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四十六章:阴阳

第四十六章:阴阳

  我和白白进了屋里,这个房子内部装饰很残旧,家具什么的都很残旧,没有照片,没有能证明住客身份的东西。不过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物件都整理的比较干净,看上去不像很久没有住过人,反而更像每天有人搞打扫,而且打扫的很认真,连玻璃门的外层都没有检查出落灰。

  这像男人住的房子?那么干净整洁又愿意每天收拾房子的男人,我表示少见!

  白白道:“登记的是一个人住,老爷爷亦给出证明是一个人住,可为什么住客房而不住主人房?”

  我摇头道:“错,主人房原来有人住,你闻一闻,衣柜没有霉味,反而有一股洗衣粉的香味,肯定放过衣服,只是近来才被拿走,然后彻底打扫了一遍,这很明显是想毁灭证据,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当时关门的是罗素宁的情夫,这里是他们偷情的小天地……”

  “如果你猜的没错,肯定还有许多线索,我上卫生间看一看。”说完白白就跑了出去。

  我一个人站在床边,看着面前的大床,这是一张高档豪华弹弓床,纯白的颜色,床单和床罩已经被拿走,看上去很干净,空无一物。但是认真检查,会发现两边的角残留有两样东西,长长的头发以及一小片指甲屑,弄不好这是破案的关键啊,所以我小心翼翼把它们捡起来各放进证物袋。

  又仔仔细细在主人房逛了一圈,没有其它发现,我才返回客房拿了一件衣服,再出去走到卫生间门口,刚好白白走出来。她手里拿着证物袋,里面有头发,但不是一根,而是一小撮,她道:“除了这撮头发之外里面干干净净,牙刷毛巾都已经被拿走,很小心啊!”

  我晃了晃我手里的三只证物袋道:“再小心,再专业,不一样留下证据?走,回去化验。”

  “你说如果这是罗素宁的头发,她无法抵赖了吧?会招供吧?如果这个情夫是段柏德,就能解释他为什么给假口供,我感觉凶手的关键在他身上。”

  我可没有那么乐观,罗素宁没那么好对付,段柏德亦不一定跟凶杀案有关,除非他是个白痴:“这只能解释他们有奸、情。”

  “除了他还有谁有杀人动机?”

  “但看黄诚的死,或者有可能是这样,但是金若若呢?他为何要杀金若若?为何金若若知道自己要死?”

  “金若若也是他情妇,他喜欢捡黄诚用剩下的,这算不算动机……?”

  我无语,白白能假设成这样,除了投降还能如何反驳?我不这样认为,而且我来这的目的不是为了找出谁是罗素宁的情夫,就算从罗素宁这边能解释的合情合理,从金若若这边看都不可能是这个隐藏在暗处的情夫杀了人,干嘛杀金若若?而且金若若事先知道?

  其实我是想确认段盈盈把五分钟用到了哪儿?会不会是进了这个房子?单从这件事看,段盈盈是不是和罗素宁有着一样的想法,有所隐瞒是想保护某个人?

  反正我绝对不相信段盈盈花了五分钟才出到花园门口,是因为灯光昏暗而迷了路,那太傻。

  回到局里,白白拿搜索到的物件去技术部让法证化验,我回刑侦办公室,那会除了程怀火之外,小马和林美丽都在,林美丽在吃饭,很饿的模样,我看着她那吃相心里很难受,作孽啊,都怪我。

  我问小马:“程怀火呢?”

  小马道:“去了下面的派出所,找段柏德,我等会去汇合他。”

  我没有再问,从白白的桌子上拿了他做的资料看,她说的段柏德失踪不是那种被绑架或者被杀害的失踪,当然有这种可能性存在,但是在确认之前,我们无法大面积出头像找他,他和段盈盈不一样,他只是给假口供,连嫌疑都算不上,我们出头像,弄错了就是违法。

  小马很快走了出去,林美丽也吃完饭拿着饭盒走了出去,办公室剩下我一个人,我回到自己的座位挪动椅子对着门口方向,拿起座机电话给我爸打过去。

  电话接通,传来我爸的声音:“你妈已经告诉我你们那边的情况,人抓到没有?审过没有?什么情况?”

  “暂时还没有答案,可能我们想错了吧!”我只能这样和我爸说,除非我知道确切答案,但我不知道。能确定的是三星岩上弄死那些盗墓贼的是段盈盈,她的动机我不猜,我倾向于相信她不是我们的敌人,不是盗墓贼。但要说她和我们是一样的目的,她是外地人,不太可能!所以,这是一个谜,我得想个办法撬开她的嘴才行。

  “我们这边要不要做准备?”

  “最好不要做,越做越不好,最好不要靠近皇陵更保险。另外还有一件事,我研究过从古书抄下来的资料,毁了鬼约不是没有救,有两个方法。第一个不太确定,金山老祖宗活到九十一岁怎么活的?他没有用过招魂术?没有毁过鬼约?肯定不是这样,所以有解救办法,可能只是失传,具体失传的年代我需要回去再研究研究,希望能找出来。”

  “你现在能走开吗?”我爸没有任何兴奋劲。

  “暂时不能,但我会安排时间。第二个方法是确定的,我已经研究出来,就是杀了自己的鬼灵。这是从金山老祖宗哪儿得到的,他的原话是: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鬼灵,你能杀死自己,却杀不死鬼灵,你能杀了自己的鬼灵,你就能活下去。”

  “我怎么没听出来?”我爸怀疑的口吻,“你怎么理解的啊?这句话莫名其妙自相矛盾。”

  “就是自相矛盾才是方法,你不要考虑这个,你想想怎么杀自己的鬼灵,鬼灵是什么东西?”

  “这你妈和你说,她能说清楚点。”

  一阵杂音传来,电话已经到了我妈手里,我妈的声音传进我耳朵:“我们身体里面有两个灵魂,一个是人魂,一个是鬼魂,一阴一阳,一般情况下它们保持平衡,阴不会比阳多,阳不会比阴多!但有许多例外,有的人阴阳失调、阴盛阳衰或者阳盛阴衰等等。这种阴阳主要是两种情况,一是长相内在和气质,有的男人很女人,有的女人很男人,这是失调。二是我们说的时运,阴盛的人总是很倒霉,总是碰到很多糟心事,以及体弱多病等等,而阳盛的人则是百无禁忌。”

  又长了见识,科学上怎么解释来着?先天遗传基因决定,以及后天生长环境决定,现在听我妈说,好像封建解释更靠谱!我道:“就是说要杀死人身体里面的阴?”

  “对,但我刚刚说过它们保持着平衡,缺一点人就不那么正常,直接没有了谁知道什么后果?”

  “金山老祖宗不知道?他为什么还那么写?”

  “大概是毁灭和创造同步吧,除非杀死的阴能转化为阳,一个人十足的阳估计是另一种状态,不是有句话说了么?生命在于调和,现在如果阴和阳各自五十,你杀了一个就只剩下五十,要一百才能活。”

  我妈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还是相信金山老祖宗并非乱说逗后代,肯定有技术含量在里面,只是我们暂时还不知道。

  所以我还是要再找资料,可我他妈现在空不出身,烦躁。

  我妈叹了一口气道:“小雨,我知道你很努力在找解救的办法,可能真的没办法,你不要太强求这方面的事情,而忽略了其它方面应该做的事情。比如那个女孩,我们还不知道什么状况,你还是专心这个事吧,不然救了你爸的命,可能害了许多人的命,我们已经罪孽深重,不能再做这种事,明白我意思吗?”

  “嗯,明白,挂了……”我连忙挂断电话,因为白白已经走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