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七十二章:破鬼约

第七十二章:破鬼约

  我妈插话道:“有麻醉成分的洋金花就是这个用处是吧?”

  “对,但要种的恰当,看地讲求方位,站什么位置看最清楚内行人知道,你把这个位置封掉就是最高明的障眼法。”

  “你要的白狗血和黑狗血其实不是做法用,而是改变附近土质以及吸引毒虫毒蚁来安窝,让自然生命改变自然生命再改变环境生命是不是?”

  “是。”向飘飘和我妈说完,走过来从本子里撕下一张纸递给我道,“这是图,标出来的地方种上最快生长起来,生长面积和密度又最大的植物,以及把羊分一半到这,让它们下粪,很快这里就会令人望而却步……”

  好吧,我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按她说的这么操作真用不了多久这地方就能完全改变,这才是最好的障眼法。而障眼法就是一种对应技巧,根据不同手法者去施展,而不是一概而论。传的神乎其技那都是蒙人的东西,我还真以为是一个法阵,原来不是。

  不得不说,这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其实不是我们猜测的那样,比如现在这个阵法,又比如鬼魂,更比如所谓的作法。有些是真,有些压根就是假,你看着像作法,其实只是一个掩饰性的行为。拿刚刚向飘飘泼狗血来说,她的步法,嘴里念念有词,只不过是让你感觉神秘,其实就那么一回事,尖酸刻薄点来说就是骗术。

  我道:“向小姐,听君一席话真是胜读十年书,我以为障眼法阵是一种改变大环境到影响人心理的阵法,不想原来相反,是一种改变人的心理到心理改变大环境的阵法。”

  “世间万物大多如此,你看见的是这样,其实不是这样,面是这样,里不是这样,从来都是人骗人,而非物骗物,物有命无思想,人有命有思想,走吧,去第二个地点。”

  帅,帅的段盈盈哪怕很不爽都无法提出质疑,因为她不懂,我就感觉奇怪,摆阵不是她自己提出的吗?还是秦雁回和她提过,其实她没问清楚?

思索着以上的问题,我们启程去第二个地点,这个地点是葫芦谷,亦就是皇陵的入口附近。大概职业习惯吧,一来到这个地方向飘飘还是先点评一番,说葫芦谷地势低矮长年阴暗阴气汇聚不散,前后左右三百米范围都是绝户之地。

  我听她那么说,内心暗暗松了一口气,她没看出问题来正是我所需要的结果,我其实犹豫了好久,来这个正确的地方摆阵到底摆第二个,还是摆第三个?最终还是选择放在第二,因为我觉得通常头尾最容易被注意。

  因为地理环境的缘故,这里摆起阵来更容易,向飘飘做完法写下的图纸都简单了许多,不怎么需要移植,只需要推倒两棵树,让原本挂在树上的藤蔓在地上生长蔓延就能完成。

  第三个假的摆阵处就不复杂了,同样的操作方式,对向飘飘来说易如反掌。

  我有算着时间,加上路上耽搁的,摆三个阵用了四个小时,摆完已经快四点钟。而等我们返回到屋子,是四点半,向飘飘说时间刚刚好,她问了我爸五六个问题,然后开始忙碌起来,把我带来的一抽大蒜掰下来去皮,我们想帮忙她还不用,自己一个人弄,不过她速度很快,转眼已经完成,把其中一半放在屋子中间的地上,摆出一个符咒形,其余的撒在屋子的四个角落,最后手里拿着一把。

  看了我们一眼,向飘飘冷冷对我妈道:“你们三个出去。”

  向飘飘对谁都一视同仁,说话不留情面,我倒不怕我妈发飙,我怕段盈盈发飙坏大事,因为她都在被驱赶的行列,所以我能做的反应就是赶紧拉她出去,关上门,就这时候向飘飘把剩余的蒜头摆在门缝处。

  里面什么情形我们不知道,我们只能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大概过了三分钟吧,我们从门缝处看见里面升起一股蓝色的火焰,越烧越猛!

  我问我妈:“这是做什么法?你认识不认识?”

  我妈摇头道:“我又不是法师,我怎么认识?”

  段盈盈道:“装神弄鬼小把戏,其实你们该想想一个问题,她做完法说搞定了你们用什么办法确定她真的搞定?”

  我和我妈对视了一眼,对,用什么办法来确定?我们都没去想这个问题,倒不是我们笨想不到,而是当局者迷,我们只想着死马当活马医,我爸最终能平安无事就好。现在想想即便向飘飘是骗子我们都无法判断的啊,当然我希望她不是,否则救不了我爸还耽误了我们救的时间,无论用什么办法我都必须杀了她。

  就这此时,我们感觉到风大了起来,而且风不是从外面四面八方而来,而是从屋子里的所有空缝处而来,开始只是呼呼呼的小声音,后来把门窗都撞得噼噼啪啪在响,整个屋子剧烈晃动,仿佛有什么东西混在风里要从屋子里冲出来,却又出不来一样,期间我们还听见类似于蝙蝠叫声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清晰,一声接一声异常凄惨。

  我开始有点毛骨悚然起来,这到底是在做什么?破鬼约需要如此复杂?

  而且我开始想一个问题,为什么向飘飘会破鬼约?

  结果是我还没想出一个之所以然,羊圈里的羊突然惊慌失措起来,声嘶力竭的叫唤着冲击护栏,仿佛羊圈内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要吃掉他们一般。开始还只是几头,后来逐渐演变成全部,疯狂地把护栏撞烂四处逃窜,白白的身躯在草地上上蹿下跳似乎在寻找着躲藏的地方。这时候屋子四周的花草树木包括农具杂物等等一应东西,都被屋子里的什么东西吸引着一样,全部都滚动着往屋子靠近,稀里哗啦兵兵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

  更恐怖的还是,里面传出我爸的一声惊叫,那种惊叫声听上去只会在一种情况下发生,就是看见了认为不可能看见的东西。我和我妈都很担忧,都想上前看,忽然怦一声巨响,屋子的大门被撞开,整扇飞向了我们所站的位置,我眼疾手快推开先段盈盈,然后推开我妈,自己才跳开。

  很惊险,只要慢上一秒,我就要被砸个头破血流,脑浆迸裂。

  我刚回过神,看见一个黑影从屋子飞出,就向着我的方向来,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所以下意识趴下,但影子实在太快,我动作才完成一半它已经到来,直接从我身上穿过去,我感觉那就是一块寒冰,冷到我浑身直哆嗦,但仅仅只是两秒钟,很快恢复过来。

  我回头看,影子飞向一棵树,眼看就要消失,嗖一声,一道金光从屋里激射出来,从我耳边经过,直接射中黑影,嘚的一声把黑影盯在树上,类似于蝙蝠叫声的声音传开,就两声,树干轰地燃烧起来,仿佛在上面浇了许多火油一样,烧得噼里啪啦乱响,火星四溅,亮如白昼。

  这黑影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怎么烧起来的我更不知道!如果这黑影是鬼魂,可这是破鬼约,不是驱鬼,定鬼约的鬼早已经被我杀死不是吗?心里很多问号,我只能把目光收回来看向屋内,结果看见的景象令我大吃一惊。我爸仰躺在翻倒的桌子边,向飘飘趴在门口,看上去他们都好像失去了意识。

  我三魂不见了七魄,连忙快步往里跑,我妈跟着跑,她去看我爸的状况,我看向飘飘的状况,我把她整个人翻过来,她满嘴都是黑血,而且胸口位置有五道血淋淋的抓痕,伤口冒着黑烟,看上去异常诡异,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