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八章 多管闲事

第八章 多管闲事

  整个村子完全空了,我没有再回去的必要,在瓜田边坐了一会儿,起身就朝河滩那边走,静谧的河滩上布满了凌乱的脚印,人却一个都不见,想想那么多人一个接一个的跳进河里,那种诡异让我心里一个劲儿的发冷。我把小船重新推进水中,跳上去就朝之前那艘空船消失的方向走。

  这一次我走的很慢,尽力观察周围一切不正常的迹象,这条河段不知道曾经走了多少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其实这时候我心里已经很清楚了,如果想找到那口石头棺材,除非它肯自己露面,否则的话,难如登天。

  年少人总有股倔强,自己认准了的事,就会硬着头皮走到底。和我所预料的一样,我从早上晃悠到了中午,又到下午,全力以赴的找,却一无所获,天色发黑的时候,我停船靠岸,就在小船上凑合睡了一夜,第二天继续去找。

  就这样,我在周围连着寻找了四天,把平时和爷爷巡河的那段河道彻底找了一遍,渐渐的,我走出了小盘河村流域,打算到大盘河村那边去打听一下,问问平时走船的人这两天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发现。

  大小盘河村之间有六十里的水路,那段水路位于一个河道的大转弯处,河道猛然拓宽,让水流的速度变缓,我走到这里的时候正好是晚饭前,天又很阴沉,像是要下雨的样子,所以我就打算靠岸,免得被风雨波及。但还没有真正靠岸,我就看到岸边一块大石头上站着两个人,弯腰望着河面,其中一个手里拿着绳子还有铁爪,估计是在打捞什么东西。

  河边的人靠河吃饭,有走船的,有打渔的,有采砂的,还有专门在河里捞东西的,这不足为奇,本来我并未在意,但是走的近一些,我就看到那两个人的衣着跟走船的人不一样,似乎是城里来的,其中有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子,正因为这样,他们引起了我的注意。

  最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他们想捞什么东西,然而随着距离的拉近,我一下子看到他们脚下的河面上,慢慢的漂浮着一丛黑乎乎的东西。那东西对于常年走船的人来说非常熟悉。

  头发,肯定是一丛淹没在水里随着水流慢慢浮动的头发。这样的情况毫无疑问,头发的主人绝对已经死掉了,是一具浮尸。

  看着那团头发漂浮的样子,我的心就立即一紧,忍不住冲着岸上的两个人喊道:“别动它!”

  我之所以紧张,是因为这具浮尸相当危险,如果不是本事通天的人,一旦真正招惹到它,会死的很惨。

  在河里溺水淹死的人,绝大部分会呈一个俯卧的姿势飘荡在河面上,这是很正常的浮尸。还有一种浮尸仰卧在水面,这种浮尸不好惹,没有多少经验的走船人如果试图去打捞,可能会被缠的手忙脚乱,不过归根结底,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最要命的,就是眼前这种像是直直站立在水里的浮尸,凶的紧,传闻都是带着极度怨念而死在河里的人,会不顾一切的把任何靠近它的人缠死在水里。

  这种浮尸就是河凫子祖训中“三不捞”里最戒备的一种。

  我一嗓子喊出去,立即就引起了岸上那两个人的注意,双方距离不算太远了,那个年轻的女孩子抬起头,朝我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觉得心里有点堵得慌,触景生情,一股难以自制的伤感迅速蔓延到了全身,我揉揉眼睛,道:“别再捞了。”

  过去和爷爷巡河的时候,偶尔遇见这种像是行走在水里的浮尸时,爷爷的脸色就难看的一塌糊涂,他会不顾祖训,强行把浮尸给想办法拖到河岸上,让太阳暴晒。

  爷爷恨透了这种东西,因为,我爹就是死在这种东西手里的。

  我爹死的时候,我还不到两岁。不管过去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我爹从小就是个没娘孩子,爷爷很疼他,一把手一把手帮衬着把他带到二十多岁娶妻生子。我爹那人血性重,是个直爽人,那年巡河的时候,大盘河村的河道上有条载人的船,估计是碰到了尸抱船,困在河里走不动了,一船人吓的要死要活,大盘河村的人就心急火燎跑了很远的路过来求爷爷帮忙。巡河是河凫子每天例行的公事,雷打不动,爷爷不想坏了规矩,所以想了想,留下我爹继续巡河,他本人则跟着大盘河的人赶路去救人。

  当时,我爹已经跟着爷爷巡河巡了十几年,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几乎都见过。爷爷知道爹的脾气,临走时专门交代他,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不要乱惹麻烦,爹满口答应。

  爷爷跟着大盘河的人走了之后,我爹就继续巡河,大概走出去两三里地的时候,河岸边几个趴在地上大哭的人就引起了爹的注意。我爹驾着船靠近了一些,马上就明白那些人为什么在哭。

  靠近河岸的水面上,有一具直直站在水里的浮尸,那尸体很怪,好像脚上拴着秤砣似的,定定的停在水里一动不动。岸边那几个人应该是死者的亲友,顺着河岸一路找到这儿,估计他们是不通水性,不敢下水去捞,就围在岸边哭的很惨。

  如果是我爷爷巡河遇见这样的事,可能不会管,他的年纪大了,对祖训看的重,三捞三不捞,不能无故违背。但我爹当时还年轻,一腔热血,看到那几个死者的亲友哭的悲痛,就忍不住开口问。这一问,岸边几个人像是遇见救星一样,噗通跪了一地,央求我爹给他们帮忙,把死者给捞上来。

  我爹虽然没那么细的心思,但也不傻,知道这种直立在河里的浮尸很难缠,所以心里就犹豫了,驾着船停在原地不知所措。岸边那些人里,有个年轻女人,应该是死者的妻子,哭的稀里哗啦,一把鼻涕一把泪,当时这女人带着身孕,挺着肚子跪在岸边,一个劲儿的跟我爹磕头。我爹最见不得这个,最后答应试试。

  那具河里的浮尸相当凶,我爹下水之后,就被缠住了,当时,我们家里只有一条打鬼鞭,是爷爷随身带着的东西,我爹什么都没有,遇见那样的情况,只能凭自己去拼。那时候我还小,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长大之后我爷爷偶尔提过,我爹下水就没能再上来,被浮尸活活缠死在水里。

  爹的早逝让爷爷痛苦到了极点,河凫子家的打鬼鞭一直是父子相传,老辈人不死,下面的人就拿不到鞭子。但因为爹出了事,爷爷唯恐我再发生意外,所以专门取了家里最后一点祖师爷的神血,给我做了条打鬼鞭。

  我知道这种浮尸的厉害,所以不想让岸上的两个人触霉头,停下船使劲对他们打手势,让他们赶紧走。那个年轻的女孩子长的很清秀,可能对我的出现也有点好奇,站在岸上跟我遥遥的对话。这事情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何况我说了,他们也不一定信,所以我没说废话,就让他们停止打捞。

  “你是什么人?怎么管的那么多?”河岸上另一个人放下手里的绳子,抬头看着我,一脸的不满。

  这人的年龄不算大,二十八九岁的样子,魁梧而且英俊,和我们这些河边的土包子不同,他的衣着打扮很整齐,也很干净,然而语气和表情都不怎么友好,神色里有些看不起我的样子。

  “我只是说句话,你爱听就听,不爱听就不听。”我从来不肯让人看低,见那人的语气不善,心里就有些冒火,驾着船准备走。

  “小同志,你等会。”岸边的女孩子朝我挥手,她是个温和的人,很有礼貌,瞪了身旁的同伴一眼,对我喊道:“聊两句行吗?”

  我不想管这些闲事,本来准备走的,但是女孩子一开口,我又有点不忍,不想眼睁睁看着她等会儿出现什么意外。所以忍住心里的气,重新调头对她道:“那具尸体不能碰,离它远一点就是了。”

  “这里面有什么说头吗?”女孩子笑了笑。

  她长的清秀,笑起来也很好看,那种笑容突然让我有种微微羞涩的感觉,不由自主低了低头,握着船篙道:“总之是很危险,不要多问了。”

  “你这个人立场是不是有问题?”那个二十八九岁的人皱起眉头,他的脾气可能有点暴躁,指着我道:“你有没有读过书?有没有受过教育?只是一具尸体而已,你不要危言耸听的吓唬人。”

  “我没读过书。”我顿时又冒火了:“你随便吧。”

  他那种盛气凌人而且狗眼看人低的神情很让我反感,干脆就不理他们了,驾着小船调了个头,准备绕行过去。

  但是调过头之后,我有点不放心,可能还是怕那个温和的女孩子会受到什么牵连,所以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这一眼望过去,心里顿时有点发毛,因为我看到他们脚下的河面上,那丛漂浮着的头发突然就消失了。

  紧跟着,我感觉脚下的小船微微一颤,定睛一看,那丛漂浮着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顺着水面飘了过来,已经浮到小船的旁边。

  乌黑的头发从水面稍稍的上浮了一些,我一下子看到头发下面,有一双上翻的眼睛,眼睛睁的有些夸张,带着一丝凶异的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