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五十七章:失忆

第五十七章:失忆

  随着向飘飘的手指挪开,白白的眼睛又神奇般闭了起来,仿佛由始至终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而是我和程怀火出现了幻觉一般。

  向飘飘转向我道:“头发。”

  “啊?”我一脸不解,我还在思索我看见的事情是不是幻觉。

  “给我头发,一根。”

  “我的吗?”

  “人话你不会听?速度拿来。”

  向飘飘很凶,无论是神色语调还是眼神都令人有一种被冷幽幽的枪口对准了的感觉,这才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少女,竟然有这种亡命之徒的气势,我拜服,同时不敢怠慢,连忙忍痛拔下一根头发递过去。

  向飘飘把我的头发放在自己的手心,嘴里默默念了几句咒语,随即我的头发在她手里燃烧了起来,噼里啪啦的微细响声升了起来,她竟然不感觉痛,脸色如常,静如处子,那一脸冷峻的神色,令人不敢对视。我需要说的是,她长相相比起来要比段盈盈差,但是气质上要优胜于段盈盈,如果说段盈盈是那种美在外在的美女,那么她就是美在内在的美女。

  头发在向飘飘的手心烧剩一点黑灰,她把黑灰用力拍在白白的额头上,白白随即整个人发抖起来,铁架的病床被她抖的左摇右晃,咯吱咯吱咯吱响个不停。而病房角落里那个女人,明显是被打扰到了,脑袋探出被窝看了我们一样,看见白白的状态,受扰变成了受惊,猛地就掀翻被子,拔掉插在手里的输液,花容失色的冲了出病房。

  就这时候,白白猛地坐起来,张嘴就吐,她吐的不是血,而是白色条状的东西,像虫,但消失的非常快,瞬间已经化成烟雾飘散,所以我没有看清楚。我目光转到程怀火身上,用目光询问他,结果他给我的答案是摇头,他亦没有看清楚。而他的眼神给我的内容是,震撼,无限震撼。

  白白吐完以后大口大口呼吸,然后才恢复意识看我,看程怀火,又看向飘飘,再看四周的环境,她的眼神充满了疑惑和茫然,就仿佛一个还不韵世事的孩童,忽然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一样,她好像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她道:“我怎么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程怀火惊讶道:“啊?你自己不记得?”

  白白摇头,目光落在最靠近她的向飘飘身上,我以为向飘飘飘会替我们回答,结果她转身就往外面走,招呼都不打一个。

  等向飘飘出了门,白白问:“那女人是谁?”

  程怀火没回答,他对我道:“你回答,我去送人,很快回来。”

  “我去送,你回答。”说完我就追了出去,我不是逃避面对白白,把困难留给程怀火,而是刚刚向飘飘做法用的是我的头发,而且随便那么一弄白白就醒了过来,还要科学干嘛?我要问清楚其中的奥秘,所以我主动去追。幸好向飘飘走的不是很快,我转出病房跑了十几步已经追上,我道,“向小姐请留步。”

  向飘飘没有留步,继续走,嘴里道:“天机不可泄露,莫问。”

  哎,跟秦雁回一个样,我没开口已经知道我要问!我道:“向小姐,我不能不问,因为你刚刚用了我的头发。”

  “既然如此,我给你一个回答,但仅此一个,你头发有灵力。”

  “什么?我头发有灵力?”

  “就此别过,有缘会再见,无缘是命。”

  我呆在当场,眼巴巴看着向飘飘的背影消失才抓了抓脑袋转身返回。

  我脑子极其混乱,我确实有金山老祖给开的灵力,但向飘飘如何得知?看一眼就能知道不比秦雁回更秦雁回?她年纪那么小,看着就像个学生,疯了,这世界疯了,这世界真他妈的疯了……

  我刚踏进病房,程怀火刚好要出去,又把我拉出去道:“白白不记得下午的事情。”

  我道:“下午什么事情?”

  “争吵,争论,她不对劲的状态,看来真是鬼上身,这世界真有鬼啊?”

  “那她记得什么?有记忆的事情是什么事情?”

  “只有你和林美丽抓了段盈盈回来你和她去案发现场那段记忆,后来的一片空白。”

  我大吃一惊,连忙走进病房,我想自己问清楚白白,结果刚打算问就发现她拔了点滴下床,话到嘴边又没有问出口,转而道:“白白你想干嘛?上去躺着,我去叫医生把点滴挂回去。”

  “不回,我们走。”白白径直往外面走,程怀火也没有劝住她,只能去找医生,告诉他病人已经醒过来,要出院,顺带结账。

  我和白白先走出医院门口,我们在门口等程怀火。我道:“白白,你真的只记得我把段盈盈带回来以后和你去案发现场的事情?”

  白白道:“对,我以为我在案发现场晕过去,你把我送来医院,这到底怎么回事?程怀火让我问你,你赶紧说。”

  我晕,我说什么?我就没法说,我只想问:“你先说清楚你具体记得多少,什么时候晕过去。”

  白白露出思考神色:“好像是我们进老爷爷的家以后,又好像我打开隔壁房子的门以后,具体不记得,想不起来。”

  “你有和我一起进隔壁房子,你还进了卫生间找到一束头发。”

  “谁的头发?有吗?”

  如此看来白白的记忆就从那一段中断,后面的都不是白白,所以分析问题才那么尖锐?办事方式才逆反了过来?如此说来白白在卫生间发生过了我不知道,她自己不记得的事情?大概是!

  我道:“你在卫生间发生过什么?”

  “卫生间?”白白摇头道,“我不知道,现在案件进展如何?”

  “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段盈盈,但其实不是这样,这些证据都有很严重的硬伤和漏洞,可你选择忽略这些漏洞,你给我的感觉是,你想栽赃段盈盈。”

  “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我做过这种事吗?”

  “我信你,但事实摆在眼前,所以我们才猜想你是不是中了什么毒,被施了什么咒之类,结果真的是,这些刚刚程怀火应该和你说过,我不多说,说回案子,你是不是找过王队?或者王队找过你,给你下过什么秘密命令?”

  “绝对没有。”

  “可她很支持你,而且架空我,审段盈盈不让我参与,只让我在玻璃后面当观众。而且不让我见段盈盈,最诡异的是她派了三个后勤守夜,这不是悍匪,只是一个小女人,有必要吗?你见过这种情况吗?”

  白白眼珠子转了几圈,大概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道:“我们立刻赶回去。”

  我摇头:“不,我们先等程怀火出来,然后先去一趟你出事的卫生间。”

  白白同意了我的建议,和我一起等程怀火出来,她在想什么我不知道,我的想法就很多。我刚刚一直在观察白白,我敢肯定她刚刚没有对我撒一句谎,而且整个状态就是过去我所熟识的状态,就是说中间空白这一段的白白压根不是白白,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多想向飘飘能给我一个解释,可这些高人一个个都神神秘秘,话说一半,事做一半,偏偏你还不能逼,逼不起。

  而我妈和我说的巫幻,大体上只在脑海里下幻觉,而不会跨越那么长的时间长度,导致一大片的记忆空白,反而应该是记忆深刻,这就完全对不上号。不过我不觉得我妈骗了我,或许只是她知道的不多,但无论如何说白白就是有问题,我们必须回去出问题的空间看看,或许能够找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