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二十三章 奇思妙想

第二十三章 奇思妙想

  “七门大掌灯?”宋百义不由自主的望了望我,又望望老鬼,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我不知道老鬼说的七门大掌灯是什么意思,不过听着很威风。

  “怎么?你觉得不行?”老鬼道:“老子看准他了。”

  “不是不行,只不过......”宋百义犹豫了半天,壮了壮胆子,小心翼翼道:“大哥,你镇河那么久,可能不知道现在的世道,跟过去不同了,改天换日,大掌灯那个名头,已经过时了,吃不开。”

  “老子不管现在什么世道,要他做,他就做,现在就问你一句话,认不认他?”

  “大哥。”宋百义的喉结动了动,咽了口唾沫,道:“那些事情,都过去了,在老辈人手里,其实已经过去,你镇河那么多年,都是冤枉的,白白浪费了时间。大哥,现在的世道清平,再也不是兵荒马乱的年月,我们掀不起多大的浪头来了。”

  “放屁!”老鬼的脾气很暴躁,看见宋百义犹犹豫豫的样子,马上就急了,拍着桌子道:“你觉得老子在鬼扯?什么叫过去了!”

  “大哥,我知道你不爱听这些,但兄弟说的都是实话,咱们当年做的那些事,现在讲给人听听,人家都会觉得,是我们疯了,说的胡话......”

  “是么?”老鬼本来已经发脾气了,可这时候突然压住火气,阴森森的笑了笑,道:“你知道,老子一辈子从来不屑跟谁说瞎话,现在告诉你,老子为什么这次要出来。”

  老鬼阴森森的笑容有点可怖,但是那种阴森的背后,是一种庄重和肃穆,让人毫不怀疑的认为,他说出来的话,都是真的。宋百义的表情顿时变的不自然,嘴唇又哆嗦了几下。

  “你给老子一个字一个字的听清楚。”老鬼探出身子,朝宋百义那边凑了凑,直直的盯着他的脸,道:“老子一直在镇河,那些事情,比你们看的都准!老子相信自己不会算错,现在距离天崩,至多五年!”

  “什么!”宋百义的脸色顿时变的惨白,身子猛的一晃,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他好像被老鬼的话触及到了内心最深处一些隐藏许久的东西,不仅脸色惨白,而且额头立即冒了汗。

  “你知道,一旦天崩,会有什么后果,你现在的日子安稳了,儿孙满堂,管着一个家族,很惬意是不是?”老鬼冷笑了一下:“老子不怕告诉你,最多再过五年,你想把这群人拉去填河都迟了!”

  “大哥,你......不要说笑......”宋百义完全被老鬼的话吓住了,双手来回颤抖,慢腾腾擦掉额头上的汗。

  “老子没心跟你说笑。”老鬼收起冷笑,顿了顿,语气变的柔和了一些,道:“老子是让你们坑了,镇河五十年,没人过去看我,也没人接我,老子心里虽然有气,窝了很大的火,但是已经熬了那么多年,想想就算了,便宜了你们这帮王八蛋,如果不是天崩,老子也懒得挪窝,更懒得跟你们计较什么。老五,自己想想吧。”

  宋百义皱着眉头,起身在椅子旁边来回踱了几步,有点失魂落魄,过了一会儿,他停下脚步,看着老鬼,道:“这个娃子,是谁?”

  “是陈老六的孙子,你给我记清楚。”

  “大哥,你的意思是?”宋百义咬了咬牙,道:“兄弟说句心里话吧,从你当年走了之后,宋家就开始洗手,想过几天踏实日子,这么多年下来,混的不好也不坏,总有口安稳饭吃,下面的小辈根本就不知道那些事,现在真要把宋家再拖下水,大哥......”

  “随你。”老鬼变的很平静,淡淡看了宋百义一眼,道:“要是老子说话不算了,也不强求,只不过从现在起,就把宋家彻底从七门里踢出去,靠着河吃饭,将来家里人真有三长两短,别求到老子头上。”

  宋百义的脸顿时死灰一片,老鬼的话像是有巨大的震慑力,让他进退两难。老鬼眯着眼睛不再说话,宋百义焦躁的在屋子里最少走了十几圈,最后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地,对老鬼点了点头。

  “不要答应的那么快,你想清楚,这不是儿戏。”老鬼幽幽道:“你知道七门的规矩。”

  “大哥,你说的明白,至多五年就要天崩。”宋百义苦笑了一下:“我不答应,还有别的法子吗?”

  “你明白就好,老子少费点口舌。”老鬼看见宋百义答应,立即站起身,一边朝外走,一边道:“这些年,你跟谁走动的多一些。”

  “老六彻底没来往,老七家断后了,二哥三哥还有那边,我想法子找他们,四哥也没音讯。”宋百义跟在后面,道:“你知道的,四哥脾气怪,住的地方那么阴,连我都不敢去,所以这些年来往少了些。”

  “告诉他们,老子回来了。”老鬼带着我出门,头也不回的道:“老子自己去找老四,一个月之后,在你这儿见。”

  老鬼没再停留,带着我离开抱柳村,我满满的都是问题,在村里不敢乱说话,憋的心里很难受,一离开村子就连珠炮般的朝老鬼问出来。

  “什么是七门?什么是天崩?什么是镇河?”

  “该告诉你的时候,老子会告诉你,不要一直追着问。”老鬼道:“你爷教你练过把式没有。”

  “扎过马步。”我想了想,在我的印象里,我爷爷最擅长的是水性,功夫好不好,我的确不知道,因为从我记事开始,他就没跟谁动过手打过架,很小的时候,爷爷叫我扎马步,每天巡河扎马步,那是雷打不动的惯例。

  “老子教你点东西,你好好学着。”老鬼正走着,突然就停下来,回头对我道:“娃子,你是要做大事的,你爷托老子照看你,但时间不多,过些天,老子要出远门,等我一走,你就要自己去闯了。”

  我自己细细想着今天听来的话,老鬼和宋百义交谈的时候没有避讳我,他们说了什么,我都记在心里。当时虽然傻愣愣的,但也不是没有心眼,我琢磨着,老鬼在石头棺材里呆了很多年,听他的意思,如果不是因为要办一件很重要的事,可能他还不会出来。

  自然而然的,我就想到了他说的天崩,我估摸,老鬼从石头棺材里出来,十有八九和这个有关。

  “我要做什么大事?是你交代的,还是我爷交代的?”

  “不是老子,也不是你爷。”老鬼的神色凝重起来,道:“是天。”

  “做什么?”我从老鬼的表情里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他说的很认真。

  “要做什么,你迟早会明白,老子没念过书,这个事情有多重要,老子和你讲不清楚,只跟你说一件事吧。”老鬼转头看看不远处的河,道:“知道这条河是怎么来的吗?”

  我顿时就愣住了,心说老鬼问的这个问题怎么这么无聊,泱泱黄河,从古至今就流淌在中原地区。

  “娃子,不要自以为是,你觉得,你知道的就是真的?”老鬼抬眼望向不远处的大河,道:“这条河,是有人故意挖出来的,你信不信?”

  “胡扯吧!”我感觉老鬼在说胡话,黄河有多长,我当时没有具体的概念,但是至少我知道它几乎横穿了整个中国,这不是一条小河沟,说挖就挖出来了:“蒙人呢?从大禹治水,这条河就在了。”

  走船人大多出身贫苦,从小就得为生活奔波,除了家境富裕的,穷人家的孩子极少念书,但是走船人熟悉黄河,每一个关于黄河的传说,都熟记在心。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听人讲过很多次了。

  “那就对了。”老鬼也不管我信不信,道:“大禹治水的时候,这条河才刚刚被人开出来,如果它没被开出来,大禹还治什么水?”

  我站在原地就愣住了,老鬼这个人虽然让我觉得神秘而且可怕,但他不像是个善于撒谎的人,也不会毫无来由的欺骗我。但是他说的话太过离奇,黄河是人开出来的?我一下子没法接受这个问题,呆呆的站了半天,才拔腿追过去,但老鬼只说了那么多,再问他,就不肯说了。

  “算了算了。”我有点赌气,但是转念一想,就明白老鬼怕我知道的事情多了,又少不更事,把这些事给泄露出去,他嘴巴紧的和石头似地,用锤子敲都敲不开:“不说就算了,以后你也不要问我啥事,问了也不会告诉你。”

  “脾气还不小。”老鬼咧嘴笑着:“跟老子小时候一样。”

  “不跟你瞎扯淡。”我踢着脚下的小石子,边走边问:“现在咱要去哪儿?”

  “阴山峡。”

  “你快拉倒吧!”我大吃一惊,忍不住就拽着老鬼的袖子:“你不要命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