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十九章:七七四十九天

第十九章:七七四十九天

我妈道:“你身后当然是有野鬼,我撒的则是朱砂,至于我的箭为什么到了野鬼手里,是因为我碰见了他,没射中被没收了过去。”

  “被没收?”我很怀疑,这事情完全就不符合逻辑,“既然他能没收为啥……”

  我妈打断我道:“我没有必要骗你。”

  “你还是骗了我,说我们有桃木剑野鬼不敢靠近,这不是真话,野鬼不敢靠近是因为我皮带里挂的小物件,你把唯一一件给了我对不对?”

  “我是你妈,我要保证你的安全。”

  “我还警察呢,而且还是刑警。”

  “族堂那帮都是刑警,而且比你年纪大资历老的不在少数,不过他们都吓的尿裤子。事实证明警察并非万能,所以乡亲们很反感你们来,如果不是派你来,估计都不会配合。不过反过来说,如果不是你们来,可能就找不出凶手,知道这说明什么问题吗?说明事物都有正反两面,随便一面失衡都会失控,至于怎么去让事情两面平衡,要靠个人,我希望你不要只相信一面,不要只相信科学,那会让你付出惨重代价。”

  我妈这番话仿佛一支利箭一样射进我的心房,确实是这样,对任何东西都不能过份相信。尤其是科学,因为科学它很自私,对它本身无法解释的东西一般都会说这是未知的科学,凭什么无法解释就是未知的科学?科学它只是一个不断论证的过程,不是绝对的结果。当然我妈这么说并不是反科学,而是让我理智的、多角度的去看待科学。

  我道:“妈,你以前是不是老装疯卖傻?我怎么从来就没有发现过你原来那么聪明?”

  我妈白了我一眼道:“那是因为我是你妈,你不会过份留意,这说明你不够关心和重视我。”

  我心里很惭愧,不知道该给我妈什么样的表情,因为她说的有道理。

  “同样,因为我是你妈,妈是女人,而女人都有两面性,我在你面前表现的是母亲的一面,在别的事情面前表现的则是另外一面。所以你又要记住,女人,尤其聪明女人,她们的两面性决定了她们是一把双刃剑,可以帮你的同时亦可以杀你,你以后恋爱结婚一定要慎之又慎,不要被女人骗。”

  “我知道。”刚回答完想想感觉不对,不是意思不对,而且感觉不对,她和我说这些的感觉,“你为什么突然间和我说这些?”

  我妈笑了笑:“怎么?有种我在交代后事的感觉么?你想多了,快点走,我们还不知道村寨什么情况呢!”

  我没有再说话,走的很快,先把我妈送回家,然后才去族堂。我看见的情况是,原本在族堂前的寨民已经散了不少,毕竟都已经快天亮,熬一晚上许多人都熬不住。而我的同事们,早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现场就剩下张子辰和已经赶过来的白白,小马,似乎在等我。

  我整理了一遍自己的衣服,把皮带上挂着的物件拿下来放进口袋,然后才往白白他们的方向走,不过半路被金族长拦了下来,他上上下下看了我一眼道:“没有找到十八?”

  路上我已经想好一套说辞,所以立刻就能回答道:“不算找到,因为我没能带他能带,但又不算没找到,因为我亲眼看见他化成了一滩血水。”

  “化……化成血水?”金族长臃皱的脸上布满了惊诧,还有那么几分害怕,他一口气提出了好几个问题,“人就这样没啦?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你确定你是亲眼所见?不是障眼法?”

  我摇头道:“绝对不是障眼法,这就是结果,不过你不要对大家说,说找不到就好。”

  金族长愣愣想了有半分钟的时间,才忽然反应过来道:“事情真的要到此为止,你们警察不要再进来,残局我们自己收拾。”

  我就知道金族长会这样,但现在的环境我更需要的是他这句话:“我们领导怎么说?”

  “早吓到三魂不见了七魄,还领导呢,我呸。”金族长一脸鄙夷道,“留下一句让我们等消息就匆匆忙忙带人跑了,白白和小马,张子辰是主动留下来的,你要好好感谢他。”

  我看了远处的他们一眼道:“我去和他们谈谈,上面有消息了我再告诉你.”

  金族长说了一声好,先走了开去,我走到张子辰和小白、小马的身前,拱了拱手道:“各位,谢谢,万分感谢。”

  张子辰道:“应该是万分庆幸,我多担心你有去无回?”

  小马道:“我一样。”

  白白鄙夷的语调:“虚伪,我说去找为什么你们又不同意?”

  我道:“白白你别这样,愿意留下等我已经不错,看我们领导,一点义气都没有。”

  白白道:“大家把他弄醒以后,他抽烟都无法抽,手抖的很厉害,硬是塞不进嘴里,很狼狈,我估计短时间内他都无法恢复过来,搞不好提前退休。”

  “啊?这么严重吗?”从字面看这句话,我很惊讶,但其实我内心对这样的结果感到满意,范队越害怕,这个案件越会停止,就算上头让继续调查,范队都会多方推托,可以说我和我爸妈的目的已经达成。然而,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麻烦还许多,盗墓贼会相信吗?我爸能救回来吗?还有我妈,她告诉我她碰见了野鬼,射过一箭没射中,箭最后被没收,真的不符合逻辑,我感觉她在撒谎。

  张子辰道:“严重?不怕丢人的说,当时如果是我经历他的经历,估计我已经吓破胆,我跟你们不一样,我就混个工作养妻活儿。”

  “那你现在打算如何?是先走还是继续等我?”

  “能不能进族堂看看?”看我摇头,白白脸上猛地生起几分火气,“你以往坚信的呢?我一直相信你的判断。”

  “我亲眼看见,这情况查下去结果会如何你知道不知道?”

  小马插话道:“会没完没了的死人,白白,不是我说你,差不多得了吧,为小雨想想,这是他家乡,我们就按照领导的意思来,不要纠缠着不放,那会……”

  白白没听小马说完就转身往车子停放的方向走,她的步伐显示,她非常生气。不要真不能怪她,当初是我实牙实齿的跟她说凶手绝对是人,结果最后我却又否定了自己的判断,她又是那种对真相往死里追求的性格,不生气才不正常。我只能叹息吧,为了更多人的生命利益,我只能让她郁闷上几天。

  我对小马和张子辰道:“你们跟白白走吧,我要回家看看我爸妈,而且村寨里应该很多事情要帮忙。”

  看他们上了车,车子开了出去,消失在了视线范围以内,我才转身走人。

  回到家,我看见我爸优哉游哉的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抽烟,我妈则在厨房兵兵乓乓的做早饭,他们都是一副看上去若无其事的高深境界,竟然还有心情做早饭吃早饭,我绝对是吃不下去。

  我坐到我爸跟前,卷了一根他的烟丝抽了两口,辛辣的味道呛的我不停咳嗽,我连忙扔掉,去喝了两口水回来才感觉好了些,我重新坐下开口道:“我走了以后,发生过什么我需要知道的事情?他们有没有怀疑你?”

  “就你领导那熊样能发现什么?他从族堂被扶出去到离开都不停发抖,惨无人色说不出话。其它人都是差不多这个状态,放心吧,没有人会注意当时的细节,等到想注意,现场已经清理干净,一切证据化为乌有……”我爸吸了一口烟,缓缓的喷了出来才又继续道,“族长说了,十点钟每家派一个代表到族堂前开会,商量怎么处理烂摊子,把族堂弄干净,请法师回来做场法事,村西头的坟地弄回原样,到山里给老太太和十八立个衣冠冢,再就是把你张洁婶婶的孩子找回来,每家凑份子钱养活,直到他读完书出去社会工作,大概就这些。”

  “你要婉转点提醒金族长,禁止外传讨论,禁止去三星岩,要和法师配合好安抚大家的情绪,不能蛮来。”

  我爸点了点头,继续大口大口的抽烟,他看上去从来没有过的忧愁,不过却又不是忧愁自己的命,而是其它事。

  “然后还有你的问题,真的没有其它办法解救?七七四十九天,我妈已经告诉了我,所以你不要再瞒我。”

  “没得救,所以我不多想,其实结果不坏,刚好给你多留时间,你吃完早饭回城里吧,现在这情况你不适宜留下来,回去等等,过十天半月这事淡了以后你再回来,我带你去皇陵。”

  事情总归要走到这一步,两千多年来都无法摆脱的命运,坦白说我很不甘,但我要接受、要面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未来战胜它。我想,我有必要再去找找那个神婆,看能不能从她嘴里再得到一些有用的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