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鬼事

返回首页黄河鬼事 > 第三十四章 黯然神伤

第三十四章 黯然神伤

  “白鲤鱼,是......是我爷养的?”我感觉震惊,心里却很不愿意接受老鬼的话,不由自主的声音就开始发颤,如果那条白鲤鱼真是我爷爷养的,那么排教河心遇到“河神”挡路,继而千百条死鱼组成灭七门这三个字的事情,会跟我爷爷没有任何关系?我的脑子有点乱,道:“我爷也是七门的人,他怎么可能那么做。”

  “老子也很奇怪,他,为什么那么做?”老鬼的神情里有一种深深的失望,心灰意冷。

  “排教那汉子说的,难道你都信?他不会撒谎吗?”我替爷爷争辩,绝对不肯相信爷爷会对七门有什么不利,从我记事开始,爷爷和我说的最多的就是河凫子如何如何,河凫子应该怎么怎么做,他是个标准的河凫子,不会对七门做出什么不利的事。

  “那汉子说的,绝对不是谎话。”老鬼站起身,朝着已经开始发黑的天边望过去,道:“老子有点难受。”

  我不知道再怎么说,我突然就明白老鬼为什么了听到排教那件事之后顿时神色黯然,眼角甚至开始流泪。他孤独了几十年,把人生最宝贵的时间都留在了泱泱大河中,他老了,他的儿子死了,他惦记着七门,惦记着当年槐树林子里的结义之情,但是,他得到了什么?当他知道连我爷爷都有隐瞒着他的秘密时,他可能承受不住那种沉重的打击,他的生命里,没有一个值得托付和信任的人。

  在那一刻,我明白了,老鬼,只是个人,只是个上了年纪,日暮西山的老人而已。他倔强,暴躁,但当他遇到生命中难以承受的伤害时,也会难过,也会流泪。

  “河凫子七门镇河,是轮流的。”老鬼站着,头也不回的道:“一家十年,大家都有个休养生息的机会,十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断,二十岁去镇河,三十岁回来,仍然大有作为。老子当年去镇河,等啊等啊,终于等到了十年,但是下头的人竟然没人接班......”

  老鬼絮絮叨叨的,终于让我知道了这些事情。河凫子七门镇河,一家十年,七十年一轮,这样不会耽误一个人太多的时间,但是老鬼当年镇河之后,剩下的六门里,再也没人过去接班,让他一个人孤独的漂流在漫长的大河中。

  “老子当时恼啊,恨啊,恨那些人怎么这么无情,又无义。”老鬼低下头,慢慢把已经挑干净铁沙子的伤口上了药,又紧紧包裹住,道:“但是想想,那又有什么?都是磕了头拜了把子的兄弟,难保谁家里有个急事,所以,老子不恼了,他们不来,老子就继续镇河。”

  老鬼今年七十四了,镇河足足五十年,如果不是他察觉到了什么问题,觉得自己非出来不可,或许还会孤独的继续飘在大河中。当时一直保持巡河习惯的,可能只剩下我们陈家,而且五十年过去,七门镇河的顺序,恰好到了陈家,所以,老鬼才会找上我们的小船,才会把爷爷招过去。

  “水娃子,说句实话,当时拉你们陈家去替我镇河的时候,老子心里着实宽慰了一阵子。你知道不,本来,陈家该去镇河的人,是你。”老鬼裹好了伤口,慢慢看看我,道:“老六抢着替你巡河,老子就在想,他还是个有良心的人,至少护自家的犊子,一个人只要还有良心,那就是好的,但是,老子真的没有想到......”

  “我爷是好人,他是好人。”我赶紧争辩道:“他不会做对不起七门的事,这里面一定有误会,一定!”

  “河凫子七门里,谁最厉害?”老鬼也不接我的话,突然话锋一转,道:“你知道么?”

  “谁最厉害?”我想了想,其实跟其它几门河凫子家族,我没有打过什么交道,就我现在所知,最厉害的,无疑就是老鬼了。

  “错了,娃子,你错了。”老鬼摇摇头:“老子脾气暴,早年虽然练了点功夫,但那些不值一提,黄河走水的人,不能只靠功夫混下去。七门里头,有些人好,有些人坏,只有老六,像是一团雾,这么多年,老子总以为懂他,了解他,可是到了现在,老子也糊涂了。”

  我的年纪还小,我理解不了那么多,但是很多年后回头想想,我才觉得,他是那么孤独。

  我还想再说些什么,替我爷爷辩解,因为在我的意识里,那是世上和我最亲的人,我想替爷爷辩解,同时也想让老鬼轻松一些,但是刚一开口,老鬼就摆摆手,道:“算了,老子原来不信命,现在不信也不行了。”

  排教的人被老鬼打走了,但不知道还不会不会卷土重来,老鬼让七七留在洞口处,观察外面的情况,接着又带我进了荒地下孙家的祖坟。坟地被完全冲垮了,不过依照河凫子历来的规矩,老祖爷的坟,是在最南边,然后子孙后代的墓地依次向北延伸。

  “记住,家里断了后,那只手,必然要埋在老祖爷的棺材下头。”

  我们顺着已经七零八落的坟地,慢慢走到了整片祖坟的的最南边,坟地里很多棺材都被山羊胡子用引魂灯驱赶到了外头,但是孙家老祖爷的棺材,沉重而巨大,像一块压舱石,牢牢的放置在墓室正中。这是当年被黄河里那个长胡子老头儿带走的七个人之一,如果没有他们,就不会有日后的河凫子七门。

  老鬼郑重其事的在棺材前头重重磕了四个头,棺材太大了,重的几乎推不动,他就从旁边的泥水里开始挖,两个人弄的土驴一样,最后,老鬼从棺材下头大概两三米的地方挖到了一只盒子。那盒子,跟我爷留下的盒子不太一样,不过打开之后,里面也装着一只断手。

  之后,老鬼带着我们匆匆离开,现在距离当时离开抱柳村已经有段日子了,宋百义可能找齐了剩下几家七门的人,该是商量正事的时候。

  我们重新回到抱柳村,几个守村的人看到老鬼就浑身发抖,估计是上一次被打怕了。老鬼和宋百义单独聊了聊,我和七七这几天都很疲惫,好好睡了一觉,到了第二天,老鬼带着我进了宋家祠堂旁的大屋。我们到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一些人。

  七门里面,我家,孙家,还有唐家的老辈人已经不在了,剩下四家都有人到,那些老家伙们早年都是水里来火里去的角色,年纪尽管大了,活的都还很硬朗。老鬼进门的一瞬间,宋百义和剩下三家的老辈快步就走出来,噗通跪了一地。

  我说不清楚他们的神情,三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满脸都是惶恐。他们都很自私,把老鬼一个人丢在河道里镇河几十年,可能他们不会想到,时隔这么久,老鬼还会重新现身。

  “大哥,总有几十年都没见了,你还好?”

  “兄弟们时常都会念叨的,挂念的很。”

  老鬼默然不语,静静站在原地,听着几个老家伙一串一串的肺腑之言,过了很久,他才抬眼看看对方,道:“老子镇河的时候,你们这些话,都是说给谁听的?”

  几个人立即被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面面相觑,尴尬的老脸通红。老鬼没有继续挤兑他们,抬脚带着我走到了大桌的上首,坐了下来,我没有位置,就站在他身后。大略扫了一眼,屋子里除了几个跟老鬼同辈的人,剩下还有几个年轻的,可能是宋百义的儿子孙子,除此之外,有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保养的很好,这应该是唐家的人,唐家断后了,老辈子一死,就轮到外姓的女人当家,按照七门的规矩,其实已经不算是正经的河凫子家族。

  “别的废话,老子不想说了,当年的事情,过去就过去,揪着不放,显得老子心眼小。”老鬼毕竟是七门中长门的庞家,平时不怎么看的出来,但是七门齐聚,他隐约就有了一种过人的气势。

  “大哥还是当年的样子,不见老!”

  “大哥的气度,做兄弟的一辈子都赶不上的。”

  几个老家伙因为理亏,都显得心虚,陪着笑奉承了几句,然后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屁股都不敢坐稳,只压着半边椅子,反正看上去可笑的很。倒是宋百义的两个孙子大大咧咧,扫了老鬼一眼,自顾自的喝茶。

  “上次的事,老子跟老五说的很清楚了。”老鬼可能也不耐烦跟人打哈哈,想赶紧把事情说完:“七门散了这么久,如果没事就算了,老子也不想管那么多,但是现在不行了,事情要命,老子也不得不出来活动活动,你们都清楚了吧?老子要老六的孙子,做七门大掌灯。”

  “大哥,这个......按规矩说吧,您是大哥,又是七门的长门,选谁做大掌灯,咱们没话说,只不过......”宋百义想了想,道:“只不过上次说的那个事情,就是,天崩的事情,大哥确定瞅准了么?”

  “老子会没事骗你们?”老鬼的情绪不怎么好,皱着眉头道:“这事的分量,别人不清楚,你们几个老东西心里应该有数!天崩真的到了,有什么后果,自己掂量吧!”