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四十七章:冥顽

第四十七章:冥顽

  我靠在椅子里给自己点燃一根烟,边抽边思考,不过我思考的不是化验结果的问题,而是人魂和鬼魂的问题,我是不是该找十世边缘问问?或许他知道些什么呢?可白白在又不方便打电话!或许我应该到外面去打吧,我道:“白白,我出去一趟,等会就回来。”

  白白嗯了一声,翻着资料。

  我快步走出去,在大街上找了一个公话亭给十世边缘打过去,他那边响了好久才接通,而且刚问了一声谁?就不停的咳嗽了起来,等他咳嗽完我才道:“你没事吧?”

  “没事,我听出你声音了,又有什么问题想问?”

  “人是不是有两个灵?”

  “对,人灵和鬼灵,亦叫人魂和鬼魂,你怎么问这个?”

  我是先试探,如果他不知道,我问亦是白问,我就不会继续,现在他知道,我当然不放过这样的机会:“因为好奇,我想知道这两个灵杀死一个以后人会如何?”

  “这个吧……通常情况下是灰飞烟灰,因为他们相互依附而活,是两个不同的东西,但却息息相通,缺一不可。”

  “那不通常的情况下呢?”

  “法杀,做法来杀,但不是我们理解的那种杀,而是把它弄死在身体里,它死了却不离开身体,还会为你所用,难度很大,我不知道什么法,怎么杀,我只是在一本古书上看见过记录。而且做这个事就算成功了都要承受一个后果,就是……日夜颠倒。”

  “是生物钟吗?”

  “应该不是生物钟,具体什么意思我还没有参透。”

  我刚刚的激动劲荡然无存:“知道了,谢谢你。”

  结了帐,我带着深深的失落回到局里,不过进办公室前我换了一副正常神色,白白是很敏感的人,我可不愿意她发现什么。

  我坐了十多分钟,白白就去技术科拿报告了,很快回来,只是脸色显得很古怪,我小声道:“不会是有什么恐怖的坏消息吧?”我一颗心提着,我现在最怕就是坏消息。

  白白道:“指甲屑是男性的,但不属于客房住那个离异的男人。而头发,则分别属于两个人,你在床上找到的一号头发属于罗素宁,我在厕所找到的二号头发其中有罗素宁的,亦有之前林美丽拿去化验的段盈盈的头发。可能段盈盈在屋子里出现过,亦可能是被栽赃,但头发不在明显的地方,而在下水道边和罗素宁的头发缠在一起,栽赃成这样技术含量很高,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听白白说着,我额头稍微冒出了几颗冷汗,莫非段盈盈隐瞒的正是这件事?她为何要去那个房子?借厕所吗?肯定不是,借厕所用得着隐瞒?而且,我现在怀疑段盈盈说她离开黄诚家到在花园门口碰见我们,中间只是五分钟的时间差,大概都不是真话,而是超过了五分钟……

  看我不说话,白白问:“你说吧,现在我们是先审罗素宁还是段盈盈?”

  “先审罗素宁,今晚凌晨就要够四十八个小时,我们要争取时间攻陷她。”我转而对坐在座位里听着我和白白说话的林美丽道,“小丽,你去一趟茶庄找些段柏德常用的物品回来交给技术部化验,看看和指甲屑提取到的DNA符合不符合……”

  林美丽说了一声好,快步走出去,她能完成任务,之前就是她和我去的茶庄,她再去没事。

  五分钟以后,审问室里,我和白白面对着罗素宁,她眼圈很大很黑,睡不好,甚至睡不着。当然这是正常的状态,换谁进了这种地方面对四面墙一盏黄灯,心理压力都会特别大,甚至崩溃,能睡着的除非心理素质好到变态。另一个因素就是在外面更危险,更睡不着,比如被追杀,明显这里更安全,所以能睡着。

  我给罗素宁倒了一杯水,等她在喝的时候我冷不丁开口道:“你的情夫是谁?”

  罗素宁惊了一秒,放下水杯立刻道:“什么情夫?你什么意思?你不要侮辱我,因为我会动用一切的能力告死你。”

  “罗小姐,装大了知道吧?还带着恐吓,我是警察,你是嫌疑犯,你搞清楚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再好好说话。”我把化验报告放在桌子上,“这是一份化验报告,化验的物品是在你们家隔壁房子找到的头发,化验结果显示头发属于你,你能给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么?”

  “串门,邻居之间走关系不行?你指不定在楼上楼下和花园的活动区都能找到我的头发或者其它物品,奇怪吗?”

  “我们是在床上找到的头发,而床上还有一个男人的指甲,你猜是谁?这事不到你抵赖,为什么你的头发会在床上?串门串到这程度?”

  罗素宁毫不犹豫道:“大概巧合吧,我坐沙发里掉了头发粘主人身上,主人带回了房间之类,这答案你满意吗?”

  奇怪,怎么和段盈盈给我的解释几乎一样?而且还冲口而出,好像早想好了似的!心里思索着,我嘴里继续道:“房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而且是案发以后的事情,为什么收拾的原因不用我和你说了吧?”

  白白道:“你是不是觉得再熬几小时就能出去?我告诉你,你出不去,除非老实交代,你只有这条路可走。”

  罗素宁笑了:“我没什么可交代,就算有,交代了更出不去吧?”

  真是冥顽不灵,我总觉得她在等什么事情,她其实害怕,她的眼神并没有说的话那么淡定!我看我要从其它方面攻陷她的心理防线,而我想到的是金若若,她还不知道金若若已经死了!

  我道:“金若若认识不认识?她是你老公的情人,年轻貌美,在事业单位工作,不过……很可惜,被杀了……”

  罗素宁冲口而出道:“死了好啊,狐狸精,活该。”

  “她死的很惨,先被毒死,然后割掉胸部,我们已经锁定凶手,抓了回来,就在隔壁的审问室,想不想知道是谁?是段柏德。”

  “不可能,他是个正当商人,而且人很好,怎么会杀人?”

  “看来你很了解他,但是知人口面不知心这句话你听说过吧?你知道你老公死了除了你之外谁得益最大吗?段柏德,他顺带能把经营权拿过来,反正你平常不管生意,应该弄不来。而如果再把你……,假如你出不去,那么生意就会完全属于他,想过这个问题没有?我不知道你在掩饰什么,不过你要想想值得不值得,可能你想保护的人只是表面上和你一条心……”

  罗素宁不说话。

  我从椅子里起来,同时对白白道:“走吧,给她点时间让她好好想想,要不要把握最后的机会。”

  罗素宁看着我们离开,没有任何表示……

  关上门,白白道:“这招管用吗?”

  “要取决于罗素宁对他情夫的信任,如果他情夫就是段柏德,估计她会开始怀疑。而如果她的情妇不是段柏德,又听进去了我的话,她保护了她的情夫,自己出不去一样已无所谓。所以无论情夫是不是段柏德她都必须做出选择……”

  “那你干嘛告诉她段柏德有可能是凶手?这样一来她觉得段柏德比她更不可能出去,还会怕?”

  “你不说没有这种条件好不好?段柏德只有一个,还能分开用?她不是你,这种环境下不会有那么理智,我们就等收成吧,在此之前,先去会会段盈盈。”

  “等等,好像我们忽略了一个事情,段盈盈一个外地过来的人,她住酒店的时候,根据登机人员回忆,她带着一只大大的旅行袋在身边,现在旅行袋呢?她退房以后去了哪?直接去金狼天寨?”

  这问题我也忽略了,她现在身上只有一只小包:“回办公室打电话让张子辰去金狼天寨金春天的家里,去问问是不是有她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