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四十四章:疑点

第四十四章:疑点

  “怎么不说话?是因为不认同?”段盈盈开口问我,眼睛瞪着,但眼神里面充满的不是怒火,而是委屈。

  我道:“你有所隐瞒,还有细节没有告诉我,如果你想洗涮清白就必须老老实实告诉我当时的情况,一丝一毫都不要隐瞒。”

  “我没有隐瞒,你不信拉倒,反正我没杀人,我不和你说,和你说完回公安局还得说一遍,我有病呢?”喝了一口茶,舒了几口气,段盈盈喊了起来,“老板,你们上菜能集中上吗?盛三碗饭,赶紧……”又玩跳跃,晕死!

  我是哭笑不得,她竟然还有胃口吃,心理素质可真好:“亏你还吃得下,我是真不知道如何判断你这个人。”

  “我又没杀黄诚和金若若,我又没做亏心事为什么吃不下?而且刚刚你不是说过吗?你当警察这么久自问没冤枉过一个人,我想我不会那么倒霉做被你冤枉的第一个,除非你故意冤枉我。”说到这里忽然段盈盈整个人一愣,然后小声道,“你不会真想冤枉我吧?我先说明,我绝对绝对不是你的敌人,即便我是你的敌人,即便在公安局弄死我你都不会高枕无忧,反而会更麻烦十倍。”

  我之前真想过这种事,但那是之前,而且是气愤想一想,并没有胆量去付诸行动,但不代表我要承认,我道:“你自己是小人那是你的事,别把自己的思想强加在别人身上,谢谢!”

  段盈盈笑了起来,笑的花枝乱颤,却美不可方物,因为她这样笑起来的时候脸上若隐若现有两只迷人的小酒窝。

  莫名其妙,笑什么?问好像很白痴,不问看她笑更白痴,而且尴尬,老板都看着我们,上菜的服务员把菜端到附近停下来,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上?如果不是我招了招手,估计要端回厨房,免得惹了我们这样的神经质。

  等菜上完,段盈盈早已经不笑,不过在吃之前她道:“你这人真可笑,竟然那么厚颜无耻说我死活小人,你自己才是小人吧?别以为我不懂,刚刚你跟我说那么多话,问那么多问题,完全违反了工作守则,我要告你一状你猜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我被人威胁过无数次,所以早就形成一套处理方式,这种时刻要镇定,因为越不镇定越会让对方觉得能威胁成功,更会继续威胁,反之则有所犹豫,加上自己通过一些公关手段可能就可以兵不血刃化解一场危机!我道:“如果你觉得这对你有利益,我无任欢迎,我倒想看看我不当警察是不是当的会是犯人,倒是你啊……”

  “我亦不可能当犯人。”段盈盈顿感无趣,拿起筷子吃饭。

  我胃口不咋滴,倒不是不饿,而是心里想的事情多,凶手到底是谁?段盈盈隐瞒了什么?以及林美丽现在的状况,我为了一己私利把林美丽扔下,还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担惊受怕满大街找我,我要是在这种状态下都能有个好胃口吃饭,那我肯定是个禽兽,甚至禽兽不如。

  半个小时以后,段盈盈酒足饭饱把剩余的茶水喝完又取出一颗话梅含在嘴里道:“我已经吃饱,结账吧,我跟你回公安局,但我事先声明,我要说的就刚刚和你说的那么多,对谁都这样。还我清白是你的事,如果你无法还我清白,最终吃亏的绝对不是我,而是你,你们家,你们村寨,我话就这么多。”

  “你什么意思?威胁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自己想,我不威胁你,我只是友好的提醒你,当然你要觉得是威胁随你便,本小姐不介意,反正不是第一次被误解被误会,从小到大都这样不欠你这一次。没话跟你说了,赶紧结账。”

  她还觉得自己有理,她误会我的时候我跟谁诉苦?我误会她她这态度,真是跟女人无法说道理,尤其是这种外表文静内里毒辣蛮不讲理的臭女人:“拜托,我的钱已经被你坑完,我有钱结账吗?”

  “你说话能不能好听点?你情我愿的买卖叫坑?你们警察都这样?仗着警察身份欺负人是不是?本来你好好跟我商量我还可以结账,现在我就不结,我管你留下手指还是留下耳朵……”段盈盈说完招了招手对店老板喊道,“老板结账。”

  走回车边没看见林美丽,我看了看时间,距离约定汇合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小时十分钟,我正想着怎么说服段盈盈和我一起去找,忽然看见街尾出现几个警察,带头的正是张子辰,他看见我走的非常快,走到我身边看了段盈盈一眼,然后快速拉我到一边道:“你没事吧?林美丽找不到你,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很担心。”

  我道:“林美丽人呢?”

  “另两个同事带着他还在到处找。”张子辰从腰后拿出对讲机,“我告诉他们一声,让他们回来。”

  五分钟以后,林美丽和两个警察走回来,她上下左右仔细看我,大概看我有没有受伤,我感觉对不起她,所以笑的很僵硬:“没事,我们赶紧回局里。”

  “你……”林美丽瞄了一眼站在车头方向的段盈盈,“是不是她反抗?”

  我叹了一口气道:“一言难尽,有空再说。”

  我感谢了张子辰,和林美丽,段盈盈上车走人,林美丽负责开车,我坐后座,心情乱七八糟,害怕段盈盈乱说话,因为从上车开始她脸上一直露着诡异的笑容,偶尔看看我,偶尔看看林美丽。当然林美丽亦是一样偶尔看看我,用的是疑惑的眼神,偶尔看看段盈盈,用的是略带厌恶的眼神,厌恶的原因大家都知道,疑惑的原因我在想她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林美丽找不到我,肯定是打电话回的刑侦办公室给白白,然后白白通知张子辰帮忙,等我们上了车以后张子辰可能回复过白白,所以我们回到公安局的停车场已经看见白白,她就是在等我们的!我们下车以后,她看了段盈盈几眼,让林美丽负责把人带进审问室,她拉着我走后面!

  我预感到有意外情况发生,所以主动问道:“是不是有什么新发现?”

  白白道:“两个,第一个是段柏德给假口供,局长的表弟说案发当晚没有跟他吃过饭唱过歌,第二个是段柏德已经失了踪。”

  “畏罪潜逃?不对啊,为什么早不逃?而且给假口供用到局长的表弟有病吧?”

  “从这两个发现来看,案件恐怕远远比我们想的要复杂,这个段盈盈即便是凶手可能都只是之一,或者甚至被利用和栽赃,我们要改变审问的策略,而且必须先突破罗素宁,找到段柏德。”

  我相信白白说的可能性,段盈盈是冤枉的,但既然冤枉为什么要对我有所隐瞒?还有段柏德这个白痴口供,是要先找到他,晚了恐怕会是死尸一具。

  想着想着,我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场景,我连忙道:“白白,我们先不审段盈盈,我们立刻去一趟案发现场,我想起来一个被我忽略的重要疑点……”

  白白来了精神:“什么疑点?”

  “上车再说。”我回头走的飞快,先上车,等白白上车以后,我启动了快速往外面开,嘴里道,“黄诚家隔壁的房子,案发当天我拍门的时候没有人开门,当时我没多想,刚刚才想起来一个细节,那一层只有三户人家,可当时我冲上去的时候我听见关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