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四十五章:伤心事

第四十五章:伤心事

  我继续道:“罗素宁当时还在喊,肯定不是她关门,剩余两户人家,其中一户住的是一对老人,我之后敲开老人的门,他还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如果不是他骗我就是另外一个房子其实有人,只是装不在。”

  “你觉得那个可能性大些?”

  “我不知道,想去确认,我希望是另外一个房子有人。”

  “那我们去到以后先找管理问问那家住的什么人,把信息弄到,然后先去老人的家一趟。”顿了顿,白白又道,“段盈盈这里,你问过她什么没有?”

  “问过几个问题,她确实认识黄诚,但不是黄诚的情妇,而是黄诚的债主,有欠条,她是去收账的,如果她说的是实话,她不是情妇,那消失的内裤就和她无关。另外就是她从离开黄诚的家到撞到程怀火,她说大概五分钟的时间差,为什么这么久?说路复杂,迷路。当然正常状态下不会,迷路的主因是她心乱,离开黄诚家里前,黄诚想对她图谋不轨,耍了流氓吧!”

  白白没说话,在思索着我说的这些,我必须先告诉她,先表明我的态度,否则段盈盈会被审的很惨。

  十多分钟以后,我们到了目的地,在花园外面停了车,找门卫表明了身份查黄诚邻居的身份信息,结果发现这个房子是出租房,租房的是一个女人!可不对啊,老爷爷跟我说住这个房子的是一个离异的男人,经常到外地出差,难不成是女的租给男的住?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就是老爷爷撒谎。

  带着疑惑,我和白白到了老爷爷的门前,敲门。

  不多久,门打开,露出一颗脑袋,正是我见过一面,白白复供也见过一面的老爷爷,他还认得我们,他道:“案子破没破?”

  我道:“暂时还没,想跟你多了解些情况,我们能不能进去?”

  老爷爷不太愿意,大概又找不到适合拒绝的借口,所以迟疑了好久才说可以。

  门完全打开,还没有进去就先能嗅到一股浓烈的佛香味,屋里都是烟雾,往外面钻。走进去几步,整个客厅的墙壁都蜡黄一片,是烧香烧出来的效果。不过这绝对和普通人家供奉个菩萨每天烧香拜佛不一样,这里供奉的菩萨竟然有七八尊之多,神台都有九座,八座有供奉,一座留空。

  而八座有供奉的神台上都点了佛香以及长长的红蜡烛,所以屋子里的温度要比外面闷热,加上刺鼻的佛香味,很难闻、很难受,很吓人。

  这是个小佛堂吗?可我连一张佛像图都没有看见,能看见的都是妖类的菩萨,可以说牛鬼蛇神什么都有!而且客厅的物品无论大到沙发,还是小到凳子都贴着符咒,向阳台的两面落地玻璃门则左右两面各挂着一条红色小内内,房间门头上是镜子,一种很古老的镜子,八卦镜。

  整个环境看来,就令人感到非常的不适,想扭头走出去。

  我和白白对视了一眼,白白回头问正在关门的老爷爷:“老爷爷,你们家怎么这么多神台?”

  老爷爷道:“是我老伴,我进房间跟她说一声,以免吓着你们。”

  吓着我们?为毛吓着我们?

  我和白白对视着,各自都在想这问题,就在这时候客厅右侧的房间门打开,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婆婆滚动着轮椅出来,她是瞎子,不过不是眼睛完闭那种状态,而是……可能有病,两只眼睛呈现的是一种森然的白色,她皮肤很特别的黄,整个人瘦到皮包骨,穿着还古怪的很,穿蓝色的道袍,心口挂一个大大的八卦图,腿上放着一把绑着红绳的杀猪刀。

  我滴妈呀,我和白白真被吓的不轻,尤其她望向我们这边的时候,我们都有种被什么东西盯着毛骨悚然的感觉,可她明明是个瞎子。

  老爷爷转过身发现自己的老伴出来了,连忙走过去道:“怎么出来啦?”

  老婆婆没有回答,反而愤怒地质问起来:“我说过多少遍不要让陌生人随便进家门,你们迟早会害死我。”

  “这不算陌生人,这两位是警察,来问点事。”

  白白道:“老婆婆,我们是……”

  “婆什么婆,谁是你婆婆?走,出去,马上出去。”老婆婆激动地滚动着轮椅往我们的方向来,那模样很凶悍。

  虽然我和白白很想留下来弄清楚这个屋子到底怎么回事,但现在这种场面不适合,只能退出去,在门口等待着,因为老爷爷小声说了一句等会出来和我们说。

  白白道:“这个老婆婆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我反问道:“你指的问题是什么?凶手?那肯定不是,她没有行动能力,轮椅已经很破,起码用了五六年的模样,这证明不是装的没有活动能力,况且是个瞎子?所以我们还是别瞎猜吧,等老爷爷出来问问,他也不可能是凶手,他有帕金森症,介乎于轻度到中度之间,不太可能有足够的力气捂死黄诚。”

  白白哦了一声,往着天花板,思索着!

  过了三分钟左右,老爷爷轻手轻脚开门出来,第一时间道:“她八年前出门买菜莫名其妙瘫了,然后又莫名其妙变成了瞎子。查不出什么原因,她这人又特别迷信,所以就觉得自己是被什么脏东西缠身,家里才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吓人的东西!她也整天都疑神疑鬼,但凡有人进来都说会害死她之类,我是拿她没办法。”

  白白继续道:“现在医学越来越昌明,这么多年过去有没有继续检查过?”

  “几年前去过一次就不再愿意去,医生说她可能是心理有病,她又不肯接受心理治疗,只能现在这样。”

  “心理病总有诱因吧?”

  “我老伴这人比较霸道,属于那种尖酸刻薄的婆婆,儿媳妇则是那种比较懦弱的人,我老伴瘫痪前的一个月,丢了一枚戒指,硬说是儿媳妇拿了去,吵完架以后,儿媳妇吃下了一瓶安眠药,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救不回来。”老爷爷说到这里眼圈红红的,“因为这件事,我儿子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没有和她妈说过一句话,亦不愿意来看她。”

  白白没有再往下问,觉得没有可疑吧,毕竟是那么多年前发生的事情,揭人伤疤不太好。

  我道:“对不起,老爷爷,让你想起这些陈年伤心事。我们今天来主要问的还是隔壁这家的状况,你说住的是一个离异男人,但我们查登记信息查到这是出租房,租房的是一个女人。”

  老爷爷一脸疑惑:“是吗?我平常见到的都是男人,我们聊过,离异是他自己说的,一个人住亦是。”

  如此看来不是老爷爷撒谎,而是那个男人撒谎?我继续道:“这两天他回来过没有?你最近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

  “如果我没记错最后一次见他应该是上个月,他经常出门出很久。”

  “谢谢你,你回去吧,不然老婆婆又得生气。”

  老爷爷回了屋里,白白问我:“我们要不要进屋子里看看?”

  我道:“怎么进?房主没联系到,租客没联系到,你还打算擅闯民居?”

  “最好进去,否则等你找到人可能什么证据都已经被消灭。”说完没等我同意,白白已经从包里拿出一根专门用来开各种锁的铁钩,三下五除二已经把门打开,“进不进你选。”

  还真客气,门已经打开,我还能说不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