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一章:诡异现场

第一章:诡异现场

  我是贵州南部苗族自治州广顺镇人,在中国偌大的地域版图里面,这是一个小到不起眼的小地方,估计没有多少人听说过,但我相信很多人都听过一个很著名的成语“夜郎自大”。没错,广顺镇就是中国三大神秘古国夜郎国的皇城所在地,一个充满了神秘色彩,甚至是诡异色彩的地方。

  我想说的故事发生在十五年前四月的下午,那是一个天色阴沉的下午,自治州刑侦大队办公室的座机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当时我在整理档案,接电话的是我的同事程怀火,他说了近一分钟挂断后问我,你是广顺镇金狼天寨人对吧?

  我疑惑的点了头,程怀火接着告诉我,你们村寨出了事,让我们赶紧去一趟。

  我连忙把档案放进抽屉,脸色凝重的和程怀火走出了刑侦办公室,我们是刑警,找我们去事情肯定小不了。我希望最好不是有凶杀案,但有些时候总是事与愿违,真的有凶杀案,而且是改变我一生,很诡异、很恐怖,反自然、反科学的凶案……

  我和程怀火风风火火赶到金狼天寨,刚下车我就感觉气氛非常古怪,三面环山古色古香的村寨竟然阴森寂静得可怕,家家都是大门紧闭足不出户,连平日小孩聚集的族堂前都空无一人,整个近五百户人家的扇形村寨,和以往载歌载舞般热闹的情景相比起来,现在的冷清让我强烈的不适。

  第一次,我感觉到自己长大的村寨可以这般模样,可以这般陌生和诡异,甚至恐怖。

  村寨口有个镇派出所的民警接应我们,他叫张子辰,半年前我调查自治州第一中学发生的无头女鬼案时和他有过合作,他是个相信迷信多于科学的警察,但凡遇到些无法破解的谜团都会往鬼神身上扯,所以我对他印象非常深刻。

  打过了招呼,张子辰带着我和程怀火边往案发现场走,边交代背景,事情的经过是,两天前流氓金十八的奶奶归西,金十八请来大仙选葬地,大仙说老太太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人,死时没闭眼,死的不舒坦,需要找块阳气外露的地安葬,否则要出大事。他们先去山里找了一圈没找到,后来在西头竹林边找到一块白寡妇家的地,金十八用两倍面积的地换过来开挖,整整挖了一天一夜直到昨晚才把人安葬下去……

  我打断问他,葬成什么规模才要挖一天一夜?他不知道,根据大仙的解释,老太太是命理特殊,葬的不适合会全寨一起倒霉,而且不能去看,现场都用培秧苗的白油纸拉起里三层外三层,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只看见大仙每天在外面做法事。挖坟坑的还不是村寨里的人,大仙说挖坟坑的人必须九月九日生,而且必须胖,村里找不到对应的人只能从外面请,现在那些人一个都找不着。

  又是一个疑点,以我办案的经验来说,越是遮遮掩掩的事情越有问题。

  张子辰继续告诉我,说老太太是昨晚下大雨时埋的,结果今早有人发现墓被挖出来,棺材里根本没有尸体,金十八失踪,大仙则死在竹林里。现在寨里兵荒马乱,人心惶惶,都在传是老太太变成厉鬼来讨血债,为什么他们这么说,我是村寨人我应该很清楚。

  程怀火不清楚,所以插话问了一句,我告诉他,那是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情,金十八的父亲伙同外人偷村寨的耕牛,逃跑时失足掉河里淹死,老婆没多久改了嫁,他母亲总说村寨的人冤枉他儿子,害的他们家家破人亡,所以在族堂里立下毒誓死了一定要变成厉鬼回来闹村寨一个鸡犬不宁。

  张子辰接过话告诉程怀火,这个老太太真的很邪门,嫁过来第二天公公婆婆一起升了天,丧事办好第三天老公亦一命呜呼,好不容易把遗腹子拉扯大结果又白头人送黑头人,这么邪门的人发毒誓谁不怕?如果这个老太太还是很神秘的巫婆呢?怕不怕?

  巫婆是一种古老而又神秘的职业,尤其在我们这个地方,有着许许多多关于巫婆的故事,据说她们会占卜施咒下毒,能与鬼神沟通,能借助大自然的神力或神灵附体的力量为己用。程怀火显然听过这些故事,而且胆子不大,听张子辰说完,脸色顿时不自然起来。

  我叹了一口气,问老太太不翼而飞的尸体找到没有?张子辰直接摇头说昨天晚上下很大雨,发现案情时又有许多人围观,现场已经被破坏的一塌糊涂,根本找不到有用的线索,除了一只古老的布鞋,已经送到所里。大仙的尸体亦已经拉回去。死的很惨、很恶心了,肚子被撕开一个窟窿,肠子什么的流出来,心脏丢失,是被硬扯下来的。

  程怀火震惊道:“什么叫撕开?”

  张子辰做出一个五指成爪的手势道:“就是直接用手撕,而不是用利器,人肯定无法办到,只有……”张子辰没有往下说,但意思已经很明显,凶手不是人。

  说话间,我们已经走到案发现场村西头的竹林边,我看过不少玄学书,研究过风水相学,这地方怎么看都缺阳气,那个大仙要找阳气外露的葬地找到这里来,如果他不是压根不会看风水,就肯定是和全寨人有仇,另一个原因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否则不会如此大费周章换地。

  随着走近坟坑,天色突然大变,乌云密布似乎想下雨,空气显得很闷、很压抑,程怀火这胆小鬼停下来道:“小雨,要不我们分工合作,我去找寨民问问情况,你勘查现场?”这家伙关键时刻总抛下我一个。

  张子辰连忙道:“我带小程去。”张子辰倒不是胆小,这家伙是迷信,太邪门的事情不愿意多接触。

  看张子辰带着程怀火走远了我才戴上白手套,靠近泥泞不堪的坟堆。

  坟坑挖的不算深,就一米多,倒是挖的大,跟普通坟坑标准严重不对称。据我所知坟坑的大小都有硬性标准,弄成这样有点匪而所思了,就算老太太真的命理特殊,一般都从葬法和陪葬品上做文章压制而已,脱离此道肯定有古怪。

  更古怪的是大坑里面的棺材逆放在中间,棺材盖竖在泥壁上,半棺材死静的脏水面上飘荡着几片竹叶,其中一片贴着内壁的竟然很干。为什么这样?我蹲在坟坑边上思考,梳理清楚这些疑点才站起来,打算进竹林勘查大仙的死亡现场,就此时乌云密布的天空突然放亮起来,一道金光昭洒下来,我看见身前两米开外有个会发光的物件与阳光形成一线。

  带着疑惑,我小心翼翼走过去,蹲下来在地上摸索,不久摸到一团弯如月亮的泥巴,其中一角竟然呈雪白的白色,我连忙在水里洗了洗,确定了刚刚就是这东西在发光,这是半截玉镯做工和成色非常好,晶莹剔透,完全没有黑点、黄褐斑点、石花等瑕疵。

  我对古董颇有研究,虽然说不出这半截玉镯具体有多少年历史,但能肯定它至少一千年以上。

  把半截古董玉镯放进证物袋,我拿起一块破瓦片在刚刚发现玉镯的地方猛刨,很遗憾刨出来的全是生泥。

  带着几分失望,我拿着证物袋往竹林里面走,竹林的整片面积不算大,四五亩左右,但竹子长的又高又密以至于光线严重不足,地上又落下厚厚的枯竹叶,很少有其它植物能生长出来,看上去地上一个颜色,半空另一个颜色,显得阴森诡秘。

  而因为昨晚下过雨,竹叶上还都挂着水珠,我在下面走,轻微的震动都能把水珠震下来,滴在地下厚厚的枯竹叶上发出嘚嘚嘚嘚的渗人声,伴随着我踩上枯叶的兹兹声,暗黑的环境里,我心里不免有些发毛。

  娘的,这极阴极寒之地该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心里越这么想越能产生条件反射,偏偏就这时候我右腿被撞了撞,我惊叫着回头看,原来是一只青蛙,体型很大,绝对超过五百克,背部呈草绿色,眼睛浅白色,吐着舌头,死死的盯着我,给我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忽然间,轰一声响雷划破长空,我被吓一跳,拍拍胸口定了定神再看,青蛙已经消失无踪,头顶的竹子响起了沙沙声,水滴密密麻麻落下来,下大雨了。我转身快步走到一大棵枯竹边上,这四周拉起警戒线,这就是大仙的死亡现场,但到底是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不确定,地上除了一滩血水之外,密密麻麻都是脚印,有线索都已经遭到破坏。所以我没有多逗留,越过警戒线从另一端离开,刚开始走的还算顺利,但从竹林往田野跳的时候右臂突然被什么划到,一阵火辣辣的痛,我回头看,竟然有一根细细的铁线挂在竹枝上,就是这根铁线划到我。

  奇怪,这里怎么会有根铁线?来不及多想,我连忙揉着右臂往村寨里面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