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五十四章:震撼

第五十四章:震撼

  我毫不犹豫把香烟拿出来递给秦雁回一根,又帮他点燃道:“我不是很明白,不是装,是真不明白,你说清楚点。”

  “那个小女娃没和你说?那还是由她自己说吧,估计她有自己的想法,你要做的就是弄她出来。”

  我真是急死了,说一半不说一半,吊在半空中,这什么感觉?打个带颜色的比如就是,被勾引到刚起火打算扒裤子的时候对方却不干了,你最后只能走火,换你难受不难受,但我不能逼他对不对?我自问没有那个能力,所以我只能旁敲侧击道:“关于这个案子你知道些什么?”

  “我不知道过程,不知道幕后黑手,但我知道那个小女娃清白,够不够?我不想和你废话,墓地用不用你自己选。”说完秦雁回转身走人,而且走的飞快,你很难相信一个老人能走那么快,我竟然跟不上,哪怕我用跑的,都一直无法收缩我们的距离,他绝对不是人,否则就是他给我下了药,我看见的都是幻觉,我只是认为自己在跑,其实我走的很慢。

  没过多久,秦雁回的背影就剩下一个黑点,然后彻底消失,我不再追,反正追不上。

  我带着一种深深的震撼慢慢走,心里不停在想,秦雁回到底是什么人?段盈盈又是什么人?秦雁回那么亲切称呼她小女娃,看着关系匪浅,但秦雁回又说如果不是段盈盈跪求他,他都不会到这个鬼地方来……

  关键是秦雁回知道夜郎皇陵,那么说来段盈盈肯定知道,否则秦雁回不会和我说如果段盈盈有个三长两短,我就会三天之内死去,村寨还不保,这种话段盈盈之前说过,他们都在说明显是都知道。我当时不觉得段盈盈在恐吓我,现在我当然不觉得秦雁回在恐吓我,三更半夜带我到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就为了恐吓我,他有病呢?相反我那么认为我才是有病。

  我现在有一个冲动,回局里悄悄见一见段盈盈,不过很麻烦,她在审问室由后勤看管着,我没有任何理由能支开后勤人员单独见她。可不去我肯定今晚睡不着,而且明天醒来亦无从下手,我什么都不清楚怎么救她?不过秦雁回告诉了我一个信息,他说了幕后黑手,真有幕后黑手。

  回到碰见秦雁回的地方,往绿化带看了一眼,程怀火还在里面躺着,我走进去拍了拍他的脸:“哥们,醒醒。”

  程怀火悠悠醒过来,茫然看了我两眼,然后看看所处的环境,顿时跳起来道:“我怎么在这?”

  我道:“你说呢?”

  程怀火走出马路外面,双手乱往自己身上拍,感觉干净了才把目光投到我身上,疑惑地思索了两秒道:“是不是那个老头打晕我?他人呢?打晕我干嘛?”

  我也搞不懂,按理说就想和我一个人说话可以有许多种方式,秦雁回不可能想不到,所以唯一解释大概是他爱这样,他有着直来直往我行我素唯我独尊的个性,他想这样就要这样,管你那么多感受?我道:“先不说这个,我们回局里,想个办法让我见见段盈盈。”

  十多分钟以后,我和程怀火回到局里,刑侦办公室外面的走廊,我们往外面看见两个值勤女警站在审问室门口。我原本以为只有一个,竟然有两个,再加上里面有两个,不是总共四个?我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四个警力就这样被浪费掉,何不早点审完弄去关起来?我鄙视王芸的办事手法,为了一口气浪费纳税人的钱财。

  程怀火道:“怎么办?外面两个,里面最低限度一个,能支开一个不能支开第二个。”

  我道:“打晕她们怎么看?应该难度不大吧?”

  “难度确实不大,但后果严重知道?你还是打晕我干脆,任何难度都没有,而且不带追究,来吧!”程怀火伸长脖子道,“往这随便打。其实你不用这样,我不是让你丢弃正义感,而是如果事情是你想的那样你做什么都没有用,而如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就没有必要去冒险。”

  我气愤道:“我有时候发现你说话和范队一个样,除了想明哲保身还是想明哲保身,你能像个男人不?”

  “别误会我,做为兄弟,在你被莫名其妙的东西冲昏脑袋失去理智的时候我得劝你,我有义务和责任,成不成那是另一回事。如果不成,我还是会和你一起承担,但我希望你想清想楚,因为这一刻的决定会葬送许多东西,你的工作、你的前途、你的生活以及许多各方各面有形的和无形的东西。”

  这就是兄弟,程怀火用三几句话诠释了出来,我心里感激他。

  同时,我很同情他,因为我知道我这么做不但害的是自己,还会害他,但我一个人搞不定,只能自私一次,我必须要面见段盈盈,这已经不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已经不到我选择。我固然可以等明天,但明天我回来前王芸就三下五除二把段盈盈弄去看守所,我还能飞天遁地不成?

  等了十多秒看我都不发一言,程怀火道:“怎么,想清楚没有?”

  我道:“我在想怎么支走那两位妹纸。”

  程怀火摇着脑袋道:“哥们,你已经无可救药,不过我比你更严重,明知道你无可救药,我还跟你往下跳。”

  “呵呵,一朝上贼船,一生共贼之,我们等吧,等到凌晨她们其中一人上厕所,我去厕所整晕她,其余两个你搞定,我只需要进去一分钟就够,现在,进办公室里商量具体的行动方案。”

  办公室里,我们靠着角落坐着抽着烟在小声商量,然后等待着时机到来,好不容易等到十二点多,终于后勤的其中一人去上厕所,我们立刻按照商量好的行动方案各就各位。然而,计划真的赶不上变化,刚踏出门口半步就已经出师不利,我们被发现了,而发现我们的竟然是王芸。

  倒霉催的,她还没有下班,刚好在二楼下来,不知道是她走路声音轻,还是走的鬼鬼祟祟,声控灯竟然没有反应,不然我们肯定知道有人下来,及时藏起来。

  王芸看见我们,惊愕了两秒,然后开口道:“你俩怎么还不走?”

  在我想到恰当的回答前,程怀火抢先道:“我们去了吃夜宵,泡了个足浴,回来拿点东西,王队你也没?要不要我送你?这三更半夜你一个人不安全。”

  王芸道:“我是刑警,我不安全老百姓还用出门?没事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得忙。”

  “是的,我们绝对不会拖后腿,领导慢走,慢走,明儿见,想你哦。”

  王芸离开了我们的视线,程怀火舒了一口气,抹了抹冷汗。我当然一样,我很感激程怀火,因为他抢着说,他了解我,知道我不擅长撒谎,而且无法像他这样死皮赖脸地说话,王芸什么人?只要稍有点不对劲她就会发现我们想图谋不轨。现在好,经程怀火那么个恶心法,她想的更多是程怀火这个人的讨厌,而不是在这里看见我们。

  程怀火道:“天意使然,老天并不希望你做出这种损己利人的选择,所以我们撤退吧。”

  不走又能如何?现在这情形如果我们还要继续,明天就得被开除。然后就算知道了段盈盈的秘密,我失去了刑警的身份也是诸多不便,甚至白搭功夫,竹篮打水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