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三十六章:文静泼辣

第三十六章:文静泼辣

  我启动车子往第一中学所在的区域开,边开嘴里边道:“段柏德对我们撒了谎。”

  “撒了谎吗?”林美丽露出更不解的表情,这样的表情显得她很美,一种傻傻的美,“我怎么没听出来?”

  “是你没注意到,或者没有重点注意,做我们这个职业要多留心眼,不要只是听对方说,你要结合其他人说的话来进行相互对证。”看林美丽还是维持着相同的表情,我连忙揭晓答案道,“他说罗素宁是那种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看,罗素宁不是这种人吧?”

  “对,她有情夫,两夫妻其实是一种人,男的男流氓,女的女流氓,可为什么是撒谎?段柏德不知道不行?”

  “我问他谁提出的离婚,他说黄诚告诉他是罗素宁,然后我问他感觉黄诚说的是不是真话?他说是真话,这不就有问题了吗?他和黄诚什么关系?一起玩闹,一起做生意,黄诚的情妇他就见过六七个,还知道其中两个的具体信息,他会不了解黄诚?会不知道黄诚什么时候说真话什么时候说假话?会不知道黄诚只是爱面子才那样说?”

  林美丽思索了几秒,露出郁闷的神色:“你是说罗素宁的口供,她说是黄诚提出的离婚,可如果罗素宁说的是假话呢?”

  “以当时的情况看她说的是真话,所以从我们现在所掌握的线索看,或者直接点从罗素宁的证供来看段柏德就是撒谎。实际上不是罗素宁提出的离婚,罗素宁更不是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所以,段柏德这个撒谎的行为有两个原因,第一,想维护罗素宁,第二,想维护黄诚,其中黄诚已经死了维护完全没有意义,那么只能是维护罗素宁,你觉得为什么要维护罗素宁?”

  林美丽眼珠子转动着,边思考边道:“如果罗素宁没撒谎,他要维护罗素宁,天啊,他就是那个情夫?”

  “转的还挺快,有可能吧,看程怀火和白白那边的调查,中午我们就会有答案。另一个可能就是他知道情夫是谁,他认识情夫,维护罗素宁的动机是想维护这个我们还不知道的情夫。”

  “就是说这个情夫是凶手?”看我摇头,林美丽都要哭了,“怎么又不是?”

  我发现和她一起查案有着一种和白白一起查案没有的感觉,要可乐一点,白白虽然思维转速要快,但没有幽默细胞:“如果情夫是凶手,罗素宁当时出现在凶杀现场的几率为零,除非一个情况,就是一石二鸟,但情夫杀黄诚的动机应该是为了和罗素宁一起,人财两得,就算只是求财都要先确保罗素宁没事才能完成吧?”

  “有道理,你好厉害哦,你怎么这么厉害,分析的这么透彻啊?”

  “经验,你做久了这个工作有了经验以后都这样,查案都是一样的套路,只是每个人思维方式不一样,切入点不一样而已。”

  “哦,我明白你刚刚和我说的相互对证是什么意思了……”

  不久后,我们到了第一中学,为什么我会先选择这里?非常简单,因为我认识冯小宁。

  冯小宁和无头女鬼案有关系,那个案子死的都是她学生,接连死三个,查到最后结论很恐怖,凶手其实是一个多重人格精神分裂的人,杀人的是分裂出来的角色,而且一个分裂杀一个,最后三个分裂的凶手又被不是凶手的自己所杀。在不知情的人看来这是很简单的一个案子,就是一个人杀了三个人以后再自杀。但在科学上面却不是那么一回事,而是这个案子有七个独立思维的人。

  听都没有听过如此骇人听闻匪而所思的案件吧?一个人竟然有超过四种性格,超过四个自己,他们之间又相互不认识,相互间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然后其中三个自己杀了人,电影有过吗?反正我翻遍国内外的记录都没有找到。现在这个案子还不算结案,因为至今为止还没有搞明白杀人动机,以及在什么情况下会独立分裂。

  我们在景色优美的校园里逛了一圈才去到办公室,找到副校长,我没有说是来查第二个案子,只说是上个案子还有些事没解决来问问冯小宁。副校长让一个老师去把正在上课的冯小宁找了来,并且借给我们一个小会议室。我并没有和冯小宁绕圈子,直接问她黄诚的情况,比如黄诚近来有什么不对劲?有没有和她说过什么古怪话?黄诚和罗素宁的夫妻关系如何?黄诚和段柏德的合作关系如何?很遗憾从她的回答里我没有找到有用线索,按照她的说法黄诚除了找她睡觉睡完撒下一把钞票走人之外,并不会多说些什么话。

  没办法,我和林美丽只能告辞去找黄诚的另一个情妇成娇,我们直接开车到珠宝首饰店桥头分店下车,刚踏进门口一步,里面有个女孩快速走出来,她大概没看见我们,嘴巴往外吐东西。不知道是我倒霉还是她倒霉,她吐的东西竟然飞向我的额头,击了我一下,很痛,她非但不道歉,反而道:“只能怪你走路不带眼,跟本小姐无关。”

  我有点反应不过来,因为这个女孩非常漂亮,说美若天仙肯定有点夸张,但不可多得绝对不算过份。当然最主要的是她长的极其文静,一米六六到一米六八的身高,瓜子脸大眼睛双眼皮尖鼻子,很俏皮、很可爱的脸容。身材前凸后翘既有成熟的妩媚优雅,又有青春的清爽亮丽,打扮也文静,穿着款式新潮的纯黑色连衣裙,扎着长长的一条马尾。

  大跌眼镜啊,长成这样的女人会如此火爆,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啊?

  我没有发作,并不代表林美丽发作不起来,她大声道:“岂有此理,明明是你的错你还恶人先告状倒打一耙?哪儿来的疯丫头,报上名来。”

  林美丽说话不好听,所以对方亦像个火药桶一样炸了开来:“报你妹,起开,好狗不挡路。”

  “你骂谁是狗?”

  “谁挡路我骂谁。”

  林美丽可是特警,对方水灵灵,动手起来被踹一脚估计要半个月下不了床!警察打人影响很大,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林美丽有不对,说话难听,更况且我现在只想赶紧破案,然后请假回村寨,所以我开口劝道:“小丽,算了吧,我们做正事要紧。”

  “算?”林美丽不敢相信的看着我,“怎么能算?”

  “不然你还想咋滴?”这句话可不是我说的,而是那个看上去外表文静内里泼辣的女孩所说,而且用的还是一种挑衅的语调。

  林美丽气啊,我只能拉住她,店员看见这情况也在劝泼辣的女孩,走之前这个女孩还狠狠剐我两眼,而且对着林美丽小声念念有词了几句。

  我放开林美丽道:“别那么冲动,你是警察,我们警察就要面对各种不同的人,你连这都受不了,遇上更嚣张的犯人怎么攻陷?所以先把心练出来,控制好情绪,不求你收放自如,但至少要懂得给自己找台阶下……”

  林美丽还是深深不忿,不过她没有反驳,因为她知道我说的有道理。

  “你回车里冷静冷静,我自己找成娇。”看着林美丽转身走了,确实回了车里我才把目光转回那些店员身上,“我是警察,我找你们成经理,她人在不在?”

  店员摇头道:“你要等等,她出去办事,应该很快回来。”

  我没有在首饰店里面等,而是走出外面上了车,那会林美丽坐在座椅里捂住自己的肚子一脸痛苦的模样,我以为她是痛经,结果她说她从来不痛经。我不敢怠慢,立刻开车往医院走,可没过两个红灯林美丽却忽然正常坐起来,不痛了!

有那么一秒,我以为林美丽在耍我,可她没必要这么做,而且她还发誓保证呢?这事奇怪,但我没多想又调转车头往回走。令我痛苦的是,刚到店门口林美丽又痛了起来,而且痛到豆大豆大的冷汗不停往外冒……

  这到底怎么回事?中邪术?

  我只好又载着林美丽往医院赶,结果刚到医院门口林美丽又恢复了正常,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建议她上医院做个详细检查,可她说两天前刚做过检查把报告交到局里,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不可能才两天就出问题。情况很诡异,我们商量过决定等一等看看,最后等了半小时,她都不再痛,真是气死个人。
  
开车回到首饰店,下了车进门时,我道:“林美丽,刚刚那个女孩走前对你念叨了几句,有没有听清楚念的是什么?”

林美丽摇头道:“没有,错觉倒是有,长那么文静,穿那么文静,连用的香水都那么文静,没想到确那么泼辣,老话没说错,果然是一样米养百样人。”

  我道:“香水都有文静不文静之分?”

  林美丽点头道:“有,玫瑰是性感、百合是文静、茉莉是优雅、丁香妩媚,她用的是百合不是文静是什么?”

  刚刚因为太突如其来,我没有注意这些细节,听林美丽一说才想起来,确实刚刚我嗅到一股淡淡的百合味,只是当时的环境因素不允许我多想。现在想想,昨天晚上在黄诚住的花园小区撞程怀火的女人身上用的就是百合香水,而且一样穿一身黑色连衣裙,一样扎马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