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二十三章:盗墓贼

第二十三章:盗墓贼

  夜晚,我在镇上的一家小餐馆请张子辰吃饭,关于镇上来了许多陌生人的事情,张子辰告诉了我,他说派出所有留意,有做过调查,证实这些人大多都是商贩,主要来收购药材和农物。广顺镇这种小地方没什么好,但药材的品种非常丰富,其中独有的物种就不少,所以每年春夏交替之际都会有许多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收购预定,只是今年来的人数比较多。

  以我的经验来说,今年来的比较多就是有问题,不过我不敢让张子辰帮我留意着他们,张子辰一样是警察,触觉很敏锐,随便找个理由可糊弄不了他。

  当天晚上我就在镇上的小旅馆住了下来,打算睡醒第二天回县城,结果才睡到半夜传呼机就响了起来。直觉告诉我,是村寨出了事,所以我连忙蹦起来打开传呼机看,果然,我爸说贼来了速回。这个贼显然就是盗墓贼,速回不是回电,而是回村寨,我哪敢怠慢,立刻就穿上衣服鞋子跑了出旅馆。

  月黑风高夜杀人夜,而且还是凌晨的夜,三蹦子肯定坐不上,我只能跑步回村寨,反正就几公里路程,对我来说小菜一碟,因为在部队时,十公里那是每天的起步价。

  漆黑中,我一路小跑到小河桥附近,隐约看见桥头下沿的左边有火光亮了那么两秒,应该是有人用打火机点烟。我感到很奇怪,为什么这里有人?心里想着,我没有走大路,而是跳进大路边的排水坑,借助着长长的青草的掩护慢慢靠过去,终于,我看清楚了,这有两个人,他们在看车。

  是的,是看车,两辆破旧的面包车,就藏在桥头下沿的空平里,顶上还铺上一层薄薄的柳树枝。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这两个人应该是盗墓贼留下来接应和望风的,如果镇上有警察开车进来,他们能够远远看见车灯,然后第一时间通知自己的同伴。说真的,他们很会藏,而且藏的很专业,我如果不是先看见火光,直接走过去都不会留意到桥沿下方有车。

  近可能靠的更近,几下了车牌号,我才慢慢沿路退回,从下游淌水过河,继续往村寨方向跑。

  到了村寨口,我听见敲锣打鼓的热闹声从族堂方向传来,显然法事还在继续,整个村寨应该都参与到了其中,所以家家户户都灯火通明。我实在是搞不懂,这样的环境盗墓贼来做什么?不是很容易被发现吗?来都等全村熟睡了没人出门再来吧?当然有可能是这些盗墓贼懂得逆向思维,你越不相信他们会这时候来,偏偏他们就这时候来。加上他们估计认为自己没有暴露,事实上就只有我和我父母知道他们的存在。

  我刚打算进村寨,传呼机又再度响了起来,我拿出来看,显示六个字:三星岩乱石堆!这显然是我父母希望我去的地点,我连忙把传呼机调成无声状态,取路快步往三星岩乱石堆走。

  三四分钟以后,我见到了我爸妈,他们蹲在石堆边上,好像在商量什么,而且刚刚争执过,看上去都脸红耳赤。不过我到了他们就不吵了,我妈告诉我三星岩上面有六个盗墓贼。

  我一脸疑惑道:“他们要干嘛?”

  “如果我没猜错,我们村寨还有内鬼,你看前晚我们去找十八,山里生起火光,传出倒塌声,这么靠近村寨应该有人听见和看见,然后这些盗墓贼就来了,为什么?我觉得是找线索,不过他们找错地方,这里没线索,只有坍塌的洞,里面亦已经被烧空。”说到这里,我妈又看了山顶一眼,然后目光转回来投到我身上道,“我刚刚在和你爸在商量,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吓走他们。”

  我很高兴,他们没有瞒着我私自行动,我道:“他们会不会挖石洞?”

  我妈摇头道:“没听见声音,不过他们是专业的盗墓贼,应该动静会很小,所以要靠近才能确定。”

  我已经大概问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我思考了十几秒才说出我的意见道:“如果确定这里没有线索,我认为不管他们最好,因为越压抑,越会死心不息,反而放开了让他们找,说不定他们找不到就会死心离开。”

  “有道理。”我妈白了我爸一眼道,“看,我就说小雨跟我一个意见。”

  我爸哼了一声!

  我想我已经知道他们刚刚在争论什么内容,我爸肯定是想主动出击,我妈则想看清楚再出招!

  我继续道:“妈你说村寨里可能还有内鬼,我不同意,其实更有可能是前晚这些盗墓贼,或者他们中的探子就在附近,两眼盯着村寨当晚所发生的一切事情。理由是族堂在村寨中间,那地方地势低矮,四周是族堂的高建筑和两三层的吊脚楼,我们放火的山洞又在山背面,站在族堂那片地方根本不可能看见火光。连听见坍塌声都有所保留,因为我回去的时候族长没有问我,三个同事亦没有问过我,为什么?答案很明显是他们不知道。”

  我爸道:“他们不知道,不代表村寨里的其他人不知道。”

  “我三个同事是警察,这么大件事他们会注意到,这是其一!其二,我们村寨的人前晚都被吓成什么样?谁还会有心思留意这种事?只有外人才会留意,族堂和村寨之外的其它地方所发生的事情,因为他们没那么害怕,更因为他们找线索,需要任何事情都留意。”

  我爸道:“那我们真的不管他们?”

  “不是不管,而是限定他们的活动范围,如果他们只在三星岩,或者只在没有线索的地方转悠,随他们便。”我话锋一转道,“不过,如果他们转去有线索的地方,绝对不行,我们要想办法解决,但是不能再招魂……”

  我爸道:“其实招魂更干脆,反正结果都是七七四十九天。”

  突然,我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我连忙道:“你们之前说除了代死之外没有其它解决办法,其实能不能一直招魂一直毁鬼约?如果每次都是重新开始计算七七四十九天,是不是意味着只要一直毁鬼约就能延续生命?当然如果按照第一次来计算,那这就是废话。”

  我妈道:“是重新计算,就算不是,折寿这里怎么算?你爸是中级招魂,每招一次折两年,你爸今年四十八,招了四次,现在等于五十六。按照你的方法,我们招魂十次能延续多久?才延续一年多的生命,却要付出二十年代价,就等于你爸已经七十六,你保证你爸有七十六或者更多?如果没有,招的当时就要死,连四十九天都没有。”

  “找个神婆算算我爸的阳寿行不行?”

  “我不知道能不能算出来,就算能都不会告诉你,因为这是泄露天机,神婆自己会折寿。”

  如此说来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只能危急的时候用,假设我爸只有五十七岁寿命,都不够招一次魂折的寿,最终结果是当场毙命。当然到第四十九天我们还没想到其它的解决办法,反正都是一个死,倒可以试一试,然后每次都这样操作,到四十九天再试,能行就赚,不行结果一样。

  哎,怎么想就怎么惨,我总算理解为什么这些反自然的技术叫妖邪之术了,因为拥有它们绝对没有好结果。

  看我不说话,我爸道:“别再想我这点事,我真觉得没有什么,这是命嘛,我们继续商量眼前比较急的事。”

  我道:“不是说清楚了么?以不变应万变,这样做我们才能最大程度去避免弄巧反拙。”

  我爸显然不太赞同,所以有点郁闷:“那我们只能继续盯着,看他们什么时候下山,下山以后做什么。”

  “话说你们迟早要回山里,如果他们老是来,谁负责盯着他们?这个问题你们商量过没有?”

  “我们暂时不回山里,这十来二十天你二叔看着应该没问题。皇陵不用担心,绝对没人能发现,而且发现也没那么容易进去。”

  我稍微放心了一些:“我负责在这里盯,你们回村寨,在做法事,家家户户都有代表在,你们不在很惹人怀疑。”

  我妈没同意我的建议,所以最后是我爸一个人回村寨,我和我妈分开两个地点盯着三星岩的动静。漆黑的环境,四周是蚊虫鸟蛙的鸣叫声,就这样一小时过去、两小时过去,山上静的可怕,什么异常动静都没有,这不对劲啊!

  我越想越不放心,正准备去找我妈,她自己走了回来,蹲在我身旁就道:“是不是想上山看看,看来我们母子心通,我也想上,不过我们不能两个人一起上,地形我比你熟识,我上最好。”

  这和熟不熟识地形关系不大,我妈就想尽最大责任保证我的安全,我明白,我心里很感动,但我必须逆她之意:“地形你比我熟识,我自保能力比你强,而且我当过侦察兵,肯定由我去最适合,你回另一边继续盯着吧,我怕我上的过程中他们刚好从另一边下山。”

  “那你自己小心,有麻烦了必须第一时间通知我,学鸟叫,我会立刻赶去。”我妈拍了拍口袋道,“我带了两包毒粉,他们吸进去只需三秒钟就会没有意识。”

  我一脸惊恐,只要三秒钟?不是比打氰化钾还快?我道:“你别乱用这东西。”

  我妈答应下来走了,看她差不多回到原来的地方我才取路上山。说真的,这个鬼地方我真的不想来第二次,但没办法,不亲眼看看那帮盗墓贼在做什么,我放不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