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五十三章:墓地

第五十三章:墓地

  开门的是一个男人,四十多岁,比较瘦,不过看上去很斯文,以及有点懦弱的模样。段柏德介绍我们认识,说我们是警察来问点情况的时候,他显得很担忧,但不是心里有鬼那种担忧,而是胆小的担忧。进了坐了一阵,问了几个问题,我进了卫生间检查了一遍,才告辞离开。

  下了楼,程怀火道:“那个住客没嫌疑,刚出差回来,还有车票,而且说出那么多证人,他确实不知情。罗素宁应该一样,不像撒谎,和原来我们审她的时候不同,她现在只想这件事赶紧结束。段柏德我有点看不透,如果栽赃段盈盈,有可能是他下的手,我想我们该查查他是不是去过云南,和段盈盈的家人是不是有过节之类,他栽赃总要有动机吧?”

  我道:“我和你说个事,仅仅讨论,无论什么结果只有我们知道,不说出去。”

  程怀火看我那么严肃,顿时亦严肃起来,点头道:“你说。”

  “我刚刚进卫生间,发现里面的空间特别大,设置成三个区域,刚进门一段是洗脸盘的位置,中间一段有台洗衣机,以及马桶所在的位置,一面玻璃之隔的最里面是大浴缸,浴缸另一面是窗户。白白说头发在下水道边找到,这里有三个下水道,分别是洗脸盘的下方,洗衣机的后面,以及浴缸脚下。其中洗脸盘下方的下水道是封闭的状态,洗衣机后面则是洗衣机专用,插着管子,所以只有浴缸脚的下水道最有可能……”

  程怀火想了几秒,没想明白我指的意思,追问道:“没明白,你直接点。”

  “就是说,段盈盈即便进过屋,除非在里洗过澡,否则洗手和洗脸或者做其它行为都不可能把头发落在里面。你觉得段盈盈会不会在里面洗澡?她自己住酒店,即便认识段柏德和罗素宁,而且知道他们的关系,来看他们都不可能在这里洗澡吧?你随便去别人家洗澡?她还是女孩子。”

  程怀火眼睛睁的巨大:“我靠,我靠,我靠,你是说白白栽赃?不可能吧?怎么可能?”

  “所以说之前我先跟你申明,只能我们知道,不能说出去。”

  “不可能吧,白白为毛要栽赃?”

  “可能我的想法出了问题,但事实真就这样,你自己想想,头发怎么在浴缸脚下的下水道?除了洗澡不会进去里面吧?”

  “会不会是不小心被别的人带进去?”

  “大哥,你洗澡要脱、衣服吧?放衣服的架子在外面,你脱了衣服进去还可能把头发带进去?再结合罗素宁和段柏德的口供,段盈盈就没有进去过,你说结果是什么?”

  “是表面结果,而且他们的只是表面口供,我们不能妄下定论,走吧,我们各自都想想,回宿舍再商讨。”

  我知道程怀火这是脑子混乱了,我其实亦很混乱,我不应该产生这样的想法,但这并非毫无道理,并非我凭空想象。

  走出花园门口,我和程怀火在昏暗的路灯下走着,忽然路边的绿化带鬼鬼祟祟、跌跌碰碰冲出来一个人,吓我和程怀火一跳。等我看清楚这个人的模样,我更吓了一跳,竟然是秦雁回。

  程怀火不认识秦雁回,看他不对劲,顿时大声呼喝道:“什么人?在里面干什么?手举起来。”

  秦雁回没有举手,他捋了捋长长的胡子,顿时整个人气定神闲下来,脸上露着出暖花开的笑容道:“呵呵,金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又见面了。”我看了看绿化带里面,“你在里面应该不是挖宝吧?”

  “不是挖,是抓,我跟着一只金丝猴来的,追到了这里面。”

  “金丝猴?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程怀火很紧张,“现在金丝猴呢?在哪儿?”

  “里面,你过来,我指给你看。”等程怀火走了过去往绿化带深处看的时候,秦雁回猛然出手一掌拍在程怀火的后脖子上,程怀火瞬间晕了过去,秦雁回接住他双手一抬,噼啪就把程怀火扔进了绿化带,接着拍了拍手掌对我道,“我已经看过,里面没有蛇虫鼠蚁等毒物,他应该会没事……”

  “你干什么?”我大惊失色,一是秦雁回出手之快,二是随意那么一抬就能把程怀火扔进去,那是一百三十多斤的汉子,我这么年轻力壮的来做都不一定能做成,而秦雁回是个迟暮老人!

  “想知道?”秦雁回说完了一句废话,随即做了一个走的手势道,“跟我走,要是怕就算了,但你会后悔。”

  这怪老头看上去不像在恐吓人,所以虽然担心程怀火,我还是乖乖的跟着他走,令我郁闷的是走了十多二十分钟,都出了郊区了他还没有说他的目的地,我忍不住了:“你到底想干嘛?”

  秦雁回道:“就到了,再走两分钟。”

  好吧,已经莫名其妙走了那么久,中途放弃很可耻,没理由两分钟都不坚持下去。结果我这一坚持就是五分钟,这怪老头赤裸裸的蒙我,不过就在我要发作的时候,他说已经到了!到了哪?郊外一片黑漆漆的地方,前面是一个小型的废弃工厂,后面是一个碧波荡漾的小湖,两边有一片小松树林,景色还算不错,夜风吹来凉凉的舒服,但我现在哪有空闲享受这种舒服?

  我道:“老爷子,你带我来这里到底有何目的?”

  秦雁回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他道:“面前这个废弃工厂原来是金属厂,长年吸收金元之气,所以我昨晚夜观天象发现这里金光泛滥,是个千年难遇的绝佳墓地。”

  我惊叫出口道:“墓地?这里有墓,你想盗墓?”

  “我带警察来盗墓,是我白痴还是你白痴?”秦雁回骂了一通,却忽然深深地叹出一口气,连人带影都显得极其孤独,他用很小音量的声音道,“我已经许多年不盗墓。”

  “你盗过墓?你真是盗墓贼?”

  “我过去盗过墓,你满意没有,懒得再跟你扯这个,看前面。”秦雁回随手一指眼前的一片空地道,“这能安个好墓穴,你看,背靠秋山真龙山,金钱湖水绕在前;官贵权印浮水面,玉几书案似佛眠;数峰朝天插云外,九星连珠朝拜全;穴场龙虎和对砂,水口九曲与三叉;禽星兽星神仙座;金瓶玉盏朝上数;有德之家占此地,公卿王候步金梯。此穴为莲花托佛地,龙真穴,安葬在此能发福绵远,房房皆发,忠孝贤良,男女寿高。你就安葬在这里吧,我花了不少时间才给你选中这里,别浪费掉我一番好意。”

  我想给他裤裆来一脚,三更半夜带我到郊区来跟我说一番这样的话,偏偏我那么白痴还跟他来:“告辞。”

  “走可以,三天内不把那个小女娃弄出来你就得死,这块墓地就能派上用场,或许你想葬回村寨,但村寨会经历一场灾难,你会无地可葬。”

  我停住,大惊失色的回头盯着秦雁回,不是因为他咒我,而是因为他说的女娃应该是段盈盈,我连忙道:“你知道些什么?”

  “夜郎皇陵,我说过这世间上的绝大部份事情只有我想不想知道的,而没有我不知道的。放心,这么一个小小的皇陵在我眼里就如同浩瀚宇宙中的一颗毫不起眼的小尘埃,如果不是那个小女娃跪求我出来,我都懒得来一趟,烟,给我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