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九章 水下激斗

第九章 水下激斗

  看着那双死鱼一般冰冷的眼睛,我有点心慌,虽然巡河那么多年,但过去有事都是爷爷出面去料理,只不过我心里非常清楚,现在即便慌乱也无济于事,这浮尸明显是盯住我了。

  最糟糕的是,这时候日头已经西沉到了山下,只露出模模糊糊一轮昏黄的光晕,我的小船开始左右摇晃,水花翻滚,岸上的两个人可能看不清楚具体情况,那个长相英俊却又有些刻薄的男人道:“在搞什么鬼?”

  啪......

  骤然间,从脏兮兮的水花中,突然伸出一只被泡的有些发胀发白的手,一下子搭住了小船的船舷,我的船不大,被这只手扒着之后,立即就开始倾斜,水花一股一股的涌来,好像要把小船推翻。爷爷曾经说过,在这种情况下,死都不能下船,呆在船上跟浮尸斗,还有活下来的希望,一旦船被推翻落水,绝对会被缠死在水中。

  我感觉自己的头皮紧绷了一圈,二话不说,举着鱼叉猛刺过去,鱼叉每天都会打磨,光亮锋利,顿时就把那只胀的发白的手给刺穿了。我用力拔下鱼叉,操起船篙,顶着那具浮尸,想把它推远。

  哗啦......

  水花翻滚的有些异样,那具浮尸像是在水里生根了一样,我几乎使出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但无法把它推动一步,小船摇晃的越来越猛烈,我不得不压低身子保持平衡。手忙脚乱之间,翻滚的水花好像顿时蜂拥到了一定程度,水下如同有一颗手榴弹突然爆炸了,哗的一声,浪花奔涌,裹着那具浮尸,一下子冲出水面,朝小船里劈头盖脸的扑过来。

  绝对不能让它上船!我心里发毛,但抵抗的意识却越来越清晰。我的手朝腰里一抓,抓出那根爷爷亲手做的打鬼鞭,兜头甩了出去。

  我这根打鬼鞭跟家里祖传的那一根比不了,不过也是很厉害的东西,里面掺着老祖爷的一缕头发,还有血。陈家的老祖爷我没见过,关于他的传说也只流传在后世儿孙中间,爷爷说,老祖爷一身刚阳之气,百邪不侵,有时候半夜路过乱坟岗子,老祖爷用力一吼,能把坟头那些星星点点的鬼火都压下去。

  河凫子秘传的打鬼鞭一甩,精准的抽在那具涌上水面的浮尸身上,将要扑到船里的浮尸就好像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给打击到了,倒飞着翻了个身,噗通落进河里。我飞快的擦掉脸上的水迹,眼睛睁的很大,在它落水的地方紧张观察着,不能有一丝疏漏。只要我防备得当,牢牢的守住这条小船,浮尸纠缠的时间长了,觉得没有机会,就会飘走。

  这完全就是考验人耐力和毅力的事情,出身河凫子家的孩子,和普通船家的孩子是不一样的,我觉得自己能够承受的住,心里有一点隐隐的自傲,但又有点酸楚,要是爷爷在场,他可能会感觉欣慰,觉得自己的孙子长大了。

  但是,他看不到。

  “你这个人在神神鬼鬼的捣鼓什么?故弄玄虚吗?”岸边那个刻薄的男人因为光线越来越暗的原因,看不到具体发生的事情,只瞧见我蹲在不停摇晃的小船里,可能认为我在耍什么花样,他皱着眉头道:“年纪不大,怎么不学好?”

  “他是不是真有什么事了?”清秀又温和的女孩子朝这边看着,道:“你没发现吗?我们刚才想要打捞的尸体已经飘走了。”

  “河里的水是动着的,尸体不可能一直停在一个地方,这是常识。”那男人跟我说话很刻薄,但对着那女孩子就换了个样子,笑着道:“亦甜,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啊。”

  就在他们交谈间,我的小船摇晃的更猛烈,好像被一条超大的大鱼给缠上了,水花不断的涌起,涌到船里,我连眼睛都不敢眨,只要稍一松懈,隐没在水花里的浮尸就可能借机扑上来。

  咔......

  在水浪拍打船舷之中,我突然听到一声不怎么清亮却很刺耳的声音,低头一看,船梆上猛扎扎的被掏出了一个洞,河水哗哗的就顺着窟窿朝里面涌。我吃了一惊,顺手脱下外衣揉成一团,就想去堵那个窟窿。难怪这种直立在河里的浮尸被爷爷叫做铁爪尸,它的手劲很大,如果面对面的遭遇上,能硬生生把活人的胸膛掏个窟窿出来。

  但是衣服刚刚堵住船梆上的窟窿,我就感觉它被浮尸的手给拽住了,接着,衣服从窟窿里被拽走,水又开始涌。

  “去帮帮他吧。”岸边那个清秀的女孩子看着我模糊的影子一直在随船晃动,觉得有些不安,对那男人道:“他还是个孩子。”

  “是个孩子,嘴巴倒是很硬的嘛。”男人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不过随后就脱了外衣,露出一身精悍的肌肉,来回活动了一下手脚,慢慢走到水边,一个猛子扎了进去。

  “别!”我满头满脸都是水,正匆忙的在船上寻找之前预备好的木头橛子,看到那男人大模大样的下水,我马上就急了:“别过来!”

  “到了这时候,嘴巴还是这么硬。”那男人的水性挺好,从水里露出头,潇洒的一转身,朝这边游来,一边游一边道:“非要喝两口水你才甘心?”

  我忍不住头晕,如果只有我一个人,仗着手里有打鬼鞭,还能勉强跟浮尸耗着,最后把它耗走,但这男人一下水,情况立即就变了。对于河里的尸体,河凫子有三捞三不捞的祖训,但是对于落水的活人,那是一定得救的。

  小船距离岸边不算远,那男人又游的很快,不一会儿就游到了水花翻滚的边缘地带。他踩着水停下来,似笑非笑的望着我,道:“你不道歉,就让你在这儿多受会儿罪。”

  我当时又急又气,这个根本不知道凶险的二缺货华而不实,已经被阎王爷拽到鬼门关跟前了,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装逼。我全力呼喊,想让他知道这不是闹着玩儿的,但对方理都不理我,转头朝岸边的女孩子看了一眼。

  等他回过头的时候,水中隐藏着的浮尸呼的从他面前猛然冒了出来,浮尸出现的非常突然,把他吓了一跳,忍不住惊呼了一声,脸色唰的就变的惨白。这个人可能是从城里来的,根本不相信死在河里的尸体还能作怪,惊呼之后发现那就是之前自己想要打捞的尸体,所以随即稳住心神,吐了口唾沫,想顺手把浮尸给扒拉到一边。

  我的心顿时沉到了脚底板,连阻拦的机会都没有,一眨眼的功夫,浮尸紧紧的把这个人给缠住了,咕嘟咕嘟的朝水下沉。在水里面,没有几个人能跟这样的铁爪浮尸抗衡,除非是水性通天。那人拼死挣扎,但只冒了一次头,张大嘴巴连呼喊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咕咚灌进去一口水,又被拖了下去。这一次,他再没能上来,水面跟着平静下来,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岸边那个清秀的女孩子也着急了,但她可能不会水,只能站在上面干着急。

  我飞快的用木头橛子把船上的窟窿堵住,等到站直身子之后,心里就和驴踢了一样,极度不安。如果没人下水去救,那个人绝对死定了,我很犹豫,想要救他,但念头刚一冒出来,就想起我爹当年是怎么死的。

  但我能就这样看着不管吗?那男人说话刻薄,有些看不起乡下人,然而归根结底,他还是为了帮我才下水的。我们河凫子家行走黄河两岸这么多年,为人处世原则分明,人敬我一尺,就必须还人家一丈。如果现在我看着不管,那就是犯了祖师爷的忌讳。

  我只犹豫了那么几秒钟,因为时间太紧张,心里就打定主意。岸边的女孩子焦急到了极点,我没说话,只是看看她,一手抓起鱼叉,深吸了口气,噗通就跳进水中。

  水性这个东西,跟普通人说的游泳技术其实并非完全一回事,水性也不是说在水里扎多深的猛子,憋多久的气,爷爷教过我,我没文化,解释不清楚,总之有些复杂。在我下水的时候,眼皮子一翻,一层薄薄的几乎透明的薄膜就覆盖住了整个眼球。这可能是我们陈家子孙之间的遗传,正经陈家的后代,眼皮子下面都会长着一层和白内障一样的薄膜,下水的时候裹在眼球外面,可以视物,爷爷被十里八乡的人传的那么神,其实跟这些也有关系。

  水面下光线非常暗,视力不能发挥完全的作用,感觉也很重要,那个男人下水的时候,手里可能套着一把手电,此时此刻,在水中不断翻来翻去上下起伏的手电光就成为很明显的目标。我能看到两团几乎纠缠到一起的影子在水里不断的晃动,那男人撑不住了,没有多少反抗的能力,被浮尸拖着,越沉越深。

  我把手里的打鬼鞭握成一个圈子,然后飞快的游过去,接近他们之后,来回绕了两圈,看准机会,打鬼鞭从背后套到浮尸的脖子上,双脚蹬着它的背,双手则死命的朝后猛拉,只有这样,才能掌握一点主动,想办法把浮尸拖出水面,再拖到岸上。只要能够支撑到上岸,就可以比较轻松的收拾它。

  爷爷过去就是这样对付那些浮尸的,我觉得自己做的没有纰漏,然而毕竟经验和力气都不足,就这样死命拖着浮尸体想要上浮的时候,浮尸的身子猛然一转,硬生生从打鬼鞭的禁锢中转了个身,没等我再做什么,它的一只手就伸过来,紧紧卡住了我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