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五十章:砒霜

第五十章:砒霜

  林美丽狠狠瞪了程怀火一眼,我一样,我想活活宰了他:“你这更是扯淡,不是化验过黄诚没喝酒吗?你为了支持白白的猜测,你脱离了逻辑证据无中生有,你怎么不去死?”

  程怀火无语,有点搞不懂我怎么那么大火气。

  小马道:“我还是觉得白白的猜测很靠谱,其实我们不用吵,等内裤的化验结果出来,去审问段盈盈就知道。”

  我道:“我们要先搞清楚个大概,这些疑点不搞清楚,白白用这个标准去审,得到的不会是真相,我们不能冤枉任何清白的人。白白,第二个问题我没说,我先说说吧,关键不在段盈盈进去了房间与否,而是拿内裤走,你倒是给我假设一个,怎样才能形成这个条件?如果你无法解释,刚刚你猜测的就是废话,就是本末倒置,我们谈的是内裤怎么到了她旅行包里,你说杀人过程和原因,最后这内裤不用解释直接结案你是这意思吗?”

  “我现在暂时无法解释,不用解释,审段盈盈本人就知道。”白白拿了桌子上的话梅,“我去看看结果出来没有。”

  “你是无言以对吧?这就不可能,除非段盈盈真的是变态,而且还是一个弱智的变态……”

  “变态很奇怪吗?”

  “证据,我们要的是证据,你没有证据,这个疑点的利益就要归于段盈盈。”

  “现在话梅和内裤就是证据,还不够?”白白说完这句就气愤地跑出了大门。

  程怀火滑动着椅子,滑到我旁边道:“哥们,你没事吧?”

  我道:“我有什么事?有事的是你们。”

  “是你吧?你这状态不对劲,太激动,而且思维方式不是平常的人。”

  “你扯淡吧,平常的我如何?不一样吗?”

  “平常的你会赞同,其实白白的猜测合情合理,不然内裤怎么在段盈盈旅行包里?先不管怎么来,反正匪夷所思的事情多了去,比如我昏迷的原因不是查都查不出来吗?这证明什么?证明不是所有事情都有答案,亦不是所有事情都需要答案才能入罪。同理现在最主要的证据就在段盈盈的旅行袋里,这就是现实问题,不管内裤怎么来,它就存在。况且不仅仅是内裤,还有话梅,这怎么解释?你能解释一个,不能解释另外一个吧?”

  “如果是栽赃呢?”

  “证据,那你让她拿出证据来,如果没有,那她就是凶手。”

  “我不那么认为。”

  “上次我和你调查粮食局宿舍的盗窃案,和这个情况差不多一样,亦是在嫌疑人家找到两个证据,刚刚我说那番话你和我说过,怎么现在变了这个段盈盈你的观点就不一样?你还说没问题。”

  我有点无言以对,好像真的有问题,因为我从心里不希望段盈盈是凶手!不过问题不是致命性的问题,为不是偏袒,更不是无中生有,疑点确实是存在,我想弄清楚有错吗?如果弄清楚的结果段盈盈还是凶手,那我没办法,只能认命,公事公办,有什么后果,承担着就是。

  “算了,我不跟你争论,等白白拿结果回来在说吧!”程怀火说完从口袋拿出香烟,给了我一根,他自己点燃一根,叼在嘴巴里,滑动椅子回自己的座位。

  我从椅子里起来,往走廊外面走,我去了后院,刚找地方坐下点燃香烟抽了一口,看见林美丽出现在走廊出口处,她应该是跟着我出来的,她慢慢在走近,好像有点怕的模样,我道:“你鬼鬼祟祟的干嘛呢?”

  林美丽道:“我看你脸色很差,你没事吧?”

  还是林美丽关心我,我心里有点小感动,嘴里道:“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林美丽这才放快步伐走过来,坐在旁边道:“我支持你的观点,那个女孩虽然刁蛮泼辣,但看上去不像是变态的人。”

  我吸了一口烟,喷了出来道:“小丽,这些疑点就像一个局,换谁都不会把内裤带走还藏起来,我当时说过现场没有内裤有三个原因,第一个是死者没有穿内裤的习惯,第二个是内裤上面有秘密被凶手有意带走,第三个是没有秘密而被凶手无意中带走。第一个不说,死者有穿,剩余第二或者第三,段盈盈发现以后都会拿去毁灭吧?可没有,反而藏起来,难道你跟我说藏是毁灭的其中一种?不合理吧?”我真就那么想,真像一个局,看上去很菜,但大局观很好,估计安排了好久。

  “对,我亦觉得不会那么简单,白白师姐有点急了……”

  我一愣,对啊,不只是我急,好像白白亦很急,她过去可都很小心求证,而且我们从来没有像刚刚那样为案情激烈的争吵过,白白这是干嘛呢?

  过了半小时左右,走廊里又跑出一个人,是小马:“白白已经回来,化验结果显示内裤就属于黄诚,话梅里则有砒霜!我们赶紧回去,王队来了说要立刻开会。”

  我靠了,话梅里面有砒霜?

  我连忙和林美丽一起跟着白白直接去会议室,我第一时间看化验报告,还真的是!

  我脑袋仿佛炸开了一般,乱七八糟的一片,幸好这个会议不算正式的讨论案情的会议,而是向王芸汇报情况,多数都是白白在说!三个证据,内裤,话梅,头发,两个动机,白白基本上就认为段盈盈是凶手,反正刚开始她亦那么认为,而且是她说的不要小看女人的犯罪能力。

  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说的基本上白白和程怀火都在反驳,比如段盈盈是不是又弱智又变态?如果不是怎可能带内裤回去还藏在旅行包?这明显有问题!还有其它很多问题,黄诚家隔壁房子找到的头发是怎么回事?段盈盈杀金若若的动机是什么?以及金若若为什么早早留了遗书这些都没有搞清楚,至少他们没有搞清楚,而是直接选择忽略。白白给我的反驳是,头发没搞清楚是因为还没开审段盈盈,至于变态问题,杀金若若的动机以及遗书,可能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审过就会知道。

  白白说的就是废话,不过我想明白了过来,可能是王芸给了白白很大压力,或者暗中给白白下了什么命令。这是可能的,虽然我才是正组长,但王芸和白白是老关系,如果上面给王芸很大压力,她刚接手不想出问题,会找白白说些心里话,而不是找我说,找我说,如果不在法规内,她敢说才怪。

  说到最后我都已经没有说话机会,王芸直接道:“小雨,我们先不说吧,让白白和小程去审,我和你到玻璃后面听,至于段柏德和罗素宁,我看可以先放出去,反正我们不确定一次能审清楚段盈盈,如果要反复审,我们留下他们就没有意义,这都是名人,压力很大,你们是没空看报纸,我有看,所以人就先放了吧,这样大家的压力会减轻一些。”

  看来我猜得对,就是她给了白白压力,意见有分歧就架空我,我突然很鄙视她,感觉看错了她,是她的压力减轻吧?扯到我们身上干什么?

  我很痛心,同时很担忧,如果他们就这样草草结案冤枉了段盈盈,她还认为是我冤枉的,后果会很严重。我可不认为当时段盈盈对我说的话是恐吓,她真有毁灭我们家,我们村寨的能力,甚至如果她愿意,在审问室弄死我们都是分分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