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三十五章:美人鱼

第三十五章:美人鱼

  加班到早上六点多我才和程怀火整理好案件资料,做好侦查计划,我们各自睡了两个多小时,被白白回来上班的时候叫醒。听我们阐述完昨晚所发生的案件,白白目瞪口呆了好一阵,然后思索着上街给我们买早餐,等她回来的时候王芸也来了,而且带来一位身材魔鬼的青春无敌美少女。

  虽然昨晚已经知道今天我们组会增加一个人手,但看见王芸带来的这个人,我仍然会想这是来报案的吧?结果这不是来报案的,真就是给我们组安排的人手,本名林美丽,卓号美人鱼。

我和程怀火以及小马那个无语加震惊,倒不是说此女美若天仙到人神共愤,而是看上去弱质芊芊到手无杀鸡之力,她竟然还是特警队出来的精英。

  程怀火挤眉弄眼小声对我道:“兄弟,你是觉得白白漂亮还是这个林美丽漂亮?我感觉林美丽更漂亮,要能一亲芳泽,三生有幸啊,要能摸摸那三十六寸的小馒头,更是死而无憾,要是搞上床……呵呵,她死,直接在床上弄死……”

  我鄙视道:“你敢不敢说话大声点?敢不敢再下流点?你有个刑警模样吗?我看你连流氓都不如。赶紧吃早餐,然后开会……”

  程怀火眨了眨眼睛,连忙拿着白白买的早餐走人,不过不是回自己办公座位吃,而是借花敬佛问林美丽吃早餐没有?牛肉面适合不适合?各种嘘寒问暖厚颜无耻的搭讪,连上班时间严肃起来一丝不苟的白白都向他致以鄙视的目光。

  而林美丽,内心应该不太爽程怀火这种牛皮糖,但因为初来步到,并没有表现出内心的不爽,反而脸上露出如蒙罗丽莎般迷人的笑容,大概这给了程怀火错误的信号吧,让程怀火更飘飘然起来,那几分钟我估计他会无耻的认为全世界就他帅最魅力无限。

  哎,没救,这是刑侦办公室,国家的重要机构部门,不是私人公司的办公室,还有纪律没有?

  摇了摇头,我吃着自己的早餐,吃完上厕所整理了一番,回来说了一句开会就先拿着资料走进会议室,等他们到来以后,我把打印好的资料分下去,等他们看过一遍我才开口说话,说些资料上没有的内容,说清楚以后开始安排工作,小马昨晚酒醉,状态不是十分好,他留在办公室,程怀火和白白一组去案发现场的花园楼上楼下给居民录口供找线索,然后去找罗素宁的朋友闺蜜等等问问,看她们眼中的罗素宁是怎样一个人,和老公黄诚关系如何?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有没有和什么人有特殊关系等等等等,总结来说就是他们负责找出罗素宁的情夫。

  而我和林美丽当然负责黄诚这边,找他的朋友、生意伙伴以及手下员工问问,找出黄诚的情妇,现在我们就只有这两条线索可寻,先找到这两个情人再说。

  至于为什么是我和林美丽一起?不是我有私心,我是为工作,事实上我更愿意以及习惯和白白一起,但我知道,如果我和白白一起,程怀火就得和林美丽一起,如此一来程怀火还需要工作?反而会影响林美丽工作吧?

  所以,在程怀火赤裸裸的憎恨中,我和林美丽先走一步,我开车,她坐在副驾驶座上道:“金组长,我初来乍到对前线的侦查工作一无所知,你请多多指教……”

  谁说美女会仗着自己的美色唯我独尊,那是你倒霉碰见的都是表里不一的货色,林美丽这礼貌多好?我道:“千万别说这话,大家相互学习而已!还有就是……你最好别叫我金组长,听着别扭,叫小雨吧,大家都这么叫。我想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你在特警队主要做什么工作?”

  “我啊?我狙击手呢!”

  “格斗方面如何?”我问也是废话,特警队的阻击手和军队的狙击手基本一样,都比较全能,“好吧,应该也很厉害,我很好奇,你这么苗条的一个小美女怎么能受得了魔鬼训练而没有被摧残?最终成功成为了特警队的一员?”

  林美丽笑不露齿道:“坚持坚持再坚持,这是王教官经常说的话,她说男人能做得到的我们一样能做到,只要你相信,只要你不放弃,不怕吃苦,你就不会在这个职业里比任何男人差。王教官是个好教官,没有她肯定就没有我今天,或许那样我只能找个小公司当个小前台碌碌无为一辈子。”

  “喜剧之王有一句话:人没有理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有理想才有动力才有生活乐趣,不错,不过你为什么从特警转来刑警?”完成这种转变最普通的原因是年纪大了,或者受过伤,体能各方面不太合适再当特警所以才转岗,白白就是受过伤转过来当的刑警。林美丽如此年轻,肯定和年纪无关,看上去和受伤亦无关,我比较好奇这个问题,况且这关乎到工作,我需要问清楚。

  “我那个……犯错误。”林美丽吐了吐舌头道,“行动时抗命一枪爆了匪徒的脑袋,领导要抓活的。不过我不后悔,当时的环境不可能抓活人,我不爆他的头就得有别的人被他爆头,我只是比较倒霉而已!”

  “那你来刑警队不会……”

  林美丽很聪明,知道我想说什么,连忙打断我保证道:“雨哥请放心,我绝对不会因为这样的原因来而得过且过混日子,都是警察什么岗位不是干?我感觉刑警更好,特警就是训练训练再训练,刑警可以到处跑,亲自查案,一一揭露那些匪而所思的案件。”

  我呵呵笑了两声:“我信你,不过等你混熟了你肯定不会想遇上匪而所思的案件,这不是闹着玩的!”

  “知道,我会虚心受教,当然我这性格有点大大咧咧,而且,嗯……有时候比较容易生气,我要是做错了你要及时抽我,否则我会反应不过来,嘻嘻。”

  我没再说话,因为已经到了县城最大最老的金银手饰店,平常黄诚多数在这活动,这里能套取的信息量无疑要更大。

  下了车,我带着林美丽走进店里表明身份,店里员工不多,因为太早的缘故只有两个在,经理都没回来,不过他们都已经知道自己老板遇害,所以回答问题很积极。只是很遗憾,他们知道的不多,我和林美丽只能在店里等他们经理回来。最后从经理口中,我们得知黄诚有许多情妇,她所知道的就有三个。

  从经理口中我们还得知另外一个信息,黄诚近来把各个店的现金都拿清光,好像很等现金用,他们二老板段柏德还因此和黄诚大吵一架说要退股。

  回到车里,林美丽道:“会不会是这个二老板段柏德一气之下做掉了黄诚?我们抓他回去审问吧!”

  “抓?”菜鸟就是菜鸟,如果这事跟段柏德无关人家招什么供?我边开车边道:“抓人要讲求证据,你以前的工作方式面对的多数是暴徒,我们这个工作不一样,我们面对的有坏人好人证人嫌疑人,别说对方不是普通老百姓,就算是都不能这样毫无根据的抓回来问话,尤其在我们自治区,整个村寨对抗你看你怎么收拾。”

  林美丽脸色变了变:“这么严重?那我胡言乱语了,我自己掌嘴。”她还真的打,还挺用力。

  十分钟以后,我和林美丽来到段柏德的茶庄,我们在里面见到段柏德,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身材标准,气质很好,彬彬有礼的模样,对我们很好招待,亲自给我们泡茶,而且很配合回答问题,可以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确实金银手饰店经理没有骗我们,段柏德确实和黄诚干过架,原因是黄诚十多天前去了一趟澳门输了不少钱,还想继续去,段柏德当然要阻止,黄诚不听,所以双方就大吵了起来。

  我道:“罗素宁知道这些事情不?”

  段柏德道:“应该不知道,他们关系不好,还闹离婚,输钱不是光彩事黄诚不告诉她的几率要大些。”

  “他们离婚的原因是什么?”

  “感情破裂呗,黄诚爱玩女人,罗素宁是那种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知道以后自然就想离婚。”

  “你意思是罗素宁提出的离婚?”

  “黄诚是这样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我没有去考证过。”

  “你感觉是不是真话?”

  “应该是。”

  “你所知道的黄诚的情妇有几个?她们住哪?”

  “黄诚不怎么遮掩,我见过有六七个吧,其中两个我知道她们工作的地方,一个是店里的经理,东桥那家店,叫成娇,一个是第一中学的生活老师冯小宁……”

  第一中学?生活老师冯小宁?太巧了吧?我喝了一口茶,思索了几秒才继续道:“最后一个问题,你昨天晚上到凌晨在哪儿?”

  “吃饭唱歌一直到一点半钟,和你们局长的表弟,他能给我作证。”

  我放下茶杯从椅子里起来道:“行,如果有需要我们会再来找你。”

  出了门,上了车,还是林美丽先开的口:“段柏德应不是凶手吧?没有作案动机,没有作案时间,幸好不是抓他回去审,我这脑子啊……”

  我摇头道:“不对,他嫌疑很大。”

  林美丽一脸不理解:“啊?为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