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六章:神婆神茶

第六章:神婆神茶

  我所掌握的风水知识只够我能看出某地某位某种摆设相对应环境的好坏,更深入的东西我无法看出来,比如坏风水所导致的结果,以及如何破解等等。所以虽然有心里准备,凄惨到三绝三阴的程度仍然出乎我的意料,甚至令我不寒而栗。不过我总算明白祖上为什么禁止近村平原安葬,而要实行山葬,肯定以前有找风水大师看过。

  我抹了抹额角的汗珠,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才道:“铁大师,现在人葬下去以后又被挖出来算不算真正葬过?不会影响村寨的人吧?”

  “这个……”铁大仙脸色古怪,上上下下瞄了我两眼道,“有好处又有坏处吧,你没看出来?”

  “我就略懂,是之前一个案件涉及到风水问题,我进行过研究,后来觉得挺神的一门老技术,所以慢慢被吸引了,有空没空都看一看,仅此而已。”我抱拳道,“所以还得请你这种名家大师指点指点。”

  被我两句夸赞铁大仙就情不自禁的飘了起来:“你别说,自治州还没有比我厉害的大仙,我先问你,这个墓地是那个大仙给看的?”

  “叫林伟业,是外地人。”

  “林伟业。”铁大仙眼睛快速的眨着,露出思考状,过了十秒左右才又道,“完全没听说过这样一号人,你们肯定被蒙,这人跟你们村寨有仇……”

  “现在是好是坏呢?”

  “如果人葬下去超过七天,就算挖起来都要倒大霉,不够七天挖起来还有救……”大仙指着挖出来的一堆黑泥道,“看见没?我和你说,安葬下去定了型,葬在下面的人如果怨气大就会变成某种东西,现在挖出来这堆黑泥无形中又破了局,只要这堆黑泥保留着,在上面立一个三仙碑就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

  不对,这不是我想问的东西,不过我还是记了下来:“还有个问题,这里的环境是天然环境吧?”

  “是,而且很原始,估计往上追五千年都差不多。”

  “就是说这里不可能有古墓是吧?”

  “古墓?哈哈,如果这鬼地方有古墓,你往我的仙堂倒屎,地址你知道吧?城南大街。”

  “铁大仙言重了……”我舒了一口气,要是这里没有古墓,证明调查方向没错,但很遗憾,这样一来事情更加显得扑朔迷离,为什么要在这里挖?思索着这个问题,我继续道,“最后一个问题,有没有一种法事需要用到绣花鞋?”

  “绝对没有。”

  “行,铁大仙,今天谢谢你,我们回去喝杯茶吧……”

  铁大师摆手道:“喝茶下回吧,你找个人送我到镇上,我还有点其它事。”

  半个多小时以后,我和铁大仙在镇上唯一一条大街分了别,他去找个朋友,我开车进镇医院。

  在简陋的病房里我见到了躺在病床上挂点滴的程怀火,这家伙嘴里已经不神经质的念叨,不过这是因为打了镇定剂的缘故。而他为什么会这样?连医生都说不出一个之所以然来,只建议我们送他上大医院做仔细检查。其实这在我的意料之中,有些东西科技真的无法给出答案,上再大的医院都是白搭功夫。

  小马问我:“小雨,该怎么办你拿个主意,是不是把程怀火送回县城去?要不先请示队长?”

  张子辰道:“我觉得没那么严重,我们可以先找个神婆请碗神茶回来试试,这种症状我碰见过,而且就是我邻居家的孩子,他和几个同学去山里摘野果,在坟头撒了一泡尿回家以后就这状态,请碗神茶喝完一点事都没有。”

  小马神色古怪:“行吗?别给耽误了时间。”

  “你没听医生说么?身体没有任何毛病,他还定期检查,没有暗病,医生看不了……”

  小马目光投在我身上:“那……?”

  我问张子辰:“请神茶要多久?”

  “这要看神婆的意思,要去求,她觉得你不诚心都不会理会你,别说给神茶。”

  “我们去试试,我想验证清楚。”

  小马很惊讶的看着我,我自己都惊讶,但这个案件真的很诡异,我想通过程怀火做实验让自己思想更广宽,从而有足够的技术信心去破掉这个案件。

  张子辰道:“走,我带你去,不过小程的生辰八字你知道不知道?”

  我点头道:“知道。”

  小马道:“那我在这里看着。”

  我和张子辰出了门,上了车,开出镇街道往北面走,大概开了二十分钟左右在一个寨子口停下来。这个寨子叫七花村寨,和金狼天寨一样三面环山,我不知道老祖宗抱什么想法,都喜欢把村寨建在三面环山的地方,但我想肯定有其用意。神婆是这个村寨的人,不过不住在村寨里,而是住在村寨背面的半山上,这很奇怪,但又不奇怪,毕竟是奇人异士。

  上山时我发现山路被走的很光滑,走着我就忍不住问:“这神婆是不是往日很多人来找?你看这路这么光滑。”

  张子辰道:“镇西北的人都来这里各种求,你们镇东南的人才不来这里,等会你可别说你是镇东南的人。”

  虽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但我没多问,继续赶路。

  不多久,我和张子辰到了半山两间一层的木屋前,我发现这里的风水出奇的好,不过不是原来就好,而是经过摆阵,木屋前的植物堆、石堆都是刻意的杰作。然而这样一个地方为什么我站在门前会感觉到阴风阵阵呢?尤其张子辰打过招呼推开门以后,我感觉里面有一股冷冰冰的寒气扫了出来,让我寒毛直竖,情不自禁就抖了抖。

  跟张子辰进了木屋,我发现里面烟雾环绕,元宝蜡烛香的味道尤其浓烈。里面的环境还很古怪,四周墙壁上画着许许多多看不懂的符画以及神佛图像,对门正中间是一张大香案,上面供奉着一副……牛骨,黄黄的颜色,不知道是被香炉烟熏黄的还是做过什么特殊处理,看上去很特别,很吓人。

  门右边通向另一个房子,我们刚进去十秒不到,里面就飘出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进来。”

  张子辰连忙带着我走进去,里面的环境和外面完全不同,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只有普普通通的家具,床、桌子、椅子、柜子等等等等。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太太正盘腿坐在床上,她就是我们要找的神婆,长相普普通通,身穿民族服饰,双眼紧紧闭着,两只手扣出一个奇怪的手势放在肚子的位置。

  张子辰在桌子下面拉出椅子让我坐右边,他坐左边,我刚打算开口说明来意,神婆猛然睁开眼死死的盯着我,盯到我心里直发毛起来她才开口道:“今年几岁?”

  “啊?”我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问你今年几岁。”神婆的声音令人听着感觉头皮发麻。

  我立刻老实回答道:“二十五,怎么了?”

  “右手食指伸出来。”

  “啊?”

  “伸出来。”

  我靠,不会我也有问题吧?像程怀火一样被摸一摸就得吐黑血不清醒的念叨起来?犹豫了好几秒,最终我还是说服自己慢慢把食指伸过去。神婆伸出她的左手,中间三根手指搭在我的中指上面,闭上眼睛眉头不停在跳,我看看她,又看看张子辰,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担忧?害怕?不知道。

  忽然,神婆睁开了眼睛,手收回去道:“你将面临一场大变,走错,你是家族的千古罪人,走对,见不得是好事,命也不可逆,送你四个字:恩不可破。”

  我被神婆说的冷汗直冒,有这么恐怖吗?走错不行,走对一样不行,我到底会经历什么大变?恩不可破具体什么意思?可我刚打算开口说话,神婆就做了一个停的手势道:“不要说、不要问……”

  我瞬间语塞。

  张子辰道:“我们有个朋友他……”

  神婆又做了一个停的手势:“写生辰八字。”

  桌子上就有笔和纸,我连忙拿起来写上程怀火的生辰八字递过去,神婆拿在手里看了看,然后在上面吹了一口气,突然轰一声,黄白色的纸张就在她手里燃烧起来,瞬间化为灰烬,她手掌捂着灰烬在桌子上,闭上眼睛似乎念叨了几句咒语,过了七八秒睁开眼睛道:“此子命贵,又有皇气护身,一生无大病大灾,别庸人自扰了,回去耐心等等吧!”

  皇气护身?我靠,她看看生辰八字就知道程怀火是警察?我震惊着看了一眼张子辰,发现他和我不一样,他一点都不震惊,淡定地从口袋拿出准备好的红包递过去,然后拉着我离开……

  出了门,我连忙问张子辰:“我没听错吧?她竟然知道我们问的是男人,而且还是一名警察?”

  张子辰道:“她知道的应该更多,愿不愿意说而已,比如你这,我看你真要小心点,最好在宿舍摆个阵避一避。”

  “不行,我要进去问清楚。”

  “别啊,她下了逐客令,你再进去她不会再说,否则我拉你出来干嘛?她这样的人绝对不能得罪,赶紧走吧……”张子辰拉着我走的飞快。

  我总感觉那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我相信神婆吗?坦白说,想不信很难,她就那样看生辰八字都能看出程怀火是男人,而且是警察,看我难道会蒙我?初次谋面没必要吧?还有,纸在她手里怎么吹一口气就能烧起来?这老女人也很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