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二十五章:话梅味

第二十五章:话梅味

  兹兹声消失了好久,我还目瞪口呆了好久,才对我妈问了出来:“怎么回事?那青色的东西难道是毒药?”

  我妈没有立刻回答我,她快步走过去捏开那个带头人的嘴巴,很认真检查她的口腔,等我跟了过去她才道:“奇怪,这个人一样有被灌药,但为什么他没事?我肯定都办不到。不过能肯定这是人为的,而目的是想其它人认为不是人为的,必须说,躲在暗处这个第三人比我们高明,这个人到底是谁?”

  我更想知道答案:“你认为有没有可能是我们村寨的人?”

  我妈摇头道:“不知道,其实认真看清楚,这个被灌的药的颜色好像有差别。最终他的命运可能跟这五个一样会变成干尸,但会延迟,到底延迟多久,不清楚,反正药肯定被稀释了……”

  “如果是这样,估计是想放这家伙回去报信,然后这家伙才变成干尸,甚至有可能在他们老板眼前变成干尸。”这个第三人真的很聪明,而且给了我一个提醒,我可以跟踪这帮盗墓贼的最后一人,看看他们去什么地方,见什么人,“你说如果我等他醒了以后跟踪他,能不能查到盗墓贼的老窝?”

  我妈双眼一亮道:“有可能,不过他要差不多天亮才醒。”

  “我可以等,这五具尸体就先不管了……”

  “没发管,我们不能动他们,只能寄望没有村寨的人上山看见吧!”说着话,我妈往洞顶爬,蹲在上面看了几眼,连忙对我喊道,“这里有古怪,你上来看看。”

  我看了这五具干尸一眼,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我连忙往洞顶爬,去汇合我妈。

  洞顶确实上面有古怪,这个盗墓贼的头头并非是把我原来挖出来的洞扩大,而是在大石的四周挖,仿佛要挖空大石的支撑点似的,其实他就要成功,大石已经开始有松动的迹象,所以我和我妈都不敢靠太近!

  我妈道:“这是在干嘛?难道这个带头的想害自己的五个手下人?等他们搬空洞口进去时,把大石头弄下去压死他们?这多费劲,而且不一定成功,直接杀他们不就完了吗?”

  “这个我倒是能理解,许多案件之所以扑朔迷离其实不是案件本身扑朔迷离,而是凶手的内心世界扑朔迷离,你不理解他的背景或者案件的背景就不太可能理解他的作案手法。我感觉他是希望营造出意外的效果,用直接的办法杀他们一对五成功几率不太大,现在这样……属于暗杀吧,符合意外效果,而且成功几率大,只要他们进洞以后成一堆,砸下去谁都跑不掉,就算能跑掉一两个,他还能用其它办法,跑掉的不会反应过来,因为不会怀疑这是阴谋。”

  我妈点头道:“分析的有道理,但我还是觉得很复杂。”

  “你和我爸做的不更加复杂?因为知道为什么这么做,所以你们自己不觉得。同理,你不知道下面这个带头人为什么这样做,所以不理解。我只能只这样猜测,但到底为什么他要这样做?我觉得是不是石洞里面有什么宝物,他想一个人独吞?”

  “石洞里面能有什么宝物?”我妈盯着我看,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然后双眼忽然睁亮道,“好像还真有一把金钱剑,就是做法事摆法阵用的剑,一般的法事法阵都用铜钱剑,但因为这场法事面对的是猛鬼,普通铜钱剑压根就没有效果,所以需要金钱剑,传闻是这样,到底真不真我不知道,如果是,应该埋在主骨灰罐下面。”

  “这样就能解释了,应该是这个带头人想独吞这把金钱剑,所以要弄死五个同伴,回去跟他们老板则说意外,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发横财。”

  “进去看能不能找到金钱剑就能证实。”

  “里面什么状况都不知道,我们不冒这种险,我们走吧,你先走,我到处看看能不能找到第三个人留下的痕迹。”

  我和我妈下了洞顶,她走到几十米外面等我,我拿着手电筒,回想了一阵当时突然起风吹来的方向,认准方向在草堆四周仔细的搜索了起来。大概搜索了有半个小时左右吧,还真被我找到一小片衣物纤维,深蓝的颜色,上面还残留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检查过没有留下痕迹,我才把手电筒擦干净,放回原处,去汇合我妈,并且把蓝色的衣物纤维递给她道:“我找到这东西,应该属于第三个人,上面有味道,你嗅嗅是什么味道。”

  我妈把衣服纤维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就毫不犹豫道:“这是话梅的味道。”

  “话梅?”怎么是话梅?我很疑惑,莫非这人很爱吃话梅?随身携带?思索着,我道,“你能不能让那个家伙早点醒?如果他早上才醒,我跟踪他会有难度,而且早上他未必敢走。”

  我妈转身往回走……

  我站在原地看,我妈走回到那个盗墓贼的身边,扶起他在他背上推了几把,然后把他拉上其中一具干尸上面,让他脑袋朝下对着野草,搞定了马上走回来,帮我拨了拨头顶的一根野草才转身往山下走,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我找了一个能看清楚石洞口状况的位置坐下来盯着,祈祷着这个被手下留情,没有立刻死去的盗墓贼赶紧醒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见敲锣打鼓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我知道送葬队已经从村寨出发,不过因为角度的缘故,要到他们走到大山边我才能看见,长长的队伍,有的拿手电筒,有的拿火把,一路敲锣打鼓放鞭炮,还有喊声和哭声,不过那是假哭,但假哭起来比真哭还更恐怖。

  很快,长长的队伍上了山往葫芦谷方向走,我没有再看,收回目光继续盯着还在昏睡中的盗墓贼。

  不经不觉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小时,敲锣打鼓和放鞭炮的声音早就已经消失无踪,估计衣冠冢已经埋了吧,人在下山的途中。而就在这时候,我看见盗墓贼动了动,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摆动脖子,突然啊地喊出一声,整个人弹起来往后走,因为太急没站稳,脚碰到石头摔在地上,他两只手不停往后面扒,撑着自己慌忙倒退,从而远离眼前看见的五具恐怖的干尸……

  我其实能理解,换了是我莫名其妙晕过去,醒来看见自己的同伴都变成干尸,我一样会被突如其来的场面吓个半死。

  退到无法再退,他站起来夺路而逃,驾轻就熟下了山,在黑暗的掩护下绕过村寨往小河桥方向飞奔。我没有一直跟着他,因为很显然他是去汇合看车望风那两个人,上车逃窜。我显然没有车快,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抄小路,在车子开到镇子和出城分岔口前先一步到达,这样我就能确定他们到底最后去了镇子,还是去了县城,如果去了县城,从县城又可以去许多地方,白追,如果是去了镇子,要找到他们不难。

  因为时间紧迫,我跑的特别快,还因此摔的灰头土脸,幸好我最后几乎和他们同步到达,我看见车子开往镇子,摔值了!

  我松了一口气,慢慢往前走,等走进镇子我才四周留意,这个镇子很小,就一条十字街,所以没费多少劲我就已经找到车子,它停在一家粮油店门外。我蹲下来,拿出小电筒在地上照,最后确定这些人是进了粮油店。事实上粮油店里面亮着灯光,肯定不是巧合,这整条街道除了昏暗的路灯没有灭之外,都黑漆漆一片,只有这里亮着,答案昭然若揭。

  我小心翼翼地靠近粮油店的木合门,耳朵贴到木板上面细听,能听见里面有人说话,但声音特别小,听不清楚说的是什么内容。不过听到后期,我听见挂电话的声音,噼啪一声,然后是巨大的骂声:“操,这老不死竟然不信我?我说的都是事实……”

  后面骂的我又没有听清楚,因为响起了脚步声,我不敢再听,连忙转身就往对面街跑,转进一条小巷子里隐藏了起来。

  随即一分钟不到,我看见两辆面包车一前一后往出镇的方向开!我从小巷子走出来,对着车尾灯笑了笑,我并没有去追他们,因为已经能确定刚刚他们给过老板电话,我明天让张子辰帮忙把通话记录弄来,就能搞清楚他们老板那边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