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二十四章 河凫传说

第二十四章 河凫传说

  我的确很吃惊,老鬼说的阴山峡,是大河沿岸最让人腿软的一个地方,其实,去过那儿的人很少,大多都是风传。那是距离绕梁沟子大概一百三四十里的一个山峡,非常深,关于阴山峡的传说,由来已久,很多人都说,大河的龙王爷管水道,阴山峡则是地府阎罗囤纳阴兵的地方,阴气森然,就算在大白天,太阳光也照不穿峡谷中飘荡的那层阴惨惨的雾。

  这些话肯定是在胡扯,阴山峡的由来,跟黄河的地理位置其实有很大关系。中华文明起源于黄河流域,从老祖先们开始生息繁衍一直到后来,黄河流域所在的中原地区都是诸多朝代和政权的文化政治中心,兵家必争之地。从古至今,黄河流域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重大的战役。每次大战过后,河面浮尸百里,几乎淤堵河道,阴山峡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是一个抛尸的地方,成千上万的浮尸被集体打捞出来之后丢到峡谷中,那简直就是阴气最重的积尸地。这种地方,如果不出点什么怪事,那才叫做怪事。黄河三十六旁门里头,在解放前多半都是江湖草莽,但几乎门门都有祖规,不到阴山峡去讨生活。

  “娃子,没有人不能去的地方。”老鬼拿开我拉着他的手,突然一本正经的对我道:“练练你的胆子,知道今天跟宋家掌灯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老子要你做七门的大掌灯。”

  “不知道。”我摇摇头,尽管我能听得出来,七门大掌灯好像是个威风凛凛的角色,但还是不了解具体的含义。

  “一边走一边说,跟老子闯闯阴山峡。”老鬼带着我走,本来还是想顺水路走,那样快一些,但汛期临近,水涨的厉害,绝大部分走船的都开始歇业,空荡荡的河面没有一条船,水浪汹涌,我们只好继续靠两条腿赶路,老鬼沉吟了一会儿,道:“你爷跟你讲过河凫子的事没有?”

  “讲过。”我跟着老鬼跑了两天,其实觉得他并没有在石头棺材里看着那么阴森,所以心里的畏惧在无形中慢慢减少:“但没说的太多。”

  “他不讲,老子跟你说说。”老鬼示意我走快一点,道:“不知道河凫子是怎么来的,你就不配当一个河凫子。”

  老鬼开始对我讲,但是我怎么听,都觉得那像是一个虚无又毫无边际的民间故事。老鬼说,在很久之前,黄河就经常在汛期大规模的泛滥,洪水滔天,改道无数次,每次改道,淹田淹庄稼,所以沿岸人烟稠密的地方,譬如说开封那种古城,就会修筑河堤防洪保地。像我们盘河村那种地处荒僻的小村子,人少地薄,没有能力修筑大堤,因而往往是方圆一二百里所有的村子,把力量集中在一起做一些事情。

  我不懂水利,不过却知道,黄河决堤的主要原因,是上游带过来的大量泥沙,在流势缓慢的下游沉积到水底,经年累月,导致水位越来越高,如果平时还好,一旦汛期到来,水位一涨,绝对会破堤而出。所以过去民间治理黄河防汛,除了在汛期期间修堤抢险,还在汛期之前把河道疏通一下。

  有一年,在清理河道沉淤的时候,有一段河道就出了怪事。老鬼没有说那段河道具体位于上面地方,只告诉我,河道最近的一个村子边,是一片槐树林子。河道里的水本来已经干的只剩正常水位的一小半,按道理说清淤比较容易,但无论怎么挖,河底的泥沙好像根本不会减少。

  “一连七天吧。”老鬼想了想,道:“每天都要死一个人。”

  人死的很惨,都是在清淤中不慎落水的,两岸的人水性一般都不错,但是落水的人掉到水里仿佛就游不动了,很快沉到水下。

  不用人救,沉到水底的人过不了多久就会自己浮上来,但浮上来的时候已经断气了,死者的脸如同被什么东西抓的稀烂,面目全非,而且最重要也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尸体浮出水面的时候,右手都不见了。

  听到这儿的时候,我的心咯噔一下子,顿时就想起从爷爷卧房墙根下挖出的那只手。不过我咽了口唾沫,没有打断老鬼的讲述,这老东西脾气不好,我不想招惹他。

  连着七天,死了七个人,清淤的事情还没有一点进展,汛期将近,人人心里焦急,到了第八天,众人提心吊胆的上工,因为都被前七天死的人给搞怕了,有人隐隐意识到,是不是第八天还要接着死人?

  但他们都猜错了,第八天一开工,事情进行的非常顺利。赶工的人大喜过望,干的热火朝天,人们觉得,虽然死了七个人,但是只要能在汛期前做好一切准备,大水过来的时候可以保住村子还有田地,那也算是值得了。

  紧跟着,他们就在河底挖到了一个东西,很大的东西,足足有十几米那么长,横亘在河底,随着泥沙的减少,这东西渐渐就从河底露了出来,有水性很好的人潜下去看了看,觉得那好像是一根大柱子。

  那个年头儿离现在很远了,除了一些很简陋的工具,人们做事基本要靠双手,本来,他们是想把水里的东西给挖出来,但东西太大了,估摸着重量也会很惊人,如果想挖,必须要付出很多人力和时间,汛期将至,要做的事情太多,所以人们就想放弃,毕竟黄河河底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了,挖也挖不尽。

  后面发生的事,有点像神话传说,但老鬼讲的一本正经,就让我感觉那些事好像都是真的。

  在人们放弃了挖掘那个东西的念头当天夜里,至少有一大半人都在晚上睡觉时做了同样一个梦。他们梦见从河里游出来一个长着长胡子的老头儿,对他们说,河底的东西一定要挖上来,否则的话,沿河流域会有大祸。

  第二天睡醒之后,人们就开始议论这个奇怪的梦。人睡觉做梦,那一点都不稀奇,但是那么多人同时做同样的一个梦,就很耐人寻味。沿河的居民历来信奉神鬼,很多村子的族长凑在一起商量,认为这个事情非同小可,肯定是有神明暗中提点,不能轻视。所以经过商量,他们决定,把河底的东西挖出来。

  为了挖掘河底的东西,他们做了大量的准备,赶制出来十几个土制的大绞盘,还特地绞了几股胳膊那么粗的绳子。第九天,绞盘都被放在岸边,然后有人下水,把水里那个东西周围的泥沙杂物全部清理干净,十几米长的东西,两头各套了一股绳子,然后岸边十几个绞盘同时发力,一点点把东西拖出水面。

  挖掘进行的还算是比较顺利,至少没有人员伤亡,但就在那东西将要浮出水面的一刻,天空阴云密布,开始打雷,都是很粗的雷,从云端直劈下来,那场景太吓人了,整个河面还有河岸几乎都被雷霆给笼罩了。那些雷很奇怪,像是长了眼睛似的,专劈正在绞动的绞盘,一道雷劈下来,绞盘就轰的燃成一团熊熊的火,紧跟着天又开始下雨,大雨倾盆,淋的人几乎站不稳脚跟。

  这样的场景是绝对可以把普通人吓的手足无措的,但越是这样,越是让当时在场的人觉得,河底的东西非同小可,必须要挖出来。很多人冒着雨,顶着漫天的雷霆拼命的拉,用剩下的绞盘一点点把河底的东西拖上来。那东西露出水面的一刻,雨和雷瞬间就停了,阴暗的天空立即放晴。

  一直到这时候,他们才发现,河底那个被人开始误认为是柱子样的东西,其实是一尊十几米高的人像。人像是用一整根巨大的原木雕刻出来的,外面包着一层铜皮。此时此刻,头天夜里刚刚做过那个奇怪的梦的人,顿时目瞪口呆,因为他们能清楚的看到,晚上跟他们托梦的那个长着胡子的老头儿,跟这尊铜皮木像几乎一模一样。

  是它在托梦?

  有人产生了怀疑,但是已经把铜皮木像拉出了水面,他们觉得,至少得弄上来再说。所以就继续拉,不过铜皮木像到了岸边就再也拉不动了,这时候有人发现,几根粗的吓人的铁索,拴着铜皮木像的手脚还有脖子。接下来又找铁匠,把这几根铁索硬生生凿断,说起来有些让人难以置信,那几根粗的吓人的铁索被凿断的时候,竟然一股一股的朝外淌血。

  一群人脸色唰的就白了,都感觉这东西是不是什么被锁在河底的邪物?但是后悔也来不及,铜皮木像已经被运到了岸上。一些村子的族长心里实在放不下,商量着明天到别的地方请个大仙来看看。

  铜皮木像就被暂时搁置在岸边,留下几个人看管,其余的收工回去吃饭睡觉。当时的天气有点热,看管的人喝了点酒,很晚才睡,天蒙蒙亮的时候,其中一个起来解手,一泡尿撒完,才突然发现,岸边那尊十几米长的铜皮木像,竟然不见了。

  在铜像消失的地方,睡着一个老头儿,老头儿的胡子很长,手里握着一把铁铲子,跟他们在梦里梦到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