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四十一章:不可逆

第四十一章:不可逆

  一个多小时以后,我带着林美丽回到村寨直奔金族长家,不过没有找到金族长,问了左右隔壁的邻居才知道金族长去了地里干活。我和林美丽去找,最终在竹林东面的一块菜地找到金族长和他的儿媳,我把金族长拉远了说话,问他金春天的情况,还有那一男一女的状况,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结果金族长告诉我,金春天带他们进了山,说是去看风景,摘点野果野菌打猎等等之类。

  我听完以后感觉无比的心寒,我可不相信这种鬼话,什么去山里摘野果打猎,有其它目的才是。

  我不得不又联想到那颗话梅核,假如三星岩的衣物纤维核真是段盈盈所留下,那么她就是当时弄死那五个盗墓贼的凶手,先不管她有着如此恐怖的能力有多可怕,而是她的目的是什么?是帮我吗?为什么?我们非亲非故,而排除帮我这个因素以后就是弄死那五个盗墓贼更符合她的利益。

  如此说明一个什么问题?说明很可能段盈盈是另一伙盗墓贼的人。

  可那么漂亮文静的女人是盗墓贼,这太令人无法相信了吧?不过近来我已经经历过太多无法相信的事情,我不能再凭感觉去判断。事实上我现在非常着急,他们进了山里,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一些什么?知道皇陵就在山里?想到这些我就匆匆和金族长告了辞,往家里走。

  林美丽仍然跟着我,不过我没让她和我一起进屋,我告诉她我烟忘记拿,在车里让她去拿,我回家带点东西,然后我们再汇合一起进山。林美丽没有任何怀疑就去车里帮我拿我之前故意留下来的烟,我自己推门进了屋,我看见了我妈,她坐在椅子里在缝着衣服,看见我,她明显吓一跳。

  我道:“我爸呢?”

  我妈道:“回了山里,你怎么回来啦?”

  “说来话长,我简短说吧,城里出了两个命案,我们追查嫌疑人追回到这,嫌疑人就是昨天你告诉我的金春天的同学,那个女的,现在他们三个人进了山里……”

  我妈没有反应过来,她哦了一声道:“那你打算进山找?”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记不记得我们在三星岩找到的有话梅的衣物纤维?我在城里的凶案现场亦找到一颗话梅核,是相同的牌子,相同的成份,就是说……”

  “同一个人?”我妈大惊失色而慌乱地从椅子起来,把缝到一半的衣服扔到一边道,“我拿点东西,然后和你一起去找她。”

  “不行,这会引起她的怀疑,如果她就是那天晚上在三星岩的第三人,看情况那天晚上她可能没有发现我们,否则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来村寨,而会偷偷的来,选择跟踪某个目标来确认守墓人,谁老进山谁就有可能是守墓人这很好判断吧?而跟踪对了人就会顺理成章知道皇陵的所在地,换我会这样做,她应该不会那么笨,所以如果你和我一起走不等于提醒她吗?”

  “不对,她不是帮我们的吗?怎么又打起了皇陵的主意?”

  “她不是我想的和我们一脉相承,她是外地人,她应该属于另一伙盗墓贼,那不是帮我们,而是在帮自己。我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们近来不要去皇陵,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不要乱来。”我还是怕我爸会乱来,因为他已经时间不多,一个人时间不多理智就会变的很弱,总想一步登天把需要做的和想做的事情做完。

  我妈点头道:“我知道,我马上通知你爸,肯定不会让你爸乱来。”

  我冲出家门,没冲几步已经看见林美丽拿着我的烟走回来,我拿过烟放进口袋,带着她绕最近的路出村寨,往大山走。

  虽然林美丽是个看上去娇滴滴的女人,但她显然是深藏不露的典型,体能方面没问题,我走多快她都能跟上,而且走的非常稳,爬高爬低都不需要我扶上一把。我们登上半山四周张望,寻找着金春天他们的身影,没有找到就又继续往高处爬,继续张望。很悲剧,差不多爬到山顶才发现山脚外的平原有三个人,看上去就是两男一女。

  我那个无语,只有两条路,我边走边注意另外一条,怎么就没有看见他们下山?绝对不可能是金春天带他们走不是路的路,这有女孩呢!

  下山的速度永远都比上山快得多,但我们下到半山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回到村寨,等我们回到村寨直奔金春天的家里,没有找到他们,我问四周的邻居,花了五六分钟时间才弄清楚他们被一辆三蹦子接了出村寨。我和林美丽开车去追,风风火火的直追到镇里,找到接他们的三蹦子,但人已经失踪。

  林美丽道:“搞什么?好像知道我们要抓她一样,会不会已经坐了汽车离开?”

  “不会那么快,不过不管是不是都要防范于未然。”我指了指远处的一个公话厅道,“你去给程怀火打电话让他设卡拦截进城车辆,逐辆检查才放进城里。然后我们分头去找,我找右边这片,你找左边,大街小巷都不要放过,二十分钟以后我们回来这里汇合,对时间。”

  我自己先走,其实我觉得如果段盈盈还在,绝对是我先找到她的机会更大,因为我更熟识这里的每一条大街小巷,而且我会悄悄转到林美丽所负责的区域先找一遍,否则我不会跟林美丽说的不清不楚,我这是有准备,有目的。反正我不希望是林美丽找到段盈盈,倒不是我怕林美丽控制不住,而是就算林美丽能控制住,就算她是特警队的精英,按段盈盈弄死那五个盗墓贼的段数,林美丽在她眼里就是一只蚂蚁,甚至连蚂蚁都不算。

  我现在想想,林美丽跟段盈盈吵完然后肚子稀奇古怪一阵痛一阵不痛,会不会其实就是段盈盈搞的鬼?她离开首饰店前可面对林美丽默默念叨了几句话,声音很小,我没听清楚念叨的是什么内容,连林美丽都没有听清楚!但我敢肯定那应该不是骂人话,因为念叨的速度非常快,而且一串串,就像我爸在皇陵里面念咒语那个感觉。

  就是说,段盈盈当时可能是在诅咒林美丽!否则我真想不到有什么别的解释,可以解释清楚林美丽肚子忽痛忽不痛这个诡异状态。当然如果不是近期的经历,我肯定不会往这方面想,金山老祖宗的诅咒历经两千多年都有效,那证明什么?首先证明诅咒这种邪术确实存在,其次才是保质期。

  花了六七分钟,我已经把原本属于林美丽找的区域找完,并没有找到段盈盈的身影。我回到自己的区域继续找,留意大街上的杂货店、理发店,粮油店、饭店等等等等,没发现以后就扩散到找小巷子,一无所获了才心惊胆颤的去菜市场找,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被我找到她。

  不过,金春天没有一起,只有段盈盈和一个县城口音的男孩,很明显,这个男孩和金春天才是同学,而他们竟然在和市场里面的摊贩赌钱。还真是一朵奇葩,看上去在这小镇里可以说美如天仙般的姑娘,竟然跟这市井之徒瞎混?

  我拨开人群走进去,蹲在段盈盈的旁边,她发现了我,认出了我,脸色有点怪,并没有惊讶,亦没有不惊讶,这让我无法把握她内心的想法。我道:“段盈盈小姐是吧?我有事找你,方便不方便谈谈?”

  段盈盈道:“没看见本小姐在赌钱?不方便。”

  “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

  “这把赢了我跟你谈,如果输了,你哪儿凉快呆哪儿去。”

  我懒得跟她废话,直接对那十几个赌徒亮出证件,他们看见立刻拿上台面的钱飞速逃窜,偌大的市场鸡飞狗跳一片。段盈盈亦想跑,我早就有所防备,眼疾手快抓住她的小手瓜,但不够一秒钟我就撒了手,因为就那一刹那我感觉肚子痛的翻天覆地,我靠着石台瞪着她,心里大惊失色,真的是她,真的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