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六十八章:死敌

第六十八章:死敌

  知道身上只穿裤衩在酒店大堂,无数双目光注视下走过具体什么滋味吗?告诉你,很糟糕,我冲进停车场上了车还恨不得哭一场。太折磨人了,怎么我遇到的都是恶魔?而且还是长着天使脸孔的恶魔。幸好我知道从裤子口袋里拿出车钥匙,否则我更惨更丢人,要是被拍下照片,要是刚好有人认出我,估计要在警界臭大街。

  我在车里等了五分钟左右,已经看见向飘飘背着白色背包,提着一只红色袋子走出来,正在到处张望,显然是找我,我不敢怠慢,立刻启动车子开过去,停在她的身边。

  向飘飘拉开车厢门,把手里红色的袋子扔给我,然后转过身。我拆开袋子,发现里面装的是我的裤子,我连忙把它穿上告诉向飘飘可以启程,她才上车,在靠门的第一个座位坐下来,双手放在胸前闭上眼睛不说话,单就这么看,这个人很安静,安静得好像死了般。

  在路上开了十分钟,我把车停在公安局大门对面的马路,看了看时间,距离和段盈盈约好的时间还有十来分钟,我对向飘飘道:“向小姐……”

  向飘飘猛地睁开眼,冰冷的目光射在我身上令我不寒而栗:“不要叫我小姐,叫我大师。”

  “好,向大师,我想告诉你,我们还要等一个人。”

  “谁?男人女人?”

  我以为她只会给我一个嗯字,或者一个表情,没想到会追问男女,心里稍微疑惑:“是女人,她和我们一起。”

  向飘飘又闭上眼睛恢复死静,我实在找不到适合的话题和她聊,只能沉默着。

  过了十分钟左右,我看见段盈盈了,她还是那样的打扮,一身黑裙,扎着长长的、清爽的马尾,整个人看上去很文静,很有欺骗性。

  从倒镜看了一眼向飘飘,我突然发现其实这两个女人很像天生的死敌,一个喜欢穿全身黑,一个偏爱穿全身白,一个喜欢留长发,一个偏爱短发,一个看上去文静优雅,一个看上去冰冷如霜,一个说话热情充满着各种陷阱和表演,一个毫不做作词简意骇字字玑珠!

  非要找出共同点,那大概就是各自都身怀绝技,身份神秘,以及姿色可遇不可求。我遇上她们,我总觉得好像是命运冥冥之中的安排,我希望这不是坏结果吧,比如她们并非看上去的死敌,而是真的做不成朋友,那么我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默默在心里向满天神佛祈祷了几句事事顺利,我才把车开过去停在段盈盈的身边,打开车窗,段盈盈看了我一眼,露出笑容道:“竟然有专车接送,不过这是你应该做的事情,所以我不会感谢你……”

  她说的就是废话,我懒得理会,只是做了一个上车的手势,我可不愿意在公安局门口逗留,让人认出我来。

  段盈盈打开车门看见向飘飘,整个神情呆了几秒,然后才道:“你好,美女,请让个身。”

  向飘飘眼睛都没有睁开,嘴里道:“前面有座。”

  “我喜欢坐后面。”

  “多此一举。”

  “叫你让让很麻烦吗?我已经很礼貌,你别得寸进尺。”

  我欲哭无泪,刚碰面就能火花四溅,这旅途长着不要动刀子?我连忙打圆场加向段盈盈暗示向飘飘的身份道:“向大师你别介意,我这位……朋友性格有点怪,她确实喜欢坐后面,你让一让吧,拜托你了……”

  我说的非常诚恳,向飘飘亦给了我面子,往里面挪了挪,不过段盈盈又不高兴了起来,骂我道:“谁告诉你我性格怪了?谁告诉你我必须坐后面?我现在喜欢坐前面你咬我吃吗?自作多情,呸……”骂完,段盈盈坐在前座,车门都不关,整个就是找茬的模样,而且说的话表面上是骂我,其实暗地里是骂向飘飘。

  畸形的物理反应,美女肯定都看美女不顺眼!我叹息着下车把门关上,然后才上车快速把车开出去,边开边对段盈盈道:“段小姐,这位是向大师,是来帮助我们的,你记得我们昨晚的协议……”

  我话没说完,向飘飘道:“我只帮你,仅此而已!”向飘飘这是反击刚刚段盈盈指桑骂槐。

  段盈盈一脸鄙夷道:“大师,呵呵,看上是去有点像,就不知道能不能经得起考验……”

  向飘飘这时候睁开眼,不过眼神中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怒火,仍然如湖水般镇静,她看了段盈盈几眼道:“敢不敢给一根头发?”

  段盈盈快速拔下一根头发递给向飘飘,我知道事情要开始闹大,但我也好奇想知道向飘飘想做什么,所以我放慢车速密切注意着倒后镜映射的状况。

  只见向飘飘把段盈盈的头发打上几个结,叠成一个古怪形状,吹了一口气以后,猛地拍在手心里,双掌旋转着,用力揉了揉,随着她张开了手,头发已经不翼而飞,而她的手指,眼花缭乱的掐算了起来,眼睛是闭着的,整个人仿佛会发光一样,光彩夺目,很是迷人,却又很是渗人……

  大概过了六秒的时间,向飘飘快速掐算中的手指停在无名指上,眼睛猛地睁开,不紧不慢的开口道:“段盈盈,生于丁巳年二月十九日子时。生辰八字:丁巳,癸卯,甲午,甲子。你日主天干为水,又生于春季,必须有金相助,忌土、水,喜木、火,日柱壬戌,坐下财生杀,杀生印,杀印相生,主大贵。”

  段盈盈一脸不爽道:“请说地球话,谢谢。”

  “你是松树命,此名择善固执,独立自主,有自己的想法,能勇于做自已,有强烈的主观,敢于自我表达,能承担责任,没有依赖心,但有排他性,不容易让别人轻易了解。命理非常好,但你应该是一个正直、仁厚、平和、上进,富有恻忍之心的人才对。”

  我大吃一惊,同时又有那么几分失望!

  我吃惊的当然是向飘飘用一根头发就能知道段盈盈的生辰八字,这是确实无疑的,我办公桌的抽屉还放着段盈盈的身份证复印件!失望的是向飘飘说段盈盈的性格正直、仁厚、平和、上进,富有恻忍之心?我感觉抬举了段盈盈,第一和第四勉强算,其余的简直扯不上关系,动不动就要杀人何来的仁厚?连小虫子都不放过能叫富有恻忍之心?

  段盈盈哈哈大笑道:“口若悬河,废话连篇,神棍骗子一名,鉴定完毕。”

  向飘飘没有被刺激到,继续神色自若,用不紧不慢的语调道:“我不知你为何伪装,大概你有你的原因,和不肯面对自我的人,我从不浪费唇舌。”

  段盈盈虽然还是哈哈大笑,但和之前的状态已经有所差别,这次笑的稍微有那么一丁点发虚,这是被识穿的感觉。我有点迷糊了起来,不相信向飘飘说的吧,好像段盈盈已经给出答案,相信向飘飘说的吧,我不认为残忍和嗜血,人品恶劣以及天生祸害可以伪装出来。

  关键是为什么要伪装?明明是小萝莉非得把自己伪装成淑女,明明冰清玉洁非得把自己伪装成荡妇淫娃,目的何在?

  还有最恐怖的地方,如果向飘飘没有算错,我所认识的段盈盈就不是真实的段盈盈。按这个逻辑推算下去,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段盈盈跟我说过的话,绝大部份都是假话?别怪我这样想,连人都是假的,说的话又有什么可信程度?而一旦这样,我会被自己给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