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六十七章:流氓

第六十七章:流氓

  第二天早上,我刚回到办公室小马就告诉我王芸找我去一趟她办公室,我去了受到很好的招待,王芸竟然亲自给我倒水,而且还从抽屉拿出一包烟给我,说是昨晚和领导吃饭拿的,我肯定不会要,只取了一根出来抽,她脸上挂着笑容和我说话,一副关怀备至的模样问我伤势如何?

  白白还是把我和那个神秘男人交手的事情告诉了王芸,我以后要警惕起来,在确定王芸是什么人之前,我真不能和白白说太多,否则等同于和王芸说!我道:“谢谢王队关心,我还行,不太严重。”

  “我看你呼吸不是很顺畅,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我给你两天假期,你休息好再回来上班。”这女人不愧当过教官,肉眼就能看出来我呼吸不顺,她话锋一转道,“不过有些事已经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不要执念,不然会起矛盾,随之工作就会很难进行下去,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对吧?”

  进门前我就已经想到她肯定要和我说这些,毕竟之前架空我,对我用调虎离山,不让我碰这个案子,虽然或许是上头的意思,但却是她来执行的任务。她不能不为自己想想,不得不事后和我表表心迹,否则真要闹起矛盾,影响工作。不论如何她是我领导,我不能让她难堪,小阴她一下倒是无伤大雅:“我明白,我不会让你的工作难做,不过这假期是不是不适合?白白休假,如果我也休假……”

  王芸摆手道:“又不是只有一个小组,不是还有其它组吗?你放心休你的假。”

  “依你这么说,如果我过阵子拿个十天八天假期应该没问题对吧?”

  “这个嘛……”王芸脸色忧郁了那么一秒,才咬牙道,“没问题,你到时候和我说。”

  “谢谢王队,我回去工作了……”我心里笑抽了,让她装大方,她要不给我十多天,前面说的就是屁话,给吧,那不适合。我就不管了,她耍了我,我肯定要回敬,当然这不是随便回敬,我不是答应了向飘飘要给她当侦探么?我还不知道她家乡在哪,十多天我都感觉不太够。

  下午两点半,我开着一辆借来的面包车到酒店,向飘飘的房间门前,我刚打算抬手敲门,门先打开来,穿一身白色运动服的向飘飘一副打算外出的模样,她看见我眼中闪过一丝不满:“我说三点,现在几点?”

  我道:“对不起,我其实是有点别的事情想跟你说,所以早来了,如果你赶时间,我可以等你回来。”

  向飘飘怦地关上门往外面走,没说愿意让我等还是不愿意让我等,不过既然我已经说出口,走了就是言而无信。

  我站在走廊等了三分钟,有个楼层服务员从楼梯出来,走过来对我道:“你好,先生,向小姐吩咐给你开门。”说着用卡打开向飘飘的房间门,“你请……”

  难以置信,这向飘飘别说难以把握,压根就抓不到她的思路,刚刚还不理不睬独自走去,转个身叫别人给我开门。注意,她是个女人,而我是个男人,而且是和她还不太熟的男人,她离开让我一个人呆在房间,她竟然觉得没问题,光明磊落到这程度,换了哪个女人可能都不太可能办到吧?

  带着几分难为情,我走进了房间。

  四周瞄了一眼,我发现向飘飘的旅行包放在床上,而床边的桌子上有一杯茶以及一副围棋,围棋还下到一半的状态。感觉很诡异,房间里之前有人在和她下围棋?可我四周看了一遍,完全不是有人来过的模样,就只有向飘飘一个人,就是说她能自己跟自己下棋!

  汗死,她到底什么人?

  我胡思乱想着,烟瘾大犯起来,在房间抽我是肯定不敢,到门外抽好像有点神经,所以我最终选择了在浴室抽,翻开窗帘,打开窗户趴在窗户边抽,气味散的比较快,神不知鬼不觉。然而我想说的是,这是我这辈子做的最白痴的决定,我刚抽半根就听见外面有声音,有人进浴室,在外间,我慌忙扔了烟打算出去,突然听见窸窸窣窣脱衣物的声音。

  我停住脚步,额头瞬间冒出冷汗,因为不用想这是已经办完事回来的向飘飘,她并没有发现我,大概觉得我就没有进房间吧!她脱衣服肯定不是方便,亦不可能是洗澡,虽然天气炎热,可她没进浴室,而是在外间,结合她刚刚匆匆忙忙出门办事,我想是去买东西,最可能买的是……卫生巾!

  难堪啊!

  这种事我都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内心惊慌失措胡思乱想,但别误会,绝对不是你们认为的那种带颜色的胡思乱想,我只是很纯洁在想。这么糗的事她会不会杀了我?即便不杀了我估计都不会再帮忙了吧?如果她不帮忙,那我爸的命……,越想我就越感觉浑身发抖,真想从窗户跳下去,再从一楼上来,该死的六楼,真跳了估计去的是殡仪馆。

  我还没想出一个妥当的处理办法,向飘飘那边已经搞定走出浴室,一切归于沉寂!

  我大大舒了一口气,瞬间灵机一动,其实我能爬过对面房间是吧?如果刚好有人我就亮证件说警察办案,借个道从大门出去,再敲门进来。

  主意打定,立刻行动,悲剧的是刚往上爬就出师不利滑了一下弄出了动静,而这点动静刚好被向飘飘听见,她冲进来拉开窗帘看见了我,杀气骤然遍布全身。我来不及解释,她起脚就用休闲鞋的鞋尖踹向我的小腿,我条件反射的闪开,她第二脚又来,虽然动作不算凌厉,但还是踹中了我,因为这次我没有再躲避。

  我不躲的原因有三个,第一是她很坚决,我即便躲上十次她都会穷追猛打到成功为止。第二是我爸的命算是抓在她手里,别说脚踹,就算是刀子,我亦只能心甘情愿迎上去。第三是确实是我错,如果我不犯烟瘾,如果我不抽烟,肯定不会酿成这一场惨祸。

  我痛的嘶哑咧嘴,向飘飘则咬牙切齿骂道:“流氓,你都看见了什么?”

  我忍着剧痛道:“什么都没看见,我一直在后面抽烟,对不起!”

  “出来。”向飘飘先往外面走。

  浴室外面,我坐在沙发里,向飘飘盘腿坐在床上,目光冷幽幽的盯着我:“刚刚的事情如果你敢再提半句,死,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死!”

  “是是是。”

  “说正事。”

  我心头的大石终于落了下来,谢天谢地她没有让我滚,否则我只能死皮赖脸央求,我可不是程怀火,不擅长搞这种卑鄙无耻的交际。我连忙道:“正事是除了让你出手救我爸之外,我还想恳求你帮忙摆一个阵法,障眼阵,你可以开条件,但我不是那种意思,我只是觉得应该是这样,不能让你吃亏。”

  “摆在何处?”

  “山上。”

  “为何物所障?”

  “这你好像不需要知道。”

  向飘飘眼神忽然闪过一丝难以触摸的诡异,整个人转了一个方向,面对着墙壁,嘴里才道:“没问题,你脱裤子。”

  我吓了一大跳,这是干嘛?条件吗?我道:“这算条件?”

  “脱,立刻。”

  我迟疑了几秒,想到她转过了脸不难为情,脱就脱吧!

  我没想到的是,我刚脱完她竟然告诉我我可以走了,到酒店门口等她。我总算明白了过来,向飘飘是个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的女人,打我一巴掌只是小开始,我让她出丑她亦要让我出丑,否则事情不算完,而之前我们说好的帮忙,只是一场幻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