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四十八章:一模一样

第四十八章:一模一样

  白白走的飞快,而且是她打的电话,张子辰接到电话以后表示立刻去,并且拿到以后亲自送出县城,我和白白商量过以后决定暂时不审段盈盈,等行李拿回来再说。而在我们等待的时候,程怀火和小马以及林美丽同时走了回来,林美丽没有带回来段柏德的物品,不过他们直接把段柏德带了回来。是林美丽碰见他的,刚好他回茶庄,按他的解释,他不是失踪,而是昨晚和几个朋友去了郊外的度假村,一直打牌到天亮,然后吃喝玩乐了一天。

  在审问室里面,我问段柏德:“段先生,说说吧,为什么给假证供?”

  “我要是说记错了你们应该不会相信吧?”段柏德呵呵笑了两声,竟然还能笑出来,“既然找到我,我想你们应该查到些什么了吧!我就不藏着掖着了,我和罗素宁有关系,那天我就在隔壁的房子里,但黄诚的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我要杀他,根本就不需要这样,这点你们应该赞同。”

  我点头道:“赞同,但这并不代表你没有杀他。”

  段柏德还是很淡定,脸上仍然有笑容,这个老江湖,难对付:“没错,我比谁都有杀人动机,但正因为这样,我不能杀他,哪怕他会把首饰店弄死,我都不能杀,那犯法对吧?”

  “为什么他会把首饰店弄死?”

  “除了他赌博之外,还有件事我没有和你们说,他想做销赃的生意,销金银珠宝,从古墓挖出来那类,我不同意。”

  “谁能证明?现在黄诚死了死无对证,你反过来说都行。”

  “这事罗素宁知道。”

  “你们一伙。”

  “那我有病呢?你们不知道,我却要说出来,我故意给自己找麻烦?”

  似乎有道理,所以我没有纠缠下去:“他打算接谁的赃?”

  “这我不清楚,我就听他跟我说过,看我反对他就没有再提。不过我知道他从来没有断过这种念头,有阵子……我总看见他和一个光头的外地人接触,就是这个外地人和他去的澳门,他叫明辉,你们找到他审一审可能会有意外收获。”

  “罗素宁为什么和你一样什么都不说?她明知道不说清楚我们不会轻易放了她,就算过了四十八个小时一样会盯着她,是不是还有其它目的?”

  “有,就是害怕,我们的事情要是传出去她和我都不用再混。另外我跟她说过看情况说话,最好由我先说,她不难确定的,我说了以后你会告诉她我已经招供,给她压力,这时候她就能说了!老实说一句吧,如果你们到茶庄找我的时候我已经知道金若若死了,那时候就会说出来,能帮多少帮多少,谁知道下一个是谁?如果是罗素宁怎么办?所以我回来的第一时间就打算找你们说,刚好林小姐来了茶庄,就一起来了……”

  王八蛋,完全没有节操,我鄙视他:“说的可真好听,帮忙,你给假口供帮倒忙知道吗?”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现在我说出来,那是此一次彼一时。”

  “房子被打扫过一遍,谁做的这件事?什么时候做的?交代清楚。”

  “案发第二天警察刚撤走的时候,可惜还是白费心机,不过我真没做什么犯法事。”

  白白道:“通……奸不算?给假口供误导警方算不算?”

  段柏德无语!

  “如果在古代这一条就够让你坐牢一辈子,你这人真恶心,那是你的合作伙伴,你的兄弟,朋友妻不可欺你不懂?”

  段柏德一脸冤枉道:“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罗素宁空虚,我寂寞,我觉得没有问题,况且黄诚当罗素宁无物?还有金若若这里,她以前是跟我的知道吧?她的工作都是我帮的忙,不然她能在街道办工作?她大概只能端盘子。是黄诚硬生生把金若若抢了过去,他当时有想过我这个兄弟没有?如果不是看在千丝万缕的合作关系份上我早和这王八蛋翻脸。”

  白白一脸鄙夷道:“这不是你通、奸的理由,你这是赤裸裸的报复心态。”

  段柏德无所谓道:“就当是吧!”

  我道:“说说金若若和黄诚的关系,是不是比黄诚和其它女人要好?”

  “金若若有时候会替黄诚管账。”

  “就是说生意上的事情金若若都知道?包括黄诚打算做销赃的生意?”

  “知道。”

  “你昨晚到今天的行程说清楚,去了哪,和什么人一起,有什么证明等等都要说清楚,白白你记下来核对清楚。”说完,我从椅子里起来,打开门快步走出去,我想我已经知道金若若为什么留遗书了……

  回到办公室,我对小马道:“小马,趁还没下班赶紧去一趟出入境管理处,查查黄诚近来的出入境记录,拿到大概时间以后再查一个叫明辉的人是不是和他一起出的境。”

  小马连忙收拾了一下往外面跑,程怀火问我:“什么情况?”

  我道:“等会白白出来你自己看口供吧,我去见见罗素宁,小丽你和我去。”

  林美丽跟着我走,我们刚进审问室,还没有来得及坐下,罗素宁就已经主动开口,说她确实和段柏德有那种关系,说的时候已经没有那种高昂的气势,变的可怜巴巴,给我一种之前不说是害怕的感觉,这和段柏德说的相符,或者和我想的相符,她并非那么信任段柏德。

  做为一个专业的刑警,我固然不可能趁机鄙视她,反正只要她愿意说我的工作就算跨开一大步。我坐下问她案件的细节,她是怎么发现的黄诚?当时还发现什么?发现以后怎么做?是不是立刻找段柏德商量怎么办?她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从口供看,她和段柏德没有嫌疑,他们只是倒霉。而发现到喊的时间其实有十分钟,他们单是商量怎么办已经有五分钟,就是说……段盈盈真的在撒谎,她离开黄诚的视线去到门口撞到程怀火,至少经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迷路迷那么久可信吗?不可信。

  审问完罗素宁出去,白白也已经出来,她坐在自己办公座位打了好几个电话以后,让林美丽跟她出去,大概去找段柏德说那些证人。办公室里顿时剩下我和程怀火,那会已经是下班时间,但我们不能走,这个工作就是如此苦如此累,如果天天都有案件发生,我们要哭。

  天黑的时候,小马走了回来,他已经查到明辉这个人,而且知道他住在金煌大酒店,我们正准备出去带他回来审,张子辰刚好来到,所以最后是小马和程怀火去带明辉,我留下来招待张子辰。等张子辰离开以后我才打开他送来的属于段盈盈的旅行包,从里面翻到三套衣服,都是黑色的裙子,连内衣什么的都是黑色,很明显这女人对黑色情有独钟。

  除了衣服之外,旅行包里还有些女人的零零碎碎的东西,以及半张发黄的纸,我打开看了好久却没能看明白画的什么内容,好像符咒,又好像地图,更像一幅抽象画。我想要看明白可能要找到另一半,不过整个旅行袋都翻遍了却没有找到另一半,倒是找到一小瓶话梅,二十颗装,还有半瓶,以及一条塞在外夹层的男式内裤。

  坦白说,看见内裤的第一眼我真以为自己眼花,可我没有眼花,就是男式内裤。我连忙拿着往技术科走,让值班的何辉化验是不是属于黄诚!我返回办公室等消息的时候,看话梅瓶身的制作成份,和在金若若被杀现场找到的话梅核提取到的成份一做对比,我滴妈呀,竟然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