啊,她能这么快过到来我这边?

  因为不确定,所以我并没有喊话,最后证明我这种做法对之极,那支箭并非搭在弓上,而是拿在手里,那只手慢慢探出来,我看见上面血淋淋的血迹。没几秒,血手的主人亦慢慢走出来,就是控制着十八身体的野鬼,他四周看了一眼以后,瞬间就飘进了山洞里面。

  我一直愣住没有发箭,完全反应不过来,因为野鬼手里拿的箭,我妈怎么了?不会被害了吧?她不是说野鬼不会攻击我们吗?安慰我?不知道,我不敢去想,我很害怕,我爸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我妈现在还不知道生死,这一切都在两天中突如其来,我真的无法承受。

  用了很长时间我才慢慢冷静下来,愤怒了起来,我要杀了野鬼,然后去找我妈,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下了决定,我把弓放下,把箭拿在手里,拿出手电筒把光线调暗了慢慢往山洞靠近。我知道远距离射箭要安全些,但我玩枪玩的多,玩箭玩的不多,不保证能射中,再加上一个人无法办到,需要一个人拿着手电筒做眼睛。所以我只能用手插,这样才能自己做自己的眼睛,一只手拿手电筒,一只手拿箭,同时做两件事。

  随着悄悄的深入,我发现山洞很干爽,地上密密麻麻都是大大小小的骨灰罐,不知道属于那个村寨所有,反正绝对不属于我们金狼村寨,因为从来没有听老一辈提过有这样的一个山洞。

  因为对骨灰罐的未知,所以我下脚特别小心,生怕踩碎了招来严重后果。同时我还要防备着野鬼突然逃出去,所以整个神经别说多紧张,心都快要从喉咙跳出来。

  走了十几米,我感觉风忽然停了下来,应该是山洞就要到尽头,但野鬼却没有发现,往里面照了照,空空如也。

  怎么这样?我疑惑着四周照,手电筒的光芒掠过洞顶,竟然看到五六具完整的骸骨吊挂在洞顶的藤蔓上,这五六具骸骨呈现的还是乌黑的颜色,看上去异常恐怖。我头皮那个麻啊,正要转身出去,手电筒的光芒不经意闪过石壁,发现了一条裂缝,而野鬼就藏在裂缝里面,手电筒的光芒刚闪过他就猛然飘出来,要往外面逃。

  我跳出去拦着,和野鬼面对面,他反应倒是快,张开双爪就要掐我脖子,慌乱中我一箭插过去,他抓住我的手猛地又松开,惨叫着往后面退,很害怕的模样,我开始不明白为什么,后来才发现我皮带上挂着一个闪闪发光的物件,他该是怕这个东西,但这个东西好像不属于我,什么时候被挂上去的我竟然不知道。

  不过我知道这是一个机会,我连忙扑过去对准野鬼的身体就一箭插了进去。

  阵阵的白烟冒了起来,凄厉的惨叫声在耳边乱响,一道腥臭的血箭甚至喷在我身上。烟雾围绕中,我看见野鬼带着十八的尸体在迅速融化,那景象极其吓人,因为尸体溶解液的工作效率都没有那么高,竟然十秒不到,整个身躯就只剩一堆血水和无数的内脏。

  我真的忍无可忍,张嘴就吐了出来,就这时候我听见外面有声音,我正要出去,脑顶的一副漆黑的完整骸骨猛地掉下来砸在我身上。我摔在地上,脑袋磕中一只骨灰罐,两声清脆的声音响过,骨灰罐碎裂开来,一团漆黑的东西滑过我的脸颊,我再看已经找不到那是什么东西。

  我摸索着手电筒打算再找找,忽然来自洞口方向的一束亮光照在我身上,接着响起一个严肃而强烈的声音,叫我别乱动。这是我妈的声音,我显得激动,她没事、她没事,不过想想她的话我又恐惧了起来,她让我别动,而我感觉到身后寒气逼人,还有阵阵的丝丝声,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我身后有什么恐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