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三十二章:救命

第三十二章:救命

  从皇陵回到家,呆到天亮我就走了,回了县城,到图书馆一趟买了一堆历史书回宿舍。接下来还在休假时间内的两天,以及休完假上班的连续三天,我都没日没夜研究历史,午夜还悄悄潜回办公室开电脑查一些历史书上没有的资料,幸好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把所有线索都整理好分析过一遍以后,找到两个救我爸的方法点。

  第一,根据金山老祖宗对招魂术的记载,有这么一段话: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鬼灵,你能杀死自己,却杀不死鬼灵,你能杀了自己的鬼灵,你就能活下去。这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爸的情况,我才对号入座感觉里面有文章,感觉里面的意思是说毁了鬼约活下来,方法就是杀了自己的鬼灵。

  怎么杀那是一回事,总之在我看来这算是一个办法,或许我看错,但无论如何它至少都是死马当活马医的办法。

  第二,招魂术它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使用会根据级别折寿,根据记载金山老祖宗二十四岁就开始练习这个邪术,而他死的时候九十二岁。他一生之中难道就没有用过?肯定用过,否则怎么得出那么多经验?这个问题很重要,他用过却能活到九十二只有两个解释,他有破解办法,以及他是老怪物,本来寿命就一百多。

  可我查过历代守墓人的看守寿命,最长就四十五年,活了七十一岁,这差距太大。遗传基因这东西它有许多秘密,可能这些秘密不会发生在大部份人身上,但亦不会完全不发生,就拿隔代遗传来说,就看隔多少代,总会遗传下来。所以我更相信是金山老祖宗有破解办法,可为什么不传授下来?是不想后代人用?可没有一技防身怎么能胜任守护皇陵的工作?遇上紧急情况怎么办?当然金山老祖宗可以觉得紧急情况不会一直发生,除非守墓人在快死时遇上,否则还是有寿命可以折。

  反正如果我是金山老祖宗,我不会那么残酷的对待子孙,或许我也认为这种邪术不传下去好,可传一半不传一半算什么?

  还有一个原因,或许我是冤枉了金山老祖宗,就是金山老祖宗有传下来,只是往下的后代没有传好。

  无论如何,这都算是一个点,我下一步的工作就是继续找机会进皇陵,调查清楚到底是金山老祖宗没有传下来破解毁了鬼约的办法,还是后代传漏,以及让我父母想想办法怎么杀死自己的鬼灵?

  把以上这些信息通过电话告诉了我父母,约好回去的时间我就开始准备了,我买了许多礼品打算再去会会神婆,原因很简单,神婆供奉着牛骨。拿我们村寨来说,我们都知道自己的来历,但随着历史进展,许多习俗和习惯都已经改变,比如我们所供奉的东西,我们的饮食习惯等等。神婆为什么没有改变?我不知道,但有一个间接解释,有什么人没有改变?为什么没有改变?答案是我们家没有改变,因为我们有历史使命,所以我们知道祖先供奉牛骨,这样引出一个问题是,神婆是不是亦有历史使命?这是侦查的实用逻辑,这个逻辑从来没有出过错,我希望这次一样。

  然而,时不待我,到了下班时间,我刚准备走,新来的队长到了,竟然是个女人,我不是看不起女人,只是惊讶。

  比我更惊讶的是白白,因为这是女人她以前在特警队的教官王芸。这个王芸是个少见的美人儿,至少十多二十年前是,她现在都快四十岁了吧?但看上去仍然风韵犹存,你还不会觉得她是花瓶,反而觉得她要比范队要靠谱,是个有料之人。其实要说特警教官没料那也不中肯,女教官在我印象中都很厉害,我以前在部队就遇到过女教官来帮我们上侦查课程,整的我们那个惨,一帮大老爷们无论是比枪还是比搏击,或者其它军事技能都无一例外,完败。

  我是不能走了,当天晚上两个组一起吃饭,王芸请,联络联络感情吧,以后好展开工作。

  看我一整晚都心不在焉,坐我旁边的白白轻声道:“你在想什么?王队是很敏感的人,你这副嘴脸会让她以为你是不爽她的到来。”

  我道:“我不舒服还不行?你每月都有那么几天,我偶尔一次还不行?”

  白白没生气,继续小声道:“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精神状态很差,你不会有什么事吧?”

  “你多心了,来,喝一杯吧!”

  “你敬王队,敬我干什么?对了,告诉你一个事,刚刚王队和我说过,我们小组明天下来的新组员,是我的一个小师妹,不过我没有见过。”

  “哦,知道了,我敬王队。”我站起来,端着酒杯对坐在我对面的王芸道,“王队,我代表我们二组敬你一杯,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

  王芸很豪迈地端起自己的酒杯,递过来和我碰了碰道:“我看好你哦,小雨。”

  “谢谢,我先饮为敬。”我脖子一昂把酒喝下去,倒了倒酒杯,重新坐了下来。

  白白对我道:“王队说的我看好你不是客套话,我就没听她对多少人说过,但说的每一个最后都红的没话说。”

  白白这么说什么意思?提醒我还是警告我?不知道,没心思去猜,我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借口明天请假。到底什么借口适合?纠结中,我不像程怀火,我从来就没有干过这种事,是满勤坚守的一个人,从来不迟到早退,加班还特别主动。现在,我都感觉自己被这个该死的历史使命,弄的人不人鬼不鬼!

  饭局结束以后,白白送王芸回宿舍,我和程怀火架着喝得烂醉的小马回他租住的房子。小马租住的地方环境不错,是个小花园,我们刚打算进去,忽然里面冲出一条黑影撞了程怀火一下,程怀火一放手,小马就往我这边倒,幸好我眼疾手快,不然得被压的摔在地上。

程怀火反应过来刚打算开骂,人影已经快速往前冲去,消失在转角处。这是一个女人,转角前我看的很清楚,她身材不错,穿一身黑色连衣裙,迷死人的背影,而且她走过的地方还残留下一股股百合的香味。

  程怀火道:“靠,搞什么?这高档小区里面的人素质怎么那么低?”

  我说:“算了吧,你素质好不到哪去,你看人家美女才没大声吼骂出来,如果是男人,小区里面在熟睡的人肯定得被你的骂声吵醒过来。”

  就这时候,平静的小区忽然传出一个刺耳的声音:“杀人啦,杀人啦,救命啊。”

  经过那个精锐的声音一喊,整个小区的灯光都亮了起来,我和程怀火对视了一眼,我连忙道:“你扶住小马,我去看看。”

  程怀火连忙扶住小马,我空出身往里面走,寻找着喊声传来的方向,最后找到楼下,发现五楼窗户亮着,一个女人站在上面对外面喊,许多邻居都被喊了出来看热闹,有的靠在窗户里面看,有的靠在阳台外面看,有的则直接来到楼下,就在我身边看。

  我对他们道:“你们谁家有电话?回去报个警,我是警察,我上去看看,你们不要上来。”

  没有人应答我,但我知道肯定会有人帮忙报警,所以说完就径直上楼,敲着门告诉里面的人我是警察。门很快从里面打开,刚刚在窗户边大喊那个女人出现在眼前,她穿很薄的睡衣,而且没有戴奶罩,胸前的亮点隐隐约约影印了出来,只是她模样不咋滴,披头散发,脸色惊恐。

  我道:“怎么回事?救什么人?”

  “我……我……我老公,你快进来,快进来……”她一把拉过我的手,拉我进屋,里面装饰很豪华,家具饰品等等都很有品位,眼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我观察着,跟着这个女人走到侧卧门口,她指着里面道,“这就是我老公,救他,快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