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六十二章:干尸

第六十二章:干尸

  我启动车子开出去,去到花园以后,我停车在车里写下一堆问题,把纸张递给林美丽道:“等会你去找罗素宁,就问这些问题,我去左右隔壁看看,我们十五分钟以后回到这里汇合。”

  林美丽接过我递过去的纸,看了几眼上面列的问题,疑惑道:“这些不都问过了吗?”

  我点头道:“是问了,我想看看她的回答是不是一样。”

  下了车,我看着林美丽走进大楼,又等了一阵,算计着林美丽已经到了罗素宁家,我才快速走进大楼,往七楼爬,找到相应的房子,趁四周没有人,快速地用段盈盈的钥匙把门打开,结果刚走进去一步,我就瞬间惊呆了!

  我滴神啊,客厅中间的桌子上面竟然昂躺着一具四肢僵直,眼球凸起的男性干尸。他的皮肤腊黄中带点暗紫的颜色,看上去就和我在三星岩上面看见的干尸一样,而且好像就是那个盗墓贼的领头人。

  我想晕过去,我说段盈盈怎么死活不跟我说清楚这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一具干尸,我真要被她给玩死!

  可是,盗墓贼的领头人怎么在这里?我能想到的是栽赃?最大的栽赃!

  但栽赃好像有点不合理,因为如果是栽赃,凶手肯定会想办法通知我们警察才对,否则这个栽赃就完全没有意义。然而,现在的结果是凶手并没有想办法通知我们警察,从而让我们发现这个屋子的秘密,手里握住更多控告段盈盈的证据。按照这个逻辑推理下来,只有一个解释合理,就是凶手的目的只想段盈盈无法对警察解释清楚从黄诚家出来以后,中间的时间她去了什么地方。这样一来段盈盈无法洗脱清白,而如果段盈盈说清楚去向,问题会更严重,所以段盈盈不会说。

  事实上,凶手应该是不希望段盈盈说,毕竟这种事很吓人,很不可思议,闹太大以后这小地方就会一直被各种部门的眼睛盯着,不利于他们行事。如果这种推理成立,这绝对是很高明的一招栽赃,我真的很想很想见见这个凶手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此聪明,把局设的如此滴水不漏,人才啊。

  现在,我得想办法破坏这个素未谋面的人才设的局,弄走干尸,直接在室内毁尸灭迹肯定不行,就算我愿意做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要先准备多少工具?屠夫刀,台虎钳,绞肉机,榨汁机,微波炉,拷机,还有化学药水和清洁剂等等,而且很可能会留下许多现场痕迹。

  所以我宁愿冒险运送到外面埋掉,不过这要等到三更半夜才能行动,我希望在等待的过程中不要出问题。

  我找出一张床单把干尸包起来放到床底下,然后去厨房米缸后面的垃圾桶里翻出一个黑色袋子,拿在手里感觉挺重,打开看,是一个很精美的盒子,已经有些年代。神奇的是我研究了好久都不知道怎么打开,但能确定里面装着东西,摇动时会发出碰击声,就不知道放的是什么,我倒是想爆拆,最后忍住了没动手……

  我比林美丽先回到车里,等她回来以后我们直接回公安局,那时候除了小马之外没有人在办公室,而且小马只是回来带东西,不久又匆匆跑走了出去,直到午饭时间都没有回来。我是和林美丽一起吃的午饭,吃完了我让她去找白白,跟白白学习经验,我留下来坐镇办公室。当然我对林美丽说的是谎话,她人刚走没多久我也悄悄溜了出去,打三蹦子直奔飞来湖。

  飞来湖是长顺县城的一个小风景区,整个区域绿树成荫,景色宜人,因此早晚都有许多人散步遛狗跳舞等等。而大中午的时间,太阳那么恶毒,那是一个多余人都没有,除了秦雁回,他仿佛早知道我会来似的,站在桥头下面的一颗柳树下等待着,我走近到身边,他先开口道:“是小女娃让你找我?”

  我道:“她已经授权,所以你可以对我说了吧?你是什么人,她是什么人?到底发生什么事?”

  秦雁回捋了捋胡子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关键是她是什么人,你要知道,好吧,这很像是废话,她是……要是放在两千多年前,你们家是他们家的仆人。”

  “她真是公主?夜郎王皇族公主?”我是终于等到了吗?吃惊和激动的同时,我警惕了起来,太巧了,这不会是骗子吧?为什么两千多年来没出现过,现在却出现?我连忙道,“你说这样的话,有什么证明?”

  “你问小女娃,问我干嘛?这是你和小女娃的事,这是你们的命,我的任务已经算完成,我明天就走,你们最终命运如何靠你们自己把握,已经与我无关。”

  “你不能这样不负责任,至少你要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人想段盈盈死?”

  “想她死直接杀了就好,何必大费周章设计一个局?”

  “那对方想干嘛?拖住她,拖住我,对皇陵下手?”

  “我不能都告诉你,这样你们都会毁灭,现在好,有点逐鹿的味道,我喜欢看这样的戏。”秦雁回捋了捋胡子,笑的高深莫测,“给你一个忠告,不要太相信相士,无论这个相士是男是女,是美是丑。走吧,想办法尽快救小女娃出来。”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两千多年来相安无事,这些人却同时在近期出现?”

  “天意使然,从你们村寨洗头那块地方被挖就已经注定了一切,你父母不该用邪术,不过也有小女娃的责任。”

  秦雁回的见解和我一样,如果不用邪术可能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但不用邪术又达到理想效果几乎不可能,所以这是命,我已经想通,我现在更关心的是未来,而不是执着于过去!我道:“你怎么知道这些事?”

  秦雁回有点不悦:“你要我说多少遍?我说没有我不知道的,只有我想不想知道的。”

  “你真是一个祸害。”说完,我随即转身走人,不是问题已经问完,而是我想问的秦雁回肯定不会回答,我何必自找苦吃?

  坦白说吧,我已经有点相信段盈盈是夜郎皇族后裔,当然仅仅是有点,除非她给我真凭实据,夜郎王的刺青以及主墓室圣匙,不然我仍然会防范她,而不是为了完成历史任务不去考证,就因为这样,我兴奋不起来,激动不起来。

  回去公安局前,我找了一个公话亭给我父母打电话,把刚知道的一切告诉他们,他们听完当然大吃一惊,但很快又冷静下来,最后我妈给我的意见是小心求证段盈盈的身份,毕竟这太不能令人相信,至于皇陵的安全,他们让我不需要担心。

  我回到办公室,白白已经先回来,正在审问室审明辉,我坐了半个小时,她走出来对我道:“说的还是同样的话,不过我已经感觉到他对我们有隐瞒,他好像在等待什么时机。其它线索,酒店没有收获,血铜钱没有收获,案发现场一样,左右隔壁都已经调查过,真是活见鬼,连凶手的影都摸不到,现在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查。”

  我就猜到是这样的结果,我们的对手,非常厉害!我叹息道:“程怀火和小马呢?”

  “他们还在花园调查走访。”白白指了指天花板,“林美丽上楼和王队谈点事。”

  “是王队找的她还是她找的王队?”

  “是王队找她。”

  我担忧了起来,不会是王芸已经发现林美丽帮我拿证物了吧?这事如果败露真会害了林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