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三十二章 一场恶斗

第三十二章 一场恶斗

  小九红趾高气昂,不知道是仗着自己人多还是天生孤傲惯了,总之根本就没有把老鬼放在眼里。我在后头躲了一会儿,心想着现在出去也给老鬼帮不上忙,反而会拖他的后腿,所以忍了忍,继续留在原地观望着。

  不知道小九红有没有看到刚才老鬼闪身躲避火铳时的灵敏和果断,但是下面那几个汉子却目睹了那一幕,都清楚老鬼大概不是个好惹的角色,所以一直在劝小九红还有山羊胡子赶紧走。

  “你们都是怎么了!”小九红皱起眉头,不满道:“就是瘦干巴筋的老家伙,把你们吓成这样?说出去丢脸不丢脸?”

  “不错。”老鬼缓缓注视着周围这些在孙家祖坟里肆意妄为的人,一个字一个字道:“看看瘦干巴筋的老家伙是怎么要你们命的!”

  老鬼的心里似乎一直憋着一股火,再也没有耐性跟这些人废话了,话音一落,身子嗖的就冲了过去,那些身强力壮的汉子也跟着动起来,都围到小九红和山羊胡子前头,一个壮汉子抬手就举起火铳,这种火铳没有激发装置,需要明火点燃药捻子。老鬼快的就像一道在黑暗里飘忽的影子,对方刚刚抬手,他已经冲到了脸跟前。

  嘭......

  老鬼一巴掌拍了下去,小臂那么粗的火铳一下子从那汉子手里被拍落,紧跟着,那汉子眼前一花,被老鬼硬生生捏住脖子,嗓子里尚未发出一声呼叫,我就听到一声清脆的骨节断裂声。汉子的脖子可能让拗断了,头颅软塌塌的垂下来,老鬼随手把他丢到一旁,继续冲向第二个目标。

  我看的有点目瞪口呆,我爷他们那辈的人年轻的时候,在黄河两岸行船混饭,全靠一身力气和两只手上的功夫,来不得半点虚假,老鬼也是这样,尤其在暴怒中,威猛的像一只冲进羊群的虎。他的经验也相当丰富,一下子冲到人堆里,排教的人动起手来心有顾虑,唯恐伤到自己人,三五下的功夫,又一个人被卸掉了胳膊,捧着脱臼的手臂,在泥水里来回打滚,苦不堪言。

  “闪开!”小九红看的不耐烦,厉声呵斥众人,看上去她对自己很有信心,身子一闪,从几个汉子后头跳了出来。

  老话都说,牛犊子不怕虎,之所以不怕,是因为牛犊子不知道老虎只要一爪子就能拍死它。小九红的确有两下子,身段灵巧,一闪身就显的有板有眼,但是没等她真正靠近老鬼,一个汉子怕她遇险,抢着冲到前面,老鬼抬手扣住那汉子的脸,他的手枯瘦却强劲有力,像两只铁铸的爪子,刺啦一下,硬生生从那汉子脸上撕掉了一块皮。

  痛苦的哀号声充斥在水洞里,嗡嗡作响,老鬼抬手把血淋淋的半张皮丢了过去。我躲在后面看的心惊肉跳,老鬼根本不会留手,河凫子的后人被如此糟践,或许就和他说的一样,不搞个天翻地覆就绝不罢休。

  “带着小九!走!”山羊胡子险些被老鬼甩出来的半张皮糊到脸上,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一转身就朝后面的小洞跑。

  但是小九红却无动于衷,一张俏脸和扑了粉一样,顿时唰白。明知道不是老鬼的对手,但是为了面子,还要硬挺。我躲在后面就觉得她很蠢,这么做不仅要把自己搭进去,还会连累其他人。

  果然,小九红硬着头皮跟老鬼周旋,几个汉子不敢丢下她不管,就转脸的功夫,又被老鬼放倒两个。

  “九妹!还不走!”一个人被老鬼一拳砸在胸口,骨头都差点爆裂,靠在水洞的洞壁上,大声吼道:“非要大伙跟你陪葬不是!”

  “这笔账!迟早跟你算!”小九红死死咬着嘴唇,尽管心里万分不甘,但她也不算傻到不可救药的地步,来回犹豫了几下,也转身朝刚才山羊胡子逃跑的小洞钻过去。

  “现在走,迟了!”老鬼阴沉着脸,紧追不舍。水洞被泡塌,几条路四通八达,小九红他们估计已经来了一段时间,对地形比较熟,但是老鬼的速度太快,追的他们没有喘气的机会,我捡起掉在泥水里的一支火铳,也抽身跑了过去。

  小洞弯弯曲曲,脚下的积水时深时浅,跑起来很不顺畅,前后追了一会儿,我隐约看到前方透下来一束昏黄的光,小洞可能到头儿了,这里可以通到地面。洞口有点窄,只能两个人并排钻出去,小九红被人护着,朝外面爬。老鬼追的很近,对方的人还没有完全逃掉,他已经追到跟前,一伸手抓住最后一个人的头发,那汉子很有力气,勉强挣扎了几下,被老鬼制服,但耽误了这么一点点时间,情况就又变的危险,老鬼没怎么犹豫,膝盖一顶,把那汉子硬生生的顶到洞外,自己则猫腰躲在后头。

  轰轰......

  那汉子露头的一瞬间,两声沉闷的火铳声就在洞口两边炸响,硝烟味顺着洞口飘了进来。老鬼硬推出去的汉子被两团铁沙子结结实实的打中了,失声惨叫,整个人顿时就像一个筛子,千疮百孔。老鬼借着这个机会翻身跃出洞外,随后又有两个人被老鬼放翻,我看着没什么危险了,拎着火铳就爬出洞口。

  在我爬出洞口的一刻,恰巧遇到正在来回躲避老鬼的小九红,她身边的人都让放倒的差不多了,最后剩下一个,拼命缠住老鬼,想让小九红趁机逃走。我跟小九红脸对脸的遭遇,都有点发懵,她仿佛认出我来了。

  “你!你......”她指着我,脸上青红闪烁,可能没想到还能在这里遇见。

  “你什么你!”我心里也一个劲儿的发慌,因为我知道自己斗不过小九红,一急之下,抬手举着火铳对准她,道:“别动!敢动老子就把你打成渔网!”

  小九红的年纪并不大,又急又气,但她可能也晕头转向,没发现我手里的火铳铳口一个劲儿的朝外滴水,竟然真的怕了,哆嗦了一下,那目光里充满了恨意。

  这时候,拼死缠住老鬼的汉子被一拳打倒在地,鼻子嘴巴一起朝外冒血,挣扎着想爬起来,却连腰都直不起。

  我下意识的朝老鬼那边看了一眼,躲在不远处的七七也跑了过来。就这么一分神的功夫,脸颊上重重挨了一下子,身子一趔趄,差点摔在泥里,小九红抓住机会,转身就跑,但老鬼不是吃素的,小九红想跑已经来不及了,跑出去十来米远,就被老鬼绕路追上,提着衣领子给拽了回来。

  “放开我!老东西!”小九红一个劲儿的挣扎,嘴里骂个不停。

  “说!”老鬼对小九红没有什么好脾气,厉声道:“为什么破孙家的祖坟!”

  “愿意!”小九红被老鬼一只手压的抬不起头,但脾气很倔,顶撞道:“看他不顺眼!就想挖开!怎么了!”

  老鬼是什么样的脾气,额头上青筋一蹦,另只手慢慢抬起来,小九红眼神里都是惊恐,她很清楚这一拳砸下来会有什么后果,但脸都吓白了,一张嘴巴还是很硬。老鬼没有多少耐性,被小九红呛的火大,拳头猛然一抬,呼的就冲小九红脸庞而去。

  “爷!”七七在后头叫了一声,跑过来拉着老鬼的衣襟,小声道:“别打她,她是个女娃......”

  老鬼的拳头停在小九红面前,转头看了看七七。

  “爷,别打她,别打......”七七眼巴巴望着老鬼,拉着他的衣襟,道:“打了她,她爹娘会难受......”

  七七性子温顺,心又善,她从小生活在阴山峡,很少跟外人接触,不知道这个世间有多险恶。老鬼平时对我凶巴巴的,但是他可怜七七,对七七异样的宽容温和,听着七七劝,老鬼紧攥的拳头就慢慢松开了。

  “算了!”老鬼心里明显还有火气,但是咬了咬牙,道:“老子从来不打女人,看在娃子的面子上,今天放你一次!”

  “有种你别放......”小九红还在嘴硬,被老鬼放开,却还不服软,嘀嘀咕咕的翻着白眼。

  老鬼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本来心里就不顺畅,听到小九红嘴巴那么硬,火气蹭的又蹿了上来。旁边受伤不能起身的汉子趴在一堆粘糊糊的烂泥里,冲小九红喊道:“九妹!不要嘴硬了!”

  老鬼拽着小九红,走到旁边,把地上受伤无法起身的汉子抓了起来,山羊胡子他们肯定是逃走了,必须要从这人嘴里逼问出一些事情。

  “在一山就说一山,你们和孙家有仇?”老鬼盯着那汉子,道:“说个道道出来,老子不明白,这些已经死了的人,碍着你们什么事了!”

  那汉子算是比较硬气的,被打的满脸花,强撑着不吭,老鬼一问,他的嘴唇来回哆嗦了几下。

  “老子没那么好的脾气!数到三,你不说,老子先杀了她!”老鬼身上的杀气轰的就爆发出来,压的人眼皮子发沉,他不像是在开玩笑,尽管眼睛已经眯起来了,但眼皮缝隙里露出的那一丝丝光,却让人不寒而栗。

  “一,二......”

  那汉子犹豫不决,看看老鬼,又看看旁边垂头丧气的小九红,最后咬了咬牙,道:“我说了又有什么用!说了你也不会信!”

  “你不说,怎么知道老子信不信,别卖关子了!”

  “我们和孙家没仇。”那汉子喘了口气,道:“是河神跟他们有仇。”

  “河神?”老鬼愣了一下,我在旁边听的也稀里糊涂,当时就想着,河神应该是一个人的外号?

  “河神。”汉子点点头,道:“黄河里的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