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二十九章 蛤蟆逃命

第二十九章 蛤蟆逃命

  那只断手有什么用处,这一直是我心底的一个谜,我望着老鬼,希望他能给我答案。

  “那是河凫子七门的老祖爷留下的东西。”老鬼道:“娃子,这个事情你不要问,你爷心里对这些很清楚,他不说,是怕你守不住,有的事,迟早会知道。”

  “又是这句话......”我嘟囔了一句,其实我知道老鬼说的有道理,但心里总是不服。

  “娃子啊,老子和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总是跟在老辈人屁股后面问个不停,总觉得自己知道这些事情之后就和捡了大便宜一样。”老鬼背着手,带着我和七七朝前走,道:“但是现在想想,就知道当年自己有多蠢,老子时常在想,如果一直不知道这些事情,那老子这辈子,是不是可以活的更轻松一点。”

  “你要真觉得心里憋屈,可以跟我说说嘛,我也不会外传的,我嘴巴很紧。”

  “你知道那河里,埋着什么吗?”老鬼指了指不远处已经开始涨水的黄河,道:“就在河底。”

  “这个我怎么会知道,如果知道就不问你了。”我一边回答,心里一边独自琢磨,老鬼这句话肯定不是信口开河,河凫子巡河,镇河,并非没有道理,他们从生到死都不离开这条河,说明,河里有他们要守护的东西。

  “七门河凫子,七尊护河神,娃子,老子保证,如果有一天你长大了,真的知道了这些事,你也会和老子一样,追悔莫及。”老鬼顶着河风,背手而行,一头黑白参杂的乱发被吹的迎风舞动,道:“这事关系重大,就像一座山,在老子心头压了几十年,卸也卸不掉,只要活着一天,就要被压一天,那滋味,你不懂。”

  “能有多大的事?”我不以为然,爷爷偶尔喝酒,喝的多一些就会跟我说,头掉了至多碗大个疤,没有什么大不了。这是黄河走水人惯有的心态,因为每天都在刀尖上打滚,心胸没那么宽,就吃不了这碗饭。

  “你真觉得做个河凫子,自己死了,就一了百了?”老鬼嗤之以鼻:“老子不耐烦跟你这样不懂天高地厚的娃子胡扯淡,前头说的话,转脸就忘个干净,老子没告诉过你这条河是怎么来的么?你以为禹王当年治水,真治的是水?老子告诉你,他治的,是河底下的东西,算了算了,不知道屎香屁臭,老子犯不上跟你扯这个急。”

  说着,老鬼甩袖子就自己朝前走,我赶紧追,心里想着他虽然气冲冲说了一番话,但那好像不完全是气话,里面带着某些隐秘。他说过黄河是许久之前有人开出来的河,这种说法让人难以置信,可是我跟着老鬼这几天,总觉得他不是开口就胡诌的那种人。

  黄河的河底,是什么?大禹治水,治的不是水?

  我还追着问,但老鬼一句都不肯再说,我拿他没办法,只能转头去跟七七说话解闷。七七在阴山峡里呆的久了,一出来就觉得不习惯,她是那种比我见识还少的女孩子,纯真的有些可笑,又让人心疼。她用水洗干净了脸,尽管脸色很苍白,不过模样俊俏的紧,我和她年纪差不多,讲了很多事给她听。七七偶尔会笑,可是眉宇间总有种怎么都丢不下的忧郁。

  孙家的祖坟在什么地方,我不清楚,老鬼也只是知道大概的地方,那么多年过去了,当地还不知道有没有发生变化。河水已经开始四处蔓延,顺着过去汛期时冲出来的水道和河淤塘四溢出来,河面上的行船几乎断绝了,老鬼带着我们走了五天,才到了孙家当年的祖地怀西楼。

  黄河两岸的村子太多了,过去的自然村,解放后的行政村,就算总是走船的人也不可能把所有的村子都记在心里。我对怀西楼村的印象完全来自别人的讲述,据说那里在解放前有一座戏台子,有戏的时候,附近的人会经常过来看。民国初期,军阀在那边打仗,村子荒了,戏台子还留在原地。有个从河南信阳过去的戏班子,本想到开封落脚,走到怀西楼附近的时候,遇见有人请他们去唱戏。如果是当地的戏班子,可能马上就会怀疑,因为一打仗,村子里的人跑光了,怎么还会有人请戏班过去唱戏。但外地的戏班不了解情况,反正半路接个活,挣些钱也是极好的,所以立即就答应了。

  但是等到真正开戏,戏班的人才开始发慌,戏台子在村口,一共只有两个观众,一老一少,蹲在戏台子前头,看他们唱戏。戏班班主跟两个人搭过话,年龄大些的那个表情木然,一句话不说,年纪小笑嘻嘻的望着戏台上唱戏的人,嘴角口水直流。戏班班主就觉得不对,戏一演完,匆忙就想带着人走。一直到所有的人收拾好行头准备连夜离开的时候,猛然发现,戏班里那个最年轻的小花旦,被困在戏台子上下不来了。

  戏班子的人跑过去救,但不管谁接近戏台,就会感觉好像有人在用力把他朝外推,那力量很大,一群人眼睁睁看着那个年轻的小花旦在戏台子上哭,却无能为力。

  小花旦在戏台上被困了两天,第三天快要天亮的时候,就吊死在戏台前头。之后,怀西楼村的人陆陆续续返回家乡,但是只要入夜,时常都有人能从空荡荡的戏台里听见咿咿呀呀的唱戏声,后来,这座戏台子被拆了,不过夜间的时候,已经拆掉的戏台原地,经常会有白影子在飘,附近胆子大又觉得好奇的人专程跑过去看,一来二去,越传越悬,怀西楼就是这样出名的。

  一般来说,生在这个村子,那么死后的坟地肯定就在村子旁边,不过孙家是河凫子,坟地很隐秘,离村子不远也不近。汛期到了,村里的人很忙,老鬼不想跟生人多打交道,带着我们绕路走,河滩基本都是沙土地,不长粮食,我们走到离怀西楼大概六七里的地方,老鬼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

  汛期的河水沿着一条已经干枯了大半年的河道,流到了这里,有一大片荒地,什么都没种,但是被河水冲塌了一块,露出一个七八米长的大口子,水不停的顺着口子朝里灌,那块荒地下面好像是空的,那么多水不停的灌下去,仿佛流进了一个无底洞。

  “糟了。”老鬼皱起眉头,看样子,这块荒地应该就是孙家的祖坟,前后多少代孙家的河凫子死去之后全部安葬在这里。河凫子都不信佛,但是信因果,相信有前生来世,他们的坟地隐秘,不过修坟的时候都下了老本,坟墓内部很气派。这片荒地下面密密麻麻都是坟,被水一冲一泡,估计地面下已经贯通了。

  “娃子,知道黄河为啥年年都决堤吗?”老鬼望着那片荒地,和不停流进地下的河水,突然就问我道:“前后决堤了几千年,没有断过。”

  “下雨了,到了汛期,自然就决堤。”

  “不是。”老鬼摇摇头,望着我,道:“是有人想让它改道。”

  “你说什么?”我一惊,黄河涨水,改道,那是人能说了算的事?全要看老天爷的意思,我被老鬼的话弄的有些头晕,追问他。

  但是老鬼总这样喜欢说半截话,接着就不开口了,朝那边走了几步,郑重其事的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这儿不是他家的祖坟,河凫子七门一脉同源,对孙家的祖坟,老鬼还是很恭敬的。一边磕头一边絮絮叨叨的说话,我听的不那么清楚,不过知道老鬼肯定是在念叨后世儿孙失礼了,到祖坟里取个东西,让先人们不要见怪之类的话。

  “娃子,你听话,守在这儿。”老鬼把七七留在外头,带着我到那道被水冲塌的口子看了看。口子下面并不是真正的无底洞,水一直在流,积到洞里大概齐腰深,我把手电筒递给老鬼,不过他用不惯这东西,还是点上了气死风灯。

  “跟老子进去,你长长见识,也练练胆子。”老鬼二话不说,在洞口看了看,就钻了进去,我不想让他看扁,也跟着钻,刚一进洞,半截身子就被水给泡起来了,那水比河水都浑,好像一潭泥浆。

  周围的土完全被水泡松了,如果下面不是修起来的坟,估计这块地会完全塌下去。水不断在流,深度始终保持在齐腰,我总觉得里面有一股怪怪的味道,反正很不舒服,不过想想就释然了,这是坟地。

  水冲进来,下面的坟地就完全面目全非,我们走进去大概十几米远,看到有修成半圆顶的墓室。水在哗哗的流动,上下起伏,正走着,哗啦一下,一大块土被水泡的发松,在身边塌了下来,土层掉落的同时,被埋在里面的几根木头隐约出现,老鬼看看那些已经腐朽的木头,突然就开始发脾气。

  “谁在害孙家的人!”老鬼的脸色很难看,我不知道那些木头是什么来历,但老鬼一看到它们就火气冲天。

  呱呱呱......

  就在这时候,从前面骤然传出一片叫声,我就长在河边,对这种声音很熟,那是蛤蟆的叫声。声音传来的同时,一大群蛤蟆密密麻麻的朝这边游动过来,我以为蛤蟆是冲着我们俩人来的,当时就浑身冒凉气。

  但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一大群蛤蟆游过来,根本就顾不上理会我和老鬼,逃命似的从旁边一口气游到洞口,然后争先恐后朝外爬。

  我再傻也能看得出来,后面有什么东西,肯定有什么东西把这一大群蛤蟆吓的逃命般的朝外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