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七章 是人是鬼

第七章 是人是鬼

  “我爷的尸首?!”我大吃一惊,虽然觉得七奶奶不会信口胡诌,但她说的事情发生在很久之前,如果我爷爷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死在河里,那么这么多年来,抚养我长大的人是谁?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相信这是真的。

  “水伢。”七奶奶抹了抹眼睛,说不清楚她是不是在流眼泪:“听我讲完。”

  “好。”我忍住心里巨大的疑问,静静听了下去。

  七奶奶说,爷爷的尸首是半夜从河里浮上来的,当时河面很安静,只有那么一股水花。月亮恰好照在这段河湾上,爷爷的尸首仰面朝天浮上来,奶奶回头一看,就和疯了一样要扑过去。七奶奶生怕出事,赶紧把她死死拉住。

  说起来很怪,一般死在河里的人,尸体会随着水流飘荡,具体飘到哪儿,这说不准。但爷爷的尸首就好像有一根看不见的绳子拽着,慢慢靠向了河岸。常在河边的人具有这样的常识,看到水里的人,就知道是死是活,七奶奶没有看错,连奶奶也认定爷爷死掉了,大哭起来。

  爷爷的尸首就在岸边那片浅水中慢慢的起伏,奶奶一个劲儿想下水去捞,但被七奶奶给拽着。作为一个旁观者,七奶奶知道她心里的苦。奶奶使劲伸着手,哭着对河里漂浮的尸首道:“六斤!你既然回来,就是放心不下我们娘俩不是!要是你放心不下,就上岸来!”

  世间的事,有很多是说不清楚的,奶奶那番嚎哭完全是因为抑制不住心里的悲痛,但是等她哭着喊出这几句话之后,一直飘飘悠悠浮在河面上的尸首,好像被一股翻腾的浪猛的推到了岸边。

  岸边的人都走光了,只剩我奶奶还有七奶奶两个女人,七奶奶是出了名的胆子大,当尸首被冲到岸边时,她跟着就跑过去看了看。

  “水伢。”七奶奶说到这里的时候,转头看了看我,道:“那就是你爷爷。”

  当时,爷爷已经断气很久了,但他死的有点怪。溺水而亡的人,腹腔肺腔里,会淤积大量的水,猛然看上去,肚子就和被水灌满了一样。但爷爷的样子,不像是淹死的,七奶奶只是觉得怪,不过也没顾得上多想,和奶奶两个人搭手把尸首抬上了岸。

  人的确是死了,尸首已经冰凉僵硬,奶奶就在爷爷的尸首旁边哭,男人死了,和天塌了一样,七奶奶劝不住,一同陪着抹眼泪,足足有个把小时之后,七奶奶就商量着和奶奶说,人已经找到了,是不是叫乡亲们先抬回村子,然后料理一下身后事。

  “你奶奶当时就问我,人死了,是不是要装棺材埋掉,是不是以后再也看不见他了。”七奶奶苦笑了一声,道:“我能怎么说?”

  七奶奶照实回答,奶奶很不情愿,流着泪说孩子还小,要是以后再也看不见六斤,她心里没底。七奶奶哄着,当时就以为奶奶是悲痛过了头,所以一直在劝,说了很多话。中国人讲究的是入土为安,七奶奶道,把人好好安葬了,等到以后应龙(我爹的名字)长大,逢清明七月十五之类的日子,还能去坟前烧香磕头。渐渐的,奶奶抵触的情绪减轻了一点,眼泪汪汪的对七奶奶说:“七姐,人进棺材,我就再也看不到了,让我守着六斤一会儿,守到天亮,让我再看看他,行不?”

  七奶奶心善,反正已经陪着坐到了这时候,不差那两三个小时,所以点头答应下来。我奶奶已经止住了哭声,只不过坐在爷爷身边不断的默默流泪,七奶奶陪了一会儿,可能真是熬的有点困,就在旁边不远的地方歇了歇。

  这一歇就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不过河岸边比不上自己的炕,七奶奶睡的并不沉,前后最多两个小时时间。她是被一阵风刮醒的,即便是在盛夏天,河岸深夜的风也有点凉,一苏醒过来,七奶奶就下意识的朝那边看。

  继而,她看到了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一幕。

  尸体仍然摆在原来的位置,但让七奶奶目瞪口呆的是,那具尸体,已经变成了我奶奶,而坐在尸体旁边的,是我爷爷。任谁都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前后两个小时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导致这样惊人的变故?七奶奶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不过她唯恐自己会在初醒时看花眼,所以壮着胆子悄悄从睡觉的地方爬起来,蹑手蹑脚朝那边走了几步。

  那段距离不远,天虽然还没有完全亮,但光线足以让她看清楚眼前的一切。没错,奶奶就和死去了一样,静静躺在地上,我爷爷默默无声的坐在尸体旁边,愣愣的出神。这完全就是个无法解释和理解的事情,七奶奶开始犹豫,开始打算要不要趁现在转身跑掉。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石像一般凝坐的爷爷好像知道七奶奶在暗中窥视,他慢慢站起来,转过身,对七奶奶道:“七姐,谢谢你了。”

  当时的爷爷和入水之前没有任何变化,但在七奶奶看来,他好像已经不是以前的陈六斤了。七奶奶感觉双腿有点发软,望着面前的爷爷,她感觉到了一辈子从来没有经受过的恐慌和畏惧。她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怕我爷爷,就是觉得怕,觉得似乎有一个不是人的“东西”占据了爷爷的躯壳。

  该死的人没有死,不该死的却变成了一具尸体,这让七奶奶接受不了,她什么都顾不上了,慌慌张张找了个借口就朝村子跑。爷爷没有追赶,一直跑了许久之后,七奶奶回头看看,爷爷还站在原地,守着奶奶的尸体。

  七奶奶回到家,蒙着头大睡了一场,等到她醒过来之后,爷爷已经带着奶奶的尸体回村了,村子里当时知道这件事的人非常惊讶,有好事的人问过爷爷,爷爷说,他在河下被一股暗涡冲到了下游,奶奶因为心神慌乱,在河边沿途寻找的时候失足落水,不幸身亡了。

  “村子里的人有的信,有的不信。”七奶奶道:“你知道村子里的疯子是怎么回事不?”

  七奶奶说的疯子,是村里一个村民,大概六十多岁了,已经疯了很多年,无儿无女。当年爷爷出事的时候,疯子其实还没有疯,只不过嘴碎,喜欢东打听西打听的搬弄是非。事情发生之后,疯子专门找七奶奶问过,但七奶奶心里有数,闭口不提那晚河岸上发生的一切,推说自己不知道。疯子问了几次都没有得到回答,接着就自己胡乱瞎猜,他跟人说,我奶奶肯定不是溺水死的,爷爷背尸体回村的时候,疯子亲眼看见过,那尸体绝对没有溺水的痕迹。

  这些流言在村里传了几天,几天之后的一夜深夜里,疯子家突然就无缘无故的开始着火,而疯子本人也无缘无故的疯了,光着脚在院子外面看自己家被大火一点点吞噬,不仅不去救,反而拍着手大笑。

  疯子家是怎么着火的,疯子本人又是怎么疯的,这不好说,但七奶奶心里始终觉得,那肯定跟爷爷有关。疯子发疯之后,有一次七奶奶和爷爷在回村的那条路上碰见了,七奶奶心慌,当时就央求般的说,说自己什么也没有泄露出去,疯子说的话都是他本人瞎说的。

  “我知道不是你说的。”爷爷淡淡笑了笑,转身就走了。

  望着他的背影,七奶奶惊魂未定,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她突然产生了一个感觉,感觉这个“陈六斤”迟早会惹出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时隔几十年,她当年的感觉终于得到了印证。整整一个村子里的人都被拉去填河了。

  “七奶奶。”我接着追问道:“村里人在河边跳河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

  “陈六斤,还有......还有一个穿着红衣服的老鬼......”七奶奶说起这些就浑身发抖,忍不住闭上眼睛,摇着头道:“他们坐在棺材里,棺材在河上飘着......”

  当我听到这里时,就认为七奶奶不像胡编乱造,她没有说谎。全村人莫名其妙的从睡梦中跑到河滩,又行尸走肉般的自己投河,惟独七奶奶安然无恙的活了下来。这是为什么?难道是爷爷为了报答当年七奶奶照顾我奶奶的恩情?除了这个解释,我再也想不出别的理由了。

  “水伢,不要再找他,不要再找,村子也不要回了,你还年轻,到哪儿都能落脚,走吧,走的远远的。”七奶奶站起身,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可能那件事在她心里憋的太久,一直到今天完整的讲述出来,心里才轻松了一些。

  我想,如果爷爷还在的话,她肯定不敢对我说这些。七奶奶是善意的,她在提醒我,要提放那个和自己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的爷爷,不管我自己是什么看法,但七奶奶始终认为,那不是我爷爷,而是从河里面跑出来的不是人的东西,附了爷爷的身。

  七奶奶走了,没有回村,直接步行到她女儿那儿去。我自己坐在瓜田边想了很久,我不会因为七奶奶这番话而放弃寻找,她的好意,我记在心里,但人必须还要继续找。石头棺材这两天一直都在小盘河村附近出没,我希望它还没有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