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二十一章:鄙视之

第二十一章:鄙视之

  干部住院楼四楼四零七号房,我站在门外的玻璃窗外,往里面认真瞄了两眼才敲门走进去。范队躺在床上,手臂挂着点滴,他脸色看上去很差,嘴唇发白,整一副失血过多的模样,不过其实他亦算是失血过多,只是失的是心血,而非鲜血。看见进来的是我,他很不自然的拉紧了被子,给我的感觉就是我要对他如何似的。

  我勉强笑了笑,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床边道:“范队你身体没什么大碍吧,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范队道:“没事,让你写报告,每个人都需要写,但不能夸张,又必须是事实,嗯,至少绝大部份是事实。我就要调离前线,想好来好走,我平常对你也不错,大家以后亦有交往对不对?”

  我听明白了,就是让我写报告时给点面子,别太损,别把当时现场的状况写太直接,尤其是他的表现,那真的很丢人。虽然当时每个人的表现都很丢人,但就因为这样,所以大家都比较好说话,有一种默契会忽略了丢人的方面来写,只是他比较无法把握我,因为好像最不怕的是我,而且知道得最多的是我。

  如果我是心黑那种人,现在我能趁机跟他要好处,他该庆幸我是一个还算正值的人,我道:“明白了,你放心养病。”

  “这次这个案件虽然结果很不好,但你功劳仍然最大,你休息两天吧!”

  “好。”从椅子里起来,我又道,“我还有个问题,写报告我知道怎么写了,但结论该如何?或者你告诉我这个案件的最终结果?或者说你希望的,上头希望的,民众希望的最终结果。”

  “报告是内部存档,不用你面向民众,自然不需要你考虑这些问题。”

  我真想脱了鞋子抽他嘴巴,前提是凶手不是我父母,既然凶手是我父母,我没有资格坚持自己的原则,所以我道:“明白,你好好休息,我有空再过来。”

  转了出病房,我下二楼找到程怀火的病房,进去看了一眼,这家伙还在昏迷当中,已经过去那么多天,不过我相信我妈不会骗我,因为程怀火是在替我受过,除非我妈想弄死我,否则程怀火必然会醒过来,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我比较郁闷的是,我竟然忘记问清楚我妈,到底程怀火需要几天醒?到底她下过什么毒药?为什么大小医院都检查不出来?太神了吧?

  摸了摸程怀火的额头,冰凉一片,不过各台医学仪器显示他一切正常,所以我没有担心。我拉过一把椅子在病床旁坐下来,给自己点上一根烟,抽着道:“你这家伙,说你倒霉好像又不是,说你幸运又谈不上,怪你的性格,总喜欢占便宜,这次吃哑巴亏了吧?”

  不用想,程怀火没有反应,但他能不能听见我说话,不知道,有可能听见,所以我不敢说太明白,虽然这家伙终日嬉皮笑脸、吊儿郎当,却不是饭桶,说多了他会想明白。

  “赶紧醒吧,醒了给你介绍美女。”

  “要不先给我介绍?”门外飘进一个声音,走进一个人,是陈小春,他撇了一眼程怀火才又道,“这家伙现在用不着,我用得着。”

  我鄙视道:“你会不会用词?用得着,你解剖用呢?”

  “哈哈,我也是个正常人好不好。”

  “没说你不正常,不过给你介绍美女,如果先和对方说明你是经常解剖尸体的法医,你认为她们会如何?”

  “肯定是掉头就走,呵呵,不开玩笑了,说正事,听说市里的医院都不知道程怀火怎么了,差不多病因是吧?”

  我点头。

  陈小春围着病床转,观察程怀火,翻他的眼皮和嘴巴,摸他的额头,手指甲、脚趾甲都检查过一遍,还有腹部,很用力在压,我多怕他把程怀火按咽气,我更怕他找出病因,他不是医生,但知识面却是医生无法比拟的,他还具备刑侦的脑子,能找出答案一点都不稀奇。

  怎么办?我脑子转动着,最终做出一个破坏性的选择,我道:“别费力气了吧,这家伙各项指标都处于正常的状态,医生都说会醒过来,让他躺躺,反正案子现在弄成这样,刚好他不用写报告。”

  “有道理,不过原因还是要弄明白。”说完陈小春拔了一根程怀火的头发,从口袋拿出一只放小饰件的袋子放进去,“是不是回局里?一起吧!”

  我巴不得呢,连忙搂着他的肩膀出去。

  回到公安局,陈小春回技术科,我回刑侦科,白白和小马还是在,看上去他们已经写好报告,所以一个在发呆,一个在看报纸。我没有和他们多聊,稍微说了说程怀火的情况就坐到自己的位置里开始写报告,干了那么多年刑警,坦白说除了第一次写报告之外,要数这次最难,而且难度还和第一次不一样,第一次难写是因为不知道怎么下笔,这次是压根就不知道哪些该写哪些不该写?提心吊胆怕弄错、怕写多,这报告可要存档,如果过几年案件被翻出来,从中找到线索破掉,不是很悲剧?

  所以一个千来字的报告,纠结到五点钟我才勉强完成,白白已经在催促,她顺带拿去交,我递给她的时候很忐忑,小马看出来我不对劲,他道:“你没事吧?”

  我摇头道:“没事。”

  “那收拾东西下班,我有一天假期,白白和我一样,你几天?”

  “两天,一起去吃饭吧!”

  “我没问题,白白估计身不由己。”小马叹了一口气道,“她中午接了个电话,又和家里人吵了起来,原因是她家里人又逼她相亲。男的来了我们这里,是市区人,在财政局工作。”

  “我感觉白白不错,要不你……”

  “算了吧,我和白白完全不在一个频道,我要找个能给我欺负的女人,而不是每天欺负我的女人,虽然或许被欺负更有乐趣,但我是男人好不好?不说了,过两天见!”小马冲了出办公室……

  我在办公室等到白白回来,她看见我还没走,疑惑道:“怎么还不走?”

  我道:“想问你需要不需要帮忙。”

  “帮什么?”白白眼珠子转动着,思索了几秒大概想明白了小马跟我说过把,她道:“你亲自帮就免了吧,陈小春帮倒是可以考虑,要不你去给我当说客让他大驾光临一趟?我和那素未谋面的该死的狗东西在帝皇饭店见面,你知道我想什么……”

  “你太缺德了吧?”

  “缺德?”白白原本就很有煞气的双眼顿时一瞪,声音冷的想杀人,“我没有叫他来,我父母同意他来关我什么事?我没有避而不见已经很给面子。你到底帮不帮?要帮就赶紧,否则陈小春就要下班走人。”

  “能不帮吗?是我犯贱,是我自找苦吃。”谁让我觉得欠了白白?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事我都不会插手她的相亲会,她父母亦是愁女儿出嫁愁白了头,这都已经二十七岁,还天天把所有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工作之中,如此下去三十岁都嫁不出怎么办?“你到后门口等。”

  白白愉悦地做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收拾着东西,我则冲了出办公室。我最后倒是成功拦住了陈小春,同时让他同意了帮白白的忙,但我所付出的代价真的不少,我要请他吃五顿夜宵,他娘的,那家伙简直当我是尸体来宰,鄙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