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二十四章:瞬间尸干

第二十四章:瞬间尸干

  因为是第二次上山,而且走的还是同一个方向,同一条山路,所以我走的非常快,不多久就到了坍塌的山洞五十米外的外围。我停下来躲在一个草丛堆里竖起耳朵倾听周围的声音,没有听见有异常,我随手捡起一块小石子投出去,仍然没有异常,这证明没有望风的人,我放下心来弯着腰慢慢靠近,来到山洞北面二十米开外的地方。

  放眼望去,我看见洞口周围有五个人,他们正小心翼翼搬走洞口的石头,眼看就知道他们很专业,他们用的是蓝光手电筒,用做小范围的照明刚好足够,而从远处看,根本就看不见光,也就发现不了他们……

  可是,我妈不是说他们有六个人吗?还有一个呢?我放开目光四周寻找,找了很久才找到,原来还有一个在洞顶抽烟,捂在手里抽,很隐秘,远处肯定看不见,同时他脱下帽子给自己扇着风,很警惕的四周张望。

  这六个人,他们的相貌完全看不清,不是光线的问题,就算光线条件非常好都看不清楚,因为他们都戴着灰帽子和灰口罩,身上穿的则是黑色衣服,看上去身材都瘦瘦小小,但动作非常敏捷,而且很有组织,搬出来的石头很规律地摆放在洞口右边的角落里,这摆放方式不会造成石头本身突然倒塌,或者四周的支力点突然倒塌,老手啊!

  不过这帮老手这次要白费心机,石洞里面根本就没有线索,就算有都是关于猛鬼的线索,比如那遍地的骨灰罐,我希望这能吓一吓他们。然而,转而一想我就开始鄙视自己这个想法,他们干的就是这种毁三代的职业,别说骨灰罐,就算是干尸估计都没少见,我甚至怀疑他们到底怕不怕鬼,或者他们直接就能斗鬼。

  我悄无声息又靠近了几米继续观察,这时候山洞顶上那个人已经抽完烟,他拿起一个乌黑的东西蹲在地上不停挖砸,他应该是在尝试把之前我挖出来的洞口扩大吧!奇怪干嘛不直接下去看看?没有发现走人就是,非要搬走洞口的石头,如此大工程最终一无所获不要气吐血?

  我正思考着,忽然听见搬洞口石头的其中一人问洞顶的人:“大哥,这真的很难搬,几个小时搬了不到一半,要不我们一起挖上面的洞吧?直接从上面下去,方便快速干完走人……”

  洞顶的人怒道道:“我说了这个洞有玄机,洞里的东西不能从这个出口拿,否则我们都会大难临头。”

  另一个道:“大哥,里面到底有什么?你进去了你倒是给我们说说。”

  “赶紧挖,挖开了你们就知道。”

  “不是,既然不能从洞顶拿东西走,为什么你还要挖?”

  “这是你问的吗?少废话,赶紧挖。”

  他们的对话令我疑惑了起来,对啊,既然不能从洞顶带东西走为什么还要挖?我对他们的职业研究不多,脑子明显不够用。不过我已经看出来,挖洞顶的人是大哥,而且不简单,他能看出这个洞有玄机,并且已经进去过,但进去过应该知道里面只有骨灰罐。同样的问题,为什么还要挖?莫非还有什么我和我妈不知道的东西在里面?或者在我们眼里不算什么,在他们眼里是宝的东西在里面?

  我盯着、思考着,忽然,风大了起来,我听见搬洞口石头的其中一个人问:“什么味?”刚说完,这个人就软倒在地上,另外四个人一样,瞬间就噼噼啪啪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洞顶的大哥看这状况,轻轻喊了他们几声,看他们都没有应答,赶忙走下来看,然后他自己亦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很想出去弄清楚,但又怕是这些人发现了我,用这样的办法引我自投罗网。当然我更怕不是他们用计,而是这地方有其它问题,我出去就会和他们一样不省人事。

  左思右想,我决定耐心等一等,结果等了十多分钟他们都一动不动。我不得不改变策略,主动出击,捡起一块重有半斤的圆石头砸过去。扑一声响,石头砸在其中一个人身上,这个人连闷哼都没有,我又捡起另一块石头砸过去,结果一样,他们完全就没有反应。

  诡异啊,莫非是刚刚那阵风有问题?那是鬼气?可鬼要招才能来,而且鬼来了不会是这个样,鬼只能吓死或者直接杀死他们,不可能如此无形就让他们晕过去。

  思来想去,我觉得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来的不是鬼,而是我妈,刚刚吹的一阵风里有药粉,晕之前其中有个人不是开口问了一句什么味吗?如果真是药粉,我绝对不能出去,否则连我都得晕过去。所以,最终我慢慢退了出去,往山下走,直奔我妈看守的地方。

  找到我妈,我开口第一句就问:“妈你是不是上过山?”

  我妈疑惑的摇头道:“我一直在这里,你为什么这样问?你别吓我啊!”

  我连忙把当时的情形加上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老实说,是不是你?”

  我妈慌忙从口袋掏出两个扁扁的纸包道:“我药粉还在这,而且我一直支持你以不变应万变的意见,怎可能说一套做一套给他们下药?”

  “如此说来山上有第三个人?”我被自己的想法吓的脸无人色,但这是唯一的可能性。

  “如果真有第三个人,可能已经发现了我们,不过从下药这个行为看,出发点和我们一样都是对付盗墓贼,就算真的看见我们,应该都不会有很大影响,要不我们上去看一眼是不是下毒?我看看就能分辨出来。”

  我有点犹豫,怕弄巧反拙,比如原本我们没有暴露,但因为重返现场就暴露了多冤枉?或许暴露了亦如我妈所说没有多少坏处,但谁敢保证?不过退一步来说,只有弄清楚了状况我们才能见招拆招,更贴切的说是才能恰当的出招,因为如果还有另外的人在保护皇陵,或者不是皇陵,而是其它东西,各自用各自的办法,局面就会混乱起来,反正无论什么事,被横插一手都会惹来麻烦。

  权衡过利弊以后,我还是同意了我妈的提议,上山,我们走的很小心,我走在前面,探过路才让她跟上来,一直从山脚到山顶都是这样操作,沿途没有遇上任何风险,亦没有看见任何人。

  到了刚刚我隐藏起来观察盗墓贼的草堆,放眼望去,六具瘦小的身体躺成一堆,和刚刚一样,连姿势动作都没有变过。我和我妈沉住气等了有二十分钟,没有发现异样才捂住鼻子走出去,我妈捡起一把蓝光的手电筒给我照着,他负责检查这六个人的状况,嘴唇、眼珠子、鼻子等等都检查了一通,放开捂住自己嘴巴的手道:“毒气已经散去……”

  我心寒啊,连忙把手放下来道:“真有第三个人?”

  “确实无疑。”我妈整个表情和我一样忧愁,他看了旁边的一堆石头一眼,忧愁的表情变成了疑惑,“他们为什么不直接从洞顶进去?他们是专业的盗墓贼,不可能没发现上面有个出入口吧?”

  “他们发现了,而且还发现这个洞有玄机,外面这个带头人负责挖上面,这些小弟就问过他为什么直接从上面进去?他没有正面回答。先不说这个,他们中的什么毒?”

  “能肯定是类似于迷烟一类的药,但要霸道许多,比镇定剂要快,瞬间令人迷糊犯晕,甚至突然窒息。其实不算是一种毒,他们不会死,大概天亮药性一过就能恢复意识。”我妈顿了两秒又道,“有个怪事,他们好像被灌过什么东西,每个人的口腔都有一点淡淡的青色。”

  “会不会是手电筒的颜色的缘故?”

  我妈捏开其中一个人的嘴巴让我看:“很艳的青色,和手电筒的蓝色完全不一样。”

  我无语,莫非我走了那个第三人才干的这种事?目的何必?或许这个现在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肯定已经发现了我,知道我在现场,否则不会等我走了才行动,我当时可等了好久才走,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巧合。

  我正想着,忽然平地响起一阵滋滋声,我和我妈连忙躲起来,但观察了许久,除了越来越大的兹兹声之外,却并没有其它的动静,所以我和我妈又走回去,找声音的来源。最后我们发现声音竟然是从这六个男人其中五个的身体里面发出来的,我妈蹲下来压了压其中一个人的肚子,立刻,那个人的肚子就扁了下去,我妈吓一大跳,拉着我快速走远了几步。

  就在我和我妈眼巴巴注视下,这六个男人其中的五个,身体里面的滋滋声越来越响,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们身体里面拼命吸取他们的血液和水份似的,不多久他们的身体就仿佛一具干尸一样,只剩下皮包骨,而且皮肤还是腊黄中带点暗紫的颜色,看上去异常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