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三十三章 天灭七门

第三十三章 天灭七门

  “黄河里的河神,说的好。”老鬼冷笑了一声,也没有说相信不相信对方的话:“接着说。”

  老鬼的脾气暴躁,但毕竟是那么大岁数的人了,一边听一边在分辨对方的话里有没有水分,但是我在旁边听了就觉得这是瞎扯淡。

  那汉子开始说,小九红一言不发,七七看她的头发衣服都乱了,想帮她整整,但小九红抬眼一瞪,七七唯唯诺诺的就不敢再动了。我皱皱眉头,心说这个小九红太不知好歹,把七七朝旁边拉了拉,道:“别理她。”

  小九红就和一只刺猬一样,谁招她她就扎谁,转眼又瞪着我,可能是后悔当时在乱坟岗子外头没有一鼓作气抓住我。

  那汉子把事情交代了一下,里面丝丝缕缕扯到了很多旁枝末节。他们之所以对孙家的祖坟下手,完全是从一次祭河神的祭祀开始的。土生土长的黄河人,信奉龙王爷,从古至今,黄河两岸不知道修了多少大大小小的龙王庙,而排教属于外来户,他们从当年的始祖开始,一直信奉河神,认为天下所有的江海湖泊里,都有各自的河神。六七十年代,政策很紧,没有人敢顶风作案,所以那些古老陈规销声匿迹了,直到这两年,才开始慢慢复苏,上了年纪的人给龙王庙添香火,排教的人则奉行一年一祭,他们祭的,是黄河里的河神。

  排教的大排头平时很少参与各种事物,但是每年的祭河神必须由大排头亲自主持。前年的时候,排教搞了两艘大船,大排头亲自领着,下河祭祀。古时候的祭祀过程很繁复,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祭祀一直在被简化,到了现在,就是焚香擂鼓,放铳上供。祭河的船到了河心的时候,大排头燃了祭河的祭文,祭文烧成灰,飘飘洒洒落到河里。

  就在这时候,两艘大船突然像是撞在了礁石上一样,猛然一震,然后定住就不动了。黄河走船会遇到尸抱船,但被困的一般都是小船,像那样的大船,浮尸困不住。一船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派了两个人下水去看。然而下水不久,两个人就咕嘟咕嘟随着水花飘到了河面,人死透了,死相非常难看,鼻子眼睛嘴巴都在淌血。

  排教的人认为,他们的船上带着分水辟邪的祖鼓,一般的邪祟不敢靠近,如果在祖鼓震慑的情况下还有人横死,那就只能说明,他们惹到了河神。排教的人对河神有一种近乎盲目的崇拜以及畏惧,那是千百年来传下的风俗和习惯,两条船上的人,包括大排头在内,噗通噗通就跪下了,随船带着的各种各样的祭品雨点一样朝水里扔,但是大船还是被什么东西死死的困着,寸步难移,时间久了,所有人都开始心慌,有人尝试着放下小舢板,看看能不能坐舢板离开,不过舢板刚一下水就被什么东西给掀翻了。

  排教的大造,也就是山羊胡子当时跪着跟河神起愿,叽里呱啦说了一堆,意思很简单,就是他们全是河神的徒子徒孙,要是有什么做错的地方,求河神宽恕,河神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出来。

  这本来就是类似于唬人的一番鬼话,但是山羊胡子起愿之后不久,大船周围的水面就一点一点的荡起水花,一条硕大的白鲤鱼在水面上若隐若现,紧跟着,河里开始朝上飘鱼,大大小小的鱼,全都翻着白肚飘上来,密密麻麻的一片,至少好几百条。

  这些从河下翻上来的死鱼并没有随着水流飘走,它们慢慢聚集在一起,微微的打着转儿,前后十来分钟时间,成百上千条死鱼堆在大船旁边的河面上,聚成了三个字。

  “这个事儿,当时满船的人都眼睁睁看着,我不说假话,你可以随便去问,要是我说了谎,你拿刀剁了我,我没二话。”那汉子说到这儿的时候,可能觉得自己的讲述太离奇,唯恐老鬼不信,所以接连发毒誓。

  老鬼的眼角嘴角一起抽搐了几下,闷着头不言不语,过了一会儿,他道:“接着说吧。”

  河面上那些死鱼最后聚集起来的三个字,是:灭七门。

  三十六旁门里,各有各有的称谓,沙场,排教,引财神(其实就是捞尸人),水老鼠等等等等,其中唯一一个一派七门,七门一体的,就是河凫子。船上的人相互低声议论了一下,很快就知道七门意味着什么,很多人开始嘀咕,因为河凫子不捞水货,不霸沙船,跟排教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两帮人相安无事了好多年。

  但是山羊胡子已经起了愿,而且河神也明确提出了要求,排教几个有头有脸的人商量了一下,常年走水的人都知道,今天他们的大船被困住了,就算船上的人想尽办法逃出去,也无济于事,除非整个排教上上下下全部洗手改行,否则的话以后只要行船,肯定要遭报应。

  为了所有人的安危和利益,最后大排头出来说话,山羊胡子写了黄表纸,烧了丢在河里,意思就是会按河神的吩咐去做。纸灰落在河里的一瞬间,大船猛的就能动了,河面上漂浮的死鱼顿时散成一片,顺着水流呼啦啦的飘远了,那条硕大的白鲤鱼又晃了晃,然后钻进水里无影无踪。

  排教的人一直都靠水吃饭,从来不做陆路上的生意,自从这次出事之后,他们不得不抽出一部分人,到处打听河凫子的下落,七门河凫子已经凋零落没了,除了宋家还有点家底子,其余的散落各方,每一代河凫子行事都很低调,从来不到处张扬自己的身份,所以想寻找他们的下落有点困难。孙家是败落的最彻底的一家,排教打听了很长时间,终于摸到了孙家的祖坟,他们做事一向都信奉鬼神,所以对阴阳风水前生来世这些东西也信,山羊胡子跟大排头说了,不管孙家还有没有后人,反正要破了他们的祖坟。

  那汉子说,他们其实不愿意做这种事情,每一门都有每一门的规矩,排教就是排教,不是土爬子(盗墓贼),但是被逼的没办法,不这么做就等于得罪了河神,以后没有好日子过。

  “话就是这些,没半句假话。”那汉子看着老鬼,道:“要是你不信,把我留下,放她走。”

  老鬼默然不语,一直闷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那汉子说了两句就不敢再说了,唯恐把老鬼惹急。

  “你们,走吧。”过了好几分钟,老鬼抬起头,对那汉子道:“回去和你们的排头还有大造说一声,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再打七门的主意,老子绝对不会手软!”

  那汉子如释重负,勉强从地上爬起来,招呼小九红离开。那丫头的脾气倔的和一头驴一样,直到这时候还是不肯服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九妹,走吧!”汉子拉着小九红,转身就走。

  他们走的很快,不多久就消失在视线中。天近黄昏,老鬼呆呆的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和七七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站在后头不敢出声,过了好半天,七七走到老鬼旁边,轻轻道:“爷,你怎么了?”

  “没什么......”老鬼终于慢慢的回过头,就在这一瞬间,我惊讶的发现,他满头白里带黑的头发,好像全都花白一片,脸上的皱纹更多了,整个人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蔫巴巴的,无精打采,他眯着眼睛看看我们,最后望着七七,道:“娃子,去那边,给爷找点水,爷渴的很。”

  “恩。”七七点着头跑到旁边,在积水里舀出一点,慢慢的澄清。

  “人呐,人是个什么?老子活了一辈子,都没有摸透。”老鬼干裂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把脸转到一旁,望着天边即将落下的一抹残阳,慢慢道:“老子累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在老鬼转过头的一刻,我看到他眯起的眼睛里,隐隐约约淌出来几滴眼泪。那泪水浑浊的像是河水,就挂在老鬼的眼角,不停的打转。看到他的泪水,我惊讶莫名,老鬼这样的人,也会落泪?

  “你,这是怎么了?”我慢慢凑到老鬼身边,低头看看,他腰上的伤已经积淤成一片黑红的血迹,我的包袱里带着我爷爷配制的外伤药,很管用,当时就拿出来准备给老鬼敷上。老鬼挡开我的手,解开衣襟,在包袱里翻出一把小刀子,用火烧了烧,然后一点一点的,把伤口里的铁沙子挑出来。铁沙子全都钻在皮肉里,刀尖得割破皮,挑开肉,才能慢慢的找出里面的铁沙。那肯定非常疼,但是老鬼眉头都没皱。

  “说话啊?这是怎么了?”我看着老鬼的样子,隐隐觉得有点心疼,他再厉害,再暴躁,也是个七十多的老人,比我爷爷的岁数都大:“排教的人说的话,惹到你了?前头还好好的,怎么转脸就这样了?那种河神起愿的鬼话你也信?”

  老鬼挑着肉里的铁砂,道:“不是鬼话,老子相信。但是那不是河神如何如何,是有人在搞鬼。”

  “就是嘛,什么河神不河神的,肯定是排教的人自己搞鬼。就算你信,也要信龙王爷,怎么可能去信排教人的话?”

  “搞鬼的人不是排教。”老鬼叹了口气,突然放下手里的小刀,抹抹眼角,对我道:“你知道那条白鲤鱼什么来历不?”

  “白鲤鱼,我不知道。”我对白鲤鱼并不陌生,当时被山羊胡子追击的时候,就是白鲤鱼出现,给我带来了一点转机。那排教汉子说了,他们祭河神的大船出事后,白鲤鱼就在船边一个劲儿的游。

  “那条鱼,是人养的。”老鬼慢慢道:“养它的人,就是你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