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六十章:金佛

第六十章:金佛

  “如果你觉得有用,你尽管如此。但依我看来,你要冷静下来面对现在的处境,然后想办法解决问题。”

  “如果是在我的地方,你这样和我说话,早被人拉下去乱刀砍了狗头。”

  “如果不是我觉得你是无辜的我早一枪崩了你,说这些有意义吗?说正事,我时间不多,而你现在的处境是所有证据都指向你是凶手,这些证据又找不出不合理的地方,我们国家的法律的判罪依据是证据,你反对你举证,提供线索。”说完这一句,我从口袋拿出我列好的问题纸道,“这些暂时不说,我有四个问题要问你,第一个,你在花园里除了去过黄诚家还去过什么地方?隔壁的房子进去过没有?”

  段盈盈哼了一声道:“没有,我进去干嘛?”

  “但在隔壁房子的卫生间找到属于你的头发,和罗素宁的头发纠缠在一起,而这个房子是罗素宁和段柏德用来偷情的房子。”

  “什么?他们偷情?”段盈盈显得非常惊讶,“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段柏德和黄诚的关系,他们是十多二十年的合作伙伴,段柏德怎么可能又怎么敢做这样的事情?”

  “你不相信不代表它不存在,事实确实是这样,胆大包天的人多了去,比如你。”

  “这还是栽赃。”段盈盈思索了起来,“这很奇怪啊,为什么要这样栽赃?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头发可有可无都能入我的罪了吧?它能说明什么问题?我即便在房子里出现过又能如何?已经有话梅,有黄诚的内裤,何必还有这条头发?”

  “首先能说明你撒谎,不是直接出了黄诚的房子就离开花园。其次我猜做这个事的人是想一次过解决罗素宁和段柏德,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最后放弃了栽赃罗素宁和段柏德,所以仅仅只是头发,而不再出现其它东西。这个事现在不重要,继续我的第二个问题,中间的几分钟你人在哪?这个你要实话告诉我,否则我帮不到你。”

  “我不在那个房子,我在七楼左边的房子,不过只能你一个人知道,而且你要帮我去把东西都弄走。”

  我就知道,她肯定在别处出现过,没想到她要掩饰的是更大的问题:“你到底干了什么?你就为这个事撒谎?里面放着的是什么东西?”

  “里面放着……”段盈盈不太乐意说的模样,“总之就是不能让其他人发现的东西,你要去帮我转移出去。另外你要到厨房的米缸后面的垃圾桶里把黑色袋子包着的东西拿出来,帮我收好。既然是栽赃我,我想我已经大概知道是什么人所为,但不能告诉你们,因为没用,你明白我意思吧?”

  我当然明白,就是对方很强大,而且不是科学世界的强大,我们是警察,对一些恐怖的事情都需要遮遮掩掩,否则政府部门会很难去管理民众。可我还是忍不住问:“这些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这是第三个问题,刚刚你答应过的,别不回答,更别撒谎。”

  “他们是这个星球上最大最先进最恐怖的盗墓团伙,至于我,我早就已经告诉过你,是你不相信。”

  “你总是满嘴胡话天马行空,让我怎么相信你?你说清楚点,这个团伙为什么要栽赃你?因为三星岩上面的事情?”

  “不,他们不属于一个团伙。”

  “你属于什么团伙?你是不是盗墓贼?你们几个盗墓团伙火拼是不是?”

  “我说了我是公主,只有别人想盗我家的墓,我干嘛要盗别人家的墓?”段盈盈整个人很激动,就像我第一次怀疑她是盗墓贼她的反应一样,这说的应该是真话,事实上第一次我已经相信,只是实在没有其它方面的猜测,我只能让她给我再证实一次,“他们为什么栽赃我,我不知道,我只是认为应该是他们。”

  “是什么给了你这个感觉?或者说直觉?说清楚。”

  “秦雁回,他告诉过我,他说我会在这遇上一生中最大的对手,以及……”段盈盈没有往下说,“这个没有必要说,没有直接关系,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现在你赶紧问第五个问题,问完去处理那个房子,钥匙在……我旅行包里。”

  “巫术里有没有一种叫巫幻的邪术?可以控制人的行为和思想?”

  “有,你们那位女警官就被控制了。”

  我大吃一惊,她竟然能看出来?她到底有多深?“你干嘛不告诉我?”

  “我有机会?你还好意思问,我进来这么久除了喝了几杯水之外,面包都没有一口,我近来在减肥我才不和你们计较,否则我让你们五十米范围以内的所有人吃什么吐什么信不信?”段盈盈说的轻描淡写,但绝对不像吹牛,大概真有这样的能力,她这种人真是祸害,我以前觉得重犯才是祸害,和她,和向飘飘,我父母,秦雁回,这些人相比起来,重犯什么的立刻就得跪。

  我看了看时间,还有四十秒,我道:“我已经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们需要解决方案,敌人方面的情况我一无所知,我肯定无法想到解决方案,所以需要你来想,你既然知道大概是谁,应该有解决方案。”

  “我没,你去找秦雁回,他在飞来湖桥底,他就住在哪儿。”

  秦雁回住桥洞?看来他还真不是普通人:“你有补充没有?”

  “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和你的同事们说审问内容吧,真话绝对不能说,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些事,对他们没有好处,只有杀身之祸。”

  我从椅子里起来,走了两步才想起忘了一个很重要问题,回过头道:“你从黄诚家离开以后去了你去那个七楼的房子干嘛?仅仅是去看一眼?”

  “我去放东西,是一尊金佛,黄诚给我的抵押物,我当时没有能反应过来,后来想想金佛有可能是赃物我就想还回去,再回头已经发现黄诚死了!我上七楼大概用了半分钟时间,开门进去看见里面的……情形,再拿金佛下来大概就两分钟时间,所以凶手肯定在我走了的两分钟内杀的黄诚,很可能凶手当时就在屋里,具体的你自己去查,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句,段柏德肯定没问题。”

  “我需要理由,我还要知道那个房子和你的关系。”

  “理由是他不敢,房子就是他的!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你请吧!”这女人到这种地步还如此淡定,她是相信我还是相信秦雁回?或者相信自己?

  乱七八糟的想着,我打开门快速闪出去,很惊险,刚回到办公室坐下王芸就和白白走了下来,白白看见我在办公室里面,顿时松了一口气,王芸则对我道:“小雨,东城派出所那边有个案子需要人过去帮忙,人手紧,要不你去一趟?”

  这是赤裸裸的调虎离山,搞不懂,白白说王芸没问题,可还是处处针对我,不让我碰这个案子,原因何在?白白撒谎?肯定不是。我想不明白,我不想执行这样的命令,但转而一想我连独自出去的借口都省得自己找,所以我答应了下来。

  王芸看了一眼林美丽道:“小丽,你和小雨一起,多跟小雨学习学习。”

  林美丽高高兴兴道:“王队放心,我肯定会好好学习,不辜负你的祈望,还有小雨族长的祈望,以及大家的祈望,谢谢!”

  王芸偷笑着走了,她走以后程怀火和小马也在笑,包括我都在笑,唯独白白不笑,这人别说笑点高低,估计压根就没有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