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五十八章:锁魂阵

第五十八章:锁魂阵

  不一会,程怀火结了帐跑出来,我们取道快速往案发下场走,到了以后程怀火大力的敲门,开门的是戴眼镜的租客,他看见我们去而复返,感到很疑惑,用担忧的口吻道:“几位警官,不是还有其它问题吧?”

  我道:“别急,我们只是想要进你卫生间看几眼,你晚上洗过澡没有?有没有打扫过?”

  “都没有,我卫生间怎么啦?”

  “没事没事,我们进去。”

  我舒了一口气,卫生间没怎么用过,证据可能还保存着,当然这也只是美好的愿望罢了,毕竟过去了那么长时间,而时间对证据的绞杀从来都最致命,不过同时时间又是最好的证据。

  其实我当时就应该和白白一起进卫生间,但谁知道,谁又能想到白白会在里面出事?我要是进去了指不定一样要出事,或许事情就冲我而来,白白只是在替我受苦。如果这种假设成立,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由我亲手去给段盈盈画上凶手的印记,这等于同归于尽,幕后黑手很黑,很恶毒、很他妈的灭绝人性,让我抓住了送看守之前,即便要受处分我都得先抽一顿爽。

  进了屋子,我们三个人前后走进浴室,展开了四周搜索,结果是出师不利,一无所获。不过我认为是我们不懂门道,所以我对程怀火道:“程怀火,要不把你向飘飘请过来帮我们看看?我总感觉有点古怪,只是我们看不出来门道……”

  白白道:“我赞同,我亦觉得很古怪,就是一时间无法判断什么地方怪。”

  程怀火四周看:“我怎么没看出来?就一个普通卫生间,面积比较大,比较干净,空气流通。”

  白白火了起来:“废话真多,你去不去?”

  程怀火只能去,他走以后,我对租客道:“对不起,还要打扰你,如果你方便请帮我们到隔壁房子把罗素宁叫过来一趟。”

  租客说了一句没问题就走了出去,白白问我:“那个向飘飘我好像在哪见过,但想不起来,不确定。”

  我吃惊道:“不会吧?她前天晚上刚来的我们县城。”

  “可能我记错吧!”

  “那你自己对这些事情有什么猜测?”

  “没猜测,我现在只想知道我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为什么在我身上发生,我们找出答案肯定对案件有帮助,这肯定和案件紧密相连,如我当时猜的一样是有人想栽赃段盈盈。”

  “其实……”我犹豫着不知道到底是该说还是不该说?“你有没有……”

  “怀疑过是王队对吧?”白白替我说了出来,这才是正常状态的她,我们见解又无缝地连接在了一起,之前那个真不是她,太陌生!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这种事不是亲身经历都不会懂得,但如果能有选择,我宁愿当一个普通人!白白继续道,“我不知道,但我有办法去确定,不过这是明天上班以后的事情,我们现在先弄清楚这里,你看这些小物品的摆放位置是不是很不对劲?”

  经白白提醒,我猛地醒悟过来!我感觉有古怪又说不出古怪在什么地方,就是摆设,沐浴露、洗发水、毛巾、牙膏牙刷,还有厕所的扫把、捅、盘子、垃圾箱,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都不集中在一起,而且都不在方便拿到的位置上,这完全不合理,甚至可以说违反了整个卫生间的设计。

  更诡异的是,在违反设计的基础上,每一件物品的间隔却非常讲究,这不是自相矛盾了吗?

  我正思考着这其中蕴含的可能性,外面已经传来脚步声,不就罗素宁走进来,我连忙道:“别动,站门口就行,我就想问几个问题,除了你们三个人和房东之外,这个房子真没有其他人有钥匙?”

  罗素宁笃定道:“肯定没有。”

  “你帮我们联系房东明天早上九点半到刑侦大队一组办公室一趟。”

  “我尽量,我没见过他,海哥你见过没有?”

  海哥是戴眼镜的斯文租客,他摇头道:“没有,房子我之前就跟你们说过,是一个朋友转租给我的,交房租都去银行排队转账,从来没有见过面!”

  是有过这事,就几小时前,当时我感觉没有嫌疑是不觉得房子有问题,现在房子有问题,我就觉得这个转租的环节有问题。海哥已经住了快两年,房子变成什么样房东都不知道,不来看一眼,就算房东再有钱不在乎都不会这样不管不顾吧?

  我道:“把转租房子的女人也联系过来,同样是九点半。”

  海哥道:“这倒没问题,我可以通知她,然后通知房东方面只能看她能不能联系到。”

  白白道:“房东的账户提供一下。”

  海哥走出去给我们抄写账号,我让罗素宁也走了,我们拿到账号以后等待着程怀火回来,这家伙倒没有令我们失望,她把向飘飘又请了来,不过看上去应该花了不少心思和代价,所以脸上没有一丝积极表现。而向飘飘还是那一副三界之中唯我独尊藐视一切的嘴脸,但我必须承认她是一个绝对被低估的神人,确实有真才实学,我以年纪取人是我的错误。

  向飘飘只略略看了几眼卫生间的摆设就已经看出问题所在,她道:“这是一个阵,叫锁魂阵。”然后手指一指白白道,“锁的就是你。”

  “我?”白白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为什么是我?”

  “只有你的生辰八字与之想冲,你就在这出的问题。”

  从白白的目光中,我看见一丝怀疑和一丝震撼,大概震撼是她原来不相信的东西原来存在吧,这向飘飘一眼就能看出来和说出来,不可能,但事实摆在眼前。而怀疑是她在怀疑向飘飘,因为如果向飘飘不是真有真才实学就是知道内情。我对向飘飘倒不怀疑,就因为我有灵力这事,这除了我父母之外就没有其它人知道,她能看出来就是真有真才实学无疑,既然鬼魂都存在,相学风水等等会是假的吗?而且我自己都懂得一些风水,这确实像个阵法,只是我不知道是什么阵法,以及阵法的具体用途。

  白白已经无法提问,她脑袋转不过来,只能我接替道:“向小姐,这锁魂阵具体什么功能?”

  “锁魂,顾名思义是锁人魂,这种锁不是消灭,而是代替和交换,先说代替,鬼上身就是人魂被鬼魂代替。再说交换,这是两魂换体,在特定的环境,特定的空间里发生一些小概率事情,比如两个人碰撞在一起昏迷过去,醒来双方都变了一个人,这就是魂换,是被动的交换,多数发生于战争以及车祸之中,而主动交换是法换,需要做法。”

  “那我是鬼上身?”白白显然又被震撼到,正如我第一次听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听完的第一反应和我当时几乎相同,“怎么可能?这世界真有鬼吗?”

  “爱信不信,言尽于此,告辞。”向飘飘就要走。

  我连忙道:“向小姐请留步,你还没说完,你意思是鬼上身是鬼控制人的思想还是行为?或者思想和行为同时控制?”

  “同时控制,除非鬼主离,或者施法驱,否则鬼会在你身上隐藏一世,他不一定每天控制你,但会偶尔借助你的身体做些想做的事,做多了你就不是你,人魂会被伤害到不受控的程度。你在大街上看见那么多疯子傻子都是脑部出问题的人,科学上是这样解释,但科学对人体脑部的其中一种电波无法解释,原因不是无法解释,而是无法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