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二十七章 棺山虫海

第二十七章 棺山虫海

  “娃子!躲一躲!”老鬼比我的反应更快,在我腿脚发软脸色变绿的同时,他就把我朝后用力一推。

  我连滚带爬的后退了好几米,那片从棺材山里汹涌而来的黑压压的东西吱吱作响,数不清的各种各样的虫子,还有和小猫那么大的老鼠,翻翻滚滚的挤成一团,朝我们这边猛蹿。那些东西让我恨不得一头撞死在石壁上,恶心又恐怖,虫子和老鼠就和疯了一样,硕大的老鼠踩着拳头那么大的潮虫,吱吱乱叫着奔了过来。

  啾啾......

  那阵轻轻的又有些奇怪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在昏暗的阴山峡深处飘飘荡荡,一瞬间,乱七八糟狂奔而来的各种虫子还有老鼠仿佛得到了无声的指令,跑的更快。老鬼站在我前面,一瞬间就被黑色的浪潮给淹没了,我根本跑不及,不等翻身爬起来,几只最前面的老鼠已经跑到我面前。

  “去恁娘的!”我完全被吓的有点麻木了,一脚把一只老鼠踹到后面,手脚并用,匆忙爬起来,转身就跑,但身后不远就是成片的遗骨,再后面是泥潭子,躲都没有地方躲。一个迟疑间,几只好像土鳖一样的东西顺着裤管就爬到我身上,每一只足有巴掌那么大,我甩着身上的小包袱把虫子拍打掉,调整方向,一口气跑到附近的石壁旁边,现在完全没有路走了,只能顺着石壁爬上去,居高临下的跟那些东西对峙,熬过一会儿算一会儿。

  这可能是我这辈子爬的最快的一次,但是双脚刚刚离地,几只很大的老鼠打着滚就咬住了我的裤脚,我惊的双腿乱蹬,两只手紧紧扒着石壁上凸起的石头,身子悬空着,把裤脚上的老鼠甩了下去。我爬的很快,直直的爬上去四五米高,石壁上没有合适的地方,只能侧身贴着石头,一只脚踩着一块石头。

  那种感觉没办法形容,在我爬上去的同时,一大片老鼠虫子已经涌到了石壁的根部,贴着石壁连连打转。这时候,那阵很要命的“啾啾”声又飘了过来,贴着墙根打转的老鼠随即就开始朝上面爬,我抽手扯下腰里的打鬼鞭,这根鞭子没有我爷用的那么顺手,但好歹也下了几年的功夫。鞭子一甩,一下子把想要爬上来的两只老鼠给抽了下去,我力气用的很足,两只被抽中的老鼠掉下去之后就四腿乱晃,吱吱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我就这样挺着,凡是想要爬上来的东西都被一鞭子抽回去,情况稍稍好了一点儿,我才有机会注视老鬼那边,老鬼依然提着那盏气死风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揪过来一把锈的铁坨子样的刀。锈刀舞的虎虎生风,一刀拍过去,一片老鼠虫子就被拍出去很远。

  “老四!”老鬼冲着棺材山那边喊道:“是你不是!”

  但是没人回应,那阵“啾啾”声反而更急促了,在这阵声音的催促下,围着老鬼的无数虫子挤成一团一团的,像球似地朝老鬼涌过去,老鬼的刀子一挥,噗的打散了一群虫子,就这个节骨眼上,一只大老鼠死死咬着老鬼手里的锈刀,怎么都不肯松嘴。老鬼急了,另只手一下把大老鼠扯下来。老鬼那双手上的力气不知道有多大,抓的大老鼠连声乱叫。

  “跟老子比狠!你瞎眼了!”老鬼可能真的恼了,手上一用力,那只大老鼠的肚子顿时被挤爆了:“你吃财神肉!老子就吃你的肉!”

  老鬼开始跑,想从那片无穷无尽的虫堆里冲出来,但是他只要一动,就会有一阵“啾啾”声传来,所有的虫子立即跳转方向,一路紧追着老鬼。老鬼那么大年纪了,不过年轻时肯定打熬的一副好身体,灵敏的像只兔子,一时半会之间,他可能不会有事,但棺材山里涌出来的虫子和老鼠太多了,我躲在石壁上,眼睛都不敢眨,一想到如果两个人力气用尽被虫海包围起来,头皮就忍不住发麻。

  “老四!你逼老子翻脸是不是!”老鬼气的不轻,一边跑,一边冲着棺材山那边大喊,但是始终没人回应,他喊的越凶,那阵“啾啾”声就越急促。我就觉得事情肯定是不对了,我从老鬼和宋百义当时的交谈里察觉出,之所以来阴山峡,是为了找一个人,那人大概是河凫子七门里头的孙家。

  老辈人的事,爷爷根本没讲过,还是从老鬼嘴里听来一些。河凫子七门里头的人,在槐树林里磕头喝血酒,一起拜关老爷,用我们这里的话说,就是拜了把子。老鬼几十年没有露面了,但宋百义看见他的时候,依然畏惧恭谨的很,然而阴山峡里的孙家人如果不是出了什么意外,该对老鬼下手?想着,我心里就更紧张,觉得今天的事情难以善终。

  始终没有人回应,老鬼就闭上了嘴巴,一个字都不说,他飞快的跑,一边把追过来的大虫子老鼠打散,一边在分辨。这些虫子老鼠完全是跟着那阵奇怪的“啾啾”声而动的,我想,老鬼可能是在分辨声音的来源。

  那阵声音很飘渺,让人分不清到底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而且发出这阵声音的人或许一直都在不停的移动,目标很难确定。老鬼来来回回跑了很久,难免有疏忽的时候,我看到有几只老鼠虫子顺着从他身上爬到后背,一只大老鼠已经离老鬼的脖子很近,被这个东西啃上一口,下场可能会很惨。但是我离老鬼太远,根本帮不上忙,只能惊叫一声。

  老鬼头都不回,两条手臂一振,后背上的虫子都被硬生生弹了出去,他吐了口唾沫,对我喊道:“娃子,顾着你自己,比这吓人的东西老子都见的多了,没事!”

  啾啾......

  话音未落,那阵让我讨厌到了极点的声音又一次飘到了耳边,老鬼的头猛然一转,这一次,他可能察觉到了声音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舞着锈刀开路,风驰电掣一般的朝棺材山那边扑了过去。我躲在石壁上不能乱动,看着老鬼绕到棺材山的后面就无法再观察下去,心里火烧火燎的。但是过了不到几分钟,从棺材山右边那条很狭窄的小路里,突然跑出来一个人,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老鬼,可是再一看,不是他。我当时就猛一激动,这人应该就是发出啾啾声在驱赶老鼠虫子的人,终于被老鬼给逼出来了。

  一旦被老鬼发现,那人就再也躲不掉了,对方可能对阴山峡里的地形非常熟悉,但是老鬼追的太紧,那人连调头的机会都没有,只能顺势朝入口那边逃。他的身影灵敏轻盈,跑的很快,在快要接近层层叠叠的遗骨时,猛然一转,冲着我这边就跑过来了。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手下意识的一动,打鬼鞭啪的甩过去。

  那人确实很灵活,这一下没能抽中他,但是却让他的动作一慢。老鬼追的非常近,借着这个机会纵身一扑,从后面抬手抓住那人的衣领子,几乎硬生生把他给提了起来。紧跟着,老鬼另只手呼的就握拳捣过去,他被惹火了,力道很猛,这一拳头要砸在脸上,绝对会打成满脸花。

  “啊!!!”

  被老鬼揪着的人陡然发出一声尖叫,我心头一紧,因为从尖叫声中能听得出,这是个女人。我一下就从石壁上跳下来,伸手把自己的手电筒打亮,光线的照耀下,我看到被老鬼揪着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可能是常年都不见太阳的缘故,她的脸很白,乌溜溜的眼睛在我和老鬼身上来回乱转,目光里全是畏惧和惊恐。

  老鬼皱了皱眉头,估计没想到被这样一个小女孩给搞的焦头烂额,但是他的拳头硬生生在对方脸前止住了。啾啾声一停,大片的老鼠虫子顿时就失去了指示,在我们不远处围了一圈,却没有冲过来。

  这个女孩子可能很倔强,尽管吓的发抖,却一句求饶话都不肯说。老鬼放下拳头,想了想,语气柔和了很多,道:“娃子,不要怕,跟我说,孙世勇在哪儿?”

  我很怀疑这女娃子没有跟外人接触过,天生有种强烈的排斥,她咬着嘴唇,那张白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不管老鬼怎么问,她都闭着嘴不肯说话。老鬼脾气不好,耐着性子问了几句就有点焦躁。

  “你这个娃子,是聋了还是哑巴?”老鬼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她,过了一会儿,老鬼焦灼的表情突然凝固在脸上,声音微微有一点点发颤:“娃子,跟我说,孙世勇,是你爷?还是?”

  “嗯!”那女孩子突然就咬着嘴唇应了一声,拼命的点头,眼睛里顿时涌起了一股泪,她不说话,只是嗯嗯个不停。

  “不怕。”老鬼的语气又变的柔和了许多,松开那女娃子,缓声道:“不怕,我是你爷的朋友,几十年没见了,专程过来找他,娃子,跟我说,你爷呢?在哪儿?”

  “在那边。”女孩子眼睛里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伸手朝棺材山后面的方向指了指,她极力忍着,却还是没有忍住,哭着道:“爷爷不理我,自己在那儿坐了好久,我给他端饭,他不吃,和他说话,他不应,一个人坐了好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