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三十三章:不眠夜

第三十三章:不眠夜

  放眼望去,房间里面的灯光条件比较昏暗,当然不是因为房间里面的灯光出了问题,而是故意调的很暗,应该是要一种情调的需要,是暧昧的粉红色!

  床铺上躺着一个大肚腩的男人,他身上没有穿衣服,就那么赤、条条躺着,应该已经一命呜呼,因为喉咙被割开,鲜血洒了一床。他眼睛瞪的巨大如牛,死之前可能都来不及反应,否则按正常的被割喉,死之前的下意识动作肯定是双手或者单手去捂脖子,这个大肚腩的男人并不是这样,他双手放在两边腰侧。

  这个死姿的造成,有两种情况,第一是来不及捂伤口已经断气,手到半空中又掉下来。第二是被割喉前已经断气,而断气和割喉相隔的时间只不过是几秒钟。到底是第一的可能性高,还是第二的可能性高?这要法证给我答案,我会看,但时间如果相隔太短,从伤口上很难看出到底是死后造成还是死前造成,一般来说最容易判断的是死后半小时造成的伤口。

  奇怪的是他那个部位还坚强的屹立着,不过这证明了两件事,第一,他吃了某种兴奋药,第二,他刚死没几分钟。这到底是怎么死的?做着那种事情的过程中死的?和谁做?应该是这个女人吧?那她是凶手?或者突然外面进了人?心里想着,我连忙问站在身后的女人看见凶手没有?

  她犹豫着道:“没……没……没,我回来已经看见他这样。”

  “你从哪儿回来?”

  “从……浴室,我当时洗澡。”她很害怕,声音稍微发抖,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

  我没有理会她,随手从房间侧边的柜子上拿了一只花瓶当武器,推开隔壁的房间门,轻轻闪了进去,其实我觉得凶手应该已经离开,但我来的时候门关着,所以……谁知道呢?安全起见还是搜一搜比较妥当。

  这是一个主人房,比侧卧面积要大,结构要复杂些,物品亦要多些,但除了衣柜和阳台能藏人之外,别的地方都不太可能藏人,所以我很快就搜了一遍出来,去搜别的地方。最后把厨房、浴室、小房、书房都搜了一遍,没有发现有其它人在场,我才拿着花瓶走回去。

  我对那个女人道:“人已经死了,你不要进去,以免破坏现场。”我看了她的胸部一眼,阿弥陀佛,还挺圆润,“而且你最好去换过一套衣服。”

  这个处于慌张和害怕之中的女人听我这么说,应该明白了我的意思吧,脸色变了变,双手捂住自己前胸。

  我咳嗽了一声,举步踏进这个发生凶案的侧房,找到电灯按钮把房间顶端漂亮的水晶大灯打开,房间顿时明亮起来,所有物品都能看的很清晰,大大的床,大大的衣柜,精致的沙发。我小心留意脚下,在房间转了一圈,来到窗户口往下看,这就是刚刚那个女人站着往下喊的地方。此刻下面聚集着许多人,打开窗就能听见他们议论纷纷的声音,以及远处传来的警笛声。

  关上窗户我才走到床边观察尸体四周的状况,很干净,什么都没有,没有手印,没有脚印,没有什么不属于床上的东西。地上一样,除了这个男人的一身衣服之外没有其它不和谐的东西,不过再仔细找了找,我发现死者肩头边上有一根长发,大概十寸左右,这不属于死者,因为死者是短发。

  我身后那个女人,这个房子的女主人,她虽然不是短发,但却是碎发,看上去最长不过六七寸长,显然床上的头发也不属于她。我回头道:“这个是谁的房间?不是你们的吧?”

  我身后的女人道:“是我儿子的房间,他寄读,很少回来,他上次住的时候是五一。”

  我还打算继续问,响起敲门声,我去把门打开,发现除了程怀火之外还有三个派出所警,我道:“人死了,要叫法医法证过来,这个案子我们接手,下面那些群众你们负责劝一劝。”

  派出所的警察立刻走了两个,其中一个站在门口,程怀火看了看站在远处那个女人,问我什么情况?我道:“死的是这个女人的老公,被割喉,据这个女人所说她老公死的时候她在浴室洗澡,她没有看见凶手,如果她说的是实话,凶手应该是在她洗澡的时候杀的她老公。我们先检查检查门窗、浴室,任何角落任何可疑的线索都不要放过。”

  程怀火点了点头,连忙从口袋里拿出随身携带的白手套,走进主人房。

  不多久技术科的到来,法医是陈小春、法证是何辉。相互打过招呼,他们就投入了各自的工作当中,那时候我和程怀火已经把整个屋子搜索了一遍,找到不少线索,我们记录好以后一起出门,程怀火去向下面还没有走完的群众了解情况,我则去拍隔壁房子的大门。

  这个楼层一共三户,其中一户我拍了好久门都没有人打开,第二户的门打开的倒是快,开门的是一个老爷爷,他睡眼惺忪的问,我出示了一下证件道:“我是警察,想了解点情况。”

  老爷爷看了看隔壁出事的房子,目光才又转回到我身上道:“隔壁出事啦?”

  “死了人,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或者看到什么人?”

  “不知道啊,我很早就已经睡下……”

  “你和谁住?”

  “我和我老伴住,儿女都不在家。”

  “老婆婆呢?”

  “她耳朵不好使,我听不见她更听不见,而且她腿不方便,你有什么就问我吧!”

  “隔壁这户人家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无论大小都跟我说一说。”

  “不太知道,不过能听见他们夫妻经常吵架,三天两头就有一次,还吵的很激烈,所以孩子都要送去读寄宿学校。另外吧……,女的好像不做事,男的挺忙,早出晚归,人倒不错,看见我们都会打招呼……”老爷爷拍了拍额头想了几秒,才又继续道,“听说这男的经营金银手饰店,我大概就知道这么多……”

  “哦,金银手饰店。”难怪我发现他家那么多金银首饰,供奉的观音都是价值不菲的玉观音,“他们家平常多客人来吗?”

  “很少见。”

  “隔壁这户人家住的什么人?怎么没人在?”

  “住一个离异男人,不在应该出差了吧,他经常出差。”

  我问完返回现场的时候陈小春和何辉都已经快忙碌完,碍于那个女人在场,我才没有问他们结果。

  等了十分钟,程怀火一脸郁闷的走了回来,说没什么发现,这个花园住的人太多,除了住同一层的之外基本上谁都不认识谁,我道:“那你带这个女人先回去局里审一审,我搞定这边再回去汇合你。”

  程怀火带那个女人走了,我留在现场,等陈小春和何辉工作完把尸体弄走以后,我才坐陈小春开来的车一起回公安局,何辉也在一辆车。

路上我问陈小春有什么初步信息?陈小春道:“死状很奇怪,不知道是不是死后才被割的喉,要回去仔细检验过才能给你答案。还有就是死者死之前吃过亢奋药,这应该不用我跟你说了吧?这亦有可能是死因,不过还是那句话,要回去仔细检验过才能给你答案。”

  何辉道:“我这边一样,没有凶器,没有第三者的脚印、指模,只有一根你发现的头发,还有地上的衣服,不过很奇怪,竟然没有找到死者的内……裤。”

  陈小春道:“估计死者就不爱穿内裤。”

  我道:“不可能,我开过衣柜,看见有许多男式内、裤,而且不是新的,这个事确实奇怪,要么内、裤是某种证据被带走了,要么被第三个人穿错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