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二十章:卦文签文

第二十章:卦文签文

  早饭我没有吃,我妈做好的时候我去了洗澡,然后睡了两个小时,九点钟离开村寨,走路到镇上找了一个最普通的早餐店坐下来。不过我还是没有胃口吃,我最主要的目的是想听听有没有人议论金狼天寨的事情?早餐店最是鱼龙混杂,什么类型的大嘴巴都有,如果这种地方没有议论,断然别的地方亦不可能会有。

  很庆幸,我在早餐店坐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什么关于金狼天寨的闲言闲语都没有听到,我很满意的结账离开,坐三蹦子去七花村寨,走路上山找神婆。

  今天天气很不错,阳光普照,尤其山上,艳丽的阳光昭洒在各种植物身上,百花齐放,百鸟争鸣。不过和上次一样,走到神婆的两个房子前,我仍然感到阵阵阴风吹打在脸上,令人由内而外毛骨悚然起来。上次来我认为这是风水摆阵所带来的效果,毕竟那时候我还没有接受世界上真有鬼的说法,现在我亲眼见到过鬼,所以我不再认为这是风水摆阵的效果,而是这个神婆本身就介乎于人和鬼之间,否则不会知道那么多。

  门关着,我在外喊了一声,刚打算推,门咯吱一声自动打开,里面没有人,怎么会开的我不知道,反正这绝对不是幻觉,而我还没想明白,既熟识又陌生,属于神婆的冷冰冰冰的声音飘了出来:“有一种回头,它是岸,有一种回头,它是渊,你不该回来知道不知道?”

  她知道是我?我看了看她所在的屋子,窗户并非对着上山的路,而是反方向,她绝对不可能远远看见我上山和靠近屋子,不过这不重要,邪门的人不可能被研究透!我冷静下来道:“我来找你指点迷津寻求答案。”

  “天地间未知的东西,知道得多未必是好,知道得少未必是不好,回头吧,趁还有最后的机会,否则进了来你就出不去。”

  我刚打算举步,听她如是说,顿时头皮一阵发麻,把脚收回来道:“为什么?”

  “我帮你算过一卦,泰卦,上六,城覆于隍勿用师自邑告命贞吝。走,立刻。”这个声音不再冷冰冰,不再很小,而是很尖很大很凄厉,震到房子和四周的树木都沙沙做响,我吓的一窒,不敢再停留,连忙转身快步下山。

  一个多小时以后,我从县城的老车站走出来,打算取路回公安局,无意中看见对面街有个占卦算命的摊档,我迟疑了几秒,选择走了过去,原因很简单,因为神婆说那句话,我完全不理解……

  算命的是一个老头,简陋的白布招牌写着十个金色的打字“神算秦雁回,你爱信不信”,很是嚣张。他有差不多七十岁的年纪,缺了一根手指,眼睛估计有白内障,不懂的人看上去会认为这是仙眼仙手,我办过类似的案子,他们不是号称有仙眼就是号称有神耳、神体、神手诸如此类,把天生的缺陷或者后天的病拿来当成捞钱的工具。汇总成一句话来说,他们就是招摇撞骗的骗子,至少我以前这样认为,现在我只能说他们其中很大一部份是招摇撞骗的骗子,但有一部份应该具备真才实学。

  看见有客人走近,这个算命的老头满脸笑容,但和我对视了一眼,他的笑容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阴霾。

  我道:“这是你们的招牌表情吧?先用这种表情吓吓客人,然后根据客人的反应用神秘的语调告诉客人,他会如何如何倒霉,犯太岁、见鬼、撞邪,印堂发黑有血光之灾之类是不是?电视就这么演。”

  算命的老头道:“电视从来都骗你,不过我们确实用这招,但有些是真有些是假,我看你是真,你印堂不发黑,反而发红,一种不正常的红。”

  “依你说怎么的红才算正常?”我在凳子里下,原本我只想让他给我解释神婆告诉我的卦文,听他这么说我却来了兴趣,我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骗子,另外就是丰富丰富自己的知识量。

  算命的老头捋了捋自己不算很长的白胡子,伸出三根看上去像是好几年没有修剪过指甲,黑菌满布的手指道:“红分三种,一红财运亨通,二红健康长寿,三红天神附体,你这属于四红。”

  我打断道:“等等,不是说红分三种吗?”

  “年轻人,你这红不在一二三之中,你说是不是第四种?至于四红是什么?说不清,道不明,多说折寿。”

  我从口袋拿出十块钱,拍在画满符咒的破旧老式八仙桌上面道:“这样呢?”

  算命的老头收了钱,嘴里说的话还是一样:“还是会折寿。”

  这是敲诈还是有个性?我觉得是后者,因为他整个神情给我一种说不清的高深莫测感,仿佛他算命不是为钱,而是娱乐,简称逗你玩,招牌就是一个最好的说明,疯子才那样写!不过相信是一回事,原则是一回事,我道:“我就十块钱,你爱说不说。”

  “我给回你,我从来不赚最后一个铜板。”算命的老头把钱推回来,拿起桌子上的签筒递到我眼前道,“我们命中有缘,抽一签。吉凶、姻缘、财运,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大概都问这些,你问什么?”

  我抽了一签递过去道:“吉凶。”

  “上上签,签文:天复地载,万物仰赖,鹤鸣九宵,声闻雷音。意思是姻缘将会如日中天,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你身上会发生惊天动地的姻缘!”

  “老爷子,我问的是吉凶,你确定你有听清楚?”

  “若命里不吉怎会有这种姻缘好事?”

  神经病,不是他有,而是我有,比如我再纠缠下去,所以我立刻从凳子起来,转身走人……

  算命的老头却连忙道:“年轻人请留步,你事没完,看你神情你是心有疑惑想找人解答。”

  我愣住,转过身道:“你知道?”

  “相士都是骗子,但相士不会骗有缘人,到底谁是有缘人谁不是有缘人相士有判别之法。你可以认为我是骗子,但你要先回答一个问题,既然你不相信我为什么我不能骗你?反过来既然你相信我肯定就不会觉得我是骗子。那为什么我是骗子?我到底是不是骗子?其实一切在于自己,相士是不是骗子从来都由求相的人决定。”

  我感觉这话有问题,不是逻辑不对,而是逻辑中的概念内涵不对,但怎么不对我一时间又说不出一个之所以然来,当然我被他说动了,我又坐了下来:“好,我想你帮忙解个卦文:泰卦,上六,城覆于隍勿用师自邑告命贞吝。”

  “十块拿来,别误会,我确实不收,我只是替祖师爷收,当然如果你要让祖师爷亲自向你收,没问题,我一向乐善好施。”

  赤裸裸的恐吓,不过算了,不就十块吗?我重新把十块拍在桌子上面道:“说。”

  算命的老头收了钱很干脆道:“泰卦上六:城复于隍,勿用师,自邑告命。贞吝。这里所喻示的是,当原来人们安全的依靠垮掉,表明内部出现问题,事态将要严重恶化,因此必须十分谨慎,绝对不可冒险向外扩张,要兢兢业业,整顿内部,逐步转变局势。我只能说这么多,你回去对应自己的事就会有结论,你的事我不会听,否则我真是个骗子,因为骗子不懂得折寿的道理,会听个清清楚楚给你说个清清楚楚来博取你的信任,我不需要,看我招牌,你爱信不信,走吧,我们会再见,一个月之内。”

  我疑惑的看了他几眼,慢慢从凳子里起来,走人。
  
回公安局的路上,我脑子乱七八糟一片,我这几天都干了啥?案子案子没破,还跟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打起了交道,我这问的吉凶,结果给我来个姻缘的解释,我是信还是不信?我不信吧,他又那么神秘,说的那么有道理,我信吧,我对前路充满了未知的恐惧,我这样还能有惊天动地的美好姻缘,那不是祸害子孙吗?

  还有神婆给我的卦文,好像说的不是一件事,但却又能代入一部份,当原来人们的依靠垮掉,这个依靠说的应该是信仰,我之前的信仰之一是科学,现在真的垮掉,而且还垮的血肉模糊。表明内部出了问题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是说我们家还是我们村寨?如果是说村寨肯定对,说我们家感觉不怎么对,除非我不知道。还有就是事态将要严重恶化,不是已经结束了吗?不过有一种说法,结束往往是另一个开始。后面的要谨慎不可冒险向外扩张,要兢兢业业整顿内部转变局势,我不知道意思是不是我不能去找夜郎古国皇族的后裔?

  我突然有点后悔,我不该去找神婆,更不该让算命先生给我解卦,因为完了以后我更担心,或许这诠释了一个真理吧,人都他们的犯贱,都是自己作死!

  下午一点,我回到刑侦办公室,令我惊讶的是小马和白白竟然都在工作,白白对我道:“我们在写报告,每个去过金狼天寨参与案件的都要写一份下班前上交,你写之前先去医院看看范队吧,他各种病都被吓了出来,他估计真要提前退休。”

  虽然范队是一个小人,但身上还是有许多可取的地方,关键是这是我父母带来的恶果,这个案件真的害了不少人,作了不少孽!我内心叹了一口气,嘴里道:“为什么写报告之前要先见他?”

  白白道:“我只是传话筒,他在干部住院楼四楼四零七号房,你自己去问清楚。”

  “程怀火那边有消息没有?”

  “早上刚送回来,在二零三,你可以顺带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