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三十一章:五书

第三十一章:五书

  不经不觉,半个多小时过去,我把第一本书翻完,我只能痛苦的说一句:一无所获。

  这第一本书记载的是历任守墓人的信息,守墓期间皇陵所发生的变化,皇陵外面的山貌地貌所发生的变化。我翻到一半就已经预计到不会有大发现,可没办法,我必须抱着侥幸的心态把它看完。

  翻开第二本书,前面的内容仍然是些奇奇怪怪的符号,后面的内容则是夜郎古国的历史,前几段由金山老祖宗所记录,内容零零散散。后面的则是东汉后期一位叫“金陵”的守墓人所编写,文字很流畅,结构清晰,用文字去呈现出一个夜郎古国的面貌,总结成一句话就是,金陵眼里的夜郎古国,是一个高度文明的国度。

  令我无穷惊喜的是,我在金陵的记录里找到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我爸应该没有注意到的信息。就是金陵去过云南找过皇族后裔,而且很可能找到过,一首诗可以证明“孤影赴滇寻王踪,攀山涉水志不穷,奈何伯侯拒不见,陵泣万里回山中”!

  赴滇寻王踪这句意思很明显,就是金陵去了云南滇国找夜郎王后裔的踪迹。第二句攀山涉水志不穷,是一种精神气势,亦是金陵在路上的写照,攀山涉水经历磨难但他没有放弃,他的意志和毅力是无穷的。第三句,奈何伯侯拒不见,我就从这句看出他可能找到过皇族的后人,而且对方还成了滇国伯侯,只是拒绝见他,什么原因拒绝见他已经无从考究,但能肯定这个伯侯就是皇族后裔,否则金陵没必要写下这首诗,直接写没找到就行。最后一句,陵泣万里回山中,说的是被伯侯拒见之后,金陵很伤心,哭着回到一万里以外的山中,就是我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这座山,这座皇陵。

  这条线索非常重要,我只要确定金陵去找皇族后裔的时间,然后查找那个年代滇国的伯侯分别有谁?他们的来由等等,确定以后再查他们家族的发展历或者覆灭史就能一直追查下去,确定最后的后裔。

  当然,要确定金陵什么时间去找的皇族很困难,没有年代记载,而他接替守墓人到结束使命一共三十年,这首诗记载在中间,可以是前十年,亦可以是中间十年,更可以是后十年,三十年跨度太大,我还需要其它佐证,最好找个历史学家帮忙。

  活动活动了站累了的双腿,走了一圈,我才点上一根烟回来继续往下看。我发现后代的守墓人不知道是不是受到金陵的影响,都喜欢在后面写上一两首诗,有的写的很不错,有的则狗屁不通,大多数意思按照现代的说法就是愤青,映射祖宗的残酷,但他们又不能反抗,很无奈的一种心情写下的诗篇。

  来来去去,反抗过祖先诅咒这事的一共两个人,宋代和清代各有一个,宋代记录的资料很少,只有一小篇看上去很古怪的文章,而且正常从右到左从上到下完全读不通,反过来一样读不通,但是这么古怪肯定有秘密,只是我没破解出来而已。幸好我有时间,而且我有准备,我带来了笔记本,我把这篇文章抄下来,把觉得有可疑的诗,以及话语都抄了下来。

  至于清代这位守墓人,他写的倒很详细,他当时是如何如何破解的诅咒,分析的头头是道,不过最终却断尾,很显然是尝试失败身亡,来不及做总结。也就是说,这些详细的描写,头头是道的分析,是失败的经验。不过价值还是存在的,我仍然抄下来,然后继续看。

  必须说的是,从清代以后的记载越来越少,我唯一能记住的是我爷爷是谁,我太爷爷是谁,往上的几代爷爷是谁,他们分别守过多少年等等。

  另外五个是拿了宝物走的,三天之内全家死绝。我看着看着就感觉冷汗直冒,但不是因为想到这个诅咒的残酷。而是我听我爸说的时候,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既然这五家人都死绝了,我们是哪儿来的?从石头里崩出来的吗?

  我连忙把书放下,打算跑出去找我爸,刚好他主动走进来,我连忙道:“爸,我犯了一个很低级的错误。当你初和我说过拿东西走就会全家都死,历史上有五个人拿过,就是说都死绝了,我们是从哪儿来的?他们死绝了谁知道有这座皇陵的存在?谁负责传承守墓的责任?”

  我爸震惊道:“对哦,但我不知道啊,你爷爷是那么告诉我的,我在书里亦看见了确实记载着历史上有五个人拿过东西跑。”

  我连忙回去翻书,再认真看一遍,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死了这五家人,下一代的守墓人记录辈份那一项空白。造成这种情况有三种原因,第一是写漏,但五个都写漏的可能性不大。第二是写的人不知道怎么算辈份,所以留空,但五个人都这样,机会还是不太大。第三是这个辈份不能写,不能让后代的知道,这个机会最大。

  什么情况下不能写上辈份?原因可以无限广阔,但是所有原因应该都会包含一点,就是,这是坏事。

  我爸看我神色的凝重的在翻书,一直在旁边一声不吭,等我翻完才问我怎么样?我把我的新发现说了一遍,然后补充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但我暂时说不清楚,或许这是假的记录,是记下来吓人不要生歹心的产物。又或许……另外有人知道皇陵的秘密,他们和我们一脉相承,但是他们的任务和我们则完全不一样,我们在明处守墓,他们则是在暗处守墓。这两个原因最有可能,其中第一个的可能性要低一些,操作起来难度更大。第二个可能性高,而且有间接证据。”

  “什么间接证据?”

  “我们在三星岩发生的事情,有第三个人杀盗墓贼,我们不是猜那是帮我们的人吗?为什么帮我们?估计那不是帮我们,而是那是他们的任务?但还需要找证据,最好是找到这第三个人。”

  “恐怕很难,先不说了吧,已经四点多钟。”

  “要不你先回去?明天晚上你再来?”

  我爸显然没想到我出个这样的主意,他惊讶着摇头道:“怎么行?你不用吃饭不用喝水?我知道这些事很重要,但要理智地对待,能逆转过来是命,不能逆转过来亦是命,不要强求……”

  我道:“我继续看,看完估计要中午或者下午,就饿一天半天不碍事,况且我以前在部队特训的时候两天吃不上东西都很正常。”思索了几秒我又继续道,“你除了给我带吃喝的来之外,最好带一支笔,我这支笔好像就要没水,我怕抄不完……”我当然想把书带走研究,但这东西一旦被第三人看见,后果将不可估计,我不能冒这种危险。

  我爸看了我几眼,张张嘴还想说话来着,最终没有说,而是咬牙转身走了出去……

  把心里的种种疑惑压了下去,我继续看第三本书。其实我更原因花时间多想,多推敲,但掌握的资料少多想能有效果吗?所以只能继续看,把所有的信息都综合起来,纵横交错地做对比,才能有效果。

  这第三本书记载的竟然是技术,军事建筑的技术、炼兵器的技术、行军打仗的技术,属于一本军事大全类的书籍。我看过孙子兵法,感觉很阴柔,我不否认那是兵书的王者,但更多的是在强调计谋,就放在那个特定的环境时代才能发挥出那么大的效用,到后期各国环境大幅改变,已经不怎么适合用。

  这本金山老祖宗所写的兵书,和孙子兵法完全不一样,它是极其霸道的兵书,没有复杂的计谋,只有霸道的防守和霸道的进攻,或许这么说吧,在这本兵书里人命一文不值。更令我感觉可怕的是,夜郎古国的战争习惯,他们从来不要战俘,抓到就当场割喉,不管男女老幼只要不是同族的人就必须死,比我们所熟知的同时代的秦汉战争史更加残酷。

  当然,书里必不可少的还记载着金山老祖宗的邪术,虽然没有说清楚是怎么学来的,但有说清楚怎么运用和升级,以及这其中的奥妙和概念,反噬等等等等,有用的我照样还是一字不漏的抄写了下来……

  翻着翻着,突然我的目光被一张图所吸引,这张图是一件兵器结构图,而且是连弩,更而且是五箭齐发的连弩。我靠,据我所知连弩是诸葛亮所发明,但这张图所记载的时间,和诸葛亮生活的时代整整相差了几百年!

  莫非诸葛亮的发明是抄袭?

  我继续翻,结果我竟然翻到木牛流马的结构图,还有火药制作工艺,当然这个火药和明代以后的火药区别很大,爆炸点威力非常小。

  往下的我就不介绍了,反正我已经相信夜郎古国真是一个高度文明的国家,就冲这各种制作工艺,夜郎有可能不是自大,而是历史对它的误解,甚至是污蔑。

  第四本书记载的是民族的民风习惯,研究价值不大,但我还是有坚持看。等我看完放下书的时候,已经早上七点,我眼睛干涩的厉害,我站起来活动了几分钟,抽着烟在大厅转了两圈才继续翻第五本。而这第五本,翻到一半我就无比惊讶,又无比疑惑,因为这本书的内容是皇陵的建筑结构图,竟然有六个出口那么多。当然我疑惑的不是出口多,而是这本书为什么明晃晃放在这里?如果真进来了盗墓贼,找到这本书不是知道所有机关设计和出口了吗?他们不是能自如的出入,搞不懂!

  休息了半小时,我继续研究第二本书,把之前看漏的有可疑的抄下来,等弄完已经是下午一点,我实在累到不想动了就靠着香案睡过去。我最后是被梦吓醒的,一身湿漉漉,呼吸沉重凌乱,可想而知我做的梦多可怕,但我却已经想不起来,我只是记得我眼前有一张奇怪的脸,他的气息吹在我脸上,令我无比寒冷。

  我跑出金屋,看见四周亮如白昼才感觉好了点,那会儿是晚上九点钟,我肚子已经饿到咕咕大叫,为了分析注意力我在大厅四周转悠起来,最后停在水银池边,我感觉两个水银池都有古怪,两个角落竟然很光滑,看上去以前有人进去过的模样。

  可是,怎么可能?这是水银,进去不就死了吗?

  但假设以前里面的不是水银呢?我不知道,我是没勇气下去,除非我想死,而且这座皇陵古怪事本来就很多,不差这一桩半桩,我显然不能都弄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