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四十三章:隐瞒

第四十三章:隐瞒

  她到底是何方神圣?我冲口而出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盗墓贼是吗?”

  “你是盗墓贼,你祖上三代都是盗墓贼,你懂礼貌吗?”段盈盈很大反应,看着她文静的外表听着她恶毒地说话,我甚至产生错觉,以及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怀疑,人怎么能表里如此大区别?不过她这样给了我一个信息,她从骨子里讨厌盗墓贼,可她不是盗墓贼,又和我们无关,她为什么施以缓手?“我刚刚回答过你不相信,这是你的权利,我无法干涉,但请你不要污蔑我,否则……我会让你比死更惨。”

  我心里发毛,往后靠了靠道:“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总理的千金?公主?希望你说句实话,你为什么设计我?”

“给钱不?不给钱不回答。”

  “我真想抽你,不过我忍,我不着急问,我有的是时间。”

  “我对你的乐观态度深表敬佩。”突然,段盈盈整个神色和语调一变道,“但是对不起,本姑娘可没有时间作陪,吃完饭就走……”

  “你没有这个权利,你还是要跟我回公安局。”

  “你疯了吧?你想全世界都知道你们的秘密吗?”段盈盈喝了一口茶,从随身小巧的包包拿出一包话梅,取了一颗放进嘴巴里吃着,才又恢复说话道,“是我倒霉,我大意,我去什么首饰店?没有那个话梅核你就不知道是我,我就该把这东西戒掉……”

  吃烟上瘾、吃酒上瘾、吃槟郎上瘾我知道,吃话梅能上瘾真是奇闻:“吃话梅还能上瘾,你真是一朵奇葩!要我说这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先跟我说说吧,是不是你杀了黄诚和金若若……?”

  话梅咯噔一声掉在桌子上,段盈盈目光呆滞盯着我,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说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是不是你杀了黄诚和金若若,不然你觉得我找你做什么?”

  “你是为这找我?而不是为……”段盈盈并没有往下继续说,转而道,“他们怎么就死啦?为什么是我杀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不要冤枉我。”

  “我当了那么多年警察,自问还没有冤枉过任何人,既然你装,我就受受累提醒提醒你吧,前天晚上在黄诚住的花园你跑出来撞到的是我和我同事,你刚转身消失花园里就喊起了救命,黄诚死了,就死在那个时间段,要不你告诉我为什么你慌慌张张跑出来?”

  “这是我的事,干嘛我慌慌张张就是凶手?你们会不会办案?”

  “你敢说你不认识黄诚?不是去找黄诚?”

  “我认识,我确实去找他,但我没杀他,我只是去收账,我们家和黄诚有生意来往,这我不需要和你多解释,总之我就是去收账,你如果要证据,我给你……”说完段盈盈快速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我,“你自己好好看看清楚,不要乱冤枉好人。”

  我接过纸打开看,是黄诚打的欠条,尾款三十七万六千块,货物是上等玉石三百五十二块,打欠条的日期则是两个半月前。其实掌握了段盈盈的身份以后,白白打电话去她的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询问过,确实有这样一个人,确实有玉石生意,不过是她叔叔在做,而不是她在做。

  我道:“好,你是去收账,这个暂时不说,我们说说金若若,她去过金煌大酒店找你,而且用酒店的信纸写了一封遗书,这怎么回事?”

  “不知道,非得解释就是她趁我上厕所的时候拿了房间的信封和信纸。”

  “她找你干什么?”

  “她经常跟黄诚一起来云南,我给他们当过向导好不好?她这人不错,所以我们有点私交,她知道我来收账想见见我很奇怪?等等,你说金若若写遗书?写遗书应该是自杀才对,为什么是被杀?你们是不是搞错?”

  “绝对没搞错,不可能是自杀,自杀不可能杀成那样,先中毒死亡,死后胸部被整体割掉。”

  段盈盈青筋突起,不是害怕或者恶心,而是愤怒,眼里重重的杀气折射出来,这简短的一刻身上一点文静味都没有,有的只是暴力,很强的暴力,她还挺擅长控制情绪,收放自如,不几秒就恢复平静道:“她中的什么毒?”

  “砒霜,她是吃话梅的时候中的毒。”

  “所以你们怀疑我?话梅又不是我家特制的,别人不能买?别人嫁祸我怎么办?我就得被冤枉?”

  “黄诚死亡的现场找到一根头发,看上去跟你的头发差不多,你不是说你是冤枉吗?拔一根给我化验过就知道结果。”我连这都说出来不适合,她要真是凶手还不想办法逃走?可没办法,从一开始就已经错了,错在我想和她做交易,只能将错就错吧!

  令我没想到的是,段盈盈竟然很干脆拔下来一根头发递给我道:“随便验,但我要先辩解,我去过黄诚家,我掉了一根头发在他家很正常。”

  “是很正常,但掉房间的床上,而且……”

  “你什么意思?”段盈盈拿起茶水想向我泼过来,最终又没有真正实施,倒不是她及时良心发现,而是刚好我们点的菜端上来,她放下茶水道,“我警告你说话小心点。”

  我说话有问题?我还没说完,她自己打断我:“好吧,当时黄诚家里有什么人,他当时的穿着如何?别又误会,我依照程序问,因为他死的时候是裸……体,你最后见黄诚距离在花园门口撞到我们大概多长时间?”

  “不超过五分钟。”

  “为什么这么久?你当时是慌慌张张跑出来的好不好?”

  “时间久是我走错路,当时是凌晨,花园里面灯光那么昏暗,他住的大楼要转几个弯才出到大门?慌张是他……跟我说流氓话,而且……”段盈盈没有往下说,一脸生气,大概黄诚对她图谋不轨吧!

  我有点郁闷,因为我倾向于相信不是段盈盈杀了黄诚,但这样一来这个案件就诡异了,段盈盈走的时候如果黄诚还好端端一个人,段盈盈从下楼撞到程怀火到我听见喊救命声找到黄诚,整个过程不到五分钟,加上罗素宁回家发现黄诚惨死发愣了一阵才喊救命,时间上完全不对。

  按段盈盈的说法除非凶手就在黄诚家里,段盈盈一走凶手就杀死黄诚然后离开,刚离开罗素宁就回来,然后发现黄诚死亡喊叫起来,那时候凶手还在花园里,后来才趁乱离开!这靠谱吗?不靠谱,还是时间不对,五分钟根本不够用,凶手不仅仅是杀了黄诚就走,还把许多痕迹给消灭掉,杀的方式还不是一刀摸脖子搞定,而是捂死,这需要时间吧?黄诚从段盈盈走了以后进房间脱衣服需要时间吧?

  要符合这个时间只有一个有漏洞的可能性,就是凶手当时就在房间,是黄诚带回来的,而且那是一个女人,他们打算做些肮脏事,结果段盈盈突然来访。等段盈盈走了以后凶手马上出去把黄诚叫进房间,等黄诚脱了衣服上床不注意的时候用枕头捂死黄诚,然后消灭痕迹走人。

  漏洞在哪呢?主要有三点,第一,一个女人到底能不能做到这些?第二,如果屋子里有女人为什么黄诚还要对段盈盈图谋不轨?第三,杀人动机,既然是黄诚带回来的女人应该是和她有亲密关系,为什么她要杀黄诚?当然可以假设这个杀人动机是吃醋,她在房间听着客厅发生的一幕,知道黄诚在她眼皮子底下想对段盈盈图谋不轨,怒火中烧杀了黄诚,不过这个假设仍然充满漏洞,因为怒火中烧而杀人的人肯定不会有那么严密的心思去消灭证据,这前后几分钟呢,她杀人和消灭证据在五分钟里面完成,除去离开的时间,以及杀前和黄诚纠缠的时间,最多只有三分钟,这三分钟还能那么镇定能做那么多事,不太可能。

  最大的可能性其实还是段盈盈撒谎,当然这个撒谎不是完全撒谎,而是隐瞒了一部分细节。至于她为什么隐瞒,具体隐瞒的是什么?我不是很确定,不过从犯罪心理上看,肯定是想逃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