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三十一章 冤家路窄

第三十一章 冤家路窄

  在我回头的一瞬间,好像还是什么都没看见,但一低头,眼珠子就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在我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两个小孩儿,三四岁的样子,手拉着手,一人拽着我的一边衣襟,正抬头直盯盯的望着我。两个小孩儿穿着红的刺目的肚兜,脸上像扑了一层白粉,瘦的和一根柴火一样,皮包着骨头。

  “我!”我一直在控制情绪,但猛然看到这些,马上忍不住了,一嗓子就喊了出来,拼命的朝前跑。

  两个骨瘦如柴的小孩儿紧紧拽着我,甩都甩不脱,我跑到老鬼身上,已经紧张的喘不上气了。老鬼注意到了这边的变故,随手从我手里拿过打鬼鞭,抡圆了抽过去,他用鞭子的手法跟我爷爷差不多,娴熟的很,一鞭子就把两个骨瘦如柴的小孩儿抽的倒飞出去,噗通落在泥水里。老鬼还要追,但是两个小孩儿在泥水里打了个滚,随即就看不见了,泡沫般的消失。

  老鬼收起鞭子,眼睛再一次睁的很圆,我惊魂未定,水洞前面还是看不到一个人影,但是过了不到两分钟,前方十多米远的地方,轰的暴起一团火光,那火光就好像有一根绳子在牵引着,一边燃烧,一边缓缓朝我们这边飘过来。我隐约看到那是一张很大的黄表纸。

  黄表纸飘到离我们还有两三米远的地方,终于烧完了,一片纸灰飘飘洒洒的落了下来,紧跟着,我和老鬼一起听到水洞周围开始卡啦卡啦的响,甚至连整个水洞都开始微微的发颤,好像有人要把整片坟地一起拆掉。

  轰隆......

  肯定有什么地方的土层被挤塌了,我听到不断有大块的土掉落到泥水里的声音,砰砰声不绝于耳,有什么东西在相互不断的碰撞着。老鬼没有后退,就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儿,两具烂木棺材并排顺着泥水滑了过来,在两具棺材后头,好像整片孙家祖坟历代埋进去的棺材全部都冒了出来,一具接着一具,从水洞各个角落里顺水而出。

  哇......

  我好像听到了一阵哭声,至少五六盏那种头骨做成的小油灯在棺材两边不断的晃动,只有一尺来深的泥水里像是沸腾般的翻腾起来,望着一具具慢慢滑过来的棺材,我不由自主的开始倒退,但是仅仅退了四五步,泥水里突然翻出来几条小小的影子,劈头盖脸的打着滚抱住我两条腿。

  “滚!滚!”我顿时慌了,都是瘦的和鬼一样的小孩儿,穿着刺目的红肚兜,我两条腿被抱的死死的,再也挪动不了一步。

  “把这个挂上!”老鬼抬手猛抽了两鞭子,在我手里没有多大用处的打鬼鞭,到了他手上就完全不一样了,鞭子发出犀利的破空声,两下就把我周围几个打着滚的小孩儿抽出去很远,接着,他一把摘下自己脖子里一面生了锈的铜镜,挂在我脖子上。

  那是一面巴掌大小的铜镜,显然是上了年头的东西,镜子完全生锈了,挂着一层绿斑,镜心处微微的发亮,折射出一点点昏暗的淡光,我挂着镜子退后了几步,几个在泥水里连滚带爬的小孩儿还想逼近,但是那面镜子好像带来了巨大的威慑,镜心的暗光一闪,刺的它们连眼睛都睁不开,嚎叫着又离我远了一些。

  老鬼挺身站到我前面,这些棺材里都是七门中孙家的先人,但是被逼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顾不上什么礼法了。

  老鬼站的笔直,抬手扬鞭,腰身微微一扭,鞭子发出爆响,啪的抽向前方,我没有念过书,是到了以后日子安稳下来,才补习了一些知识,按照正常的常识,一根鞭子抽出去,完全不可能把沉重的棺材抽翻,但是怎么说呢,这世间的事,无法用常理来一概而论。

  嗖......

  鞭子抽出去的同时,两具最前方的棺材硬生生的停住了,后面一连串的棺材也被挡的结结实实,再难滑出一寸。老鬼接连几鞭子猛抽,棺材被一点点的赶的朝后滑去。但是不等老鬼停手,几具棺材盖子开始扑腾扑腾作响,里面的尸体像是要出来。

  “祖爷们,得罪了!”老鬼翻身就跳到最前面两具棺材上面,抬脚一踩,把两个棺材盖子硬生生的踩下去。五六盏头骨油灯在旁边的泥水里滴溜溜的打转,老鬼健步如飞,风驰电掣般的从棺材上跳了过去,抬手抄起两盏油灯,吐着口水把它们淹灭。

  接连几下,五六盏油灯都被老鬼给弄灭了,一排棺材全部停在原地,再也没有任何动静,我抬眼望过去,危机好像被解除了一大半,但是转眼间,一声沉闷的爆响连同一团火花,从后方的棺材后面砰的传出,老鬼翻身跳下来,可还是迟了一步,我看到他踉跄了一下,身子砰的靠到旁边的土层上。

  我一惊,从那沉闷的声音还有爆出的火花上,我察觉到那是我们乡里人称呼为火铳的一种武器。火铳是火枪的原型,填装火药还有铁沙子,杀伤力很强,尤其是近距离时,一团铁砂能把人打的稀巴烂。那个东西很危险,掌握不好装药量就会把持铳人的手给炸烂。

  当时的情况太紧张了,老鬼不可能防备的面面俱到,他从棺材上翻身跳下来的一刻,腰上就被一团铁沙子打了进去,他抬手摸了摸腰,顿时一手鲜血。火铳喷射之后,需要重新装药装铁砂,不可能和枪一样连续射击,老鬼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抬手把衣襟紧紧的扎了个结,裹住腰上的伤,翻身又冲了过去。

  但是对方手里显然不止一支火铳,老鬼想要前冲的时候,第二团火光连同闷响又一次发了出来,不过老鬼有了防备,身体灵巧的顺势一转,从一具棺材旁边绕了绕。大团的铁砂砰的打到陈腐的棺材上头,噗噗作响。

  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老鬼已经借着棺材的掩护冲到了前方,他伸手朝下面抓了一下,顿时,一个体壮如牛的汉子被拽着头发硬生生提了起来。我真不知道老鬼到底有多大的力气,那汉子少说也得一百七八十斤,被提起来的一刻,老鬼另只手握拳就砸了过去。我仿佛听到一声类似西瓜突然被打爆了的微微闷响,鲜血四溅,那汉子嚎了一声,接着就没动静了。

  棺材后面藏着三个人,剩下两个想反扑,被老鬼三五下收拾的满地找牙。这里肯定还有其他人,老鬼丢下他们,眼睛闪电般的朝前瞥了一下,紧跟着就飞快的蹿出去。我看着没什么事了,心急火燎的也爬到棺材上,跟着老鬼一路跑。跑到刚才敌人藏身的地方,有个汉子还有知觉,晃晃悠悠的想爬起来。

  “龟孙!”我噗的吐了口唾沫,顺手掀起一块棺材板,用力拍过去,那货已经被老鬼收拾的差不多了,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力,一板子下去,翻着白眼就噗通躺到了地上。

  老鬼比我跑的快,再朝前面,棺材就没有了,还是一地泥水,我没有来得及跟上,那边就闪过几道光,明显是手电的光。我听见几声怒喝,接着就是打斗声,但速度太快了,肉眼几乎看不清楚。糊里糊涂的一阵翻腾,几个人被打倒在地,光线一下子集中起来,全部照到老鬼身上。这时候,视线清楚了很多,我一眼就看见老鬼对面站着几个人。

  我对那些人并不熟悉,然而却在他们身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那是当时差一点就把我给抓走的山羊胡子。

  “先护着柳爷走!”一个汉子道:“我们来对付这老东西!”

  我心里顿时雪亮,山羊胡子是排教的大造,他既然出现在这儿,就说明对孙家祖坟下手的,是排教。

  “谁都走不了。”老鬼的衣服已经被血给浸透了,被铁沙子打中的人一般很难再灵敏,因为肉里的铁沙子会不断的随着肌肉移动,痛楚异常,老鬼皱巴巴的脸上隐约开始冒汗,额头上的青筋像一条蛇一样来回乱跳。他显然也吃痛了,却不肯出声,冷冷的望着对面那些人:“这是什么地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老子同意了么?”

  “你好大的口气!”

  骤然间,我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略微有些熟悉,紧接着,从水洞一旁的拐角处亮起了几束光,随着光线,快步走出几个人。为首的一个,一身红衣,乌黑的长发上扎着一根红头绳。

  是她,我心里动了动,就是当初带人把我逼到乱坟岗子的那个女孩子,十八九岁的年纪,下面的人都喊她九妹。

  上一次我被追的鸡飞狗跳,肺都喘爆了,根本来不及分辨这女孩儿,现在看看她,觉得她长的俏,但是表情神色间,都有种高人一等的意思,语气刁钻蛮横,好像把谁都不放在眼里。

  “排教行事,闲人回避!”那女孩子叉着腰站在众人前面,瞥了老鬼一眼,道:“你活腻了?”

  这话一说,后面几个人,连同山羊胡子在内,都不由的皱了皱眉头,挖人家祖坟,是件很丢人的事情,如果真的行河,那么抬出排教的名头,可能还会吓唬住一般的走船人,但是挖人祖坟还要报自己的家底,这就属于脑子遭驴踢了。

  “好,好。”老鬼眯着眼睛看看眼前这帮人,道:“有名号就好,老子还恐怕不知道你们的家底。”

  “我是排教的小九红。”那女孩子叉着腰,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听说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