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二十二章:十世边缘

第二十二章:十世边缘

  一个人在饭堂吃完饭回到宿舍,按理说劳累了那么多天没睡过一个正常觉,应该躺在床上不用三分钟就能睡死过去,很奇怪我会睡不着,翻来覆去到晚上十点钟,实在受不了了我就起了床换上衣服回刑侦办公室。

  打开电脑,我在搜索各种关于鬼魂的资料,地府的规则,招魂请灵之术等等。虽然网络上信息不是特别多,但我还是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有人说毁了鬼约真会付出惨重代价,还说的神乎其技。如果是以前看见这些内容,我会一笑置之,现在看到这些内容,我想把发帖的作者找出来,但谈何容易?除非找科技科的同事帮忙。

  其实就算找到这个作者都未必能问到更多信息,反而有暴露的可能,毕竟这些事太敏感。不过如果这是唯一帮到我爸的可能,我不会放弃,所以我最终还是去了科技科,找同事帮忙查出作者的地址,结果发现作者在北京那么遥远,不过我拿到了绑定网络的固话号码。

  回到办公室,我处理过电话,隐藏了号码才打过去。十一点多,指不定对方已经躺下,所以我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真有人接,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很苍老,我道:“你好,我姓……程,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是讲鬼魂的,作者叫‘十世边缘’,是你吧?”

  “确实是我。”他声音中透着惊讶,“不过,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他像是在问我,又像是在自问,“算了,你有什么事?”

  “帖子写的都是真事吗?”

  “你是代表个人问,还是什么机构?”

  “别误会,我只是一个对这些事感兴趣的人。”

  “那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鬼魂是存在的,问题是你有没有幸看见,你相信这个吗?”

  见鬼还叫幸?可笑,不过我有事相求,我不能得罪他:“我打这个电话就是最好的证明。”

  “呵呵,好,你跟我说说具体的情况。”

  我连忙把编好的一套说词说了一遍,然后补充道:“大概就这样,你觉得我要怎样才能躲过去?”

  “不用躲,一般来鬼不害人,只要你不要得罪他,不要跟他做交易,这个估计你也无法和他做交易,要有灵法的人才能。”这和我爸妈说的完全相符,“所以不用担心,很晚了,谢谢你的来电,晚安。”

  “等等。”开玩笑,最主要的事情我还没问,怎能挂电话,“我想问问如果做了交易会有什么后果。”

  “我写那样的贴就没指望有人信,世人愚昧可悲,你好像是个另类,算了,是缘,我告诉你吧!和鬼魂做交易会折阳寿,每次折三年,不过根据我的研究,道行高深的或许可以逆天改命。”

  我冲口而出道:“怎么改?”

  “我如果知道我就不用等死了,癌症,我现在坐在轮椅上跟你说话。”

  “对不起!最后一问,和鬼魂做了交易又毁了鬼约真的没有救吗?”

  “有一种情况有救,就是代死,不过要血亲,而且同性。”

  我妈也那么说,这其实就不算办法,我就算愿意代我爸死,他都不会同意,甚至没有正常的父母会同意,所以我很失望:“谢谢你。”

  “不谢,你还可以来电,我还能活大概五个月。”

  电话挂断,我靠着座椅,头痛的厉害,做一次交易就要折寿三年,我爸妈没有告诉过我,如果这是真的我爸折了多少年?据我所知他已经做过四次交易,第一次是杀林大仙和挖墓坑的人,第二次是张洁被杀的时候,第三次在小河桥,第四次在族堂,四次十二年?

  后果这么严重,我爸竟然用那么多次?我觉得不对,比如张洁被杀那次,小河桥那次都可以不用,而且少用还能更安全,搞不懂他在想什么,但必须承认,我越来越担心,我等不及十多天才回村寨,我必须尽快见到我爸……

  关闭了电脑,我离开刑侦办公室,回宿舍。

  第二天早上九点钟,我起床去了县城西北的一家旅馆,我在这家旅馆办过案,所以前台工作人员都认识我。我说明了找他们老板的来意,他们立刻打电话联系,他们老板白大同很快过了来,而我,飞快的说明了我的来意。

半个小时以后,我拿到一台借来的大哥大,去银行拿出存了好久的几千块买了一只传呼机,开通服务试过没有问题,连忙坐三蹦子往县城车站赶。

  下午我悄悄回到金狼天寨,回到家,那会没有人在家,不过看厨房没有收拾干净,我就知道我爸妈没有回山里,否则走之前会整理好。显然,我不方便出去找他们,所以只好在家里等着,没等多久,大概一个小时吧,他们一起从外面回来,看见我在家,都吓一跳。

  我妈道:“怎么又回来了?”

  我道:“我不放心,我觉得你们还有事情瞒着我。”

  我爸道:“怎么会,都已经到这种地步还瞒你做什么?”

  我没理会我爸,因为我觉得他比我妈要淡定,要难对付,所以问我妈更容易得到答案:“和鬼魂做交易除了毁了鬼约很严重之外,交易本身严重不严重?有什么后果?我要听实话。”

  我妈迟疑着道:“这要看怎么做,而且要看级别,初级,中级,高级都不一样。”

  我爸插话道:“你问这些做什么?”

  我还是没有理会我爸,继续对我妈道:“各个都和我说说。”

  “这……”我妈看了我爸一眼道,“还是说吧,这不会比四十九天更糟,反正需要他知道,否则你教了他他乱用怎么办?”

  我爸盯着我看了几秒,默许了,坐在一旁抽烟。我妈倒了一杯水喝了才坐下来道:“和鬼魂做交易本身会折寿,高级折一年,中级折两年,初级折三年。”

  我的心一片冰凉:“如此说来招魂术其实是伤己的邪术?”

  “不可以这么说,这是救命术,你拥有不施展就没事,你要施展代表你没有其它办法让自己活下去,所以你最终活下去了少活两年很公平。世界万物不都讲求阴阳平衡么?没有只赚不赔的规则,就好比昙花,开的越艳丽寿命越短,两全其美这种好事情的存在只是极少数。”

  我很气愤:“我真搞不懂你们,既然后果那么严重为什么不能少用?你们还用了四次,中级,八年生命就这样悄悄跑掉了,人生有多少个八年?”

  我爸道:“我是守墓人,和三族、和皇陵、和村寨的命运相比起来八年生命算什么?你怎么知道这些?”

  “我自然有自己的办法,我是警察。”我从口袋拿出借来的大哥大和一张纸递过去给我妈道,“这个电话你们随身携带着,我测试过,这里信号还不错,有事情你们就给我打传呼,传呼号在纸上面,呼机是高级版,你们可以留言,但要隐蔽些,别说太直白。”

  我妈点头道:“明白,不过这高科技具体怎么用你要说说。”

  “很简单,你打传呼台跟他们说你要给传呼机号留言,然后告诉他们内容就行,如果事情太多就让回电话,其它不用说。就这样,村寨昨天的会议和今天的情况如何?我怎么一个人都见不到?还有,张洁婶婶的孩子情绪如何?”

  “孩子还好,大家都在忙,法事晚上在族堂做,村西头的坟地已经弄好,山里的衣冠冢也已经弄好,法事一完就能下葬,立碑。”

  “怎么选择晚上葬?这是法师挑的时间?”看我妈点了头,我又道,“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发生?”

  “你审犯人?”说着我妈忽然笑了起来,“不过我们确实是犯人,哎。”

  我爸道:“今天我和几个叔伯去镇上买做法事用的东西,看见许多陌生的外地人,这算不算不对劲的事情?”

  直觉告诉我,算,指不定这些陌生的外地人就是盗墓贼,在盯着我们村寨的情况。他们和警察不一样,他们吃的就是这碗邪门饭,好像命不值钱似的。我思索了几秒道:“天黑以后我去镇上找张子辰,我负责弄清楚他们的底细,你们这边小心点,但不能再用和鬼魂做交易的办法,我们用其它办法处理。”

  我妈苦笑道:“比如呢?”

  “虽然我暂时说不出,但用心想总会想到办法。”

  “但愿那些不是死心不息的盗墓贼,否则很难处理,他们人数太多,闹下去肯定得暴露。”

  我和我妈有着相同的担忧,现在警察虽然撤了退,但这要建立在村寨恢复平静的基础上,如果村寨反而变本加厉处于各种影响之中,上头不会置之不顾。到时候从省里派个专案组下来,真不知道能不能应付过来,而应付不过来就意味着会死许多人。

  想着以上这些,第一次,我感觉从骨头里渗出了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