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二十九章:彻底相信

第二十九章:彻底相信

  我们在狭窄的裂缝里弯着腰大概走了十米左右,我总算知道我爸进来前为什么先警告我,因为裂缝两边的石壁有问题,里面能传出莫名其妙的响声,仿佛是鬼哭的声音,不止一个,而是一堆,呜呜呜哇哇哇就在耳边乱响,听之令人头皮发麻,我真想把自己的耳朵给捂住,但这样我无法行走。

  越随着往里走,声音越大,而且已经发展成我想把眼睛捂住,因为我竟然看见石壁上有影子映照了出来,是无数的影子,他们穿着一种我叫不出名的服饰,骑在动物全科没有过记载的猛兽上面,手里还拿着各种奇怪的兵器在挥舞,那杀戮的气势极其强烈,刀光剑影就在我身边乱飞,吓的我直想大喊。

  这是怎么弄出来的景象?太神了吧?科学能够解释清楚吗?

  天啊,我有心理准备尚且被吓成这样,如果我没有心理准备,我真不敢想象会不会被吓到掉头就走,甚至直接就昏死过去?心脏停顿,再亦醒不过来?

  冒着冷汗提心吊胆往前爬了二三十米,石缝总算过完,举着手电筒照去,我很吃惊,这里外居然别有洞天,一条鹅蛋石路就那么诡异地出现在了脚下,它看不见尽头的悠长。而路的两边,是一根根一米左右高的石柱,上面立着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兽。当然这是石头做出来的奇珍异兽,看上去年代已经很久远,但仍然是栩栩如生。

  在我震惊中,我爸道:“不错,能忍住没叫出来,第一次你爷爷带我爬的时候,我可吓到尿了裤子。”

  我道:“里面的声音和影子怎么弄的?怎么会有这样的效果?”

  “确切的回答大概只有金山老祖宗能给你。以我猜测,应该是金山老祖宗把某些东西封印在了石壁里面,用途自然是用来吓退想通过石缝进来的人,加上外面的障眼法,所以这里一直都很安全。”

  “这能吓到盗墓贼?”我表示怀疑,因为盗墓贼关于鬼神方面的知识,绝对肯定比警察要深。

  “盗墓贼一样是人,你以为他们很大胆?看去了三星岩的六个,五个变了干尸,剩余一个回去报了信,却没有人回来查实,这不就证明他们怕吗?”

  是这样吗?我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我近来有花时间研究盗墓这个职业,他们都是不要命之人,而且他们有他们的道道,除非被警察盯上,否则不太会因为其它原因放弃,当然我不想反驳我爸,我沉默……

  我妈道:“那天你跟踪剩下的一个盗墓贼真没有发现吗?”

  我道:“有,镇上那家粮油店是他们的临时窝点,他们在那里打过一个电话,应该是给他们老板打,我查过号码,是个手机号,追踪不到。”

  “现场的第三个人呢?你找到的布料呢查过有没有线索?”

  “线索是有,但用处不大,只查到话梅的包装牌子。其实这不要紧,我现在不想去想这些,他们没来,我们刚好能集中精神先把我爸的问题处理好。”相比起来,我爸的命才更重要,我是人,不是神,没办法同时顾及那么多事情,我只能避轻就重。

  跟着我爸踏着古朴的鹅蛋石路往前走,这条路总给我一种不对劲的感觉,但我一直没有想明白不对劲在什么地方,直到走了十几米才发现,是因为没有青苔和杂草,这不太可能,两边石壁都有,为什么就鹅蛋石路没有?思索着这个问题,我在石壁四周照,不照犹可,一照吓一跳,我竟然看见许多壁画,画的都是很吓人的符号,和面目狰狞的野兽。

  我连忙问我爸:“这里怎么这么多野兽图?而且看上去还像一些没有发现过的物种。”

  我爸道:“两千多年前的东西,我不知道。”

  我突然停住,因为我看见一个符号感觉很熟识,但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我爸看我停住不走,用手电筒照了几眼道:“这图皇陵里面有一幅很大的,是实物。”

  我吓一跳:“实物?这是野兽啊,活的吗?”

  “你看过就知道,走吧!”

  “这里属于什么地方?皇陵的外围?”

  “对,这条路一百多米,开凿出来的,走完就是皇陵入口。”

  我无语,在石山里挖一条一百多米的通道,虽然宽度不大,但按照两千多年前的技术,绝对是项创举。不过古人的智慧确实是匪而所思,尤其在建筑和墓葬方面,给我们留下了许许多多无法破解的谜团。比如江西虎山的悬棺是怎么放到一百多米高的山壁的?有现代化机械辅助那都极其困难,古人没有机械辅助却能成功。按照这个概念,其实我们真的不要太迷信科学,有时候太迷信科学,比迷信封建更可怕。

  越往前走潮湿程度就越轻,后来甚至变的很干爽,有生风吹来,我四周看才看见顶端竟然有洞,不算大,直径不到半米,总共有五六个,看上去洞口另一端还有光,是月光。这真是一个奇观,算是通风口吗?但要挖上去,两千多年前怎么挖?要说是天然,我却怎么看都不像。

  我很震惊,不过更震惊的还在前面皇陵的入口,没走近就能看见金光灿烂一片,随着走近,我才看清楚发光的是立在入口的两只巨大的金牛。没错,是牛,那牛角比我大腿还要粗,纯金打造,这得多少吨?我不知道,能肯定的是,单就把尾巴砍下来拿去变卖,都能一辈子衣食无忧。

  留下了我妈,我和我爸穿过皇陵入口,我心里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没门?跟着走了三四十米才知道门在里面,而且是暗门,要往石头上面爬才能进去。如果是陌生人进来,肯定一直跟着修的很平整的石路往前走,那么他们最终找到的则是一座已经被盗空的空墓,从而以为白来一趟而扭头离开。令我费解的是,既然做了这样一个设计为什么门口要立金牛?这不是告诉进来的人这是障眼法吗?否则如果墓真的被盗空,为什么入口的金牛不盗走?是太大弄不走?这解释不合理。

  后来问过我爸我才知道是金牛不能弄走,因为只要金牛位置一动整条路的岩石就会掉下来,盗墓贼能看出这其中的端倪,只是我看不出而已!我爸这样说,但我问他原理他又说不出来,说代代相传就是这样,我后来做个仔细的研究,还是搞不懂,金牛是独立的,为什么弄走它们路会塌?

  走了很长的路,穿过三四道带机关的石门,我们花了很长时间,因为我爸每到一个地方就会告诉我哪里有机关、哪里不能动、哪里不能走等等等等。再加上我有研究石壁上的各种古怪的图案和符号,所以整整过去一个小时我们才走到主墓室外面的大厅,我当场就哇的一声叫了出来。

  因为我看见了只有在电影里才能看见的画面,我爸蹲在地上拿打火机点了几下,顿时一条火线就从他的脚边开始蔓延,一分钟不到四周就都明亮了起来!注意,这个四周整整有六千多平,是纯天然的山洞,完全没有人工开凿的痕迹。它的高度超过十米,很宏伟、很大气,而且有生风,不知道从哪吹来。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这个六千平左右的空间石壁上都是各种各样古怪而恐怖的图案,石壁边则是和入口外一样的一片片规律的柱子,上面立着各种野兽的身象,唯一区别是外面立的是石兽,而这里面立的是金兽。

  大厅中间是两个大水池,至少我看见的第一眼认为是水池,走近看才发现那是水银池。而水银池的两边是两座很古怪的房子,外墙的用材竟然是金子,所以看上去金光闪闪,和水银池那是相互辉映,和谐和谐的一片。

  屋子后面是一个法坛,中间放着一张香案,不知道是什么木材,看上去不显得古旧,而且走近还能嗅到木材散发出一阵香味。

  法坛后面就是主墓室的入口,没有任何浮夸的装饰,只有两道大石门立着,宽大概三四米,高则是七八米,厚度不清楚,但能肯定一点,这样的门估计只能用大炮才能轰开,人怎么进去?可看地上的痕迹这又不是装饰门,而是货真价实的真门,而且曾经开过,所有地上留下了很深的刮痕。

  我所看见的一切一切都让我无比震惊,我早已经说不出话来,而我爸一直就跟着我不说话,大概是想让我接受了才慢慢跟我说吧!

  我在石门面停留着,透过裂缝往里面看,结果什么都没有看见,只有阴深深的风吹在我脸上!我感觉不舒服,连忙走开,两边瞄了瞄选择了往右边走,沿着石壁边观察那些野兽,大概看了七八个以后,发现其中一只野兽的眼睛要比其它的光滑许多,我感觉这里面有内容,所以问我爸:“这里是不是有机关?”

  我爸道:“对,金屋的门从这里开,按下去就行。”

  我又被这里面的原理给吓了一大跳,金屋和岩壁的距离至少五十米,这到底怎么设计出来的机关?竟然能设置成功?我有不太相信,所以试着按下去,结果传来轰轰轰几声,我跑过去果然看见右边金屋的门被打了开来,里面仍然是金光闪闪的一片。

  有点无语,之前我爸和我说夜郎古国是比西汉还要发达的国家,我完全不相信,现在我只能说我已经彻底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