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五十九章:鸡犬不宁

第五十九章:鸡犬不宁

  我冲口而出道:“电波是来自鬼?他们是因为被控制了很久?”

  “是,还有问题吗?”

  “最后一个,我略懂风水,我知道摆阵必须施法下镇,那好像叫压阵物对吧?如果没有这个压阵物就无法汇成一气发挥效用,现在这个阵法的中心点在哪?能否给我们指出来?让我们找到压阵物?”

  向飘飘指着洗手盘道:“压阵物就在洗手盘底部,应该是一枚上了十圈黑绳的血铜钱,告辞,别送。”

  我原本想去送,听她那么说,顿时不敢动。

  向飘飘出门前看了一眼站在卫生间门口目瞪口呆的房客海哥,用冷幽幽的口吻道:“你心里认为我是骗子,不过还是希望你听骗子一句话,这两天最好别出门,就算出门,要穿红内裤,再戴一顶帽子,望好之为之……”

  向飘飘离开了近三十秒,白白还处于愣愣的状态,海哥一样,脸色一阵青一阵紫。程怀火则蹲在洗手盘傍边,探手进去摸索,果然摸出一枚绑着十圈黑绳的血铜钱,他对我道:“干嘛绑的是黑色?而不是红色?”

  “不知道,大概是救人和害人,护身和招罪的区别。”我拿过铜钱端祥,嗅了嗅,一阵铁锈味,以及鸡血味。铁锈味应该是在下面放久了的缘故,而鸡血味是铜钱表面上的血迹。我从口袋拿出证物袋,放进去道,“拿回去化验化验,我们走吧!”

  白白道:“向飘飘怎么会知道?不会是……?”

  程怀火知道白白要说什么,他立刻道:“不可能,她就是知道,她很神,而且就是她救了你,白白你不能这样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白白道:“我这是正常的思维状态,我就问问,你要这么激动?你是喜欢人家呢?你个种马。”

  “你别冤枉我好不好?那种人……是你能喜欢的?我还没想死。”

  白白不再理会程怀火,她问我:“这些摆设要不要破坏?”

  “不知道。”其实我还不是很明白,摆阵是用什么东西都可以摆的吗?据我所知除了压阵物之外还需要有其它辅助物,单单是这些瓶瓶罐罐,除非施阵人功力非常深厚,能随手拿来的东西施以致用,在上面隐藏一个我们看不见的符咒之类!真是恐怖啊!“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和程怀火先走出去,白白过了两分钟走出来,我们一起离开,直接回公安局。那时候是六点钟,我休息了一会以后又走了出去买早餐,并且趁机给我妈打电话,向她求证向飘飘说的话,结果她说她不清楚,但听起来向飘飘说的有道理,逻辑上没有问题,让我多接近接近向飘飘,指不定能从她哪弄到有用信息。

  哎,我怎么接近?那女人就是生人勿进的人种,人家只要孤芳自赏就好,我这等俗人,要不是程怀火的关系她冷眼都不留给我。不过既然我妈上了心,而不像前几次那样我一说到救我爸就让我别白费心机,我还是不能打击她的,所以最后我给了她一句尽力而为,然后带上早餐,回去……

  九点半钟,门卫处打来电话说有个叫周芷若的女人找我们一组,问我们认识不认识这个人?是小马接的电话,问我们谁负责去接?结果程怀火自告奋勇冲了出去,送别他的是无数鄙视的目光。

  没两分钟,程怀火一脸苦闷地走回来,领回来一个女人大概就是周芷若,我看见她的第一感觉就觉得很丑,非常丑,斗鸡眼,血鼻大嘴丰唇蒲扇耳,穿的是裙子,那大腿看上去比我的腰还要粗,难怪程怀火这个表情。

  这周芷若就是把房子转租给海哥的人,白白负责审问她,我在抄写,偶尔亦问上那么一两句。最后我们得出一个信息,房东是当官的,但已经联系不到他,这和我们猜的差不多,只有房子是有问题的房东,才会租出去就撒手不管!

  把周芷若送走以后我们开了一个小会,我们一致认为这个案件和房东没有关系,所以我们剩下的调查方向就在段盈盈身上展开,这需要再审段盈盈,可他们谁去审都不管用,由我去审吧,王芸还是保持一样的态度,不让我碰段盈盈。白白倒是有去试探过王芸的想法,最后只是给了我一个王芸没问题的答案,我问她怎么试探的她并没有告诉我。

  王芸真没问题吗?我不是很相信,我在想,她有没有可能像白白一样被锁魂术锁住了人魂?我没有把这种想法告诉白白,倒是告诉了程怀火,结果程怀火说她请不动向飘飘,第二次她已经很生气,他是死皮赖脸求的才求来,这次要去请我自己去,他打死都不去。

  我自己去就我自己去,反正除了公事之外我还要私事要问向飘飘,或许问亦白问,但不试过就放弃却不是我的风格。当然现在立刻去不适合,没理由把向飘飘直接带到王芸的办公室吧?这要创造时机,由程怀火来负责安排。而我和白白分工合作,白白以汇报工作为名去拖着王芸,我趁机去审段盈盈。

  段盈盈被抓回来已经快二十四个小时,扔在那么压抑的审问室没人管没人理,我以为她会被折磨的很憔悴,结果是相反的,她仍然那么的光彩夺目,看见我开门进来的第一秒,给我的反应竟然是灿烂的笑容,我还以为会是一顿臭骂,小人之心啊!

  段盈盈笑道:“我就知道你不敢抛下我。”大概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吧,段盈盈说完脸色一红,连忙转而道,“我的意思是,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命运相连,你要是抛下我就等于抛下你自己。”

  我把单面玻璃那边的窗帘拉上,我背对门坐下来道:“我只有五分钟时间,因为他们架空我,所以我希望我们从这一分钟开始说的都是实话,不要拖泥带水浪费时间,你意下如何?”

  段盈盈没有正面给我一个态度,她道:“架空你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就算我知道,在你对我诚实前我都不会说出来!如何?你要不要说实话?”

  “可以,现在你们什么进度?就认定我杀人了是不是?”

  “有三个证据,你在现场出现过,现场都找到属于你的物品,还在你旅行包里找到半瓶话梅,而话梅里面被检验出砒霜成分。”我说到这里,段盈盈激动了起来,用力拍着桌子,手铐砸在桌子上咯咯咯乱响,这动静,外面肯定能听见,所以我连忙道,“你先别激动,我是偷偷进来的,你是想告诉所有人吗?冷静下来听我说,这话梅还不是最惨,最惨的是黄诚被杀的现场丢了一条内裤,黄诚当时穿的内裤,结果在你旅行包里找到。”

  段盈盈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模样,过了十几秒才说出话来:“栽赃,这绝对是栽赃。”

  “我知道,否则你就是变态,你应该没有这个癖好。”看段盈盈向我投以了想大开杀戒的眼神,我咳嗽了一声,继续道,“我们找不到栽赃的证据,这需要证据,如果最终找不到证据,而你又什么都不肯说,结果会是……”

  段盈盈打断我道:“我当了替死鬼对吧?”

  “虽然我很想给你否定的答案,但很遗憾,答案是肯定的,不过这是最坏的打算。”

  “哈哈,好啊,我亦有最坏的打算,我会让你们上上下下鸡犬不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