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探实录

返回首页鬼探实录 > 第七章:毒药尸体

第七章:毒药尸体

  看见我们两手空空,并没有把神茶请回来,小马没有说什么就把程怀火的情况汇报给了队长,最后由镇医院出车把程怀火往县城医院送,我带着小马和张子辰一起重返金狼天寨。我必须弄清楚程怀火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我隐隐觉得是在我家里发生的,因为程怀火昨晚睡觉前还好好一个人,睡醒我就感觉他有问题,精神特别差,这肯定有关联。

  回到家,我刚准备进房间,忽然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人,是我妈叶玲,吓我一跳,我道:“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妈白了我一眼道:“刚回来半小时,发现丢了椅子,到处找才知道原来在你房间里。”

  “哦,昨晚我睡了忘拿出来。”

  “你睡椅子?”我妈脸色说不出的古怪,“干嘛不睡床?”

  “床让给了我一个同事,你脸色很差,你没事吧?我爸没事吧?”

  “没事。”我妈飞快摇了摇头,然后叹息道,“不过不是他上山,我和你二叔还不知道村寨里发生那么恐怖的事。”

  “我们外面说去。”我转身出客厅,介绍跟着我回来的小马道,“这是我同事小马,这是我妈。”

  “阿姨好,我出去抽根烟,你们慢聊。”说完小马快步走了出去,看上去不像是给我们谈话空间,而是很怕我妈,奇怪,我妈五官端正,眼神温和,有这么可怕吗?

  我思索着坐了下来,等我妈在旁边坐下,我认真看了看她两眼,发现她清瘦了不少,距离上次见她还不到半个月,清瘦痕迹竟然如此明显,我不免一阵心痛:“妈,你近来胃口是不是不好?你瘦了……”

  “我一直这样,倒是你瘦了,工作很忙?”

  “还好,我有个技术性的难题想请教你,白洁婶婶的事情你知道了吧?”看我妈很哀伤的点了头,我继续道,“从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看,她的死因是中毒,中的是一种蛇毒混合了某些毒草可以说见血封喉的毒药,具体成份技术科还在分析当中,估计一时半会确切的结果还出不来。所以我想先问问你,她人在三分钟以内死去,死了三个小时才七孔流黑血,是很臭的黑血,依你看这中的是什么毒?”

  “这个吧……蛇毒分为四个大类,神经毒素、细胞毒素、混合毒素、血液循环毒素,按你所描述的死状来看,肯定没有单独一类符合条件,不过如果是细胞毒素加上烈性的毒草,真有可能形成那样的死状。”

  “说了等于没说,现在已经是可能,我想知道的是具体成分,到底是什么蛇种,什么草药可以起到这种效果?”

  “我不知道。”

  我有点小失望:“第二个问题,除了你之外,村寨里谁对蛇毒最熟识?同时又很熟识草药的药性?”

  “你金满伯伯对蛇毒很有研究,不过他对草药不了解。”

  “那基本上可以排除,第二个。”

  我妈思索了几秒又给出另一个答案:“金花婆婆。”

  好吧,我想撞墙:“金花婆婆瘫痪在床,绝对不可能是凶手,话说你能不能配出这样死状的毒药?”

  “怎么?怀疑我是凶手?”

  “当时不是,你有作案动机也没有作案时间,我就问问,了解情况。”

  “研究十天半月估计可以吧!”

  “哦,配这样的毒药需要十天半个月时间,就说这是一起有预谋的凶杀案。”

  “嘿,你们办案的思维方式真奇怪,我以为你会对我的回答表示很失望,你竟然能从中分析出线索来。”

  “线索这东西它是无形的,同时又是有形的,很难给你说明白,简单说一句吧,一个案件它有一个逻辑在里面,无论是什么案件,再怎么神奇、怎么不可思议,它都有逻辑可循,我们就在逻辑以内找线索破案。”

  “不明白,做饭去,我下午还要回山里,你坐吧!”我妈说完就起身进了厨房。

  我到门口找小马,结果没有找到,这家伙大概去了金族长家找张子辰吧,所以我又转回头走进自己的房间。然而我发现我的房间被收拾过,而且收拾的干干净净,只是椅子还来不及拿出去。现场又被破坏了啊,我叹了一口气,点上一根烟站在床边抽着、思索着,程怀火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五分钟以后,我一无所获的走出房间,进厨房问正在做饭的我妈:“妈,你刚给我收拾房间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妈回头瞪了我一眼道:“床乱七八糟,还有脚臭味算不算?”

  “没事了,我去工作。”

  “一个小时以后回来吃饭,做了你的,还有你同事的……”

  我去了金族长家,把铁大仙对我说的话告诉金族长,让他找人做个三仙碑,说完以后我把小马拉出外面道:“你刚刚见我妈的表现很不对劲,我妈长的很吓人?”

  小马连忙道:“没有啊,你看错了吧?”

  “我看错吗?”我抱着怀疑看了小马两眼,没感觉到他撒谎,所以道,“可能吧,走,我们去看看林伟业的死亡现场。”

  小马很不情愿的跟着我走,到了竹林里面却换了一种感觉,跟的特别贴,因为里面的诡异气息让他毛骨悚然。我没有理会他,反正指望不上他能给我提供帮助,我自己四处勘查,四处找凶手留下来的痕迹,但这谈何容易?况且还经过了一天一夜的大雨冲刷。

  最终,我仍然在竹林里一无所获,不过从另一边离开,见到之前把我划伤的小铁线时,我脑子猛然间闪过一个念头,我立刻把小铁线从竹枝上拿下来放进证物袋,小马道:“这个和案件有关系?”

  我用神秘的口吻道:“如果最后被证实有,将会是一个大突破,走,回去吃饭。”

  “去你家吃?不行,我刚刚答应过金族长到他家吃,要不你和张子辰去吧?”这家伙给我的感觉还是逃避我我妈,为毛这样?看来我得问问我我妈才行。

  十二点多,我带着张子辰回家,我妈已经做好饭菜,而且给我们准备了一小瓶她自己用药材和蛇浸泡出来的药酒,有强身健体的功效,我从小就被逼着喝这些酒,那时候不乐意,总觉得很难喝,长大后才知道这些酒的好处,我强健的体魄都是这么喝出来的,从小到大我就很少生病。

  因为同一个镇,因为一个镇就那么几个警察,我妈和张子辰是认识的,所以吃饭的气氛不显得奇怪,加上我们苗人很好客,边吃边聊还比较愉快。只是我没有找到机会问我妈她是不是认识小马?还有就是我们差不多吃完的时候,外面又下起大雨,而且有一只青蛙跳了进屋里。

  张子辰呵呵笑道:“这么大一只来早点多好,可以下酒。”

  “这只还不算大,还有拳头那么大的……”我妈连忙又道,“你家乡哪儿?青蛙都敢吃?青蛙身体里面很多毒素和寄生虫,少吃为妙。”

  “是是是,听阿姨的……”张子辰伸出自己的拳头在眼前晃了晃,“拳头这么大不得有一斤多?阿姨你不会蒙我吧?你见过?”

  我插话道:“对,你见过?你不会告诉我从纪录片看的非洲巨蛙吧?”

  “是我们这的青蛙,我……是见过。”我妈停顿了一秒才道,“继续吃饭吧!”

  下午三点钟,雨总算歇停下来,我妈拿着大包东西回山里,我和张子辰去金族长家等消息。直等到五点钟,去找尸体的四个分队才陆陆续续回来,而带回来的消息无一例外都是一无所获,这让我失望的同时又有点庆幸,因为这结果可能说明老太太和金十八没有死。这条信息非常重要,如果老太太没有死,这就是一场弥天大谎,没有厉鬼,一切都是人为操纵。

  六点钟,张子辰载着四个警察离开,我则和小马一起离开,回到县城以后我立刻去法证科把那根铁线交上,然后才和小马回办公室。白白在等我们,看见我们回来,给我们各自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口道:“那半截玉镯已经弄清楚,确定是贞观时期的宫廷物,就是李世民时期,而且它被挖出来过,断了以后再被埋回去的……”

  小马一脸惊奇:“这都能鉴定出来?”

  “能。”缓了缓,白白继续道,“说县志,战国时期广顺镇就已经存在,而金狼天寨是第一个有记载的村寨,往后一百多年才出现第二个,当时金狼天寨不叫金狼天寨,叫什么已经无从考究,好像亦不重要。再说绣花鞋,这是光绪初年的东西,而且还是宫廷鞋,而且还被穿过,因为之前保存的非常好,所以一百多年都没有坏。”

  我思索着道:“穿过的意思是以前穿过,还是近来穿过?”

  “应该是旧鞋保存新近穿过吧?”白白说的很迟疑,还一脸尴尬,这么重要的线索她很少忽略,她在对自己不满。

  “你现在去法证室一趟,让他们重新验一遍看能不能在里面提取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比如毛发皮屑之类,速度要快,明天早上我们进金狼天寨之前出报告。”看白白就要往外走,我连忙又道,“等一等,一起吃饭,我和小马到北大街的天馆等你,我们先点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