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四十章:巧合

第四十章:巧合

  程怀火把一个信封拿出来递给白白,白白连忙拆开和我一起看,内容不多,只有简短四句话,但意思却很清楚,就是如果她出事,让她父母不要伤心,因为那是命里注定。另外就是她给她父母留了一些钱,藏在什么地方之类,这地方比较特别,只有一个字,她父母能看懂,我们看不懂。

  反复看了两遍,白白问我:“你有什么想法?”

  我道:“这封遗书看上去或许很正常,但有四个问题或者说线索吧,第一个,金若若真的事前就知道自己要出事,但是命里注定,令人感觉诡异;第二个,她留给她父母的钱多到和她的收入完全不相等,怎么来的钱?可以结合她知道自己出事来设想;第三个,落款的日期是三天之前,三天前刚好就是她去白马庙的时候,但是在之前还是之后,不知道,不过这问题很重要,如果是之前,她在白马庙里的诡异行为就能解释,去求心理安慰;第四个,这种信纸和信封好像不是外面能买到的吧?”

  程怀火道:“前三个我有注意到,这第四个我还真的没有注意到。”

  白白问程怀火:“她父母是怎么收到的这封信?普通邮政?快件?还是她自己亲手送回去?什么时间?”

  程怀火显然是问过这些细节,她道:“是她的一个小时候的玩伴顺带带回去的,三天前的下午,这个人我已经审问过,没有任何问题,她不知道信里面的内容。”

  我道:“就是说去白马庙是找个心理安慰。”

  白白没有给我回应,她把信纸和信封递到鼻子下面嗅了嗅道:“是薰衣草的味道,看着像酒店的物品,但没有印上名称,这应该是带宣传性质的物件,应该印上LOGO……,为什么没有印?”

  我道:“找找内页,都找找,用蓝灯照,肯定会有线索。”

  白白连忙拿着信纸回自己座位坐下,小心翼翼在翻,然后用蓝灯照,结果真发现有线索,能照出来一个淡淡的标致,看见一个很小的字体“煌”。白白从椅子里起来往外面走,程怀火问她去哪?她没有回答,我没问,因为我知道她肯定是去技术部寻求帮助。

  在白白回来前,林美丽先回了来,买回来一堆丰富的夜宵,用她的话说就是她第一天来算有所表示。很遗憾的是我们刚开始吃,白白就匆匆忙忙跑回来道:“已经查出来是金煌大酒店,或许金若若在这个酒店住过,明明家就在这为什么要住酒店?这很奇怪,我马上去看看……”

  三下五除二把夜宵盖好,我们三个人跑了出去,不过已经追不上白白,所以我们是自己开的另外一辆车。

  十多分钟以后,我们去到金黄酒店的前台,白白已经在前台里面翻着入住登记信息,整个表情很认真、很严肃、很生气,大概刚发过飙,所以坐在旁边的接待员和经理都不停在抹冷汗。白白为啥骂人?现在这情形我不适合问,我只能观察,从她的神色里,以及周遭的环境状态,我发现她另外一只手压着一张派出所发下来的头像图。

  等了一阵,白白大概翻到了吧,把记录本递给我道:“就这人,她在这住过,已经走了……”

  我拿过本子看了一眼,随即明白过来白白的意思,她说的应该是我们要找的嫌疑女人,她叫段盈盈,云南苍山,二十二岁。可不是来找金若若的么?怎么找到这个女人?太神奇了吧?上天帮助我们么?显然不是。后来白白才告诉我是她来查金若若的入住信息,无意中看见桌子上有张派出所发下来的头像图,问经理有没有认真核对过?经理说早班和中班值班的员工已经看过,都说不认识,刚好夜班值班的员工交班,负责登记的接待员认出了段盈盈,所以白白就开始查她们的登记本……

  我问经理:“她住的是多少号房间?几个人住?房间你们收拾过没有?”

  经理道:“一个人住,中午退的房,一般退完房我们就会进行收拾。”

  “有没有人来找过她?你把晚班的全部叫来,尤其负责五楼的无论是服务员还是卫生阿姨全部叫来。”

  经理立刻去办,不多久把四个人集中起来,我挨个问,最后得出的信息是段盈盈入住的第一天晚上,就是四天前的晚上有人来找过她,白白拿出金若若的照片让她们辨认,果然来找段盈盈的是金若若,她不是住酒店,而是来酒店找人,同时在酒店里用酒店的信纸和信封给父母写了一封遗书,LOGO是她把信纸垫在服务指南上写字残留下来的线索。就是说金若若是和段盈盈谈完话,或者谈话期间写下来的遗书,如此说来金若若的死肯定和段盈盈有关系。

  离开酒店时,我和白白一辆车,白白道:“金若若找段盈盈,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在房间里写遗书?这不是她的房间,是段盈盈的房间,当着别人的面写这种遗书,你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吗?”

  我思索着道:“有可能不是在酒店写的遗书,而是从酒店拿走信纸和信封,但就算这样金若若还是去找完段盈盈以后,而做出的这个行为,就是说金若若的死和段盈盈脱不了关系!我们先不要想这些吧,就想办法找到这个女人,我们回去联系她户籍上面的派出所,查查她的底。”

  “坦白说一句,我现在倒对她的怀疑在减轻!根据验尸报告你发现金若若的时候,金若若已经死了八个小时左右,她是昨夜两点到四点死的是吧?如果段盈盈是凶手为什么杀了人还不走?那么小的年纪反侦查能力那么强你信不信?好,就算不是这个原因应该都会深居简出避免麻烦吧?结果她还上街看金饰,心态真这么好?”

  白白说的有道理,我刚刚没想到这点,当然那是我没去想,我只是在想怎么用最快速度找到这个女人?我道:“现在不能下判断,等找到她吧,案件就会明朗些。”

  回到办公室以后,白白负责打电话联系段盈盈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然后和我们吃夜宵,完了各自回宿舍,因为消息要明天才有,我们要养足精神准备战斗。

  第二天上班,我回到办公室刚打算问先回来的白白有什么消息?白白先开口道:“十分钟前张子辰打过你的座机电话说有急事,让你上班了第一时间回复。”

  带着深深的疑惑,不好的预感,我坐下来给张子辰回电话,刚接通他就道:“兄弟,局里不是给我们下面派出所发过照找嫌疑人吗?这个嫌疑人我知道在哪。”

  我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干嘛不早说?”

  张子辰冤枉的口吻:“我能乱说吗?在你们村寨里,上次的事还没完全平息,我们去抓人?抓的还是个小美女,那要闹多大?况且我刚知道没多久,是巧合,早上金族长来给我们送鸡蛋无意中看见头像,他说像在哪见过,想了两分钟想起来,告诉了我。说是一男一女一起来进的村寨,是那个谁?金春天的同学,说来玩儿几天……”

  我想抽自己,昨天我父母就给我汇报过这个事,但谁又想到那一男一女中的女正是我们要找的段盈盈?不过其实现在知道了我也高兴不起来,金春天我知道,他就在城里读的书,有个云南籍的女同学,这事怎么想都匪而所思!因为追究下来如果不是同学,而又要到我们村寨来,再结合话梅的事情想一想,她肯定居心不良。

  “我们马上进去,你们就不需要到了……”我挂断电话连忙对正在忙碌的大家道:“已经找到段盈盈在什么地方,林美丽你跟我走,我们去弄她回来。”

  白白道:“林美丽去不行,她们冲突过,我和你去比较适合。”

  我不知道林美丽和段盈盈冲突过?我明知道却没有选择让白白去肯定有原因,白白那么聪明,办案经验丰富,我可不想她看出什么端倪来,林美丽就不同,是个菜鸟:“你不用去,你就坐镇这里准备好资料,我们回来就马上开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