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十九章 水魈暗算

第十九章 水魈暗算

  指甲抓挠石头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好像近在耳边,我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声音这么大,晾尸崖面朝着河的一面就是用来悬挂尸体的地方,我只要再走两步,伸头就能看到。这时候是在白天,但是我一想到那些烂的不像样子的尸体就没有勇气再朝前迈动一步,忍了几忍,我打算原路返回,不管那阵声音有多么奇怪,装作听不到就是了。

  我转身走了几步,那阵抓挠石头的声音仍在继续,骤然间,一阵模模糊糊的婴儿的啼哭声从山崖向河的那边传了过来,啼哭声哇哇不绝,顿时就把所有的声音全部压了下去。我顿时停下脚步,侧耳倾听,距离不算太远,我的耳朵又好使,听上去,那就好像是石崖的另一边有一个出生不久的孩子在哭。

  不是我夸赞黄河两岸的人,在当时那个年代里,自私贪婪的人有很多,但古道热肠的人也不少,尤其是我这种在村里长大,没有接触过真正社会的人,看见什么不平事,心里就忍不住想管。这个事情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对,不过我没有想那么多,听到婴儿的哭声,立即转过身,重新朝那边走了几步。河面的风携裹着孩子的啼哭,一个劲儿朝耳朵里钻。

  难闻的臭味铺天盖地,我从腰里解下酒壶,喝了一口喷在衣角盖住鼻子。走河的人大多爱酒,常年在水里泡着,白酒能活血去湿,我没酒瘾,不过还是按着走河人的规矩,带着一个酒壶。用粘了酒的布捂住口鼻,感觉就好一些,我给自己壮了壮胆子,一路爬到山崖边,探头朝向河的那边看下去。

  跟我想的差不多,晾尸崖上挂着十来具尸体,最下面那几具已经很长时间了,估计家里人没有认领,风吹日晒,看上去惨不忍睹。我移开目光,挂的比较近的,可能是最近才被走船人放在这里的。

  一具比较特殊的尸体,马上就吸引了我的目光。

  那具尸体身上衣衫褴褛,头发有一尺多长,披散着遮住了脸庞,挂在晾尸崖的尸体,都是从前胸穿两根绳子,然后绕过手臂兜着,拴在崖边的石头上,尸体耷拉着脑袋,脸庞完全被头发给遮盖了,不过看着应该死去不久,身体大致还是完好的。这具尸体本来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但偏偏挺着个大肚子,像是怀孕的孕妇。

  我的心立即抽紧了,腿肚子转筋,在河道两岸的民间传说中,不管是投河自尽的,还是失足溺水的人里面,怀着孩子的孕妇,绝对是最难缠的,没有之一。一大一小两条命死在水里,怨气比任何人都重,走船的人遇见河里的孕妇尸体,都会躲着走,不敢招惹。我当时就感觉纳闷,是谁把这具孕妇的尸体给运到晾尸崖的?

  更让我心惊的是,一阵阵婴儿啼哭的声音,仿佛就是从这个孕妇的肚子里面传出来的,从尸体的外观看,死的不算久,但至少也有七八天时间,大人都死了,肚子里的孩子能保住?自然而然的,我就想起过去村里人说的鬼婴的传闻。

  老辈人都说,河里的鬼婴很少害人,大多都是恶作剧一般的戏弄,把人吓一跳也就算了,不会把无辜者朝死里弄。我还是第一次亲身经历这样的事,恐慌中又有很多好奇,下意识的抓住腰里的打鬼鞭,继续探头观察着。

  啼哭声接连不断,听着有点凄惨,让人怜悯。生命这个东西其实很难说,说脆弱,很脆弱,好端端的人一下子就过去了,说坚韧又很坚韧,解放前,小盘河村有一次遭遇了百年难见的特大洪涝,整个村子都被淹了,决堤千里,村子里有一户人家没来得及逃走,两口子带着一岁的孩子,临危爬到一棵老榆树上,在树上被困了七天七夜,一粒粮食也没带,一家三口竟然硬生生熬到水退。

  我当时没有想别的,就想着那孕妇肚子里的孩子难道真的活了下来?但我毕竟不是傻子,那婴儿的哭声很清晰,一阵一阵的从崖边孕妇的尸体肚子里传出,不过怎么想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头,所以我没有乱动,在原地继续看着,不把事情弄清楚的话,最好是不冒险。

  河风强劲,一股一股的从河面吹过来,晾尸崖上十来具尸体随着强劲的河风不断的摆动,那样子看着既有点滑稽,又有些恐怖,不过河风一吹,臭味消散了不少,我揉揉鼻子,把衣角放下来,借机吸了两口气。

  就在这时候,那具孕妇的尸体来回摆动了两下,满头乱发被风吹散,顿时露出脸庞。我一下子惊呆了,这尸体被放的有点腐烂,一只眼睛可能在入水的时候受了伤,看上去像个黑乎乎的洞,很吓人。然而让我吃惊的并不是他的样子,而是别的。

  这货看上去浓眉大眼,满脸的胡须,微微张开的嘴唇里都是干了的河沙。这分明就是个男人!男人怎么可能会挺着一个大肚子?!

  我惊讶的同时,这具尸体突然就扭动起来,两条腿剧烈的颤动了几下,胳膊像是上了发条的一样,以一种难以想象的角度朝身后转了个弯。最开始的时候,我认为是遇见了诈尸,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能在太阳底下诈尸的尸体,当时也顾不得多想,打鬼鞭抡起来就朝下抽过去。

  噗......

  一鞭子抽在那具尸体上,鞭梢啪的轻响了一声,紧跟着,尸体的肚皮突然就裂开了,从里面蹿出来一团小小的影子,一把就抓住了我的头发。那东西虽然不大,但是来的很突然,让我粹不及防,被它突然一抓,整个人顿时朝崖下坠了一截,差点栽下去。

  就这么很短暂的一瞬,我看到那团小小的影子,长的有点像娃娃鱼,但是浑身乌黑,又有点像穿山甲,它的两只前爪有四根指头,几乎跟人的手一样灵活,把我的头发拽的很紧。这东西一直都藏在尸体的肚子里,猛然钻出来,带着一股腥臭的粘液,它的眼睛只有花生那么大,但是眼珠子血红,有一种凶光。

  这东西比人灵活的多,拽着我的头发,身体悬在山崖下,使劲的朝下拖。它的牙齿像两排锯齿一样,密密麻麻,细密锋利,嘴里不断发出那种和婴儿啼哭一样的叫声。我被拽住头发,头皮都疼了,却突然想起来,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水魈,肯定是水魈。我没有见过,只听爷爷讲过,前后联想一下,必然是这东西了。

  在家乡附近的传闻中,黄河里的水魈都是不足岁的小孩子淹死后化出来的,经常潜伏在水道比较浅的河滩附近,它能发出和婴儿一样的叫声,借以吸引来往的船只。传说里面,有水魈的地方必有大鳌,水魈负责吸引船,大鳌则一下子把船掀翻,反正是很招人厌的东西。

  民间传说有一定的依据,并不是完全胡扯,但也不能全信。后来我专门查过,水魈是一种两栖类爬行动物,正因为是活的东西,才敢在白天作祟。

  我被紧拽着头发,想朝后面退,但是水魈的两条后爪紧紧攀着崖壁,身体几乎绷直了在和我僵持。我猛然一发力,忍着疼朝后一缩身体,水魈虽然凶,不过体型和体力都有限,被我用力拖到了崖边。

  但是不等我喘过这口气,水魈另一只爪子就在我耳边抓了一下,这东西的爪子很锋利,经常趁半夜爬到岸边的石头上去磨,幸亏我闪躲的快,耳朵边留下一道不深的血印子,堪堪躲了过去。

  然而我随手摸了一下,发现那道伤口流出来的血,有点点发黑,与此同时,一种隐隐头晕脑胀的感觉就顺着伤口,迅速蔓延到了脑袋上。趁着还没有完全丧失意识,我又猛然想起来,水魈喜欢随着浮尸到处游荡,而且在尸体肚子里钻了那么久,它的爪子,能干净的了?想到这个,我心里就一阵寒意。

  大概就是那么几次眨眼的功夫,眩晕感更强了,手脚好像都不听使唤了一样,想勉强站起身,却双腿发软。我一手捂着伤口,一手和水魈搏斗,那东西狡猾的和狐狸一样,就拽着我的头发,使劲朝山崖那边拖,我大口喘着气,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浑身的力气好像都随着小小的伤口流逝掉了。身体歪歪斜斜的滚了几下,立即就滚到了山崖的边缘。

  水魈哇哇的叫着,借着我无法控制平衡的空挡,揪着我的头发不松爪子。我想甩脱它,可是身体完全就失衡了,稍稍一滚,立即觉得整个身子猛然一空,从崖边直直的掉落下去。

  随即,我的脑子也完全空了,残存的意识告诉我,很快,我就会落到崖下的河水中,会不会摔死,会不会淹死,这不好说,但那只水魈就在旁边,我绝对不可能有好下场。然而身体已经坠下去了,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就在我急速朝下坠落中,山崖上挂着的那些尸体中间,有一具突然动了动,动作无比的快,两只手一前一后探出来。我虽然瘦,好歹也有一百来斤,再加上从上面坠落的惯力,一般人根本是接不住的。但是那具突然动起来的尸体力气大的有点离谱,就凭一只手,稳稳的抓住我的衣领子,另一只手则闪电般的抓住水魈,时间力道拿捏的分毫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