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三十章:金山老祖

第三十章:金山老祖

  带着无限期待,我走进金屋,里面的面积不大,就五十平米左右,门两边除了金柱之外什么都没有,尽头正中是一张大大的香案,上面有九只排成一排的香鼎,以及所供奉的东西,一副骨头,黄黄颜色的骨头。我刚刚在外面石壁看见的图案就是这副骨头,而我之所以觉得熟识,是因为我在神婆的神屋里见过,神婆供奉着一样的东西。

  我连忙问我爸:“为什么供奉牛骨?”

  我爸道:“你爷爷跟我说过这个事,说夜郎最大城邦的君王有一次出巡碰见水灾,随从全部都被大水冲走,他一个人爬上高山等了三天三夜,水仍然一直在涨,无法走,直到他碰上一头同样在高山避灾的野牛,他用自己的佩剑把牛的里面挖空,把牛皮吹起来,成了船才脱离了苦海,回到城邦以后就把救他一命的牛封为国神,万世供奉……”

  我思索了几秒,觉得这说法漏洞百出,就算忽然有奇思妙想,要把牛皮吹起来弄成船都不太可能,那需要时间、需要太阳,需要许许多多东西的辅助,而且怎么那么巧有头牛?再一个就是“吹牛皮”的来历,我所知道的典故是古人渡黄河坐船要交重税,为了逃税把牛里面挖空,把干瘪的牛皮吹的鼓起来,乘坐这个吹鼓了的牛皮不交税地渡过黄河,这才是“吹牛皮不上税”的来历。按我爸那么说,吹牛皮的第一人还是夜郎古国一个城邦的王?只能当神话故事来听。

  从金屋里走出来,我继续回到岩壁边观察那些野兽像,除了找第二个机关之外,我还想研究清楚这些野兽,因为其中很大一部份都奇形怪状,不知道是根据实物仿照出来的还是凭空捏造?如果是前者,很显然夜郎古国的历史还要往上翻一翻,它的秘密要比想象中多得多。

  在观察和思索中转悠了有半小时,我才找到机关打开第二个金屋,不过就在我打算走进去的时候,我爸慌忙吼道:“停,这是金山老祖宗的屋子,里面有许多他的东西,书籍就在里面,但你不能进,要先接受仪式,否则一进去就会吐血身亡,你等会进去会看见地上有一堆白骨,就是那些试过的人留下的残酷的证明。”

  看我爸的神色不像在骗我,所以我冷汗慢慢就冒了出来,幸好他叫住我,不然我进去了会如何?抹了抹额头的冷汗:“仪式怎么做?”

  我爸让我跟他走,他把我带到法坛,让我跪在香案前,我照做,跪在了冰冷的地板上,看着他从香案上拿下一只古色古香极其精美的盒子。随着打开,我看见盒子里面装着一把做工极其精美的小弯刀,是用金子做的刀锋,刀柄镶着红蓝绿三种颜色的宝石,显得无比耀眼,无时不刻不勾引人的占有欲。

  我爸把刀取出来递给我,我想单手去接,他立刻瞪着眼睛,瞪的杀气腾腾,好像我侮辱了祖先一样,我只能恭恭敬敬双手去接。我爸小心翼翼把盒子放下,然后才从自己带来的布袋拿出几张灵纸以及一本旧书,翻开其中一页放在地上,我能看见书里的内容,乱七八糟的符咒,完全看不懂。

  而灵纸,他拿在手里,他蹲在我身旁道:“用金刀割你的手,把血滴在灵纸上,我们把金山老祖宗请出来。”

  我没多想,一切照做,拿着金刀在左掌心上轻轻一划,原本我以为划不进去,毕竟是金锋,没想到锋利无比,刚碰上鲜血就汹涌的冒出来滴在灵纸上。我爸拿着灵纸站起来,用苗话念咒:“天灵地灵金山老祖显圣灵……”说完在灵纸上吹了一口气,用力往空中撒出去。

  轰一声想,灵纸在空中燃烧起来,就这时候我听见来自水银池那边的声音,仿佛水银池下面有猛火在煮一样,哗啦啦滚动起来。四周还突然生起一阵阵猛烈的生风,呼呼呼吹着,明明没有旗帜、没有纸张,却能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最诡异的还是我前面的香案,竟然会咯咯咯的做动,这一切的一切都无限恐怖,充满着我无法相信的诡异。可我不敢开口问,因为我爸早已经跪在地上,而且是五体同时投地,嘴里念念有词,我听不见他念什么内容,但那副诚心状,看上去已经令我感到很恐惧。

  突然,一声哇的尖叫响起,不是我爸发出的,更不是我所发出,而是第三者,而这个第三者不是人,是灵,或者说鬼吧,他应该就是金山老祖宗。我能看见他全身的状况,他非常瘦,好像一辈子没吃过肉,而且还吃不饱饭的样子。他身上散发着青白的颜色,就那么诡异诡异地飘荡在香案上。

  他的穿着和我们的民族服有许多相似之处,又有许多差别之处,戴的帽子很特别,是用羽毛做的鸟窝的状态,最顶端一根毛非常长,像孔雀毛。最特别的还是他手拿的一根东西,大概是法杖,是动物骨头拼凑起来的,顶端是一个很特别的三叉,挂着白茫茫的饰物,饰物另一端是白色的小刀,我仿佛还能听见它们摇动间发出的叮叮当当的声音。

  我盯着他,他盯着我,他慢慢飘过来,我知道他肯定不会伤害我,但我仍然感到害怕。我不停发抖,当然这不完全因为害怕而发抖,更多原因是我觉得随着他的飘近,我四周的气温寒冷到令我呼吸都感觉困难,仿佛那一刻向我靠近的不是他,而是一座极寒极寒的万年冰山。

  我不敢再睁着眼睛,速度闭上,就这时候我感觉有一股力量瞬间撞向我的天灵盖,我脑袋轰一声响,人就倒在了地上,彻底没有了知觉。

  等我醒过来,一切已经恢复到金山老祖宗出来前的状态,而我爸,他就坐在旁边抽着烟。

  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有点痛,我道:“刚刚怎么回事?”

  我爸道:“那是仪式的一部份,给你灵力让你能招魂驭鬼,更好地保护皇陵。现在你有初级灵力,我教你口诀你就能招,但你镇不住,除了折寿是肯定的之外,还会吐血等等。所以你要慢慢练,方法是每月十五十六交替的时候,就是凌晨,坐在坟头一个小时,吸收灵气……”

  吸收灵气我听过,那是吸收天地灵气,大多在神清气爽的地方,比如高山,而且最好是早上的时间,这大晚上坐坟头,算什么?

  我爸看出了我的疑虑,他道:“这吸收的是邪灵之气,你要驾驭他们只能用他们的气。”

  “我知道你为什么只是中级了,肯定很少去吸收,所以我想我只会是初级,就是说我不能用,除非我找到破解办法。”其实我就没打算用,最好不需要用,因为这样代表皇陵风平浪静,“这些再说吧,我现在能进金屋没有?”

  我爸把烟踩灭,烟头捡起来放进口袋才点了头。

  我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脏灰,举步往金屋走,我果然看见一堆白骨,数了数,总共有三颗头颅,死过三个人。我双手合十拜了拜他们,才绕过去继续走,我发现这个金屋要比隔壁的金屋小,不过里面的东西却多得多,有的挂着,有的放在一排排的桌子上,分别有玉器陶器漆器青铜器等等等等,数之不尽,有的是装饰物,有的是日常用品,有的好像还是乐器。当然,必不可少的还有兵器,这和我们看古装电视剧所见的兵器不一样,看上去没那么精巧,不过实用性更强,种类更丰富。

  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一个宝物展览室,要是把里面的宝物都搬出去,随便一件都价值连城,这还只属于一个祭司的宝物,如果是属于夜郎王的宝物,比如主墓室里面陪葬的宝物,真无法想象会多到有多夸张。我边暗惊边继续走、继续看,走到尽头看见刚刚金山老祖宗拿在手里的法杖,它就夹在香案的架子上。

  仔细看了几眼,我终于知道那是什么动物的骨头,应该是黑熊,就因为顶端的三叉,那属于熊掌才有的结构。

  目光越过法杖,能看见后面一只黑色的大盒子,我爸去打开,分五次拿出五本巨大的书,外皮应该是用牛皮做的,很厚实。我看在眼里,内心禁不住的兴奋、窃喜,因为这些书籍才是我最想要找的东西,这比所有宝物加起来的价值都要大许多许多,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不过打开第一本书籍才看了一眼,我就被失望袭击的一个稀巴烂,我靠了,都是符号,而不是文字,相当于天书,我哪里能看懂?

  这时候,我爸开口道:“只是前五页这样,后面有文字。”

  我连忙把书放在香案上面往后翻,确实后面才是文字,然而有文字记载的年代已经是唐代,研究价值大大的低,但总好过没有,所以我心情又算是恢复了过来,对我爸道:“还有其实事要和我说的么?如果没有,我想静静的看看这几本书……”

  我爸想了几秒道:“肯定有,你先看,我到外面等,你不要太久,天亮前我们要回去。”

  我点头道:“我知道,我不可能让我妈等一晚上。”

  我爸转身走出去,我拿着手电筒照书上的文字,这四周的宝物就当之无物了,因为不能带走,况且就算能带走,没有命去花又有何意义?我现在最希望的是救回我爸的命,以及找到破解诅咒的办法,我可以保证我一辈子都会去找夜郎古国的皇族后裔,前提是我没有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