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二十六章:不翼而飞

第二十六章:不翼而飞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睡醒就听见敲门声,而敲门的竟然是张子辰,我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张子辰道:“你说你住旅馆,能有多难找?全镇就两家旅馆,开门吧,我给你买了早餐,过门都是客对吧?”

  有点别扭,因为我才是本地人,他不是,不过我自己都打算睡醒了去找他,他主动找来更省心,我怎么可能不开门?我连忙打开门把提着早餐的他迎进来,房间比较狭小,只有一把椅子,所以他坐椅子,我坐床,聊了一阵我才去洗漱,两个人一起吃早餐。

  吃完早餐,我道:“张大哥,帮我一个忙,我要北街那家粮油店的电话号码,还有昨晚的通话记录,能不能弄来?”

  张子辰没有追问我要来做什么?都混同一个职业,有些事大家心照不宣,不宜多说:“行,我帮你跑一趟营业所,不过你也得帮我一个忙。”

  我就知道他带上早餐来找我不会那么简单:“你说。”

  “让你们金族长找一天有空给我们派出所送点红鸡蛋,不用多,二十个就够,图吉利,你知道我不能那么和金族长说,否则就是索贿了。”

  “行,我和金族长说说,你现在去查,我在东街头等你,拿到了我上车回县城。”

  张子辰做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快步出了房间门。

  我收拾好东西结账离开小旅馆,在小镇唯一的一个公话亭给我爸打电话,接电话的是我妈,听见我的声音,她明显松了一口气:“我们一直在等你电话,你那边有什么收获?我们这边一切正常,不过你爸说那些尸体我们需要处理,不然真有人上山看见会非常麻烦。”

  “我这边没收获。尸体的事情我知道,看见了估计会报警,然后又会来警察,不过现在不能处理,我们不知道盗墓贼会不会回头,如果他们的老板不相信要亲自来看看呢?结果发现尸体不见了怎么办?他们会想到这里面有猫腻,所以这几天我们不能轻举妄动,而且夜晚你们最好留意着,说不定能看见他们老板,确定是谁以后对症下药,如此一来事情就简单多了……”

  我妈道:“不太可能看见,就算他们来了都会是相同的打扮,除非把他们拦下来,这不妥。”

  “能做多少做多少吧,我想想有没有其它办法,你们小心点,最主要是不要乱来,有事了第一时间通知我。另外你们跟金族长说一件事,让他提一篮子红鸡蛋出去给派出所的警察吃,要不少于二十个。”

  “好,我知道,你自己小心点吧!”电话挂断。

  我结了帐往东街头走,到了抽了一根烟的时间,已经看见张子辰快步跑来,从口袋拿出一张白色的单子交给我道:“昨晚的通话记录在这里,你好走,一路顺风,我所里有点事要立刻回去。”

  张子辰走远了我才打开通话清单看,找到昨晚相应点数呼出的电话,那是一个手机号。哎,我最担心的其实就是手机号,因为手机号要确定身份比固话难上许多,不过有线索总好过没线索,我还是把清单放进了口袋,买票上车……

  坐在中巴上颠婆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县城,到了宿舍,我倒在床上就睡,等我睡醒一觉已经下午五点钟。我看呼机没有留言,安心点燃一根烟坐在床上抽,思考,等到抽完一根烟才穿上衣服回公安局找法证科的同事黄阁,让他帮我化验我拿回来的衣物纤维。

  我没有现场等化验结果,而是先去饭堂吃饭,打算吃完去拿,然后查一查我拿回来的手机号。结果吃饭吃到一半,我看见白白慌不择路的从外面冲进来,她看见我立刻就道:“程怀火醒了,要不要去看看他?”

  我愣了一秒,点头道:“当然去,你等等我。”

  我匆匆把剩余的饭菜吃完,就和白白一起往外面走,我道:“前晚的相亲如何?”

  白白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道:“陈小春很尽责,完美的一次演出。”

  我真不知道这有什么值得高兴,你看你已经推掉多少个?你二十七你还想干嘛?你要干嘛?”

  “我要你管?”

  “我管不了你,我反而很纠结,如果你决定了嫁人你父母动动嘴皮子领导就会把你调走,然后安排个新丁进来,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和人家合得来。但如果你留下吧,女人的青春很短暂,转眼间你就会成为昨日的黄花,到时候残花败柳的你只能随随便便嫁个糟老头子窝窝囊囊的过完一辈子……”

  “有完没有?我就不爱他们介绍有错吗?总说要对方家境好、条件好,我就很费解,有房有车有钱有地位就叫条件好吗?我觉得能和我坐在案发现场看着一地鲜血吃饭的人条件就很好……”

  聊着来到医院程怀火的病房,病床竟然空空如也,我和白白相互对视了一眼,转身出门,很默契地她走右边,我走左边,沿着走廊找,结果没找到,找医护人员问,竟然没有人知道程怀火的去向,一个大活人就这样不翼而飞?我们那个无语啊,只能第三次进入病房,查找可能留下的线索,最后发现一只烟头,中华烟,名烟,而且刚吵完不超过半个小时。

  白白道:“很明显是有其它人来过,看样子不是高官就是富人,可怎么就没有人看见?莫非他们都撒谎?或者来的是他爹?他从来不敢反抗他爹,只有这样才来不及给我们留下只言片语。”

  程怀火的爹很恐怖一个人,自大狂妄、唯我独尊,他永远都对,除了他之外他觉得谁都是一个错,见他一次我就不想见第二次,我这样,白白和小马亦是这样,包括我们范队都是这样,幸好他不经常来,大概几个月来一次吧!程怀火他妈倒是为人不错,很温柔、很善良,总是无论对错都帮程怀火说话,是很典型的慈母嘴脸,什么都顺着程怀火来。

  我道:“你知道不知道他家里的电话?要不打过去问问?”

  白白思索了几秒道:“我没有,不过档案有,我们回科室。”

  当即,我和白白一起返回公安局刑侦办公室,白白翻档案找到程怀火那一份,拿到电话号码打过去,不过连续打了几次都没有人接。我们猜测应该是他父母一起来接人,所以都没在家,在路上,我们耐心等着,每间隔一小时打一次,结果打到晚上九点钟还是一样的结果,无人接听。

  我和白白打算走人,再去医院看看,忽然听见走廊外面传来脚步声,门被推开,黄阁走进来,他手里拿着两张纸,对白白点了点头,然后径直朝我身边走过来,递给我道,他前脚刚走,白白后脚就道:“什么东西?”

  我把两张纸放进抽屉道:“这事不重要,再说吧,先去找程怀火。”

  “你有事瞒住我们对吧?”

  “你能不能别疑心那么重?这有什么事?”我真受不了白白这认真的性格,幸好这时候她办公桌的座机电话响了起来,她拿起听,嗯嗯嗯了几声挂断告诉我是范队的电话,让我们去一趟金华酒店桂花厅的三号包间,说局长在等我们!我被吓了一跳,“等我们干嘛?”

  “不知道,范队只是让我们去,很严肃的口吻,所以我都只是在答应,不敢多问。”白白思索着道,“不知道是不是和程怀火有关,我先给小马打一个,他一样要去……”

  我胡乱应了一声,进入思考的状态,局长找我们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而且还是在外面见面,这让我感到担忧,甚至胡思乱想,会不会是和这次的案件有关?局里请来什么能人异士帮忙?如果是,问题很严重,许多人的生死又要命悬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